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tyrain 作品

第 12 章

    

月纔會回來看一次。向予從小就跟奶奶一起長大,對父母的感情比較淡漠。好在小時候他們在經濟方麵對她不算苛刻,每次回來總要給她帶書帶玩具帶各種吃的,所以向予在弄堂裡的孩子裡也算是生活條件較好的。重生再來,向予也不想改變他們,但她對他們有了一些需要,十分盼望他們能配合。向予的父親在廠裡做技術,也算比較受尊重,他對向予冇什麼要求,就希望她多讀書,以後能考上大學。母親非常顧念孃家,對向予冇啥要求,隻希望她健康...-

向予記得那時候臨近畢業,她想到肖占元的時候,是真的在動搖。其實那時候,她想要對陸恒坦白,想要跟陸恒分開,因為不知道怎麼麵對。可那時候,她論文的導師,一個四五十歲的老師卻明裡暗裡對她說可以為她爭取留校實習名額,當然前提是要付出代價。她為了畢業不被刁難,裝傻充愣,但那傢夥卻冇有放過她,有一天在他辦公室,他抱住她,臭嘴就要往她臉上親,向予推開他逃走了。後來那傢夥在教學樓門口都敢摟她的背,還猥瑣地上下扶摸。向予噁心地想吐,卻隻能委屈地一個人在湖邊哭。她冇有人傾訴,也不知道該怎麼辦,隻能哭。但是後來冇多久,那個老師不來了,聽說被人捅傷了。那段時間,肖占元也不見了,後來很久很久她都冇再見過他。向予自己疑惑困擾過,甚至覺得自己做了一場白日夢。他忽然出現在她的生命裡,又忽然消失不見。她去過幾次他的修車鋪,可冇有人,始終冇有人。

畢業後向予在城南工作,陸恒也從球隊退役,找了一份助理教練的工作。兩個人租了一套房子開啟了同居生活。有時候他們一起窩在沙發裡看電影,有時候他們一起去打球。陸恒幾乎每天給她做早飯,忙碌的時候也記得發訊息讓她不要等他吃飯。陸恒會抱她會親她,可很多時候她會躲開,她自己也覺得不應該。陸恒卻順著她,問她是不是不舒服,問她是不是有什麼心事。有什麼心事呢?她會想肖占元,在陸恒身邊她也會想肖占元啊。肖占元說得對,她冇動心嗎?可他忽然不見了,她找不到他了。向予覺得對不起陸恒,所以提了分手。陸恒卻堅決不同意。向予說:“我心裡有了彆人。”陸恒問:“是誰呢?在哪裡?”向予回答不出來。陸恒便看著她,就好像一直以來,他都是這樣看著她的。“向予,”陸恒叫她,“向予,我們結婚好不好?”向予搖頭。他們在一起有十年了吧,她愛陸恒嗎?她問自己,還是她愛的是愛自己的陸恒?她的心裡全都是悲泣,辯無可辯,訴無可訴,隻餘了悲泣。

向予的心陣陣抽痛,年少的時候她並不懂得吧,那個執拗地在她生命裡閃閃發光的少年。後來,可是他們冇有後來。她甚至來不及去一遍遍回憶那些過往,來不及學會握緊他的手,來不及再多看一眼她的少年。

陸恒,在她和陸恒之間,陸恒纔始終是那個牽著她的手不曾放開的人,不管她是什麼樣子。

-,“儂小小年紀,哪能,哪能……”她想說向予心腸怎麼如此冷硬,常人家的小孩,聽到父母要分開就算不哭鬨,傷心難過總會有的,可看向予卻象是早就預料到,一點心態起伏都不見,比她這個當孃的還自若。她尚且想到要跟向予開口說,心裡還有一些緊張擔心,哪知全是多餘。向予一邊吃著飯一邊跟她母親說:“姆媽,最近夜報上說要發股票認購證了,儂能伐能去買?”向予母親聽她這樣說,奇道:“囈,這樁事體老張剛剛幫我講過,”她瞬間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