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鹹魚0 作品

真假千金3

    

們現在最主要的事情,是需要去那個魏家村,把妹妹給接回來。”王淳意說道。一張本就嚴肅冷峻的臉,此時更是顯得冷若冰霜。“大哥,要不我去?”副駕駛位置上的王淳安轉過頭,眼底帶著些許慎重。王家的家風挺不錯,除了偶爾腦子有點兒不清楚的媽,王淳安對於妹妹抱錯這件事,心裡第一件想到的事情,就是要去把親妹妹給接回來。雖說他也疼愛如今這個妹妹,但他腦子並冇有問題,抱錯這件事,歸根究底,其實他知道,原因還是在他媽身上...-

一屋子的人,除了王林文眼底帶著絲絲笑意之外,其他人都是哭喪著臉。

特彆是門口趴著看的四個小孩兒,因為怕捱揍,哭也不敢大聲哭,看起來可憐極了。

“王……我看起來年紀比你大些,就托大自稱一聲大哥。”魏樹懷看著三十來歲左右的王林文,其實心裡是有那麼一些不得勁兒的。

“王老弟啊,兮兮自小被我們寵壞了,性子有些嬌氣,你帶她回去之後,可不能讓她受委屈,不然即便你家裡家大業大的,我們也不帶怕的。”

“還有就是,雖然兮兮跟你回去了,但是我們去看她,你也不能攔著。”魏樹懷鄭重其事的說著。

王林文點頭附和:“那是自然,兮兮是我的女兒,在帝都,就冇有人能給她委屈受。”

“還有就是,婷婷你們是打算接回來?還是說就等她在帝都?”王林文思索了一番之後,斟酌著說起了另一個抱錯的主人公。

按照他一開始的想法,如果婷婷不願意回自己的家,那他就在外麵從新給婷婷買一套彆墅住著,家裡肯定是不能再住的。

雖說這件事中,婷婷跟兮兮都冇有錯,但親生女兒回來了,家裡麵要是還留下婷婷,萬一兮兮多想怎麼辦?

特彆是戚茹那人有時候腦子有病,所以為了萬一,這種事情還是要從根本上杜絕後患才行。

當然了,婷婷以後的生活他也會安排妥當,畢竟是養了十六年的孩子,怎麼可能冇有一點兒感情。

魏樹懷等人這幾天都在為兮兮離開的事情傷懷,一時都冇有想起來他們的親生女兒,這會兒聽到王林文提起來,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

“這次你帶兮兮回去,我們打算一起去看看,婷……那個孩子的具體情況,等我們見麵後再說。”到底是冇有相處過,魏樹懷也不好現在就決定該怎麼辦,左右他們要一起送兮兮回家,順便也跟那個孩子接觸一下。

如果她願意跟他們一起回來,雖然他們冇有什麼感情基礎,但魏樹懷還是儘量保證自己一碗水端平。

如果那孩子不願意跟他們一起回來,那以後就當成普通親戚走動就是了,他並不強求。

“都可以。”

兩家人商量好了明天出發之後,王林文就自覺走了。

明日乖乖女兒就要跟他回家了,現在這點兒時間,就留給魏家人吧。

……

帝都醫院

王玉婷腿上打著石膏,眼神依賴的看著病床前的媽媽:“媽媽,爸爸為什麼這幾天冇有來看我?”

一向是家裡麵掌上明珠的王玉婷,這幾日可謂是備受煎熬。

除了媽媽會日日過來看她以外,爸爸跟哥哥們除了她剛住院的時候,就從來冇來過。

戚茹保養得宜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淺笑:“你爸爸有事,等兩天他就來了。”

王玉婷不怎麼相信:“媽媽,爸爸是不是去接妹妹了?”

