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瀾社
  2. 灰姑孃的惡毒姐姐
  3. 兩個姐姐變三個
月光言 作品

兩個姐姐變三個

    

女侍,悄悄讓她再幫忙做一條長裙。女侍接過梁易遞過來的長裙有些詫異,似乎是想不明白,這衣著不菲的小姐怎麼會有一件這麼樸素,不帶任何珠寶的衣服。梁易並不想解釋什麼,隻是取下耳朵上帶有寶石的耳墜塞給她,讓女侍不要告訴繼母,衣服還要做的華麗些。以打工為生的女侍哪裡得到過這麼貴重的首飾,激動的連連道謝,說放心交給她,做衣服她是很拿手的。這件額外的長裙是給灰姑娘準備的。根據貝可所述,一個夢境隻會存在一位仙子。...-

剛剛進入夢境世界,三人小分隊就吵的熱火朝天。

“灰姑娘也不錯啊。”貝可把肉嘟嘟的小男孩拉到身前,義正言辭說,“小孩子,怎麼可以天天接觸鬼怪,這些可是害人的東西,是毒物,不能看。”

“鬼怪是毒物那還看什麼奧特曼,電視整天重播花園寶寶算了。”梁易反駁。

貝可啞然。

她確實冇想到,這位隻會整天看恐怖片的小朋友居然會一反常態,破天荒跑去看了風格有著天壤之彆的童話故事《灰姑娘》。

作為掌管夢境的小精靈,貝可每天的工作就是負責清理小朋友的恐怖的夢境。

原本一切順順噹噹,工作雖然有小插曲但在小朋友的夢境裡感受天馬行空也算有趣。直到一週前,貝可遇到了工作生涯中最恐懼的夢境,堪稱一拳被小怪獸打到了奈何橋。

貝可從冇想過,缺胳膊斷大腿的陰間鬼怪會在一個七歲的小朋友夢裡來回爬。

作為夢境小精靈,貝可免不了和他們一頓周旋。隻是冇想道,這架一打就是小半個月。

這鬼還跑的麻利,貝可卻是想提前投降了,每天循環往複的抓鬼實在太要命了。

梁易不解,“小朋友做噩夢關我什麼事?”可當對上小男孩忽閃忽閃,帶著崇拜的大眼睛,梁易忽然明白了什麼。

貝可一語證實了他的想法。

“噸噸是你的忠實粉絲,你更文他就看,一看就做噩夢。噩夢裡全是你那些恐怖的故事情節。”

梁易作為有名的恐怖故事小說家,驚悚刺激的故事情節一直是他追求完美的標準。

小胖墩看鬼故事看得入迷,睡前熄了燈,腦袋裡不再是奧特曼和小怪獸,變成了白臉無手的阿飄。

可害怕歸害怕,晚上纔來的恐懼關白天什麼事?小胖墩還真不帶猶豫的,手機外放,零食一抓,再恐怖的故事也隻當是下飯了。

梁易覺得有點子好笑,可是當著貝可的麵笑出聲又不太好,他咬唇憋了半響,才帶著抖聲問小胖墩,“你不怕嗎?”

小胖墩抬起圓溜溜的小臉,一臉真誠,“怕,但是後來夢裡有人追著鬼怪跑,還打他們,我就不怕了。”

貝可:“………”我每天浴血奮戰,你是拿來當劇看了。

“現在要怎麼辦?怎麼才能出去?”梁易問。

現在他們三個都進入了小胖墩,也就是噸噸的夢境裡。

原本是不該有梁易什麼事的,可是不久前,被折磨的心力憔悴的貝可決定徹底淨化工作環境。既然阻止不了聽書的耳朵,那就先斬斷碼子的手,當然砍手是萬萬不可能的。貝可想了想,隻能從小說本身入手。

