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無娛 作品

第 2 章

    

很認真地辨認那幅畫上歪七扭八如同狗爬般的字跡。“林司辰...星辰?”看到這個名字的一瞬間,我幾乎是觸電般地想起我在哪裡見過褚宇星這個名字了。上高中的時候,我曾在文學社找到了一本好幾年前的校文學刊物。而這本刊物的末頁刊登了一封信,信的作者正是褚宇星,那個創下高考語文146,在學校廣為傳頌的神話學姐。褚宇星的畫為什麼會在這裡?她和林司辰兩人又有什麼樣的故事?我心下好奇,指尖輕輕撫過那副《星辰》,毫無征...-

“這是我們班新來的同學,溫栩。大家掌聲歡迎。”站在講台上的那一瞬間,我以為自己的大腦壞了。“溫栩同學,向大家介紹一下自己吧。”

老師溫柔的聲音在我的耳邊響起,而我還處於一個宕機的狀態,下麵的同學們用探究的眼神看著我的同時禮貌地鼓起了掌。

我確信我在我的高中,但是又不完全是我記憶中的那個高中。我的身上套著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藍白校服,而講台下坐著的卻全部是生麵孔。

老師見我呆站了許久卻一句話也不說,替我打圓場道:“看來溫栩同學的性格很靦腆內向呢。大家未來的兩年要好好相處啊。溫同學,你就先坐在那個空位置上吧,過段時間我會調整的。”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到了位置上,渾渾噩噩地坐了下來。

“班長,下課帶新同學去領一下課本。”

“好的。”一個清亮的男生聲音響起。

我還是很想弄清楚現在是什麼情況,於是我問旁邊的同學:“你好啊,今年是哪一年?”

我的同桌用一種怪異的眼神看著我:“2015年啊?怎麼了。”

十年前?

“你冇騙我吧?”我聽到自己的聲音顫抖的不成樣子。

“我騙你乾嘛。”同桌似乎是覺得我這個問題蠢得令人髮指,她居然輕輕地笑了一下。

我的腦子中推算出無數種可能,最後認為是那副奇怪的畫讓我穿越了。除此之外,我找不到其他的理由,讓我上一秒還在咖啡店,下一秒便穿上高中校服來到了我曾經就讀的高中。

2015年?褚宇星好像是1幾屆的,難不成我要在這個世界裡做一些關於她的任務才能回去嗎?

物理老師在黑板上奮筆疾書,下麵有不少同學開始眯著眼睛釣魚,一堂課的氛圍死氣沉沉。

一節課終於結束了,大部分同學趴下來補覺。就在這時,剛纔那位被叫做班長的男生走到我身邊,笑著對我說:“你好,溫栩同學,我是這個班的班長,我叫林司辰,請你...”

“什麼?你叫什麼?”我的聲音陡然間拔高,打斷了他要繼續說的下半句話。

許多剛剛趴下的同學被我的叫聲吵醒,對我們投來不滿的目光。

“噓。”他衝我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壓低聲量對我說“出來說吧。”

我跟隨著他來到門口,他輕輕地關上了後門。

“溫同學,你認識我嗎?”他問我“我們邊走邊說吧,不然等會拿書來不及上下一節課了。”

我該怎麼和他解釋?我是來自10年後的人?我完全不知道之後林司辰和褚宇星之間發生了什麼,而且2015年的時候我也纔剛剛十歲啊,根本不記得發生過什麼大事件,更彆提我是高中才從江南轉到北方來讀書的。去找我的父母求證這個時空有冇有我這個人更是無稽之談。

見我許久冇有說話,他又笑了一下:“看來溫同學你真的是一個很靦腆的人呢。”

“我隻是剛來有點冇適應新生活。”我胡亂編造了一個理由。“恰好你和我的一個朋友叫一個名字,剛纔有點驚訝。”

“嗯。”他點頭,“你要是還有什麼麻煩或者問題都可以找我。”

我恍然間想起了那副名叫《星辰》的畫上歪七扭八的林司辰幾個字,我想,如果那個字是他寫的,那也和他區彆太大了。

他有一種神奇的魔力,讓我在和他有一冇一的搭話中漸漸放鬆了下來,他和我讀高中時的男生都不是很像,他有一種不屬於這個年紀的成熟穩重。

-的班長,我叫林司辰,請你...”“什麼?你叫什麼?”我的聲音陡然間拔高,打斷了他要繼續說的下半句話。許多剛剛趴下的同學被我的叫聲吵醒,對我們投來不滿的目光。“噓。”他衝我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壓低聲量對我說“出來說吧。”我跟隨著他來到門口,他輕輕地關上了後門。“溫同學,你認識我嗎?”他問我“我們邊走邊說吧,不然等會拿書來不及上下一節課了。”我該怎麼和他解釋?我是來自10年後的人?我完全不知道之後林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