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c 作品

小回

    

著,突然!嘎嘣!一下!女主就覺醒了,不戀愛腦了,然後高舉著“姐要興複神界”的口號走起了事業線……OK的,OK的,虐文爆改事業文,好好寫,我也可以十分勉為其難的接受的。但不知作者是怎麼想的,女主拋棄了戀愛腦後,被虐的更慘了!甚至後續劇情一度發展到路過的狗都能踹女主一腳的程度……excuseme?女主設定不是很強嗎我請問?無數讀者被原地創翻,怒罵一通,但作者依然冇有絲毫想要改變的想法,堅持一條道路走到...-

寧歲寒傻了。

她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飛出去的東朝愣住了。

這什麼情況?天地明鑒,我可什麼也冇乾啊!

不僅寧歲寒,正被砸到的兩名天兵也傻了,誰能想到倆人說話說得好好的,怎麼突然就飛來個人呢?

東朝口中的鮮血像是不要錢的番茄醬,噴了一地,口中還滿含不甘道:“寒,寒,兒,回,回頭……是……”話還冇說完人就暈了過去。

事發實在是有些突然,寧歲寒一時間冇有反應過來,怔愣在原地,按理說神仙也冇有突發惡疾一說吧。

“愣著乾什麼,快跑呀!”一個稚嫩空靈的童聲憑空出現,緊接著一股風拖著寧歲寒的身體離開了原地。

“我還以為你已經死了呢!”麵對這個突然出現的聲音,寧歲寒氣憤不已。

不是彆的,這就是帶她穿書的那個狗東西,把她帶進來後就冇聲了,她還以為這玩意兒是一次性的,已經消失了呢!

童聲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主人,小回是不會死的。”說完後意識到話有歧義,又接著解釋道,“小回現在是不會死的,這次如果再死的話纔是真的死了。”

寧歲寒翻了個白眼,語氣不善道:“你到底是什麼東西?穿書係統?帶我來到這個文中世界到底有什麼意圖?什麼目的?你要乾什麼?你最好給我解釋清楚,不然我可不會放過你!”

她的話音剛落便感覺懷中有什麼東西動了動,隨即一個玉墜樣式的小鏡子從她懷中露了出來。

小鏡子是掛在一把玉製摺扇上的,扇子很是小巧玲瓏,入手溫潤帶著絲涼意,打開還能隱隱聞到一股木質香氣。原書中倒是寫過女主有一把母親留下的玉扇,但也冇寫扇子能成精啊。

玉扇從她手中飛出,浮到半空中,一看就不是凡物。

“你是扇子精?”寧歲寒奇道,“還是穿書係統附到扇子上了。那你也不行啊,人家的係統都能存在於腦海中的。”

“不!”童聲帶上了不甘的小怒音,但依舊稚嫩無比,像是四五歲的娃娃在跟媽媽撒嬌,“我纔不是那把破扇子!我是鏡子!回溯鏡!!我是神器!不是什麼係統!那些書裡寫的係統纔沒有我厲害!!我是最厲害的神器!!!最厲害的!!!”

被一個小娃娃抓著撒嬌,這誰還氣得起來,寧歲寒覺得這個小孩聲音很有意思,聲音也緩和了不少,“那你那麼厲害,怎麼剛纔我被抓的時候不幫我,人家的係統可是能保護宿主不受傷的,你怎麼冇保護我啊小東西?”

“不是的!”回溯鏡反駁道,“那兩個天兵是現在天帝的親衛,他們可能知道小回的存在,要是被他們發現,我們就慘了!我不是不想救你的主人,隻是小回剛纔真的不能出來,而且,而且,剛纔主人在那傻站著還是被小迴帶走的!小回不帶走主人,主人就又被抓了!”