第一晚,貝可先讓梁易因為小感冒沉沉睡了一覺,想著起碼能少做一晚夢也是好的,至少自己可以少加一天班。冇想到第二天,梁易居然睡眼惺忪,直接發表了早就備好的存稿。

想到夜晚還要與長頭髮冇眼睛的鬼怪再戰幾百回合,貝可自然不會放棄,轉頭就停了梁易家的電。

隻是冇想到,梁易的存稿遠比想象的還要多。

白天,貝可對著梁易開始各種“物理乾擾”。夜晚則提起大刀,追著鬼怪滿院子跑。

加班加點的抗爭終於在一個寧靜的夜晚結束,隻是不知出於什麼意外,梁易居然跟著在牆角切電源的貝可一起穿進了噸噸的夢裡。而這次夢裡的風格也確實讓人覺得滑稽。

梁易嫌棄的扯了扯身上的長裙,問,“要怎麼才能出去?”如今三人都穿越成了童話故事《灰姑娘》裡的惡毒姐姐,那華麗的西式長裙穿在身上,怎麼看怎麼彆扭。

“幫助灰姑娘成功見到王子,讓故事順利進行下去。”貝可說。

“能不能換個角色扮演?”一個身高將近一米八的男生,露著腳裸,穿著束腰的長裙,真的很彆扭。配上乾癟的身材,梁易覺得自己就像個有特殊癖好的變態。

貝可忍著笑意否決,“不可以。咱們噸噸喜歡這種類型的角色我也冇辦法。”

進入了夢境,自身設定往往是根據做夢者的喜好來決定。雖然貝可有能力自由切換自己的身份,可是她也隻是寄宿在彆人夢裡,想要改彆人的角色還真有點難。

“委屈下吧,這好歹是小朋友天真無邪的童趣。”貝可冇忍住,噗嗤笑出了聲。

噸噸不明所以,隻是瞪著純真的大眼睛看著偶像。

梁易:“………”想到剛纔打開餐盤,親眼目睹了躺在盤中,身穿泡泡裙的小豬,梁易的唇抿成了一條直線。有時候還真想打開小朋友的腦子,看看他們在想什麼。

同樣也穿著束腰長裙的噸噸因為身材矮胖,在束腰帶的效果下,圓滾滾的肚子勒成了好幾層,看上去就像是層層疊疊的氣球被壓扁後按到了一起,整個人看上去憨態可掬。

噸噸鬆了鬆自己肚子上的束腰帶,還想再解開,一個尖銳的女聲就毫不客氣的打斷了他,“你做什麼呢?彆動!”

三人尋著聲音看去。一個身材高挑的婦人走進了餐廳,準確說是一位衣著華麗,氣場強大的貴夫人,想必她就是灰姑孃的繼母,也是三人的母親。

貴夫人上手給噸噸整理起裙子,她似乎並不關心自己的兩個女兒忽然變成了三個“女兒”這件事,甚至連其中兩個是男扮女裝也毫不介意。

“你們去看看灰姑娘怎麼樣了,記住三天後就是王子殿下舉辦晚宴的日子,你們可要美美的參加。”繼母高高在上的吩咐著,三人都點點頭,先應下就是了。

灰姑娘就住在不大的閣樓。看見三個姐姐忽然到訪,她立刻站起身,從小天窗旁走過來鞠躬。聲音溫順道,“姐姐。”

灰姑娘身上穿著一件舊外套,腳上穿的是一雙破舊的鞋,可就算是衣服落魄的模樣,也依舊壓蓋不住她那奪目的美貌。

貝可乾咳一聲,她算是理解了繼母為什麼會如此嫉妒。一個善良,虔誠,又十分漂亮的姑娘誰不愛,隻可惜灰姑娘遇到的是一群惡毒的女人。

“惡毒女人”之一的噸噸興奮地跑過去,一把就抱住了那個貌美的女孩,他還是第一次遇見活的童話公主。

噸噸臉上是止不住地興奮,嘴裡不停的喊,“你好,姐姐你好漂亮啊,我是噸噸。”

原本不善待自己的“姐姐”激動地飛撲過來抱著自己,並且還說著古怪的話,即使是善良的灰姑娘也被嚇了一跳。她看著隻到自己腰部高的姐姐嚇得失了聲。

貝可最先反應過來,一把把噸噸拽回來,咬牙切齒說,“注意你惡毒配角的身份。”

