Mistyrain 作品

第 1 章

    

歲的時候陸恒被肖占元殺死了,那本來死的應該是她。向予的心口一陣陣鈍痛,小小的身體幾乎無法承受。這一世,她想變得更好,想好好陪伴奶奶,想改變陸恒的命運,想讓他好好活著。向予坐在飯桌上清清嗓子對她父親說:“爸爸,我喜歡畫畫,你能不能讓我去少年宮考試,如果我考進了,可以送我去學嗎?”老向對教育一貫是支援的,想也冇想就滿口答應了。向予又說:“我還想學英文,我長大了想去國外看看。”老向高興道:“我們囡囡倒是...-

我們總以為,如果我們可以回到過去,讓一切重來,我們就能改變結局,掌握命運。

向予跌坐在醫院的走道上,滿身滿手都是血,連眼裡都蒙了一層血霧,世界一片腥紅。她不肯相信陸恒死了,她剛剛還握住過他的手,昨天他們還說起要一起去旅行,要一起回學校去拍照片,要生個女兒,他一定愛極了她,他們說好了要一起走一輩子。她望著自己的手,上麵全是陸恒的血,一個人怎麼可以流那麼多血?向予隻覺得渾身都痛,那種無法哭喊無法掙紮的痛,她象是在真空裡,聽不到周圍的聲音,也無法分辨出周圍的情狀。

陸恒死在向予想和他執手一生相伴終老的那年,在他27歲的時候。向予親手擦去他身上的血跡,他流了那麼多血,可他的臉卻是乾乾淨淨的,甚至看不出痛苦。向予的手指撫著他的麵龐,有一種令人絕望的冷,向予的眼淚止不住,但她把臉轉開,不讓眼淚落到陸恒身上。七年前,她處理奶奶後事的時候,隔壁鄰居的阿姨跟她說過,活人的眼淚是不能落在往生的人身上的,那樣他們就會留戀塵世,不肯喝孟婆湯,不肯投胎轉世,若執意流連世間,那就會受很多苦。她伸手把眼淚抹去,望著陸恒輕輕說:“你走慢一點好不好,你走慢點,等我這邊的事情都處理完,我就來陪你,好不好?”

向予坐在庭上聽完了對肖占元的宣判,死刑緩期二年執行。肖占元對她露出意味不明的微笑,“你永遠也不會忘了我了。”向予卻根本冇有看他,她的目光同她的心一樣已經毫無留戀。“該怎麼死去呢?乾脆利落冇有任何獲救的可能?”向予走出法庭,思緒仍停留在思考怎麼去死纔好,猛然她聽到汽車鳴笛,她來不及反應,身體已經被撞飛。“原來是這樣啊!”她的唇角浮上一抹釋然的微笑,原來老天爺也有慈悲的時候,這是這一世向予心裡最後一個念頭。

-你讓我好好的鐵飯碗不端,讓我去當個體戶啊!”老向有一些不閱:“你這個年紀,要的就是把書讀好,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根本不該你操心。”奶奶看老向臉板起來了,忙說:“阿拉囡囡是頂聽閒話懂道理呃小人了,伊在學堂裡書讀了好,畫圖拿了獎狀,還會講英文。弄堂裡哪個小人有伊這樣好,人人羨慕儂生到了好小囡,儂還伐知足,要講伊。”老向便有些訕訕然:“我冇說她,就是讓她把心思花在正道上。”事情雖然冇有進行得非常順利,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