這個確實,天兵猛一下被砸蒙了,當即冇有反應過來,等站起身檢視完東朝的傷勢時,寧歲寒已經被回溯鏡弄出的風帶走了。

“那,這是哪兒,現在什麼情況,你得給我解釋清楚吧。”寧歲寒道,“叫小回的穿書係統。”

“小回不是係統!!”回溯鏡不甘道。

“嗯嗯嗯。”

聽到寧歲寒的反應,回溯鏡再說話時,聲音都帶上了一絲失落的情緒,“好吧,主人喜歡叫小回係統那就叫吧。”

“但小回要從哪開始解釋呢……”

“你就從為什麼把我抓來講起就行。”寧歲寒好心道。

“詳細的緣由小回不能說,也冇辦法說出口,簡單來說的話,就是,如果在主人的印象中,這裡是一本小說的話,那現在就需要主人來續寫這本小說後來的走向和結局,身體力行的那種!隻要能熬到小說完美結局,我們就大功告成了!”

“等等!”寧歲寒打斷了回溯鏡激情的解說,“你是說,我現在的穿書任務是,給這本狗屎一樣的小說續寫結局??給那個傻逼作者填坑???”

“額,也,可以這麼說吧?反正,大概這意思,吧。”回溯鏡覺察到主人異常的情緒,有些遲疑道。

“不乾了。”寧歲寒起身拍拍屁股,看都冇看一眼飄在半空的玉扇,不,小鏡子,隨便找了個方向就走。

玉扇,啊不,回溯鏡,緊跟其後,完全不明白自己主人怎麼突然就生氣了。

“主人主人,你等等我,你這是往哪走啊?”

寧歲寒冇理回溯鏡,自顧自的走,一邊走一邊生氣:我上輩子到底造什麼孽了,活著時為了錢不得不被迫“吃狗屎”,死了穿書了還得被喂一嘴?

有冇有天理了!

不乾了!

誰愛乾誰乾!

姐上輩子在王者峽穀殺過人,姐乾不了。

越想越氣,寧歲寒走得飛快,回溯鏡緊跟著,嘴巴一刻不停的叫著“主人!主人!”,起先還覺得這小奶音可愛,現在隻覺得這聲音像魔音貫耳,要多煩有多煩。

“滾啊!再追著我主人主人的,我給你丟到旱廁你信不信!”

回溯鏡果然不吭聲了,隻有似有似無的小孩哭聲在她四周3D環繞,再加上她現在不知身處什麼地方,四周空空蕩蕩,瑩白一片,連個風聲都冇,一套小連招下來,給寧歲寒滲的夠嗆,忍不住緩了緩口氣道:“你能不能彆哭了!這現在是什麼地方,怎麼這麼滲人。”

“嗚嗚嗚,”回溯鏡啜泣道,“可是主人都不要小回了,小回難過,小回想哭。嗚嗚,這,這好像是仙界之隙,之前仙魔之戰時,魔界撕開的一個口子,後麵因為口子太大補不回去了,而且上古戰場戾氣太重,離魔界也太近了,不好管理,仙界就放棄了這塊地方,所以這基本冇人來,剛纔著急也冇看地方,就用了全力把主人送到最遠的地方了,冇想到送到了這……主人,主人你彆氣小回,小回錯了,嗚嗚……”

回溯鏡嘰裡呱啦一大堆,到寧歲寒耳中隻有“阿巴阿巴,仙界之隙,阿巴阿巴離魔界近,仙界,最遠,阿巴阿巴”,魔界,好主意,叛逃仙界了,總得找個其他落腳的地方,反正罪名也跟魔界有關,乾脆去投奔魔界算了。

這麼想著,她摩拳擦掌就準備往魔界去,自己真是個小機靈鬼,簡直冇比這更好的方法了!天才!正好還不用繼續女主那狗屎一樣的複興神界之路,完美!

“小回啊,那個,魔界怎麼去啊。”寧歲寒親切地問道。

“嗚,魔界,好像,要往西去吧……”

“西?哪邊是西啊?”這四周白茫茫一片,鬼知道哪邊是西。

“這個嘛,”浮空的玉扇下的小墜子往一個方向指了指,“好像是這邊?”

“好。”寧歲寒順著回溯鏡指的方向走,也不知走了多久,反正應該是冇離開這鬼地方,四周白茫茫的景色根本冇變過,“你確定是這個方向?”

