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個兒 作品

隱瞞

    

白鬍子’,你不在的這幾月我倒是打探到了一二,據說伉永先王在世之時極其喜愛那木芙蓉,現今的木芙蓉之城不就是那剋蓉城,去那打聽,冇準會有著落”“阿全謝了叔父百忙之中抽空相助,阿蕪之事叔父也不必操心,我們兄弟三人必然一路打聽”說罷,由於任務繁重,全野也不耽擱,即日啟程,前往剋蓉臨行前霏雄還想往全野包中塞銀票“在外打拚都不容易,況且現在我見著你了,就定不會在讓你苦著”“阿蕪這事也是要受你照顧,來日還得多拜...-

雖說霏逐願與全野同輛車,但這兩人一同坐在馬車內。

氣氛很是微凝

“快到驛站了,下車吃點東西?”全野先突破了安靜的氛圍。

霏逐願點點頭算作迴應

隨即又是一頓沉默

.................

可算是到了驛站,眾人見天色漸晚,馬也都該進食歇息,不如乾脆就在這住一宿,明日一早在接著趕路,這不輕鬆些。

然而,傳到霏逐願耳朵的時候已是板上釘釘的事,但他也未多說,隻是在分房的時提了一句。

“我與萃子一間便可”

萃子從小便在跟霏逐願身邊,此次外出霏逐願也隻帶了他一人。

這小鎮中的驛站也並不是特殊非常,也並無令人無法忘卻之處。

雖想不明白他們為何停留此處但總得說,對於舟車勞頓的他們總歸是相對乾淨的小歇之處。

用完晚膳,回到客房,萃子便在忍不住“我說,小少爺,他們這是什麼意思?用著老爺夫人給他們備的馬車和盤纏,竟也如此”

霏逐願對此倒是無以為意,不過他們怎的會選在此處歇息,沿途都是驛站可他們卻是直奔著這處。

總之多留些心眼。

“你去他們間轉轉”他對萃子道

咚咚咚

“少爺,小少爺?快醒醒”

霏逐願被敲門聲吵醒,起身前去開門但敲門聲卻在這是停止了。

怎的冇聲了?他正想在好生聽聽,那門便

砰”

一聲,被踹開了,

此時這整間屋子同門外的走廊一般黑燈瞎火,於是乎他想看清來人,但礙於黑暗。

隻一陣輕風,來人一手擒住他的手腕。

接著霏逐願口鼻處被摁上粗布,無了知覺。

當他醒來時,正側躺在馬車內,一旁則坐著全野。

他應當是在閉目養神,

乍然瞧著這幅情形,霏逐願一下便清醒,一臉疑惑的盯著全野。

“這是,我怎的會在這馬車上?”說完就將自已從上到下瞧了個遍

並未缺胳膊少腿,甚至連擦傷都不曾有。

全野見他這副模樣強忍著笑意

“我今早去找你時,你房門便未關,你也倒在地上,昨晚可是發生了什麼?”

這怎麼可能,昨日夜裡可確確實實是有人將自已捂。

“確是這樣?難不成是我記錯了?那我怎的會在地上?”

“我怎知道,未免是你有癔症,自已並不知曉罷了”

霏逐願被他嗆的冇話說,索性閉嘴自己回憶,他那話一聽便知道是在胡扯,但好似也無更加合理的解釋。

隻是知人知麵不知心,他得乘早做些防範了。

到達目的地,進到客棧霏逐願便讓萃子借些紙和筆要與爹孃寫封平安信,免得爹孃在家中苦盼著訊息。

怎料這時,全野不請自來,開口直說他們此行到這的目的。

“我此行有要是在身,實在是顧不得你,我快去快回,你也萬事小心,我對叔父也好有個交代”

“辦差嗎?我不一同去?”

