晰言子 作品

第 1 章

    

向碰碰運氣吧。”苗浦和也不知道,剩下的三味藥材生在什麼地方,隻能隨緣靠運氣了。於是,眾人朝妖怪山的西北方向行走。結果,天公不作美。剛走了一個多小時,就下起了雨。趙旭抬頭瞧了一眼天色,這雨至少要兩三個小時才能停。提議找個山洞先休息休息,待雨停了之後再走。這一提議,得到眾人一致通過。走了十幾分鐘之後,趙旭見有個不大的山洞。但他們幾個人躲在其中毫無問題。於是,率先向山洞奔去。山洞隻有五六米深,洞裡還有兩...-

不明怪獸將巨蟒的屍體給吃了大半,這在趙旭一行人的心裡留下了陰影。

趙旭說:“我們得儘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苗大叔,我們現在往哪個方向走?”

苗浦和想了想,說:“我們已經去了東南方向,現在去西北方向碰碰運氣吧。”

苗浦和也不知道,剩下的三味藥材生在什麼地方,隻能隨緣靠運氣了。

於是,眾人朝妖怪山的西北方向行走。

結果,天公不作美。

剛走了一個多小時,就下起了雨。

趙旭抬頭瞧了一眼天色,這雨至少要兩三個小時才能停。

提議找個山洞先休息休息,待雨停了之後再走。

這一提議,得到眾人一致通過。

走了十幾分鐘之後,趙旭見有個不大的山洞。但他們幾個人躲在其中毫無問題。

於是,率先向山洞奔去。

山洞隻有五六米深,洞裡還有兩個破碗。

這兩個破碗引起了趙旭的注意。

眼下躲雨要緊,趙旭伸手喚道:“來這裡!”

眾人快速來到了山洞。

好在躲避及時,眾人的衣服雖然被淋濕了一點,但並冇有完全濕透。

徐靈竹也一眼瞧見了山洞裡的碗。

“咦?”

不由驚咦叫道:“這裡莫非有人住過不成?怎麼會有碗?”

苗浦和隨手撿起碗,仔細檢視了一番。

解釋說:“這是祭祀用的碗。”

“祭祀?”

“對!有的采藥客上山之後,想采到名貴的藥材,會祈禱祭祀一番。所以,這兩個碗是用來祭祀用的。”

徐靈竹好奇地問道:“他們上山采藥,還揹著碗?”

苗浦和笑了笑,解釋道:“徐姑娘,這你就不懂了吧?其實,這是采藥客的飯碗。但在山裡一直采不到名貴的藥材,就會用碗來祭祀。以祈禱能采到名貴藥材。”

“真的有那麼靈?”

“心誠則靈嘛!這和出海捕魚,用來祭拜媽祖是一個道理。行有行規,上山自然也有上山的規矩。所以說,千萬不能犯戒,否則在山裡一定會遇到未知的凶險。”

除了這兩個破碗之外,山洞裡再也冇有其它有價值的東西。

於是,眾人各自找位置坐了下來,隻待雨停。

苗浦和對趙旭說:“趙先生,穿龍和枸骨還好一些,都是長在茂密的林區。但活血藤就不一樣了,一般長在林緣、贖林,或是溪邊陰濕之處。所以,我們接下來的重點,還是先尋穿龍和枸骨吧。”

“也好!”趙旭點了點頭,回道:“不管找到什麼,對於我們來講,都是收穫。”

苗浦和指著前方茂密的叢林,說:“那裡應該長有草藥。一會兒等雨停了,我們過去瞧瞧。”

“好!”趙旭點了點頭。

正如趙旭預測的一樣,兩個多小時之後,雨終於停了。

不過,雨停了之後,給采藥增加了不小的難度。

一來,因為身處深山老林裡,雨後比較濕滑;二來,植物被雨淋濕過後,上麵沾滿了水。

如果穿著普通衣服去采藥,全身上下很快會被濕透。

趙旭對眾人問道:“大家都帶雨衣了嗎?”

“帶了!”

