彆放蔥 作品

緣分

    

在激烈交戰。意欲滅天的魔尊,以及本文的男主,她的官配。穿書來到這本虐女修仙文,已將近十個年頭了,薑唐雖說是女主,但估計作者虐女癖好太深,在死遁之前,她飽受男主折磨。先是真心付出被糟蹋,後被滅了全家,淪為男主肆意擺佈的階下囚,看著他把她在乎的人和物都毀了,可劇情竟還要她對男主一往情深,相愛相殺。相愛?薑唐想罵作者很久了,這種男主不殺留著過年嗎?當初她也是太年輕,真的在走劇情過程中,對男主動了心,天真...-

“那根黑色木棍……”

任河臉色微變,他有些遲疑。

“怎麼?”林北雙眼微眯,眼神有些不善的盯著他。

任河被林北的眼神看的有些膽戰心驚,他趕緊道:“那個黑色木棍,被我當成寶物,交給道盟的銘文師了。”

不僅是那黑色木棍,他還拿了一部分其他的材料,皆是銘文師會喜歡的材料,以此當做投名狀,想要加入道盟,成為道盟的供奉。

畢竟,道盟是集合煉丹、煉器、陣法和銘文四道的術法聯盟。

道盟之中,不缺這些東西,道盟的供奉,待遇都很優厚,而且相對其他那些宗門而言,道盟的供奉,拿著高額的報酬,卻很自由。

但又能背靠道盟。

這是一個很吃香的職位。

如果是外人要成為道盟的供奉,那必須要實力強大,要在道盟需要的時候,能夠站出來,發揮出提供足夠強大武力的作用。

而且,道盟對於供奉人選的考覈,非常的嚴格。

所以,他哪怕實力強大,但想要成為道盟的供奉,那也並非一件易事。

故而,他選擇了其他方法,想辦法結識了一位道盟靈洲分部的銘文師,和對方結交。

在他送上那黑色木棍,以及部分珍惜的銘文材料之後,得到了對方的承諾,可以讓他成為道盟的供奉。

並且,對方還讓他儘可能多的尋找黑色木棍那種材料,並且暗示,如果給的夠多,也是可以讓他的這幾個兄弟,也皆是加入道盟,成為道盟的供奉。

故而,他纔會想儘辦法的尋找苟方的。

畢竟,這樣的機會,太過難得。

他們不會煉丹,陣法這些也隻懂得皮毛,並非是正兒八經的陣法師,更不是煉器師和銘文師,成為道盟的供奉,算是他們能夠加入道盟的唯一選擇。

能有帶著幾個兄弟一起加入道盟的機會,任河怎麼能錯過。

他很清楚,如果他能帶著那幾個兄弟一起加入道盟的話,那幾個兄弟必然會對他感恩戴德,到時候,更加會以他為首,他在道盟內,便也是有著助力……

“交給道盟的銘文師了?”林北蹙眉。

他冇想到,自己無意中得到的那根黑色木棍,他原本以為想要找回來,會很容易,直接從苟方那裡拿回來就是了。

結果現在……卻是這麼麻煩。

轉了一手又一手。

這讓林北心中頗為不爽。

“拿回來,可保性命,拿不回來,那你就等死吧。”林北直接道。

對於不是朋友的人,林北冇有必要那麼客氣。

林北這句話是對任河說的,但卻是讓苟方心中微驚,有些驚懼的看了林北一眼,他很擔心,林北要是拿不回來那黑色木棍的話,也會將怒火發泄在自己的頭上。

那他到時候,可就完蛋了。

好在,他發現,林北從始至終,倒是冇有看向自己,表達出對自己不滿的意思來。

“大人,我……那黑色木棍,交給了道盟的銘文師了,拿不回來了。”任河趕緊說道。

林北冷聲道:“你知道那東西是誰的嗎?就敢搶了去交給道盟的銘文師,現在跟我說拿不回來?”

任河臉色慘白。

他已經感受到了林北的殺意。

這讓他很忐忑。

林北看著任河的模樣,知道,這傢夥大概率是真的冇辦法去道盟的銘文師那,將那黑色木棍給拿回來了。

“既然如此,那你也就冇有活著的必要了。”林北淡淡道。

他起身,抬手,掌心之中,似是有著一方雷霆的世界彙聚,雷霆轟鳴聲,瞬間充斥整片虛空。

任河嚇的臉色慘白。

銘文師。

對了,銘文師!

任河趕緊道:“大人,您也是銘文師,我……我或許可以帶著您去試試看,能不能將那黑色木棍要回來……我還有價值,您要是殺了我的話,說不定就永遠不知道那黑色木棍是在哪個銘文師的手中了!”

任河太驚懼。

趕緊表明自己的價值。

林北問:“哪個銘文師?”

任河沉默片刻,這才試探性的問道:“那個……我要是說了,您能留我一命嗎?我保證,我一定想辦法將那黑色木棍拿回來,儘最大努力……”

“你冇有資格,跟我談判。你可以選擇說,也可以選擇不說。”林北聲音略顯冷漠,顯然,他並不會被這任河威脅。

隻要任河不想死,那林北有的是方法可以拿捏他。

哪怕是任何不怕死,林北直接將他殺了,自然也還能想到其他的方法,去搞清楚他的黑色木棍,到底落到哪個銘文師的身上去了。

任河沉默了。

他在賭……

他賭林北隻是在威脅他,他賭林北會很在乎那黑色木棍的下落,隻是嚇唬他的,不會對他動手。

但很快,任河便是明白,自己想多了。

林北下手,根本不帶絲毫猶豫的。

他一掌按出,任河便是陷入雷霆風暴之中,強大的雷霆力量,瞬間朝著他的身體轟擊而來。

但他渾身的力量,卻又是被林北強行封住了,這讓任河忍不住悶哼出聲。

“還挺有骨氣。”林北冷笑。

“苟方,給你一個出氣的機會,既然他不想開口,那就讓他彆開口了。”林北對苟方說道。

說罷。

林北便是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苟方知道,這是自己的機會,得趕緊從任河的口中,將那黑色木棍的訊息逼問出來。

如果這些事情都做不到的話,他擔心林北追責自己。

於是乎……

苟方便是來到了任河的身前。

如果是任河巔峰時刻,苟方絕不是他的對手,但現在,任河受傷很重,加上他的力量,也是被林北封印了。

現在的任河,對於苟方而言,那就相當於是砧板上的肉,任他宰割。

加上苟方本就心中有怨言,他上來便是拿出了一柄小刀,原本是打算直接一刀削下任河的一片肉,給他來個“淩遲”,進行逼問的。

但苟方想了想,覺得這樣太過血腥殘忍,怕林北不喜歡。

故而,苟方直接拿著刀,就朝著任河的下身而去,苟方道:“任河,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乖乖配合,你還能當個男人,若是不配合,性命是能保住,但恐怕你就做不成男人了,放心,我下刀,穩準狠,絕對讓你用任河辦法都冇辦法恢複的那種。”

頓時,任河額頭開始冒汗。

...

-是他的對手,但現在,任河受傷很重,加上他的力量,也是被林北封印了。現在的任河,對於苟方而言,那就相當於是砧板上的肉,任他宰割。加上苟方本就心中有怨言,他上來便是拿出了一柄小刀,原本是打算直接一刀削下任河的一片肉,給他來個“淩遲”,進行逼問的。但苟方想了想,覺得這樣太過血腥殘忍,怕林北不喜歡。故而,苟方直接拿著刀,就朝著任河的下身而去,苟方道:“任河,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乖乖配合,你還能當個男人,若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