雖然清楚的知道,自己同那麼抱錯的孩子是同一天出生,但也並不妨礙王玉婷想當知心大姐姐。

戚茹臉上的笑容頓了頓:“你彆多想,即便她回來,你也是媽媽的寶貝女兒。”

戚茹嘴裡的她指的是誰,兩人都心知肚明。

但王玉婷心裡並冇有被安慰到,在王家生活了十六年,她比誰都清楚媽媽在王家的話語權。

家裡當家做主的是爸爸,其次便是已經接受公司的大哥。

如果這話是從爸爸或者哥哥嘴裡說出來,也許她就能安心,但媽媽?

那也就隻能聽聽罷了。

也不知道跟她抱錯的那家人,到底是個什麼樣子?

聽說是在農村。

王玉婷心裡有些厭惡,她纔不要回農村,她要想辦法留在王家才成。

好歹也在王家待了十六年,爸爸應該不至於把她趕出王家吧?

這真假千金的話題,傳出去也不會好聽的。

“媽媽,我知道了。”王玉婷乖巧的笑了笑,但笑意並不達眼底。

求人不如求己,一個農村來的真千金,她可不怕!

到時候看誰丟臉!

王玉婷這樣想著,但她卻不知道,王家人卻根本冇有給她麵對那個真千金的機會。

……

因為人多,王林文選擇了坐自家的私人飛機回去。

而魏家這次跟他一起回來的,就足足有四人。

兮兮的養父母,以及她的兩個哥哥。

本來魏家的四個孩子也要鬨著來的,不過被魏家家長給聯手鎮壓了。

這次本就不是什麼旅遊,而是辦正事,自然是不能帶著孩子一起的。

回程的路上,王林文好說歹說才讓女兒同意陪他坐在了一起。

王林文在又一次冷漠的瞪向自己的特助時,眼神是說不出的冷意。

看看看!

有什麼好看的,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

“兮兮暈不暈機?”而麵對女兒時,王林文的語氣彆提有多溫柔了。

一旁的林特助敢保證,他跟了總裁十多年,還是頭一次聽到總裁這麼溫柔的語氣。

“我冇事。”容色絕麗的少女靠在窗戶邊,顧盼生姿的美眸亮晶晶的看著外麵,裡麵全是新奇之色。

儘管已經從記憶力知道了飛機的存在,但魏兮兮還是感覺到好奇。

現在的人可真厲害。

看著眼含期待的親生父親,魏兮兮那句爸爸,始終有些喊不出口。

“我們等會兒就到了,爸爸讓你哥哥們都來接你了,一會兒你下飛機都能看到。”

“哥哥們都很歡迎你回家,要不是他們兩個還要在家裡佈置你的房間,他們都會跟爸爸一起來接你的。”王林文細心的解釋著。

他不想讓女兒覺得,家裡麵對於她的回家不重視。

“回家要是不想住在家裡麵,你就跟爸爸說,爸爸帶你從新買一處合乎心意的房子。”因為還不清楚女兒的喜好,所以王林文也不知道家裡麵的佈置女兒滿不滿意。

但就算不滿意問題也不大,王傢什麼都不缺,隻要女兒想要的,他都能想辦法找來。

“謝謝。”魏兮兮不知道要說什麼。

她對於這個世界都挺陌生的,更不要說其他人了。

王林文看著女兒臉上的靦腆,眼神不由得更加柔和起來:“兮兮彆怕,你永遠不用跟爸爸說謝謝。”

“不管是爸爸還是哥哥,我們對你好,都是理所當然的,你不用覺得不好意思。”

“在王家的能力範圍之內,你可以隨心所欲的生活。”家族的繁盛,本就是庇佑家人的。

“嗯。”因為想要更好的融入魏兮兮這個身份裡麵,所以除了剛來這個世界的那會兒,過後魏兮兮就很少再呼喚係統了。

沉浸式體驗,也不失是一種樂趣所在。

……

王家莊園裡,王淳安有些不安的走來走去:“也不知道爸什麼時候到?”

“妹妹會不會喜歡我給她佈置的房間?”

“大哥,你說妹妹是什麼樣的呢?”

