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個兒 作品

未知

    

梢乾練至極即便是路上都要忍不住看上一眼,但應當是無人敢看,好看是一回事,但板著神情有些過於嚴肅全野似乎注意到了一般,朝霏逐願看過來皺起眉頭露出一副似是疑惑的模樣雖說也是儘顯凶樣,但就是這一偏,霏逐願好似被定住了一般,半天喘不過氣來,心頭也是砰砰直跳奇怪,這是怎的了霏逐願有些詫異,轉會目光同他們一齊朝裡屋走去,過了些許才稍有平複“雖說截了叔父的嬌子,但此乃無奈之舉,我和兄弟們來尋了幾番叔父,都不曾瞧...-

待霏逐願回過神來已是幾日過後,他調整好狀態,去找父親商議何時讓他參與行商

霏父見著兒子終於振作起,心裡難免會泛起幾日之前的傷心事,說到底,他自已都還未調整回來

霏逐願一見著霏雄便道“我早已到了舞象的年紀,如今母親也已離去,父親就呆在這府中,處理些府中事物,其餘事物交於我,父親也好歇息”

霏雄聞言當真是於心不忍“那用得著,我還能在乾幾年,你同我一道,我也好教於你更多”

“父親那些小病早已搞得難以就寢了,這些我都是知曉的,就趁著如今,好生調養一番,你與娘,已經操勞一輩子了,我方纔已寫信告於大哥,想必大哥收著信便回往家趕”

“大哥回趟家不容易,你可得已最好的狀態相迎”霏逐願說完也不等回覆,朝著老爹整理事物的書房走去

霏雄看著自家兒子的身影,我不知說些什麼好,便隻好依著他說的,叫下人去請大夫

全野一行同著那掌櫃往郭老的住處走去,路上裡子本想同掌櫃在打聽打聽,但左右也問不出話來,隻好作罷

到達郭老住處,這老人家也是簡樸,單單看那住處的大門,就已經感受到了簡陋

掌櫃敲了敲門“郭老頭,人在嗎?給你帶了好菜啊”

冇一會兒那門便吱呀

的從裡推開

“錢掌櫃今個兒太陽打西邊出來了,給老頭我帶菜”裡麵出來的人滿頭白髮,鬍子邋遢,聲音還帶著絲沙啞

“我什麼時候吝嗇過你,這次可是新朋友請的,還不快請我們進去”

那老頭抬起頭,瞧見全野便臉色一變,吼道“我這什麼時候歡迎掘人墳的小子來了,錢掌櫃,你這就不是道理了”

四人均詫異,隻是詫異的點可能不相同,錢掌櫃滿臉不解“掘人墳?你們是摸金的?怎的這也不像啊,郭老頭,我可是真的不知曉”

裡子調解般的一笑“我們也不算是摸金的,職責所在”

“你怎知道我們是摸金的”全野冷聲問道“無憑無據,豈不是汙衊”

“無憑無據?我的鼻子就是依據,你們幾人一股棺材味,我就算閉著眼睛都知道”

你當然閉著眼睛都知道,你不是靠的這鼻子嗎

“算是摸金的又怎樣,這也算是我們的差值,都是要吃飯,誰比得過誰”裡子嗤道

“你方纔說差值?你們可有摸金符,見著摸金符,先前的事就當是我唐突了”

三人掏出摸金符,郭老見著了,便也冇在說些什麼,讓開身讓眾人進屋

那屋內同方纔那大門一樣,磕磣得要緊,就隻是有桌椅和一張床,其餘的東西就再也多不出來了

郭老頗為不爽的瞧著他們“我這小地方能出現你們這類人,也算是想不到,你們找我作甚,趕緊說了趕緊回去”

“叨擾您老人家了,我們此行前來隻是想打聽這伉永,不知老人家是否知曉”全野無視他的冷嘲熱諷,開口道

“伉永?彆的我是不敢確信,如今還記得他事蹟的人,還在世上的是不多了,不過,用腳想都知曉,你們來是尋他的墓的”

“他這墓具體葬在哪,無人知曉,但從早兩年我們這在種不出一株木芙蓉時,我就有所察覺”

錢掌櫃聽郭老說到這,忙道“其實我們這,有一處,但也唯獨那一處,能種出木芙蓉”

“就隻一處,在磬鎮”

錢掌櫃說著說著壓低了嗓子

-麼”“冇找著的話便罷了,我先回屋去了”霏逐願已無心聽他說話“慢著”許是有些著急,這聲慢著像是找人鬥毆去的,霏逐願聞言一愣,道“怎...怎麼了”全野放緩了些語氣“你想吃些什麼,我想著法子給你弄些?”“不用了,舟車勞頓,你也早些歇息吧”說完便扭頭就走,直到回到臥房內纔敢歎出口氣待稍稍冷靜下來之後,便褪下靴物躺上了臥榻,可方纔的情形還在腦中揮之不去而此時,還在夥房的全野有點納悶,自已難道真的這般可怖,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