“你一同去作甚?這可不是平常人能受得了的差使”

“你就在安心這鎮上到處走走轉轉,好生研究一番你們那家族企業”他甚至還拿出手比劃了一圈。

“明白了,你如此也萬事小心”霏逐願一揮手,表明瞭送客的意思。

隨即而來便是全野意味不明的眼神,但最後他未解釋。

待萃子歸來,霏逐願寫罷了家書“那日在驛站,究竟發生了何事?”他看像萃子

“少爺,你可算是問了”萃子放低聲音“那日,你讓我盯著那幾人,結果人半夜一人揹著一包袱往外頭走了,具體走著哪兒去了我也未敢跟著,我也是知道他們是做什麼的”

“而後我便趕來通知少爺你,不知怎的,被人給敲暈了”萃子摸著被棒子敲過的腦袋,越想越委屈。

“我也冇乾甚啊,溫柔點不行嗎,疼死我了”

往外頭走了?難不成...他們的目的地是在那兒嗎?霏逐願心裡想著“那外頭都是些樹林,他所說的差使應是在那的罷”

“就是說啊,你說那荒郊野嶺的,又是傍晚,怎的就敢往外頭走呢”萃子說著打了個寒顫。

“他們一行三人,可都有看清?”

“哎!”萃子豁然“我就瞄了一眼,倒是冇數是幾人”

摸金之人出行時被旁人瞧見可是大忌。

深夜出走,還是走的荒野之道為的就是減少目睹之人,那要我們隱瞞就隻有那法子,隻是他們分明在那辦差,為何又要到這來,又為何欺騙。

“你快先速去把那封家書給信使,我總覺著這事愈發不大對勁”想著先前母親在門前送彆的情形,霏逐願真是愈發不安。

“在去看看全野現下是否在客棧”

應當是無事

萃子聞言也不敢再耽擱,忙跑著下樓尋信使去了。

霏逐願既發現了端倪便更不能自已去找他。

“小少爺,全公子他已不在房內,還有一同前來的另外兩位也走了”

“都走了?”霏逐願思索片刻

“你去附近客棧問問,他們離了這裡必定要重新找個新住處”

“記著彆惹人耳目”

他不能出去,隻要自已踏出客棧就會被監視動向,萃子一人迂迴會輕鬆些

“明白”

他與這表兄也不過才見兩麵,要這般費勁心思欺瞞。

難不成是看上自已家錢財了?想要劫持相抵?

霏逐願被自已想到的這理由嚇了一跳,就連他自已都不會相信這胡鬨的推測。

那封家書寄出卻遲遲未得到回信

好在萃子成功找到些貓膩,在一日全野確是是在不遠處,隻不過不是在客棧中。

而是在一座方位較好的宅子中

“原來老爺給他們這麼多盤纏是為這樣用啊”萃子如實稟告

“要不是今早碰見他們中那小鬼頭,我還未必能這般快找到他們的住處,每日也確是有探子,還不少”

“早晚換班崗,如果要走可以乘這個間隙”

霏逐願放下茶杯“我們當然不走”

“他們既要瞞便讓他們瞞,過幾日便知曉因果”

而此時

“大哥,那小廝已回去了,現在應到客棧了”裡子剛從外頭回來“接下來我們就不用在躲躲藏藏了罷,這幾日真是刺激極了”

“我都不敢在外頭停留太久”

“接下來我們回去”全野起身“帶他們回去”

“現在嗎?可之前約定的不是”屈貴本想提醒著,可冇想全野打斷了他

“我當然記著,但現下,我說了算”

“給你們一個時辰,收拾好包袱準備往回”

全野一行冇由來的出現在客棧,又忽然說準備返程

這是霏逐願冇想到的,但他好像並不是在說笑。

-吱呀的從裡推開“錢掌櫃今個兒太陽打西邊出來了,給老頭我帶菜”裡麵出來的人滿頭白髮,鬍子邋遢,聲音還帶著絲沙啞“我什麼時候吝嗇過你,這次可是新朋友請的,還不快請我們進去”那老頭抬起頭,瞧見全野便臉色一變,吼道“我這什麼時候歡迎掘人墳的小子來了,錢掌櫃,你這就不是道理了”四人均詫異,隻是詫異的點可能不相同,錢掌櫃滿臉不解“掘人墳?你們是摸金的?怎的這也不像啊,郭老頭,我可是真的不知曉”裡子調解般的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