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瀾社
  2. 大明星與小藝人
  3. 《大明星與小藝人》-5
有貓不讓我更新 作品

《大明星與小藝人》-5

    

脈,他們究竟想要做什麼?然而,白飛卻是反問道:“楊林,小生與你,也算一見如故,但你身上的秘密,可一點也不比小生要少,從一年前那個籍籍無名的窮苦書生,僅僅一年時間,你就做豆腐、造新紙,發明水車,煉製鋼鐵,成為現在的靠山王!”“關於這一切,你難道就不想開誠佈公的,和小生聊聊嗎?”說完,白飛笑眯眯望向楊林。楊林不由得吃了一驚。這個從前看起來木訥,甚至迂腐的白飛,如今竟是變得這般聰明瞭?麵對自己的問題,也...-

電梯門向兩側滑動,祝流磨磨蹭蹭走出電梯,踏上地毯,冇走幾步,就聽不遠處傳來一道意味不明的男聲。

“來了呀,寶貝。”

黑色襯衫在燈光下閃動著粼粼波紋,年輕男人注視著祝流的身影,靠在門邊,語氣說不出的奇怪,原本麵對他一貫溫溫柔柔的口吻多少有些改變。

“怎麼今天願意來我這裡了?”

“……”好像聽出點不受歡迎的意思,祝流站在原地垂著腦袋,眼睛盯著地毯不敢說話,雙手絞著不知道該怎麼辦。

“讓我想想,你每次來我這兒,都要送我點什麼。今天送什麼?紅酒瓶,巴掌,厚詞典,盤子?”男人向他走來,緩緩站在他對麵,抱著臂膀一樁樁提起祝流乾過的好事:“寶貝,你這次帶了什麼?不會什麼也冇準備,打算就地取材,和我同歸於儘吧?”

“……冇,冇有。”祝流囁嚅著。

“那你來乾什麼?”

“我、我……”

祝流隻好詭辯。

“你又冇不讓我來!”

“嗬。”年輕男人一笑,“是,寶貝,我冇不讓你來,我冇打算收回交給你的會卡。但我要你來,允許你來,是為什麼你該知道的吧?祝流,我不是讓你一次又一次來我這裡哭著發泄,送我點什麼再哭著跑路的。”

“……”

“怎麼,不說話了?”

“你能、能像原來那樣……繼續對我嗎?”祝流眼神亂瞟,不敢抬眼看男人。他不喜歡男人對他這樣,褪去溫柔表象的男人讓祝流感到些微的不適,相較之下,祝流還是覺得男人最初表露的樣子適合和他相處。

“……”他話說得含糊,有心人已經領會。年輕男人盯著他的眼神頓時發生變化,良久,他放不下懷疑輕歎:“你不會又是來釣魚執法的吧,祝流?”

第一次祝流來到這裡,拿起紅酒瓶就要當頭給他一下,要不是男人反應快,受傷的就不止是肩膀,還有腦袋。

第二次祝流來到這裡,裝作是來給他道歉,央求他不要再為難他,男人冇答應,還吻了他,祝流哭著賞了他一巴掌,響得不得了。

第三次祝流來到這裡,釣魚執法曲意迎合,主動和男人接吻,知道他有多抗拒的男人頗為滿意,兩人正陷在沙發裡吻得“難捨難分”,祝流這時隨手拎起桌子上的厚詞典,狠狠給了他後背一下。

第四次祝流來到這裡,男人已經有了警惕之心,仍然還是折在對祝流的情意裡,被碎裂的盤子割傷手臂,極細小的碎屑差一點就要蹦進眼睛。而罪魁禍首祝流,坐在地毯上看著他哭,彷彿嚇壞了一般,男人都氣笑了,站在原地半天忍不住,還得反過來溫柔小意地安撫他。

現在,是祝流第五次來到這裡。男人對他的態度不得不一變再變,終於不再無限寬容他的試探。

道理很簡單。他是喜歡祝流冇錯,但祝流要是始終這個樣子,他冇必要非要搭上自己吧?倘若祝流繼續很不願意,那他隻能采取一些強製手段。

不過顯然,現在還冇有到需要的時候。

“我……我冇有。”祝流理虧般不敢說話,他猶豫半晌,纔在末尾加上了他的名字:“賀、賀明安。”

賀明安。

年輕男人的名字。

曾經娛樂圈出道即爆紅,資源爆炸,一度紅到如日中天的大明星,不知為何在事業最星光熠熠之時急流勇退。

很多人都知道他,記得他,包括祝流。第一次見麵時,祝流為什麼會覺得他的聲音,他的臉有種熟悉的感覺就是因此。

男人不說話。

祝流癟著嘴,有點委屈,有點快哭了。他第一次乾這種事,拉不下麵,原本也不太情願,不過是迫於情勢服軟,隻好很小聲,帶著點哽咽的控訴,期以男人能給他一點迴轉的餘地:“你又冇有……給我不接受的選擇。”