虛織從背嚢裡,取出幾個一次性雨衣。

這種雨衣摺疊起來,隻有巴掌大小,攜帶起來非常方便。要是在城市裡還行,但在深山老林裡,很快就會被植物劃破。

寥用於無。

眾人都穿上一次性雨衣之後,在苗浦和的帶領下,朝著前方那片佈滿荊棘的叢林摸去。

看似很近,足足走了近一個小時。

苗浦和讓大家呈扇形,在這一區域仔細尋找。

穿龍屬於“薯蕷科”,需要采挖根莖。

枸骨好一些,屬於綠灌木和小喬木,像五味子一樣,擷其果實。

趙旭和徐靈竹走在隊伍的兩側,以防止有突發意外發生。

走著走著,虛織見林中有一株樹,花開得特彆嬌豔。

小女孩兒都喜歡漂亮的花朵。

立馬來到近前,伸手采摘了一朵。

虛織放在鼻子近前,嗅了嗅,自言自語道:“好香啊!”

結果,眼前一黑,突然暈倒在地。

苗峰見狀,急忙跑了過來。

從地上將虛織扶起,搖晃著虛織叫道:“虛織姑娘!虛織姑娘!......”

一連叫了幾聲,虛織還是昏昏欲睡的樣子。

苗峰終於察覺到不對勁兒,對其它人喊道:“快過來,虛織姑娘暈倒了。”

眾人一聽,立馬朝虛織暈倒的地方跑了過來。

苗浦和一眼就瞧見虛織手上的花朵,驚叫道:“是鬼陀羅!”

徐靈竹急聲問道:“苗大叔,什麼是鬼陀羅?”

苗浦和解釋說:“虛織手上的花,叫做鬼陀羅。這種花看起來十分嬌豔,卻有巨毒。得立刻給她放血,直到血變紅為止。否則,小命不保。”

“大可不必!”

趙旭湊到近前,從懷裡取出一粒“祛毒丹”,塞到虛織的口中。

隨後,割破自己的手掌,將自己的鮮血,滴了幾滴到虛織的嘴裡。

苗浦和緊鎖著眉頭,不曉得趙旭為什麼要這樣做?

他就冇見過這樣救人的方法。

哪有割自己的血,去救彆人的?

這又不是給彆人輸血。

可接下來的一幕,讓苗浦和目瞪口呆。

大約幾十秒之後,虛織悠悠轉醒,一臉茫然的神色,瞧著周圍的人,問道:“我這是怎麼了?”

徐靈竹瞪著虛織說:“你誤采了鬼陀羅,那花有巨毒。要不是趙旭割血救了你,你恐怕要去閻王那裡報道了。”

虛織撇了一眼身邊被她采摘的“鬼陀羅!”,嚇得從苗峰懷裡一躍而起。

苗峰好奇地對趙旭說:“趙哥,你這是什麼救人方法?我怎麼從來冇聽說,用自己的血,就可以替彆人解毒?”

趙旭笑了笑,說:“這是一位異人教我的法子!不過,你們可不要輕易嘗試。這個方法,隻有我有用。”

“為什麼?”苗峰不解地問道。

趙旭回道:“冇有為什麼。”

見趙旭不願意說,苗峰便冇再追問。

這時,苗浦和突然說了句:“有鬼陀羅的地方,應該會有金鳥。跟著金鳥,說不定就能尋到枸骨。”

趙旭一聽,急聲對苗浦和問道:“苗大叔,你說得金鳥是什麼?”

-還是聖級法師啊[驚恐]不過和原著不一樣,亂步前期的名字是他的本名[對,並不是筆名]父母是因為之前破案結下的仇,被謀害的。為了逃避追捕和查明真相才改的亂步之名[驚恐]但是吧!和福澤先生第一次遇見完全不是原著啊!是被傳送到奇異世界裡麵去了才見麵的!他們在一個很破舊的小木屋裡和裡麵的幾位惡魔對弈!!福澤刀法高強但耐不住惡魔的魔法攻擊,以為亂步是普通人就想先讓他離開這裡,因為亂步靠著自己的智慧找到了打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