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c 作品

雨天

    

,感謝關注。那天溜冰場冇有開門手機也被撞壞了,薑未晚其實也不知道還在期待什麼,即使所有的事情都要和她做對,要爭吵要撕破臉皮,遍體鱗傷也比無疾而終更好。一個小時是她最後的耐心,正當薑未晚想要借個手機打電話質問時,對麵高樓的大屏上正在播著這條新聞。哼哼殉情,你們可真是會美化呀,我是不是還要為你們的偉大愛情流眼淚呀。那我是什麼,明明我纔是他官宣過的女朋友。現在我該祈禱你們都活著嗎,從來冇覺得自己這麼壞過...-

大家好我是謝予安,三個月的時間冇有和大家見麵,向關心謝氏集團的所有人闡述一下現狀。因為車禍受了重傷這段時間一直在休養,關於大我和陳晗的緋聞事件我也簡短說空一下,我和陳晗之前確實存在戀愛關係,因為種種原因在她出道前就分了手。我的現任女友薑未晚也和大家介紹過,現在也是她。所謂的懷孕殉情大家笑笑就行,相撞也隻是因為疲憊狀態開車導致的。因為還在休養期冇有特地召開釋出會,也請大家見諒。最近謝氏集團下的予安商城有優惠活動,大家可以關注一下。

“為什麼不按稿子念,為什麼不說是陳晗插足你們感情冇有如願惡意車禍。你最好按照我說的做。否則……”

“否則怎麼樣,這場車禍不是隻有你的兒子,陳晗做錯事已經受到了最重的懲罰,更何況她懷的是你謝夫人的親孫子。給她留個體麵吧,更何況這隻是您的猜測。我不想和你劍拔弩張,畢竟對外你們的關係可是特彆和藹的。笑一個吧,出門那麼多眼睛盯著呢。”謝夫人明白這不是一個好掌控的主,看來還是要從他的女朋友下手,孤兒的愛應該夠偉大。

“你在開玩笑嗎薑小姐,堂堂謝大少爺的女朋友還來我們這小公司,彆來消遣我了。帶我向謝大少爺問個好,也照顧照顧我生意。我還有工作要處理,你自便啊薑小姐。”

薑未晚很清楚這不是玩笑話,有一種很大膽的念頭在悄悄萌芽。公司裡的人都在用奇怪的眼神看著她,更加確信謝予安這個名字又再次出現在她身邊了。

一打開手機就是葉子的輪番轟炸和無數個未接電話

你在麵試嗎,手機關機了嗎?

你看到新聞了嗎?

你還好嗎?

你現在在哪裡我去找你

快點迴應我還好嗎?

“還好”發送成功

背後娛樂采訪視頻的聲音和視頻的人以及翻到謝予安的未接來電瞬間都讓薑未晚失鳴,她又被困在小房間裡了,心臟跳動的聲音直接堵住了喉嚨讓她喘不過來氣,眼淚止不住的掉。

“彆碰我,我讓你彆碰我為什麼為什麼自己隻要沾到這三個字就會這麼崩潰,為什麼隻有我受傷,你卻可以這麼從容。明明我什麼都冇有做錯。”謝予安突然的出現和安撫讓她更加歇斯底裡。

“還好嗎,看你很不舒服要不要去醫院。”謝予安好像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表情迴應這個對他來說完全陌生的人的情感宣泄。

薑未晚一瞬間察覺到這是個陌生的人,這不是謝予安,那他是誰,接近我的目的是什麼,為什麼身材相貌一模一樣,他和剛剛視頻裡是一個人嗎?他不是謝予安,那真的謝予安在哪裡。

“你是誰”此時薑未晚眼裡已經有紅血絲了,她好像真的感受到真正的謝予安真的死在了那場車禍裡。

“你願意相信我是誰我就是誰,但是我現在就隻能是謝予安。還能站起來走嗎,謝夫人有話對你說。”

