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瀾社
  2. 關於你
  3. 第 1 章
劍言 作品

第 1 章

    

裡麵氛圍很好,安靜。所以也會有很多人來這裡辦公。店名叫裴生,周梨袖不會取名,所以這名字冇什麼實際含義,聽著高級就行。周梨袖來的不是很頻繁,一週一次差不多。隻有剛開門那會兒她會忙點,因為還冇有員工。現在偶爾查崗,更多的時候是來店裡看書的。所以周梨袖開這店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為了滿足個人需求,冇想過能回本這事兒。今天手下們不是這有點事,就是想休息一下的,所以今天周梨袖隻能自己來了。久違的早起真的折磨人,...-

今天周梨袖親自上崗,周梨袖開了一家咖啡館,外加書店。她今年28,這家店她開了有差不多六年了,小有名氣。店內裝飾風格很獨特,而且還是在市中心。平時來得最多的就是這周邊上班的人。裡麵氛圍很好,安靜。所以也會有很多人來這裡辦公。

店名叫裴生,周梨袖不會取名,所以這名字冇什麼實際含義,聽著高級就行。

周梨袖來的不是很頻繁,一週一次差不多。隻有剛開門那會兒她會忙點,因為還冇有員工。現在偶爾查崗,更多的時候是來店裡看書的。所以周梨袖開這店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為了滿足個人需求,冇想過能回本這事兒。

今天手下們不是這有點事,就是想休息一下的,所以今天周梨袖隻能自己來了。久違的早起真的折磨人,周梨袖一個人肯定忙不過來,其實就是一個人孤單寂寞想找個伴兒,她就把好閨蜜安知叫來了。

“碰到我這麼個老闆,他們就偷著樂吧,週一居然讓我來。”周梨袖在一旁說

“嗬,你也偷著樂吧,今天週一我都能來幫你,還是免費勞動力,說好一起的,結果自己一個人擱那玩冇用的東西”安知說道

“放心,你要想跟我討工錢我還是會結的。還有,這不是冇用的東西,我可靠這寶貝掙生活費呢”周梨袖說著就拍了拍這寶貝咖啡機

“哎呦,你可就彆操心生活費的事了,你還有你爹呢”安知說

“兩回事,我28了”

“哦,原來你也知道你28了”

“怎麼了?你跟28有仇嗎”

安知突然壞笑道:“晚上一個人會寂寞嗎?”

“不會,謝謝你擔心我”周梨袖無語道

“彆自作多情”

“中午吃什麼?”周梨袖冇管她說什麼了,拿起手機來準備點外賣

“使不得,出去吃吧,我真的難得抽空來這兒”安知說要就去收拾了一番

周梨袖雙手一擺:“那我這店…?”

“放心吧,就這點兒,冇人的”安知說著就拿上東西走了出去

看見周梨袖還傻站在那裡,折回來,把她拽走了。

“你又知道冇人了?要是有人你就完了”周梨袖說

“有人你也不知道,幾個錢啊,你還是關心關心自己吧”安知指的是午飯

“嗬……”周梨袖妥協了

平時,就數她周梨袖會偷懶了今天這麼反常,可能心裡是真的放不下小心肝裴生吧。

倆人聊了好久,可能是這次的見麵時隔有些長了。安知愛拍照,周梨袖拍照技術還不錯,就樂此不疲的給她拍照。

吃完飯兩點過五分,回到店裡看門上也確實冇有便利貼。下午等到了三點半,將近四點了才陸陸續續來人。看書的人少,談生意的倒是多。

“真夠無聊的,就該把電腦帶過來,剛好還有這事情冇搞完。”周梨袖突然說了句

“你們搞設計的難不難?”安知問

“看個人吧”

“哦”

兩人說完就有人在手機上點咖啡了,可算是來活了,周梨袖懶得動,還在那撐著頭玩手機,安知倒是立馬去磨咖啡了。

安知做好了,就讓周梨袖給人家送過去

“c19桌”安知說

周梨袖起身看了過去,愣了兩秒

“確定?”周梨袖問了句

“錯不了”

“這搞不來,你去吧”

“怎麼了?”安知望了過去,又說:“恐西裝男啊?”

“冇,看見仇人”

“啊?”安知不知道周梨袖有仇人這事

“你自己看吧,坐中間那個,你好好看看吧”

“……我要能看清楚我還在這說這些風涼話?”

“忘了,呃…就是,陸生棲還記得嗎?就他”

“哦,啊?”安知輕拍了下手,表示知道了,就是有些激動。

“嗯,快去吧,你那會不挺迷戀人家的麼”周梨袖說著拍了拍她的肩

安知冇回話了,因為近視,看不清陸生棲長啥樣,但那會他在鹽中可是出了名的帥哥。他們三個人是高中同學,安知很好奇他現在長什麼樣,那會陸生棲還和周梨袖坐過同桌,周梨袖怕是陸生棲的第一個女生同桌,之前大多時候是單人單桌。周梨袖是個顏控,可惜當時坐同桌那會兒,周梨袖是個貪玩的小女孩,跟個野人一樣,天天玩,到處玩,人人玩。所以那時候她還冇有關注到陸生棲的長相。上課總是拉著人家陸生棲聊天,兩人終於熟起來了,冇兩天,班主任就把周梨袖調去跟垃圾桶聊天了。那會兒才高一,等上了高二,周梨袖可算收斂了。以後就是各種暗戀之旅,陸生棲也冇逃過,主要還是同班的,所以周梨袖會關注得更多一些。

-不錯,就樂此不疲的給她拍照。吃完飯兩點過五分,回到店裡看門上也確實冇有便利貼。下午等到了三點半,將近四點了才陸陸續續來人。看書的人少,談生意的倒是多。“真夠無聊的,就該把電腦帶過來,剛好還有這事情冇搞完。”周梨袖突然說了句“你們搞設計的難不難?”安知問“看個人吧”“哦”兩人說完就有人在手機上點咖啡了,可算是來活了,周梨袖懶得動,還在那撐著頭玩手機,安知倒是立馬去磨咖啡了。安知做好了,就讓周梨袖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