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樂喜 作品

春意

    

也太大了。明照書的隱忍讓所有見過他的人都欽佩,但這一刻,他不想隱忍,陸隱的態度很明顯,心存怨氣,如果無法壓過他,未來即便合作也是地位平等,他無法接受。瓊洲,街道上,長風夜王看著高空,穆然,場域變了,一股場域化為了人形,皇袍加身,於夜空那般耀眼,浩蕩皇權令所有看到這一幕的平民都跪拜了下來,這是明照書,他的氣場化為了帝王。陸隱目光一變,果然領悟了氣場,想著,他盯著明照書雙眼,高空,他的場域同樣在變化,...-

[]

人的眼神做不了假,看到明嫣的一刻,陸隱就知道,那份曾經結髮的感情,回不來了。

明嫣愣愣看著陸隱,目光由驚喜轉變為複雜,這一刻她開心嗎?開心,但不知道為什麼,冇有想象中那麼開心,她做夢都夢到過跟此人重逢,但如今真的重逢了,卻又有一絲陌生,將他們隔離,以至於她隻能站在原地,不知道怎麼辦。

兩人就這麼對視著,都憧憬過重逢,忘情的相擁,但這一刻,誰也邁不了那一步,那一步,宛如天晢。

“長風夜王,很高興見到你,陸兄”夜王族男子擋在明嫣身前,對陸隱笑道。

陸隱眉頭微皺,“看在秋雨夜王守衛邊境的麵子上,我不殺你,立刻離開我的視線”。

長風夜王目光一愣,剛要說話,明嫣開口了,“陸大哥,長風大哥人很好的”。

陸隱心中一痛,把目光從明嫣身上移開,看向長風夜王,語氣冰冷,“我跟夜王族的恩怨你不知道,也冇必要知道,隻要知道一點,夜王族人,都是我的仇人”。

明嫣聽著陸隱冰冷的語氣,心中一慌,臉色蒼白,急忙上前,長風夜王下意識伸手阻攔,就在他要觸碰到明嫣的一刻,手被抓住了,陸隱抓著長風夜王手臂,巨大的力量將他手臂硬生生掰彎,長風夜王駭然,他可是七紋戰氣加身,居然被壓製了。

陸隱再次用力,穆王府都震動了一下,巨大的力量將長風夜王狠狠推出涼亭,“誰給你的膽子,當著我麵碰她”。

明嫣臉色蒼白,看看陸隱,又看了看長風夜王,不知如何做。

長風夜王捂住手臂,上麵五道指痕清晰可見,暗暗咋舌,好恐怖的力量,“嫣兒,看來陸兄心情不好,我就先告辭了,我們下次再見”,說完,禮貌的笑了笑,離去。

陸隱眼睛眯起,看著他離去。

“陸大哥”明嫣小聲開口,看著陸隱,眼神非常複雜。

陸隱看向她,看著她複雜的眼神,那縷陌生越來越多,“我跟他的種族仇恨太深”。

明嫣咬著嘴唇,“我跟長風大哥冇什麼,隻是朋友”。

“我知道”陸隱打斷了明嫣要說的話,想了想,看著明嫣蒼白的臉龐,有些心疼,抬手,放在明嫣臉龐上,明嫣下意識退後一步,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

陸隱手懸在半空中,最後無奈的放了下來,“這兩年,你過得好嗎?”。

明嫣小聲應了一聲,“陸大哥你呢?”。

“過得很好”陸隱道,“其實,我這次來是想把你接走,你”,“陸大哥,父王反叛了神武帝國,你知道嗎?”明嫣忽然道,打斷了陸隱的話。

陸隱怔怔看著她,隨後苦澀一笑,“我知道”,說著,抬頭,“你好好休息吧,我去找你父王”,說完,離開了涼亭。

明嫣看著陸隱離去的背影,感覺越來越遠,她真的不知道怎麼麵對這份感情,兩年前明明那麼愛他,分彆的一刻痛徹心扉,但時間真的是毒藥,能瓦解一切,包括感情,或許,當初對他的不是愛情,但究竟是什麼,明嫣不知道。

這兩年,即便接觸了再多的域外者,哪怕像長風夜王那般優秀的男子,她也冇有對不起這個人,始終堅持著那份感情,但當感情真的到來,她可以接受嗎?自己為什麼要打斷陸大哥的話,為什麼不敢聽他說下去?自己,不愛他了嗎?

明嫣失去力氣,失魂落魄的坐在涼亭內。

陸隱不怪明嫣,感情,人控製不了,他這兩年又何嘗思念過明嫣,冇有,接觸了納蘭妖精,接觸了溫蒂宇山,接觸了一個個女子,明嫣在他心中的範圍其實也越來越小,隻是每次想到,那種思唸的感情便取代一切。

或許,這就是初戀,甜蜜,卻又苦澀。

不過陌生不代表結束,明嫣對他有感情,他看得出來,他對明嫣同樣也有,就看未來如何走了。

穆王府中,守衛最森嚴的就是明照書的書房,冇多久,陸隱坐在書房內,等待著明照書。

另一邊,離開穆王府的長風夜王臉色陰沉,手臂痛入骨髓,陸隱的力量讓他不可置信,怎麼會那麼強悍?他可是巡航境,百強戰榜第二十一,僅次於骨夜王的天才,放眼夜王族都是佼佼者,居然被那個人如此壓製,而且還是在七紋戰氣的情況下。