說著指了指停在路邊的車,打開的車門下來一個熟悉的背影,薑未晚更加確信了自己的想法,謝夫人從她的眼神中看到了疑惑。

“你想聽到說什麼呢,予安不是你逼死的嗎,也就是予安能被你裝可憐的樣子吸引到,你這樣的人我見多了,現在來哭喪未免有點太晚了。”

說著揚起巴掌就要扇過去,被謝予安快走一步攔到了。

“呦這就開始入戲扮好你的好好先生人設了

不會這麼一會兒就被這個媚狐子吸引吧。”

被攔住的謝夫人有點尷尬。

“什麼事情不能好好說嗎?這大街上很多人都看著,您可是大人物彆這時候上新聞了。。”

謝夫人看看周圍圍的人才緩緩罷手,招呼薑未晚坐到車上去。薑未晚還愣在原地,突然腿上疼痛的地方感覺到一絲清涼,什麼時候有這麼一個大口子。陸予安不知道對著傷口噴什麼東西。

嘴裡嘟囔著“傷口麵積太大了,一會還是去醫院包紮一下吧。我們現在先上車,有什麼事我們好好商量。”

天氣太熱,他拉了拉襯衣袖子,薑未晚突然拉住他的手。

“你這裡應該要有一個燙傷疤痕,扁圓狀的。他最討厭這個牌子的手錶牌子了,有時間扔了吧,公司的元老都知道。”

謝夫人突然笑了起來,上了車說“你看我就知道她有用的吧,剛畢業的小姑娘不到半年就變成了高級秘書和女朋友,是個會來事的人。你不會也被她剛剛梨花帶雨的可憐相吸引住了吧。”

謝予安好像又找不到合適的表情迴應了。

坐在車上的薑未晚看著外麵的車水馬龍,人來人往,還冇有接受謝予安真的去世的資訊,現在又讓她陪假的謝予安演戲。她今天第一次深刻意識到謝予安嘴裡雷厲風行的媽媽是什麼樣,也意識到如果不演好這場戲,自己會是如何下場。

“一個兒子去世不久就能找來替身扮演母慈子孝來穩固自己地位的人太厲害了,我那點媚狐子的本領不算什麼。”

薑未晚如願的捱了一巴掌,也把她徹底打清醒了。

“你算什麼東西也來評價我

辦好你你的任務以後該滾多遠滾多遠。”

薑未晚冇有答話,再怎麼呈口舌之快她也是比自己更痛的人。這三個月比我過的更痛苦的人應該隻有你了,那你每天麵對眼前這個人是什麼心情呢。

薑未晚看著後視鏡裡謝予安的臉,注視了很久很久,看不穿讀不破。原來知道一個特彆愛的人真的死去人會是平靜的。

而此時謝予安也注意到了炙熱的眼神,他逃脫著,閃躲著。他討厭彆人把對謝予安的一切感情輸出給自己,不管是不是善意的,他都心慌的發麻。為什麼每個認識謝予安的人對他的情感都是直接的熱烈的,而他林凡從來感受到過。這種透過彆人得到的感覺更讓他嫉妒。

一路無言,各懷心事。

按照謝夫人的安排,薑未晚住進了謝家老宅,也恢複了秘書職位。現在隻要還按之前的模式相處,穩固住謝予安在公司的地位,守住謝老太太的權利,讓大家相信這就是謝予安不漏出破綻就是薑未晚的任務。謝予安以出車禍以休養為由也暫住老宅。他好像很努力扮演這個角色,公司的運作模式人員關係行情走勢都大概瞭解了一個遍,書房便成了他的休息場所。

整容手術真的很成功,照鏡子的時候也會被這張臉的相似度驚到。對於林凡來說做一個冷血利益計算的商人並不困難,但是麵對謝予安親人的眼神和感情給出迴應是個難題,甚至無解。今天在車上被薑未晚盯的後背發涼,如果家人的眼神有溫暖關心甚至算計,那薑未晚眼裡有什麼呢。好奇

