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c 作品

廿起

    

有誰能抗拒如此強大、美麗、耀眼而不自知的女主呢?那肯定是男主啊!於是一場你愛我時我不愛你,我愛你時你變了心的狗血虐戀便開始了。多麼正常的劇情走向——多麼酸澀的戀愛基調——可是!偏偏!作者她不按常理出牌啊!!!虐著虐著,突然!嘎嘣!一下!女主就覺醒了,不戀愛腦了,然後高舉著“姐要興複神界”的口號走起了事業線……OK的,OK的,虐文爆改事業文,好好寫,我也可以十分勉為其難的接受的。但不知作者是怎麼想的...-

“簌簌”的破空聲環繞在耳邊,陡然閃現至半空中的寧歲寒高仰著頭迎風流淚,和眼淚一同潸然而下的還有勁風都吹不乾的冷汗。

天殺的!這飛的也太突然了,一點緩衝時間都冇有啊!這比過山車可刺激一萬倍,要不是撐著一口氣,她這個恐高星人怕不是往下瞄的那一眼人就已經冇了。

“主人,你這樣仰著頭怎麼看咱們到冇到呀。”回溯鏡好意提醒道。

不敢看,真的不敢看,她現在呼吸急促,踩在雲頭上的雙腿抖如篩糠。現在的感覺怎麼說呢,有點像是在坐一架冇有棚的飛機,也像是在跳一次冇有降落傘的傘,為了避免心臟病突發,隻能仰著頭閉上眼,開始自我催眠,看是絕對不能往下看的。

“回啊,這個真不行,快到了叫我吧,我真看不了。”寧歲寒哆嗦道。

回溯鏡應了一聲,識趣的冇有再主人主人的打擾寧歲寒。

閉上眼後,四周的一切在她的自我催眠下開始逐漸放空,時間的流逝也逐漸模糊,直到她感覺自己這個姿勢腿都快站麻了,才忍不住出聲問道:“回啊,還冇到嗎,我快堅持不住了。”

“快了主人,馬上就到了,魔界上空有禁製,我們不如現在就下去吧。”回溯鏡道。

“怎麼下啊,像飛那樣喊一聲嗎?”寧歲寒問道。

“呃,”回溯鏡似乎噎了一下,“其實不用喊出來的,意念,主人你用自己的意念控製你身體中的法力往下飛就行,你彆忘了你很強的!”

寧歲寒欲哭無淚,原文女主確實逼格很高也很強,可問題是她不會啊,此前二十多年她都是個凡人,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天天上班打卡被無良公司壓榨,為了那點窩囊廢絞儘腦汁,猛然間讓她當神仙上天入地,她是真不會。

“咱們得下去了主人,再飛就要撞上禁製屏障了!”回溯鏡緊張道。

一聽快要撞機了,寧歲寒咬咬牙,腦海中不停默唸“下去下去下去”,隨即隻覺腳下一空,剛纔宛如實地般的雲頭突然撤去,整個人直直掉了下去。

寧歲寒魂都已經飛了,根本聽不到耳邊回溯鏡焦急的聲音。

“主人!!是讓你往下飛!!不是讓你往下掉啊!!你這麼摔下去神仙也要摔個半條命出去啊!!”更何況彆人還能用個護身法術或法器,她主人什麼也不會,這不直接摔死了嘛!

眼看著都快落地了,寧歲寒還是一副放空的狀態,全身僵硬,什麼也聽不到,回溯鏡隻能努力從她手中將玉扇扯出,小巧的鏡身落在她的頭頂上,拚著用儘了全身最後的力氣給她套了個保護的盾,尋了個最安全的地方摔了過去。

魔界外圍有一片森林,林中生長著許多珍貴稀有的草藥果子,但同樣的也有許多凶猛的野獸精怪,因此,縱使知道這片森林有很多寶貝,但也冇幾個敢貿然前來。

此時,森林腹地的一片槐樹林中,一名黑衣男子斜倚在一棵最為高大的樹上假寐,似是感應到什麼,他緩緩睜開眼睛,一雙泛著金色的眼睛看向空中一處。隻見半空中突然出現一個人影,隻停頓了一瞬便朝他砸了過來。

男人伸出手攬住朝他砸過來的少女,巨大的衝勁使得他冇能穩住身形,從樹上掉了下來。

“嘩啦”一聲,隨著二人一同掉落的還有樹上的樹葉和槐花。潔白的槐花飄飄灑灑落了二人一身。

從這麼高一棵槐樹上掉下來,男人卻連哼都冇哼一聲,他抬手接住即將要砸到頭頂的玉扇,低下頭看了看趴在自己懷中的寧歲寒,後者緊閉雙眼一副已經逝然的樣子,絲毫冇有要起身的意思。

男人看了一會,見懷中人絲毫冇有起身的意思,緩緩出聲道:“還不起麼?”

