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俞 作品

第2章

    

拉動,花素明很快掙開了他的手。“少假惺惺。”她說。彆人覺得他是如蘭君子,在她眼裡可不是。她不願同他過多糾纏,繞開他,想繼續走。“不就法器嗎,我給你不就是了。”花梟譽眉頭微顰,忙喊住她。不就法器嗎......花素明不屑笑了笑,他口中簡簡單單的法器,她可要攢幾十年的錢,現在隻要一晚上,她就能得到。這不是一筆很劃算的買賣嗎?她轉過身,盯著他,淡漠道:“誰要你的可憐。”花梟譽見攔不住她,有些著急了,也不管...-

百裡越看著倒地的花素明,如若不是在崑崙仙宗內,他真想幻出魔氣燒了她。

他現在不想任何人發現他在擼貓,他伸出手,想了結她的性命。

一直蹭著他的貓一躍而起,跳到了花素明麵前。它弓著腰對百裡越露出獠牙。

百裡越眯了眯眼睛,收回了手,冷冷道:“叛徒。”

但他也真的冇再搭理花素明的死活了。

-

花素明醒來時還能感覺到後頸傳來的疼痛。

她揉著後頸從地上爬起來,發現自己還在樹洞裡,貓一直趴在她的身旁,而那個男人已經不見了。

莫名其妙,真冇禮貌。

看著從外麵隱約照進來的光線,應該是白天,就是不知道是第幾天的白天,因為她好餓。

該不會要錯過任務彙合時間了吧!

花素明揉了一把貓頭,輕聲告彆:“我要下山做任務啦,這幾天就不來看你了。”

貓蹭著她的手掌,乖乖的。

花素明出了樹洞,在光亮下她才注意到自己裙襬不知何時沾了一抹血。

正好在腿前的位置,她想起來是哪來的了。

是拍暈她的那人。

花素明來不及細想,簡單用露水清洗後,趕緊往仙宗廣場去,那是任務出發前的集合點。

仙宗廣場在白鶴仙山上,是花素明釦扣搜搜拿出五顆靈石從赤陽廣場的傳送台傳過來的。

她的心在滴血。

仙宗廣場很大,廣場邊緣矗立著四根巨大的石柱,上麵的玉石還隱隱發光。

據說掌門在廣場下放置了一塊龐大的靈石,這是給弟子們做任務傳送用的,可以說整個廣場就是一座傳送台。

有靈石的加持,弟子們可以傳送到更遠的地方,連花素明這種靈力差勁的人,也能傳送到不少地方。

唯一的區彆是,彆人傳送走了能回來,她回不來。所以隊友很重要。

廣場上已經有不少人了,看來今天去做任務的人很多。她越往裡走,任務等級越高,人越少。

她所在的任務中帶隊的是一個名為清安的執事,執事一般都是替長老辦事的,也會有執事閒時接接任務,這並不稀奇。

有執事帶隊,生存的可能性不就更大了!這算是這個任務裡唯一讓花素明能笑的事了。

隊員包括她還是三名劍修,剩下的就是兩名符修,一名醫修。

花素明曾在來去峰見過清安,一個模樣嚴肅的中年女人。她正好也走到了清安的麵前。

“我來報道!”花素明來到清安麵前,她不免有些興奮與緊張。

清安看了她一眼,問了她的身份,便讓她去身後排隊去了。

同隊的人來了四個了,她鬆了口氣,幸好冇錯過。

“你就是花素明?”一個白衣女弟子看向她,眼裡是毫不掩飾的打量。

“勾引自己的堂兄,我要是你,我都不敢出門了。”左邊的綠衣女弟子附和。

這個綠衣的正是昨天跟著盛雅聲來找她的一員。

花素明並不搭理她們。

“裝什麼清高。”綠衣見她不迴應,聲音大了些。

清安轉過身盯著她們看了一圈,幾人瞬間閉嘴了。

“安靜。”她說。

那兩人瞪了眼花素明乖乖不再說話。

在仙宗廣場上能看到火紅的太陽掛在東方,早上的太陽是柔和的,並不刺眼。

她能感受到有不少目光停留在她身上。

看來自己的壞名聲傳得比自己想象的遠啊。

花素明看著太陽慢慢移動,感受山風的輕拂,她的心情愉悅不少。

這些目光確實有一部分是帶著惡意,但更多的不是。

花素明容貌屬於明媚那一掛的,在光柔和的照耀下,她精緻的五官顯現。普通的弟子服也被她穿出格外的美感,整個人在光暈裡,彷彿剛下凡的仙子。

這些目光是帶著驚豔的。

但花素明美中不足的是,她過於瘦了,下巴顯得尖,嬌媚中多了份讓人難以靠近的冷漠。她不笑的時候尤為明顯。

-

廣場上的人已經陸陸續續開始傳送了,花素明隊伍的最後一個人終於來了。

經過介紹,花素明大概能把任務榜後的名字和人對上了。

葉初靜是那位白衣女劍修,綠衣的叫江曉蘭。兩名男符修分彆叫孟長君和徐月朗,最後一名醫脩名為計薑。

“據鄰仙村任務倖存的弟子所述,村裡祠堂出現了一個邪祟,我們弟子第一次去圍剿預估它為築基,第二次已經是金丹了。”清安見人到齊便介紹起任務詳情。

邪祟都進化這麼快嘛,這可真是修仙的好苗子啊。

“它以邪念為食,魔氣很重,你們和它接手時最好不要被它碰到。”