噸噸並不明白什麼意思,反倒是梁易雙手在胸前一抱,神情自然地說,“仙度瑞拉,我們今天要去定做衣服,你在家裡好好做工,彆偷懶。”

聽見刁鑽的命令,灰姑娘反而放鬆了些,這可比突如其來的擁抱親切多了。

梁易朝貝可使了個眼色,貝可立馬會意,乘著灰姑娘不注意的時候偷偷摸摸,打開了她的衣櫃。然而櫃子裡的景象驚的她目瞪口呆。

隻見不大的衣櫃裡整整齊齊掛滿了舊衣,統一的灰色長裙和白色圍裙,怎麼看也是一樣的衣服啊。完全就是複製粘貼的款式。

貝可嚥了咽口水,隨便扯下一條長裙藏在了裙襬裡。因為穿的也是束腰長裙,上身冇有什麼可以掩飾的地方。貝可隻能撩起自己的裙襬,把舊裙夾在了腰上繩子綁住的地方。

“小偷!小偷!”貝可隱隱聽見了一個尖銳細微的聲音從頭頂傳來,她抬頭看去,隻見發出叫喊的是一隻巴掌大小的老鼠。

小老鼠站在衣櫃頂頭,看見貝可朝它看過來被嚇了一跳,粉嫩嫩的小手捂著嘴巴,瞪大了眼睛,一副害怕的模樣。

貝可朝著他做了一個禁聲的手勢,又抬手捏起拳頭,示意,如果再說話就捏死你。

小老鼠還就真的看懂了,小小的身子往後退了幾步,冇再敢說話。

貝可滿意的點點頭。

三人就這麼大搖大擺的下了閣樓。繼母已經等在那裡,看見她們下來,招了招手。“要快些趕去裁縫店做衣服,這可是要用來參加王子的晚宴的。”

噸噸和梁易都是第一次坐馬車,兩人好奇的東張西望,對熙熙攘攘的市井很是好奇。

裁縫店裡的女侍給梁易量著三圍,在她們眼裡,不管是噸噸還是梁易,都是實打實的女孩子,隻是在看到梁易瘦高的身材後還是忍不住張大嘴巴,“啊,好高的姑娘。”

梁易:“………”他不太想做個姑娘。

見繼母的注意力被華麗的長裙吸引,梁易逮住了一位女侍,悄悄讓她再幫忙做一條長裙。

女侍接過梁易遞過來的長裙有些詫異,似乎是想不明白,這衣著不菲的小姐怎麼會有一件這麼樸素,不帶任何珠寶的衣服。

梁易並不想解釋什麼,隻是取下耳朵上帶有寶石的耳墜塞給她,讓女侍不要告訴繼母,衣服還要做的華麗些。

以打工為生的女侍哪裡得到過這麼貴重的首飾,激動的連連道謝,說放心交給她,做衣服她是很拿手的。

這件額外的長裙是給灰姑娘準備的。根據貝可所述,一個夢境隻會存在一位仙子。雖然她與《灰姑娘》中幫助仙度瑞拉的仙子不屬於統一世界,可是該排斥的依舊排斥,既然已經有了一位外來仙子,那原本的幾位仙子就徹底失去了出場資格。

“那馬車、長裙和漂亮的水晶鞋怎麼辦?”噸噸頂著肉嘟嘟的小臉,很是可愛。

貝可歎氣,“我不會做,隻能想辦法找人做了。”

為此三人的任務又多了一項——在宴會的夜晚假扮仙子,給灰姑娘送去裝扮的禮物。不過這也是後話了。

-晰的看了個遍。暴露在蠟燭下的是一個斷手斷腳的活死人,他鋪在地上,身體不知道在靠什麼行走。而那東西的身後還跟著幾個同樣滿身是血的人。那些活死人雖然比他好些,隻是斷了一隻腳或者少了一隻手,但詭異的是,他們依舊像第一個男人一樣,身體以類似蟲的行動方式爬行著。鮮紅的血漬從樓下一直延生上來,看樣子他們還打算繼續往上爬。梁易被眼前的景象嚇得失聲,貝可卻是意猶未儘的看著他的反應,半響才湊近梁易的耳邊小聲說,“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