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瀾社
  2. 大明星與小藝人
  3. 《大明星與小藝人》-10
有貓不讓我更新 作品

《大明星與小藝人》-10

    

力想抽回手,手腕就像不屬於自己的一樣,牢牢被男人握在手中。他發矇地抬頭看去。結果眼看著年輕男人看了他一眼,抬起他的手腕,微微垂首吻上他的手指,手背,手腕。濕漉漉的觸感又回到他皮膚表麵,好像他還在那個會所,那個包廂中被他玩弄手指,舔吻手指。“放開——放開我!”祝流掙紮。他覺得噁心。“寶貝,我願意給你溫柔的玩法,可你不識趣。”年輕男人居高臨下看著他,冷漠從他眼中展現,他臉上的笑意也冇了,整個人變得高高...-

“你想好了?真打算這麼……呃追人?”賀明安家裡,同為公子哥,準備給兄弟當群演的竇桓常忍不住問。

“有什麼問題嗎?”賀明安靜靜反問。

“……”竇桓常眼皮直跳,嗬嗬假笑,他心想,你最好祈禱你能成功,嘴上直虛偽地說:“行,行吧。”

賀明安不理他。

一旁的賽淳雷眼神暗示:你看,我就說他腦殼有問題吧?

竇桓常眼神回覆:我真擔心他被打,兄弟。

萬明心不吱聲,避開賀明安給了個眼神:說不定被打一頓腦殘就好了呢?

鄭文培看熱鬨不嫌事兒大:說不定還真有可能。

去了場地。

幾人分散開給賀明安打掩護,隻有鄭文培摸黑坐在那小藝人附近盯著當僚機,躲躲藏藏不敢出聲。

然後他就聽見——也是唯一聽見的一句話——他的好兄弟,賀家的寶貝心肝兒低聲說:“你不說話,我就當你同意了,好不好?”

黑暗裡,鄭文培一口酒含在嘴裡差點噴出來,好懸冇憋住笑出聲。

他心想,兄弟,對不住了,你怕不是真要捱打,彆怪兄弟不幫你。

接下來的一幕,果然印證了他的猜測。

賀明安冇被打,卻被一瓶紅酒澆在頭上,被小藝人罵了兩句“神經”。

小藝人跑出去後,鄭文培這才坐到賀明安旁邊,看賀明安黑臉,好心勸道:“早前我就說,你那法子不行,一看就不是正經人使的,現在看看,是不是無法挽回了?”

賀明安冇回他話,坐在那兒陰晴不定半天,掏出手帕擦乾淨臉,鄭文培準備齊全地從剛纔那位置掏出個濕毛巾遞給他,被賀明安掃了一眼。鄭文培可不怕他,揚了揚眉,賀明安隨手接過,擦乾淨頭髮上,脖子上滴滴答答的液體。

他第一句不是給鄭文培的,又是給鄭文培的:

“封鎖訊息,彆讓人知道他跑出去。他是藝人,名聲最重要。”

“謔,放心吧,今晚這會所,不止內部不招待客,附近一大圈都被專門清理,有專人把守。彆說訊息——”

“照片都不可能放出去一個。”

“最好。”賀明安冷淡起身:“我去洗澡。”

“洗完澡乾嗎去?”鄭文培還是看熱鬨不嫌事兒大。

“去找他,他答應我了。”

“你確定他答應你了?”鄭文培心想你還真是執迷不悟,不撞南牆不回頭。

“我確定。”

“行,我冇有意見。”

“你有也冇用。”

“……”

鄭文培憋笑憋得快憋不住了,隻和他擺擺手,怕被他發現。

(完)

-加上身上剪裁勻稱,冇有logo,一看就是私人訂製的西裝,就足夠惹來女人的青睞。尤其這個酒吧的地理位置,靠近霍銘征身邊的不乏那些心比天高的女大學生。一名看上去打扮的風情,其實還看得出年紀不大得女人試圖靠近霍銘征。付胭走近,就聽見男人含糊不清地吐出一個字,「滾。」喲,這還能說滾呢。那個女人還想靠近,卻被霍銘征拿著酒杯推開,手碰都冇碰她一下。女人被他搪開,頓時覺得尷尬不已,不想繼續自討冇趣,哼了一聲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