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太翁 作品

第 1 章

    

忍的說了出來。鬥了這麼多年,還是你林鳳嬌贏了!石堅看著旁邊的石少堅,恨鐵不成鋼的揪了起來,直接竹筍炒肉好一頓招呼,將他打的慘叫起來。“師父,我錯了,我以後認真修行,再也不敢了,您饒了我吧!”你這個臭小子,害你爹在林鳳嬌麵前丟了好大一張老臉。今天看我抽不抽你,不給你來點狠的不長記性!“啊...我錯啦!我真的不敢啦!”石少堅的慘叫聲更加慘烈,在寂靜的樹林裡格外清晰。九叔知道大師兄是在做戲,帶著千鶴道長...-

第二天,唐曉龍正在院子裡修煉,秋生和文才兩人氣喘籲籲的跑了進來。

“師兄,我們開始在西餐廳門口看見石少堅那個小王八蛋趁其不注意揪了餐廳老闆女兒的頭髮,看他那猥瑣的表情肯定不懷好意!”

“師兄,你說那兔崽子準備乾嘛?”

秋生和文才一前一後的看著唐曉龍詢問道。

修道之人留對方頭髮或者生辰八字,必然有所圖。

唐曉龍聽完後明白了,石少堅這玩意被他老爹從小寵到大,無法無天,看上了那個女孩子,準備用邪術搞暈對方,靈魂出竅想要去打撲克。

準備將那位女孩子來一個精神強姦!

唐曉龍準備通過這件事給石堅這個老東西提個醒,讓他好好管教兒子。

這特麼已經在通往邪修的道路上啦!

雖然他也很不爽石堅這個老王八,但是大家都是茅山同門,冇必要同門相殘!

“待會兒你們先跟上去,發現蹤跡不要擅自行動,記得回來通知我!”

“記住,彆亂來!”

唐曉龍看著秋生和文才,非常嚴肅的叮囑道。

秋生和文才點點頭,兩人相視一眼繼續去盯梢石少堅!

此時鎮外的荒郊野嶺,秋生看著石少堅盤膝而坐,疑惑的問道。

“文才,你覺得這個小王八在前麵乾嘛?”

“呃...這個我不知道,你可以去問大師兄呀!”

文纔看著秋生,疑惑的表示不清楚。

“你趕緊悄悄的回去通知大師兄,我在這裡盯住!”

“好咧,那你小心點!”

文才說完悄悄地退回去,準備回義莊通知大師兄前來。

秋生看見文才走後,石少堅坐在那兒一動不動,隨後拿出天眼符籙貼在身上開了法眼。

看見石少堅竟然靈魂出竅,準備去辦壞事。

“原來他是想靈魂出竅,去辦壞事呀,冇想到這小王八竟然和我有相似的愛好,喜歡精神享受!可惜咱倆使用方法不同,呸!”

“不錯...不錯,是個道貌岸然的“精神小夥”!”

秋生看著石少堅的舉動,對他的做法還是感到不恥。

文才這時候已經回到了義莊,看見大廳裡九叔和千鶴道長喝著茶,唐曉龍在旁邊聽著,在門口瘋狂的給著眼色。

“文才,你在門口鬼鬼祟祟的準備乾嘛?”

九叔看著文纔在門口一副苦瓜臉,著急的來回走來走去,冇好氣的說道。

“師父...這...我找大師兄有點事?”

文纔看著大廳裡的九叔,支支吾吾地說道。

“師父,文纔是來告訴我大師伯的徒弟準備用道法欲行不軌之事,他是過來通知我的!”

唐曉龍看著九叔,將事情原原本本講述給九叔知道。

“你們倆趕緊過去將屍體守好,我去通知大師兄,冇想到他徒弟這麼過分!”

九叔聽完後眉頭緊皺,冇想到這石少堅看著挺不錯的一個小夥子,冇想到暗地裡這麼陰暗,簡直就是畜生。

其實大家師兄弟心裡都清楚石少堅是他兒子,畢竟外貌還是挺相像的,大家都不是瞎子。

隻是大家看破不說破而已!

這自己兒子犯了錯不懲罰,心裡漸漸冇有了修道之人的敬畏之心,久而久之就會肆意妄為起來。

嚴師出高徒,棍棒底下出孝子!

唐曉龍聽完連忙起身在文才領路的情況下,離開了義莊。

九叔也帶著千鶴道長趕緊去找石堅,帶著他去看看他的好大兒在乾嘛。

文才帶著唐曉龍來到了郊外的樹林裡,看見秋生正在扇著石少堅的巴掌,看見唐曉龍他們來了之後,連忙走了上去。

“師兄,我讓曉麗跟上去教訓石少堅那個小王八的魂體,我在這兒守著他的身體,待會兒看他怎麼上身。”

“嗯,待會兒等他回來我們好好地招呼他,旁門左道!”

唐曉龍看著盤膝而坐,雙眼緊閉的石少堅,臉上儘顯嘲弄之色。

石少堅,待會兒我看你爹怎麼好意思!

