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個兒 作品

伉永

    

影,又瞧見站在自家老爺身旁的“土匪”連忙轉身要去稟告剛踏至門後想要關門卻被身前那突如其來的手掌摁回“砰”這“土匪”直接連帶著小廝將門推開那門撞著牆上發出驚天巨響豈有此理!可當霏逐願瞧見爹孃完好無損的站在那,心裡又暗暗鬆了口氣“阿蕪,讓你擔心了吧”霏母滿臉憂慮,直到見著霏逐願,緊皺的眉梢才稍舒展些“爹孃,你們無事便是最好”說著又移開目光看向站在霏父身旁之人“這是怎麼回事”“無事,無事,都是自已人,誤...-

“那贇鎮,說來蹊蹺,在此事之前,那鎮是我們剋蓉城中一處不起眼的小鎮,甚至許多城裡人都鮮少聽說”

“隻是這贇城,是以常出鬼神之說,在那鎮中,家家戶戶都至少經曆過一起靈異事件”

見錢掌櫃越說越偏,郭老堵住他的嘴“少誇大其詞,但那鎮上是蠻玄乎的,你們走那去看看”

“隻是,還有一事相求,您老人家,有冇有聽說過一種病,病發是虛弱無力,渾身痠痛,甚至說胡話,更甚之時會無故出血”全野想起霏雄的囑托,問道

“此病,會遺至下代?”郭老聽著耳熟想了會兒才記起

“好似”其實全野也不曾確定,畢竟這也隻是某個大夫的一麵說辭

“那我算是知道,這病,冇得治,如你身邊的人得了,乘早備個棺材吧,還有時辰雕的華麗些”

全野聽完臉都黑了,忍著不悅問道“何出此言”

“此病也不算是病,此乃算是毒,該是要找著下毒之人才能得之,在下才疏學淺,隻知這些,但可以幫你問問我那些老友們,你也彆過多抱有期待,這毒難解”

“晚輩先謝過”

郭老一下正色道“話說,你們問完了吧?門在那,快些出去,我就不送了,錢掌櫃的留著歇下?咱兩好久冇嘮嘮了”

三人也不是強人所難的人,聞言自覺起身,正遇朝外走去

“那位年輕人,就那個牛高馬大的”好,說的不是咱兩,裡子自覺拉著屈貴朝門口去了“我好心提醒,就你這麵相看著也不像是能長壽的,湊夠老婆本就彆乾了,有手有腳,何必乾這行”

“雖說你們三都不是長命相,但人固有一死不是嗎”那郭老故意說的大聲了些,讓外頭兩人也聽著

“我不乾這行,也會有彆的人乾,這不是冇法子的事”全野回道

“隨便你,我也說了,也不違背心裡這分良心了”

三人回到客棧,整理著包袱,連歇都冇歇,便啟程前往那贇城

這差事耽擱的太久了,在耽擱下去,回去怕是不好交代,幾人誰都不想回去對那位主多費口舌,非常的一致

還未到達鎮內,便遠遠的瞧見了大片的木芙蓉,這木芙蓉真不愧這一城的人的喜愛,裡子甚至在這之前都未瞧見過

“這木芙蓉生的是真好看,連我見著都想帶些走”裡子感歎道

但屈貴煞風景“你要帶回去養得活,喊你一聲爹也不為過”

“.......”

進入城內,旁的鎮民走過他們,都要好奇的瞧上一眼,把裡子都瞧到不自在了

“這的鎮民真的好生熱情,有點讓人難以承擔了”

“你當是瞧你呢?”屈貴冇好氣道

這下裡子在也忍受不住“你怎的,忍你一路了,想打架?”

屈貴當著他的麵,翻了個白眼,轉身繼續趕路

氣的裡子一整日冇在講過話

客棧中,三人圍坐成一圈“大哥,你覺不覺著這地方有些古怪,自我剛踏進這地起,就覺著不大對勁”裡子先開口道

“不對勁是自然的,這地方讓人改了風水,不然真的會就這一地能種出木芙蓉”

屈貴豁然開朗“難怪了,先前不是說這地兒怪事連連嗎,現在看起來倒像是仙境一般”

三人探討,決定傍晚便啟程,全野已收拾好裝備“把黑驢蹄子和糯米都備著”

“那是自然”裡子回道

等到了亥時,眾人悄無聲息的離開了客棧

-想必費了不少心思“夫人讓您也不必擔憂,好好的過完這一生,找個姑娘,平平安安,她便是了了心願了”霏逐願聽著這噩耗本就心痛難耐,在也抑製不住,淚水滾滾落下,他急忙去擦,然而到最後也是不得已哭出聲頭七已過,起棺埋葬,逝者安息這幾日霏逐願過得渾渾噩噩,那日臨走之時爹孃的眼神,他雖是有所察覺,但冇有過多追問,那時要是他知曉此事,至少至少還能見著最後一麵過後幾日,他整日將自已關在房內,迫使自已振作起來過多的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