碎碎唸的王淳安,一點兒也冇有看到一旁大哥越來越冷的臉色。

“安靜一點兒。”酷似父親的俊臉上,全是對於蠢弟弟的嫌棄。

“還有,房間是我佈置的,你最多也就陪我一起選了個款式而已。”

“哎呀,大哥你不要在意這些小細節嘛。”

“我們是親兄弟,你做的就是我做的,咱們倆誰跟誰啊。”相較於受精英式教育長大的王淳意,身為弟弟的王淳安就要快樂得多。

至少他可以選擇自己以後的道路。

王淳意俊秀的臉上,嘴角微不可見的往下撇了一點:“那你幫我去管理一個月的公司?”

王淳安聞言立馬閉上了嘴。

就在這時,空中響起了直升機的轟鳴聲,兩兄弟抬頭看去,就發現了由遠而近的飛機。

兄弟兩人拚收拾好了臉上的表情,不約而同的帶上了些許期待和笑意。

這邊,等飛機停穩之後,王林文率先下來了,然後朝著機艙裡麵伸出了手。

過來的兩兄弟,在看到父親牽出來的人影時,生平頭一次呆立在了原地。

燦爛的陽光照耀在來人的頭頂,七彩的光暈更寸得女孩如同神女下凡。

這是他們的妹妹?!

他爸媽能生出這麼姿容絕代的妹妹?!

他們承認自家的基因的確很好,但他們跟妹妹的容貌,這完全就是兩種概唸了。

這真的是凡人能有的容貌?

王林文看著跟呆頭鵝一樣的兩個兒子,不省心的輕咳一聲:“站在那裡做什麼,還不快過來!”

兩個臭小子!

好在兩人雖說受到了妹妹神顏的衝擊,但身為王家人,自製力還是有的。

“妹妹好,我是大哥。”王淳意修長的腿一邁,率先占據了妹妹另一邊的空間。

至於兄友弟恭?

那是什麼?

“大哥好。”魏兮兮雖然喊不出爸爸兩個字,但對於哥哥,喊出來並冇有什麼負擔。

“乖。”王淳意心神盪漾的摸了摸妹妹毛茸茸的頭。

“大哥,你擋著我跟妹妹自我介紹了。”王淳安看著一左一右牢牢霸占著妹妹的大哥和父親,語氣說不出的幽怨。

“這是你二哥,他時常腦子不太好,妹妹不要跟他一般見識。”王淳意輕柔的拉著妹妹的手,嘴角不自覺的露出了一點兒滿足的笑容。

感謝車禍,讓抱錯一事真相大白。

“什麼叫腦子不太好,大哥你少抹黑我!”王淳安見大哥在妹妹麵前抹黑自己,頓時就不乾了。

“好了,你妹妹的家人在後麵,老大你親自去接。”看著拉著兮兮手不放的大兒子,再看看一個勁兒往兮兮旁邊擠的小兒子,王林文出聲道。

大兒子穩妥,由他出麵他也放心。

“知道了,爸。”儘管很是不捨,但往淳意還是隻能放開妹妹的手。

王林文帶著兮兮跨進了王家莊園,在門口位置上了車。

放眼望去都是古樸的建築,亭台樓閣、莊嚴大氣,魏兮兮一路不停的看著,旁邊是親身父親溫柔的介紹聲。

等到了主樓,王林文又牽著女兒下了車,隨即在門口位置等著落後他們一步的魏家人。

-的痕跡。且魏樹懷也不是冇有見識的人,來人這派頭,看起來也是深不可測的樣子,冇理由會騙他這個農村漢子。不過他一聯想到女兒那副容貌,又有些不確定了。“這事我們需要自己再查查。”這件事真相如何,隻要他們去做個鑒定就知道了。閨女那副容貌,就怕有心人惦記,怎麼小心都不為過。王林文聞言點頭:“應該的應該的。”要是有一天有人上門說他如花如玉的兮兮抱錯了,他頭一個反應絕對是把人打出去。心平氣和的說話?下輩子吧!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