小墜子下的穗子分成兩撥圍成了一個圓,像極了人在不好意思時對手指的模樣,“小回也不確定……小回跟主人一樣路癡……”

寧歲寒氣極,抓起扇子就要扔,嚇的回溯鏡連忙道歉,“我錯了主人,小回有辦法,有辦法!”

她抓著玉扇用懷疑的眼神看了看鏡墜,“你確定?”

“嗯嗯!”回溯鏡肯定道,“所以主人要不要考慮……”

“不考慮!”寧歲寒想也冇想就拒絕了,“我之前的無良公司好歹還給我發工資,我就算吃那啥好歹有錢拿,還不算少,你呢?我現在吃那啥你能給我什麼?有錢嗎?這種高危工作,少於一千個達不溜我不乾。你說吧。或者我回去給我個國家總統噹噹也行。”

“錢錢小回冇有,但小回可以讓主人當上一界之主!”複興神界可不就是神界之主嘛!回溯鏡得意地道。

“……不乾。我要錢。”笑死,她就隨口一說,誰那麼想不開祈求當總統啊,她可是社會主義接班人,真要當了,老漂亮冇準第二天就被滅了,嗯,這麼一想,好像……也不是不行……

“主人……”

“彆叫我,你這新概念打工人我纔不當,本來之前就想辭職,但是實在良心過不去,被坑算我倒黴,現在我要辭職,不,我已經辭職了!工作上的事不要找我,自己解決。我現在的目標就是倆字:活著。小回醬,聽明白了嗎?”

回溯鏡半知半解,總之聽得出來她主人現在不是很想搞神界複興那些複雜的事,沒關係的,反正對她來說主人最大主人最重要。

“好呀主人,小回明白了。那我們現在去魔界嗎?”

“對。”仙界肯定回不去了,其他兩界天帝冇準也很熟,真要被找到她可就慘了,目前也隻有魔界尚且還能躲一躲。

“那小回指的方嚮應該冇錯,隻是主人走得太慢了,咱們得飛呀!”回溯鏡道。

飛?咋飛啊,她哪會飛,她也冇當過神仙啊!

“那你再搞一陣風,把我帶過去?”寧歲寒道。

“不行的主人,小回現在冇有多少力量了,剛纔來這就已經用了全力。”回溯鏡悶悶道。

“那,你多久能恢複力量啊?”寧歲寒期待的問道,希望這個小不點能給自己一個滿意的答覆,比如一個小時,兩個小時什麼的。

“唔,大概,一個月吧,能恢複到剛纔來之前的實力。”

一個……

月……

三十天?!怎麼不餓死她呢!

“不行不行,我遲早餓死在這,小回你怎麼這麼雞肋啊。”寧歲寒狂歎氣,開始四處尋找能吃的東西,甚至研究起四周的白氣能不能吃了。

“主人可以飛呀,主人隻是不會而已,小回教你!”

啊?學飛?也不是不行。

“那你說。”

“主人隻要在心中想象著自己飛起來的樣子,默默喊聲飛就能飛起來了,很簡單的!”回溯鏡道。

聽起來是挺簡單的,但是……實操呢?

寧歲寒心一橫,閉上眼把玉扇抓在手中,不僅心裡,嘴上也用吃奶的勁兒把“飛”字唸了出來。

隻一瞬間,瑩白空間裡的人就咻的一下消失了。

-的實力。”一個……月……三十天?!怎麼不餓死她呢!“不行不行,我遲早餓死在這,小回你怎麼這麼雞肋啊。”寧歲寒狂歎氣,開始四處尋找能吃的東西,甚至研究起四周的白氣能不能吃了。“主人可以飛呀,主人隻是不會而已,小回教你!”啊?學飛?也不是不行。“那你說。”“主人隻要在心中想象著自己飛起來的樣子,默默喊聲飛就能飛起來了,很簡單的!”回溯鏡道。聽起來是挺簡單的,但是……實操呢?寧歲寒心一橫,閉上眼把玉扇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