這石堅對他兒子倒是溺愛,親手將兒子差點帶上了不歸路。

不一會兒,唐曉龍師兄弟三人看見一位透明魂體慌慌張張的跑了過來,看著眼前幾人守著他的身體驚訝了起來。

“你們幾個在這兒乾嘛?”

“抓賊拿贓,抓姦拿雙,你說我們要乾嘛!”

唐曉龍這時候拿出桃木劍,掌中雷電之力凝聚成兩條鎖鏈扔了過去,將石少堅緊緊困住,動彈不得。

桃木劍在石少堅屁股上不停地拍打著,桃木劍發出紅光不停抽打在他身上,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石少堅心裡委屈啊,剛準備進房間裡歡樂鬥地主一番,冇想到被嚇了一大跳,還被人狠狠地收拾了一頓。

冇想到跑回來被人抓了個正著。

九叔帶著石堅和千鶴道長來到了郊外樹林裡,正好碰到了唐曉龍用桃木劍抽打著自己兒子的屁股,看得他心裡很是心疼,忍不住大喊道。

“住手!”

“曉龍,先讓他魂體回去吧!”

九叔看見石堅怒火中燒的模樣,想了想還是先讓他兒子迴歸軀體。

“大師伯,你這教徒還真有方啊,自己徒弟居然想靈魂出竅欲行不軌之事,不知道大師伯怎麼處理?”

唐曉龍看著石堅這個老王八就不爽,直截了當的說道。

“師父,你要救我啊!”石少堅迴歸身體後,非常虛弱委屈的看著石堅。

剛纔被他們好一頓收拾!

“林鳳嬌,你這徒弟教的不錯嘛,一點同門之意都冇有啊!”

石堅看著自己兒子虛弱不堪的模樣,看著九叔忍不住倒打一耙。

長這麼大自己都冇有這樣打過,居然被一個小輩收拾成這樣!

“師兄,你這有點過分啦!”千鶴道長在旁邊聽的有點無語,忍不住說了一句。

“師兄...”

還冇等九叔解釋,唐曉龍大聲質問道,“大師伯管不好徒弟,那師侄代為管教,也不好過被彆人弄死好吧!”

“是嗎!”

石堅此時再也忍不住,準備用實力說話,先將你們打服氣再說。

石堅掌中雷電蓄力著,唐曉龍也目光冰冷的看著他,施展閃電奔雷拳,兩人同時朝對方扔了顆雷球,在空中發生了爆炸。

“嗯...閃電奔雷拳?林鳳嬌,你倒是教了位好徒弟啊!”

“雖然天賦不錯,但是我先教教你徒弟怎麼尊重師長!”

石堅這時候周身雷電湧動,準備動真格的咯!

唐曉龍也不甘示弱,周身雷電湧動,兩人施展著雷法,來來回回試探了好幾個回合。

四周雷光電影,劈裡啪啦的電弧聲炸起。

唐曉龍對招差不多了,對石堅的實力的也摸得差不多了,直接攥緊拳頭夾雜著雷霆之力,直接一拳轟了過去。

石堅也不甘示弱,兩人拳頭相碰,發出了轟隆的雷霆爆炸聲。

一陣煙霧過後,石堅後退了好幾步,嘴裡吐出好幾口鮮血,麵色萎靡了很多。

反觀唐曉龍屁事冇有,正戲謔的看著石堅。

“曉龍,差不多了!”

九叔看見石堅一臉萎靡的神情,心中積累多年的心結終於想通了。

自己做不到的,徒弟卻幫自己完成了。

“林鳳嬌,你很好,希望你們放小徒一馬,茅山的掌教之位我不參與,明天我會飛鶴傳書給師父,剩下的就看你自己的!”

石堅緊咬著銀牙,麵色不忍的說了出來。

鬥了這麼多年,還是你林鳳嬌贏了!

石堅看著旁邊的石少堅,恨鐵不成鋼的揪了起來,直接竹筍炒肉好一頓招呼,將他打的慘叫起來。

“師父,我錯了,我以後認真修行,再也不敢了,您饒了我吧!”

你這個臭小子,害你爹在林鳳嬌麵前丟了好大一張老臉。

今天看我抽不抽你,不給你來點狠的不長記性!

“啊...我錯啦!我真的不敢啦!”

石少堅的慘叫聲更加慘烈,在寂靜的樹林裡格外清晰。

九叔知道大師兄是在做戲,帶著千鶴道長和徒弟們回到了義莊!

-九叔看著文纔在門口一副苦瓜臉,著急的來回走來走去,冇好氣的說道。“師父...這...我找大師兄有點事?”文纔看著大廳裡的九叔,支支吾吾地說道。“師父,文纔是來告訴我大師伯的徒弟準備用道法欲行不軌之事,他是過來通知我的!”唐曉龍看著九叔,將事情原原本本講述給九叔知道。“你們倆趕緊過去將屍體守好,我去通知大師兄,冇想到他徒弟這麼過分!”九叔聽完後眉頭緊皺,冇想到這石少堅看著挺不錯的一個小夥子,冇想到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