疑惑還是恨,猜不透。他甚至都不知道要怎麼麵對她,愛這個東西是可以裝出來的嗎?謝予安反覆告訴自己她隻是無關緊要的人罷了,不要想太多,主要任務是守住產業和權利。然後遠走高飛和喜歡的人過一輩子。外麵下小雨了,去接接她吧。

傍晚時分薑未晚回家拿行李的時候察覺到有謝府的人跟著,她明白這是謝家人在威脅她。

“所以你真的要去謝家,要待在那個謝予安身邊扮好女朋友的角色。你真的會安全的回來嗎?他們不會對你做什麼嗎?那個你知道我們的一個同學做警察了,你要不和他交交朋友。有什麼危險他還可以幫幫你,那個散打課你也來練吧,我給你報名。有用的,我已經收拾好幾個手腳不老實的人了。”葉子發出驚人暴鳴。

“我隻是輔助作用,冇有那麼有用你彆擔心了,這不是□□,不過那個什麼程家陽的微信可以推給我一下,散打課也是要上上的,雖然不是□□,不過像我這種npc是可以隨時被賣掉的。”邊說天說地邊收拾行李,兩個人很有默契冇有提到真的謝予安。

“予安出車禍這麼大的事你早就該照顧照顧的,他平時這麼寵你。前一段時間你那個態度我以為你們那麼分手也冇有督促你,你彆太任性了哈。”

看著不搭話的女兒,安媽拍了一下腦袋。

“知道了,放心吧冇事也給我多打打電話,彆你女兒被彆人吃乾抹淨了你都不知道。”

“你一天天冇個正行,也不知道予安這麼沉穩的人看上你什麼了。”

哼哼,可能就是接觸的有心思的人太多了,才覺得我有趣吧。也覺得把我這樣的蠢的人耍的團團轉很有成就感吧。收拾好行李聽到門鈴聲,薑未晚提不起興趣去注意。

“阿姨我來接未晚,有行李怕她不太方便,她不在家的日子您也好好照顧好自己。”

說著便接過薑未晚手裡的行李箱。

“這麼體貼,不如我不搬過去了。”

“我這大傷初愈,還要辦公。薑小姐你就賞個光照顧照顧我唄”

話音未落就看到謝予安尷尬的表情,為了掩飾先一步走出門去,也許他也知道真正的謝予安說不出這樣的話,自然找不到合適的表情。

“哈哈哈,予安有意思多了,哎呦不用擔心我,你好好照顧予安哈。她有時候有點神經兮兮的,予安你要多擔待她哈。”推搡著女兒出門,感歎未晚也是能拿捏這樣身份的人了。

“就這麼多行李嗎,我以為很多的。下雨了怕你自己出門不太方便,就……”又開始放棄直視未晚的眼神。

“覺得自己演砸了是吧,放心吧我媽不會放在心上的,隻會覺得我遇到了極好的人。意思是說這種情況下不用如此緊張做林凡也行。而且……”

林凡好像被揭開麵具的小醜,**裸冇有底氣的反駁

“而且什麼?你知道我為做謝予安付出多少嗎?現在為自己心慌都不行了是嗎?”

皺起的眉頭真的很像他。又是質問,自己自願做的到頭來都來質問我。

“這脾氣確實像了,下一次演砸了也要這麼有脾氣彆漏怯。”

說著轉向另一部電梯下樓了。兩個都不示弱的人碰撞到一起註定是燦爛刻骨銘心的。

同樣的車子,同樣的路口,同樣的相對無言,好煩下雨天。

-安的未接來電瞬間都讓薑未晚失鳴,她又被困在小房間裡了,心臟跳動的聲音直接堵住了喉嚨讓她喘不過來氣,眼淚止不住的掉。“彆碰我,我讓你彆碰我為什麼為什麼自己隻要沾到這三個字就會這麼崩潰,為什麼隻有我受傷,你卻可以這麼從容。明明我什麼都冇有做錯。”謝予安突然的出現和安撫讓她更加歇斯底裡。“還好嗎,看你很不舒服要不要去醫院。”謝予安好像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表情迴應這個對他來說完全陌生的人的情感宣泄。薑未晚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