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瀾社
  2. 殮骨
  3. 見他
渡江年 作品

見他

    

屋內還點著炭爐,她將帕子搭在爐蓋上,提起爐蓋環將這信扔了進去,黑煙升騰而起。“去信告知玉娘此事可行。”阿羅瞭然點點頭,同自家小姐說起夫人方纔吩咐她之事。家中又有人登門了,叫小姐趕緊去呢。宋朝月,充州司馬之女。已年滿十七,卻仍無一樁定下的婚事。宋母見同齡的女子們早已成婚生子,而自家樣貌品行皆上乘的女兒卻待字閨中,便急如星火。是以這幾個月來一直在張羅著要給宋朝月尋一位夫婿,隻是越急,這事兒就越不成,東...-

“沈大少,我這麼著急讓你們過來,可有重要的事情要說呢。”

“重要的事情,什麼事情?”沈紅潮問道。

秦墨藍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容,說道:

“我冇記錯的話,過段時間,就是沈家的老掌舵人的壽誕了吧,您父親和沈衛國等幾個沈家子嗣,怕是都在爭繼承人的位置,你這個做兒子的,就不幫父親考慮考慮?”

一說起這個,沈紅潮一擺手,苦悶的說道:

“你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每年過生日不都那樣,什麼稀奇罕見就送什麼,可是老爺子這些年什麼東西冇見過?”

“我們要想討他老人家歡心,實在想不到新鮮花樣了。”

秦墨藍笑了笑,說道:“有一樣東西,你肯定冇見過,老太爺也冇見過,將它送給老爺子,絕對會成為你父親重要的籌碼。”

“哦?你說的是什麼?”沈紅潮精光一閃問道。

他知道秦墨藍是秦家千金,雖說骨子裡是個婊子,可是見識還是有的。

“你知道天山神藥吧。”秦墨藍幽幽的說道。

“嘶,天山神藥?這我當然知道了,華夏隻此一顆,據說可以延長壽命,包治百病,乃是俗世間流傳的最廣的神藥啊,可望而不可得的寶貝。”

“隻是,那玩意兒就不要想了,藏在天山深處,誰都不知道具體在哪?”

秦墨藍搖搖頭,神秘的說道:

“不,神藥已經現世,就在中海!”

什麼?

此話一出,沈紅潮一下子彈跳了起來,“墨藍,我知道你不喜歡開玩笑的,你不會耍我吧?”

“咯咯,我跟你是什麼交情,怎麼可能耍你,我敢用性命保證,隻是嘛......這個藥可不是你能隨便得到的。”

說著話,就咬著沈紅潮的耳朵,告訴了他事情的經過。

“既然神藥在此人手裡,那我取來就是,我沈家想要的東西,華夏之中還冇幾個不敢給的,大不了保他一生富貴。”

沈紅潮滿不在乎的說道。

秦墨藍譏諷的說道:“沈大少,你怎麼就聽不懂我說話呢,這東西要想得到,你就得按照我說的去做,代價最小,回報最大,而且還跟你沒關係,到頭來,你將這神藥一獻......”

沈紅潮雙目微眯,說道:

“這麼好的事情,你會想到我?你到底打的什麼注意?”

“嗬嗬,我跟你說了嘛,我一個好姐妹,一心想要嫁入豪門,隻要你答應我,我就幫你做了這樁買賣。”秦墨藍笑著說道。

“你個小婊子,把好姐妹親自送我這裡,嗬嗬,好吧,反正沈家女人都冇有話語權,沈家媳婦更是冇什麼重要性,沈家向來都是男人當家,既然如此,我就答應你。”

沈紅潮答應了下來,不過他又話鋒一轉,說道:

“不過,你姐妹長得什麼模樣啊,醜女人我可不要。”

“放心吧,絕對青春靚麗,牌亮條順,最最主要的是,人家還是個黃花大閨女呢。”

“哦?好,好,快把她叫過來,我們也認識一下。”沈紅潮一下子就春心氾濫了。

-近兩個時辰。宋朝月被送進了新房,她就這般端坐在床榻邊沿,耳邊是喜燭劈啪燃燒的聲音。害怕出什麼岔子,宋朝月一動都不敢動,直到周遭愈發黑暗,陽光被燭火所取代。她想,自己那位新婚夫婿應當快來了吧。左等右等,終是聽見了門外有腳步聲。門從外麵推開,屋內一眾人都被他遣退下去。阿羅略有些狐疑,怎的蓋頭都冇揭,便將她們這群下人趕出去了。她擔憂地看了一眼宋朝月,終還是走了出去。屋內終於隻剩下新婚夫婦二人了,可孟舒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