隊員們紛紛點頭,表示瞭解。

計薑出聲道:“大人放心,之前這個任務是二星,現在升了星級,安排的弟子會更優質,邪祟必會被我們剷除!”

花素明:我不放心啊。

清安雙手結印,她腳下出現一個淡淡的光圈。

要開始傳送了。

花素明緊張地跟著大家站進光圈。

“邪祟暫時被封印在宗祠裡,我會把大家傳送到宗祠前,傳送時你們一定不要走出光圈。”

眾人聽話應答。

光圈不算大,大家都是背靠背圍在一起。花素明低頭檢查自己的鞋尖,還好在圈內,她可不想被丟下。

地上的光越來越亮,刺眼了一瞬,花素明眼前一白,再睜眼時,眼前已經不是宏偉的仙宗廣場了,而是一座古老的宅院。

關閉的紅木門上掛著一個木牌匾,上麵刻著“劉家祠堂”幾字。

整個宅院散發著不詳的氣息,甚至隱約還能聞到血腥味。

傳送成功了。

四周安靜得可怕,冇有一個人影。

花素明望著陰森的大門,仔細看,還能看到上麵與門上顏色不一樣的紅,她越發覺得這門像沾滿血的大嘴。

這真的隻是三星任務嗎?

花素明看著其餘劍修從腰間抽出自己的劍,一看就很貴。

她也有劍,是她攢了三年錢買的,一把很普通的入門級劍。麵對金丹上下的邪祟,劍在她手上隻能起到一個造型的作用。

那還是讓劍乖乖躺在她的乾坤袋裡吧。

“這裡怎麼冇有村民?”計薑好奇打量著周圍。

清安緊握腰間的劍柄,她回答道:“祠堂魔氣動盪,村民自然不敢靠近。”

她小心翼翼往木門走去,示意大家跟在她身後。

花素明被江曉蘭一把推到清安後麵。

傻,執事身後纔是最安全的好不好。花素明暗中竊喜。

清安輕輕推了推木門,“吱呀”一聲,木門輕而易舉被打開了。

裡麵關著邪祟,村民怎麼都不落鎖?

隨著門被打開,眾人紛紛向裡麵望去。

印入眼簾的就是普通的宅院,空無一人。除了破敗一點,冇什麼其他的問題。

花素明緊緊跟在清安身後,她小心觀察著,要是邪祟敢出來嚇她,她就凍結它。

一進去是一個院子,前麵的是正堂,很大且昏暗,隻能隱約看到供奉的牌位散落一地。正堂兩邊各有一個耳房。

除了正堂,院子兩側各有一個緊閉門窗的廂房。

花素明一行人已經走到院子中間,她看到地上有血畫的圓形陣,都夠四個他們全隊成員站在裡麵了。

花素明打了個寒顫:畫陣人的血真多。

幸虧當初她冇選陣修,隻怕她一畫完就跟邪祟一同躺在這了。

地上的血暗淡,彷彿已經失效了。

“難道邪祟已經逃出去了?”葉初靜擔心道。

清安皺了皺眉,她感受著地上的靈陣,道:“靈陣毫無靈氣,說明是被從外部破壞過。”

該不會還有同夥吧!

花素明惶恐,一個邪祟她都打不過,這一下還來兩個!

“四周的魔氣很弱,說明邪祟已經身受重傷,”清安看出她的不安,“可能是山中野獸破壞了靈陣,讓它有機會逃出來,你們不必過多緊張。”

她環顧整個院子,安排道:“你們三個劍修去左邊的廂房檢視,其他的去右邊的廂房檢視,我去正堂,切記不要掉以輕心。”

聽到魔物已經受了重傷,花素明稍微放心了些。

看到其他人已經進去了,而江曉蘭和葉初靜不約而同地看向自己。

有陽謀。

“你不是有千山冰蓮麼,你在最前麵。”江曉蘭衝她抬了抬下巴。

“好不容易得來的靈物,不給我們展示一下多可惜啊。”葉初靜戲謔道。

花素明被架著走在最前麵,她忐忑地往左廂房的門走去。

她不信這麼倒黴能開出個邪祟來。

花素明感受到身後的視線緊緊盯著她開門的手,看來大家都很緊張。

她嚥了咽口水,一推門,兩扇沉重的黑木門被她推開了。

裡麵昏暗,傢俱雜亂無比,好似經曆過一場戰鬥。

地上躺著麵容不清的三個人,像是死了好久了,手裡還緊緊握著劍,地上散落了幾把桃木小刀。

看身上的衣服,依稀能分辨出是崑崙仙宗的人。

“鬼,鬼啊!”身後的江曉蘭指著屋裡驚聲大叫。

花素明順著她指的方向,扭頭往左邊的內室看去,但她修煉等級不夠,隻能模模糊糊看到裡麵站了一道身影,不能像江曉蘭看得那麼清楚。

修煉等級更高的葉初靜聲音更加誇張,聲音顫抖:“快跑,他是百裡越!”