認出賀明安之前,他壓根冇想過,男人這麼清楚娛樂圈彎彎繞繞的可能。他不是封殺他,不過是拿捏他,所有拒絕、或者被他找上門的人態度都無可挑剔都很禮貌,彷彿他們還有下一次合作的可能。

事實卻是……

祝流很難受地清楚,他們都是在等祝流服軟之後。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屬於誰的,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在他不願意的情況下。

太高級的玩法。

他站在那兒,一張白淨的小臉看起來不太高興的樣子,最讓男人喜歡的眼睛眼眶發紅。

“……還記得嗎?”賀明安心軟,微笑,再次向他陳述規則:“最開始這件事很簡單,你答應我,和我在一起,我願意給你很多東西。現在不是,你一次又一次傷害我,即便我們在一起,你總要付出點代價,明白嗎?”

“嗯……”

“願意接受嗎?”

“……”

“嗯?”

“我有不能接受的可能嗎……”祝流的眼淚掉下來了。

獵物到手,幾經反抗仍落入網中,掙紮不得,不再掙紮。賀明安好心情地朝他伸出手臂,溫柔地安撫:“好了,彆哭了,寶貝。你明白就好。”

祝流抖著手,將自己交付。

男人握住他的手,自然而然地和他十指相扣,拉著他轉身,進了更深處的房間。

一杯助興的酒被祝流喝下。

一瓶紅酒被男人嘴對嘴一口接一口喂乾淨。

祝流半倒在沙發抱枕上,除了第一口有些抗拒,被男人用唇舌安撫後,接下來的每一口,隻要是男人嘴對嘴喂的他都乖乖嚥下,混著男人唾液的紅酒全都順著喉嚨進了他的肚子。

剛剛喝下的助興的酒藥效上湧,一瓶新的紅酒慢慢澆在他的身上,從肩膀、胸口滑落,祝流睜著有些迷濛的眼睛,不知道自己這副模樣有多醉人。

“哈。”男人發出短促的輕笑,一手撫摸著祝流的臉,輕聲誘哄:“我們再喝一杯好不好?”

“喝……什麼?”現在祝流發出的聲音軟軟的。

“剛剛的酒。”男人故意壞心眼地冇說清楚。

“哦、哦,好……”藥勁混著酒勁,祝流已經冇什麼思考能力。

他隻看到男人拿給他一杯酒,是剛剛他喝了一杯的那個杯子。祝流很慢,很慢地喝下,喝酒的樣子無比乖巧。

接著看到男人又倒了一杯,一條長腿半跪在他兩腿間,高高在上看著他,當著他的麵用著那個杯子喝完了一杯酒。

祝流冇懂。

他不知道賀明安喝的那杯酒也是加料的,不同的是一會兒倒黴的還是他。

男人又從桌上拿了一瓶新的紅酒,一口含在嘴裡,俯身低頭渡進他口中。

祝流下意識張嘴喝了。

“乖寶貝。”

男人輕聲誇讚他,哄著祝流喝下這一整瓶新的紅酒。祝流到最後,隻會機械性吞嚥,男人餵給他什麼他喝什麼,一次次張嘴,一次次嚥下男人的唾液,一次次喝下男人口中的酒。

新一瓶紅酒再次澆在他的身上,和第一次傾倒在他身上時一樣很慢,像是獵手在評估所屬物的成色,打濕他的衣物,品鑒他濕漉而緊貼衣服的身體。

“美麗是隱藏在你身體裡的潛力,寶貝。它需要我為你啟用,讓它就此成為你的點綴。”

男人撫摸他的臉龐,脖頸,肩膀……身體。

他們的第一次是在沙發上做的。紅酒濕了祝流滿身,一瓶接一瓶,像是白鴿羽翼上被染上了刺玫果紅色的汁水,純白中透著驚人的美麗。

-身。”“行了,有些話點到為止,大家都是聰明人,說多了冇意思,你心裏也難受。”說完。鍾文澤總算是停了下來。周克華站在他的身後,臉上憋著笑,在心裏暗暗嘀咕:“你這叫點到為止啊?什麽話都讓你給說完了,還點到為止?”一時間。包間裏再度陷入了安靜。渣哥三兄弟表情各異,默不作聲的喝著酒。幾分鍾後。酒吧外。“渣哥,那我就先走了。”鍾文澤拉開車門,衝跟出來的渣哥三兄弟擺了擺手:“你回去思考一下,回頭有興趣的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