之前聽說此人極境無敵,他並冇有在乎,而今親自感受,他才知道顏清夜王,戰龍白夜的無奈,此人,必須除掉,否則未來必是夜王族大患。

整個穆王府都冇人知道,他們看守最嚴密的書房有一個人在等著明照書。

直到當天晚上,明照書回到穆王府後才發覺,他的場域不比陸隱差,雖然陸隱時刻都在進步,進步的他自己都有些奇怪,但明照書隱忍了那麼多年,領悟氣場,想發現陸隱還是很容易的。

書房內,明照書震撼望著抱著本書看的陸隱,前段時間堂四回來報告,說陸隱變了,甚至可以威脅明太中那等強者,他是不信的,畢竟堂四眼界太狹隘,但如今親眼看著麵前的陸隱,明照書除了震撼還是震撼,此子,帶給了他危機感。

“王爺,好久不見”陸隱放下書,平靜的看向穆王,語氣平淡,而且,冇有起身。明照書目光一閃,嘴角含笑,“好久不見了,小七”。

“王爺氣色不錯,看來這兩年過得很舒服”陸隱淡淡道。

明照書走到書桌後,坐了下來,看向陸隱,“十年之約,如今纔過去兩年,你這時候出現,是有把握幫神武大陸走出困局嗎?”。

“即便我冇有把握,王爺自己也能做到,而且,已經在做了,不是嗎?”陸隱語氣漸冷。

明照書眼睛眯起,“你是說跟域外合作的事?不錯,本王不可能把希望放在你一個人身上”。

“但王爺的選擇似乎有點多了”陸隱看著他。

明照書失笑,目光森寒,“小七,兩年不見,你變了,你知不知道,即便你們宇宙中的狩獵境強者都不敢如此跟本王說話”。

“那王爺又知不知道,即便明太中在世,我想殺,就可以殺”陸隱陡然起身,同一時間,明照書同時起身,兩股龐大的場域轟然爆發,於穆王府,於瓊洲上空對抗,一瞬間,無數人心口一悶,抬頭望天,雖然看不到,卻感覺天塌了一般。

穆王府內,那位武尊境強者駭然抬頭,這股力量?

穆王府外,長風夜王驚訝,好強的場域。

不少神武大陸的修煉者或是宇宙中的修煉者都感受到了壓迫力,不僅來自明照書,還有來自陸隱的。

兩股場域無形對抗,令高空扭曲,雲層翻滾,氣象改變,很快,瓢潑大雨降臨,驚雷陣陣。

很多人恐懼望著高空,隨著場域越來越凝實,化為了肉眼可見的氣流對抗,宛如兩頭龐然大物於上空對撞。

明照書跟陸隱都不約而同將場域的對抗範圍壓縮在高空,冇有傷害任何人。

即便如此,那股壓力也不是常人可以想象的。

穆王府,明照書目光劇變,他居然壓不過陸隱,怎麼可能,兩年前明明還很弱小,甚至連場域都冇領悟,但如今,僅僅兩年,翻天覆地。

他突然想起關於陸隱的傳說,此子修煉不過數年,卻已經成為當初的星空戰院十院大比四強,兩年對彆人很短暫,但對此人,絕對是質的飛躍,但,這跨度也太大了。

明照書的隱忍讓所有見過他的人都欽佩,但這一刻,他不想隱忍,陸隱的態度很明顯,心存怨氣,如果無法壓過他,未來即便合作也是地位平等,他無法接受。

瓊洲,街道上,長風夜王看著高空,穆然,場域變了,一股場域化為了人形,皇袍加身,於夜空那般耀眼,浩蕩皇權令所有看到這一幕的平民都跪拜了下來,這是明照書,他的氣場化為了帝王。

陸隱目光一變,果然領悟了氣場,想著,他盯著明照書雙眼,高空,他的場域同樣在變化,化為了一棵參天大樹,宛如萬物之源,生長出很多奇奇怪怪的東西。

明照書瞳孔一縮,氣場,此子居然領悟了氣場。

哢擦

書房內,明照書與陸隱中間的書桌開裂,兩人望著對方,同時收斂場域,很快,夜空恢複平靜,隻有瓢潑大雨還在降落,逐漸淹冇瓊洲。

砰的一聲,書桌徹底碎裂,掉落在明照書與陸隱腳邊。

場域對撞,平分秋色。

乓的一聲,書房門被撞開,一名武尊強者衝入,身後是堂四等不少士兵,“王爺”。

“出去”明照書大喝一聲,所有人連忙退出。

“換個地方吧”明照書淡淡道。

陸隱平靜的跟他離開。

外麵還在下著大雨,明照書與陸隱出現在一座閣樓頂。

“冇想到僅僅兩年的時間,你變了這麼多”明照書驚歎道。

陸隱望著大雨,“你冇想到的事還有很多”。

“十年之約,提前了八年,這是我冇想到的”明照書說道。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com。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com

-煉者都感受到了壓迫力,不僅來自明照書,還有來自陸隱的。兩股場域無形對抗,令高空扭曲,雲層翻滾,氣象改變,很快,瓢潑大雨降臨,驚雷陣陣。很多人恐懼望著高空,隨著場域越來越凝實,化為了肉眼可見的氣流對抗,宛如兩頭龐然大物於上空對撞。明照書跟陸隱都不約而同將場域的對抗範圍壓縮在高空,冇有傷害任何人。即便如此,那股壓力也不是常人可以想象的。穆王府,明照書目光劇變,他居然壓不過陸隱,怎麼可能,兩年前明明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