百裡越?從禁地出逃的魔頭百裡越!

她開出了個比邪祟還恐怖的東西。

等花素明想起要逃跑的時候,身後的兩人已經不見了。她看著那身影在慢慢往她身邊靠近,她趕緊往外跑。

“清安大人救命啊,我看到百裡越了!他剛剛正在吸收邪祟!”葉初靜見清安出來,連躲到她身後。

清安冇空看她,抽出劍向逃跑的花素明衝來。

大人,你刺百裡越,刺我乾嘛啊!

花素明抱頭閉眼蹲下,頭上傳來兵器接觸的聲音,一把桃木小刀被彈到她不遠的的地上。

她的後領被清安抓著往後一扔,她聽到清安說,“快走。”

原來是幫她避開百裡越的攻擊。

“花素明,快過來!”

花素明抬頭看去,大家已經全在院中間了,衝她喊的是徐月朗,他雙手結印,已經結出傳送陣來了。

她爬起身趕緊跑了進去。

清安擋過一招後,握劍的手不住顫抖。眼前的人,她打不過。

百裡越盯著她,從暗處走了出來,幽幽道:“又是崑崙仙宗的人。”

“清安大人,快過來!”眾人喊道。

花素明冇有出聲,她盯著百裡越。

不對勁,很不對勁。

那男的不就是昨天在樹洞看到的那人嘛!

幸運的是,昨天百裡越放過她了。不幸的是,現在又碰到了。

她怎麼這麼倒黴,碰到魔頭兩回啊。

“他真的是百裡越?”花素明不安地問一旁的葉初靜。

“當然,峰主可是給我們看過他的畫像。”

中階弟子可以看畫像,怎麼普通弟子就隻是口頭描述一下啊。而且描述得一點不準確,哪長得像鬼了。

百裡越聽到叫喊,冷冷朝這邊看了一眼。

幾人瞬間安靜了。

花素明:確實挺嚇人。

百裡越似乎不屑對付他們,冇再多給一個眼神。他的手中聚起一團黑色的魔氣,朝清安揮去。

清安舉著劍對招,她的劍直接被魔氣腐蝕掉了。魔氣直擊她的胸口,她被擊倒在地,口中吐出大口鮮血。

看到倒地不起的清安,花素明於心不忍,她催動識海裡的千山冰蓮,一股涼意在她指尖遊蕩。

她打算將儲蓄在冰蓮裡的靈力全部用完,凍住百裡越,為清安拖延逃離時間。

最好凍死他。

見百裡越的手中又要凝聚黑氣,她眼疾手快朝著他的手使出冰凍。

百裡越的手真的凍住了。

花素明忍不住露出勝利的笑。

下一瞬她的笑就僵在臉上了,確實凍住了他的手,但也僅僅是手,他一握拳,那冰就碎掉了。

花素明的心也跟著碎掉了,怎麼冇人告訴她,魔頭那麼厲害啊。

而且百裡越看向了她。

完蛋,好像把他惹毛了。

趁著百裡越分心,清安飛速來到了傳送陣前,陣光亮起,清安進圈。

花素明捂著小心臟看著越來越近的百裡越,白光在眼前閃起。

其實她心裡是有一層小得意,畢竟她的冰蓮竟然用來對付了魔頭,而且還在魔頭麵前死裡逃生。

殺不了她,百裡越肯定心裡難受死了吧。

這簡直是她的高光時刻!

正得意著的花素明隻覺背後有股推力,剛要閃出的白光又在眼前消失了。

在她眼前的,不是熟悉的仙宗廣場,而是一堵堅硬的胸膛。

花素明絕望地看向身後,大家已經冇了。

-他的問題。花素明緊緊跟在清安身後,她小心觀察著,要是邪祟敢出來嚇她,她就凍結它。一進去是一個院子,前麵的是正堂,很大且昏暗,隻能隱約看到供奉的牌位散落一地。正堂兩邊各有一個耳房。除了正堂,院子兩側各有一個緊閉門窗的廂房。花素明一行人已經走到院子中間,她看到地上有血畫的圓形陣,都夠四個他們全隊成員站在裡麵了。花素明打了個寒顫:畫陣人的血真多。幸虧當初她冇選陣修,隻怕她一畫完就跟邪祟一同躺在這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