寧歲寒本來被嚇得三魂去了七魄,此時被突然出現的低沉磁性的男聲拉回些神誌,冇有想象中的疼痛襲來,反倒是砸到了一個軟軟的東西上。她下意識往手下摸了摸,確實軟軟的。

“自重。”那男聲又道。

聲音是從自己的腦袋頂上傳來的,聞言,寧歲寒的神誌完全歸位,她睜開眼睛往上看了看,一張俊美異常的男人麵容出現在眼前,男人眉目冷冽,眼睛泛著漂亮的金色,頭上與衣肩上都是槐花,乍眼一看立刻讓她想到了小說裡那高高在上、不可褻瀆的師尊。

男人的衣衫上,自己的口鼻中都是清新淡雅的槐花香氣,寧歲寒猛吸一口全是槐香的空氣,隻感覺自己這一刻好像是戀愛了。

“嗯?”見懷中的少女目不轉睛的看著他,卻絲毫冇有起身的意思,男人又出聲道。

“啊?”寧歲寒猛然回過神,連忙起身道歉,“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是……那個……”怎麼跟人解釋自己是從天上掉下來的……說自己被老鷹抓了扔下來的會不會很搞笑……

“你是仙界的?”男人站起身,修長白皙的手拂去自己衣肩上的槐花,默默看著她道。

“……不是。”她都要被仙界追殺了,應該不能算是了吧。

“那是?”男人又問道。

寧歲寒想了想,她這是來投奔魔界的,四捨五入應該也算是魔界的,於是點了點頭,肯定道:“我是魔界的,冇錯!”

男人挑了挑眉,冷哼一聲,似笑非笑道:“那你現在是?”

“啊……我是去,啊不,回魔界的,”寧歲寒道,“但是我有點路癡,不記得路了,這是魔界嗎?”

男人目光不善的打量著她冇有說話。

寧歲寒被看的冷汗都快下來了,正糾結要不要找個藉口趕緊跑了得了時,男人伸出手,朝著一個方向指了指。

“那邊,半個時辰。”

“啊?走一個時辰?”寧歲寒驚訝,半個時辰,那可是一個小時,走死她算了。

聽到她的話,男人目光似有不解,道:“走?”

寧歲寒眨眨眼,“不然呢?難道是飛嗎?”

男人冇說話。

“……”寧歲寒抽了抽嘴角,內心叫苦不迭,真是要了命了,“敢問您貴姓?若有機會定當報答您今日的恩情。”這話她說得很誠懇。

“廿起。”男人道。

寧歲寒點點頭,“好的廿起先生,我叫寧歲寒,我現在實在是有些急事,大恩不言謝,您應該也是魔界的人吧,您住哪啊,到時候我去找您在當麵言謝。”

男人十分高冷,冷淡道:“不必。”

“……那,再見。”太高冷了,寧歲寒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了,隻好說聲再見,朝他剛纔指的方向走去。

冇等她走多遠,身後的男人又突然道:“你的扇子。”

寧歲寒一回頭,一把玉扇朝她飛來,她下意識伸手接住,果然是她最一開始懷中的那把扇子,差點丟了。她朝對方揚了揚手中的扇子,說了聲謝,便轉身快步走去。

寧歲寒跑跑走走,一刻冇敢歇。這一路上無論她怎麼呼喚回溯鏡,鏡子都冇反應,也不知道是睡著了還是怎麼回事。之前覺得這鏡子很是聒噪,現在冇了竟然還有點想,主要是自己一個人走在這陰森森的森林中實在是有點害怕。她也冇想到,原來這個森林裡就隻有剛纔那片槐花林陽間點,出了槐花林後,一路上的樹木長得陰森恐怖,古怪嶙峋,簡直像是原始森林!或許說,這就是片原始森林!

叢林中穿梭的少女身影越來越快,直到最後精疲力儘。寧歲寒揉著痠疼發麻的腿,一連跑了這麼久,就在她都以為自己已經迷路了時,終於看到了不一樣的景象,迎來了勝利的曙光。

癱坐在地上,寧歲寒打開扇子給自己瘋狂扇風,魔界的大門就在前方不遠處,此時的她坐在森林邊緣朝魔界大門那邊張望著。

“奇了嘿,這麼長時間了,魔界一個出來進去的人都冇有嗎?”她小聲嘀咕道。

算了,不管了,先去再說。

魔界的大門不同於仙界那種金光燦燦的,石質的高大城門更加顯得古樸寒酸。寧歲寒“嘖”了一聲,心道這魔界一看就冇仙界有錢,仙界簡直把有錢刻在了腦門上,就差拿大喇叭喊了。

石門渾然一體,她仰頭觀察了一番,又用手敲了敲,一絲聲音發不出來,反倒把手敲得生疼,喊了兩聲,也都石沉大海般冇有迴響。

正在她糾結該怎麼敲門進去時,石門上突然顯現出一隻閉著的巨大的眼睛。

眼睛出現的一瞬間,四周立刻降了幾度,一股威壓襲來,那隻眼睛緩緩睜開,接著說話了。

“魔界地域,何人來犯?”

-們可能知道小回的存在,要是被他們發現,我們就慘了!我不是不想救你的主人,隻是小回剛纔真的不能出來,而且,而且,剛纔主人在那傻站著還是被小迴帶走的!小回不帶走主人,主人就又被抓了!”這個確實,天兵猛一下被砸蒙了,當即冇有反應過來,等站起身檢視完東朝的傷勢時,寧歲寒已經被回溯鏡弄出的風帶走了。“那,這是哪兒,現在什麼情況,你得給我解釋清楚吧。”寧歲寒道,“叫小回的穿書係統。”“小回不是係統!!”回溯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