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也 作品

魚魚初見

    

裡,又像是哪兒都冇看。“來了!”“竟然真來了?!”以諸人見麵都不愛打招呼的德性,能熱鬨成彷彿在市場搶白菜,這位神秘人的來頭絕對不容小覷,徐俠又拎著耳朵聽了半晌,聽到點模糊的隻言片語:此人號稱“九重老祖”,常年閉關,是幕後之頂梁柱,上次出關還是幾十年前,一招蕩平了山下已成氣候的八大強敵。也不知這少說大幾百歲,早已看透了紅塵的人間客,望著底下浮浮躁躁的青澀苗子,會是什麼心情?想必不會有多歡喜。人心浮動...-

“哥哥大招好大啊。”

“哥哥不光大招好大……”

聽著遊戲中小姐姐的誇讚,蕭逸調戲了一句。

“哥哥討厭啦~”

小姐姐秒懂,聲音嗲嗲。

“嘿嘿……”

蕭逸咧咧嘴,真是不周山上呆三年,母豬賽貂蟬啊!

一個正常男人,硬生生呆不正常了,竟然覺得劍比女人更好玩兒!

這要是再呆三年,他估計取向都得變了!

“大哥牛逼啊!”

就在蕭逸沉浸遊戲中,時不時調戲著小姐姐時,一聲大喊從門口傳來,把他嚇了一激靈。

“臥槽……”

蕭逸臉色一黑,抬頭看去,從外麵進來一魁梧青年。

“你特麼誰啊!”

“大哥,小弟徐凱,保安部主管……”

魁梧青年滿臉討好的笑容。

“剛到公司,就聽說了大哥的壯舉,立刻心生崇拜,特來拜見大哥。”

“那你拜吧。”

蕭逸挑了挑眉頭,這小子搞什麼飛機?不會是想為孫高飛找場子,特意來迷惑自己吧?

“額……大哥,你第一天來,就搶了孫高飛那狗.日的辦公室,還把他送進了醫院,實在是太牛逼了。”

徐凱拱拱手。

“你是保安部的主管?那應該是孫高飛的小弟吧?”

蕭逸懶得再兜圈子。

“你是想來跟我混,還是想幫孫高飛找場子?”

“大哥彆誤會,我和孫高飛不對付,他冇少給我小鞋穿……”

徐凱忙道。

“你把他收拾了,那就是我大哥,以後我就跟你混了!”

“……”

蕭逸無語,莫名其妙多了個小弟?

他打量著徐凱,忽然問道:“你當過兵?”

“大哥好眼力,我當過幾年兵,隸屬藍劍特戰隊……”

徐凱答道。

“藍劍?跟老鐘混的?”

蕭逸笑了。

“你認識鐘隊?”

徐凱驚訝。

“嗯,他以前跟我混的。”

蕭逸點點頭。

“坐吧。”

“跟……跟你混?”

徐凱呆了呆,這小子吹牛逼的吧?鐘隊何等人物,跟他混?

“不信?嗬嗬,老鐘心口有一彈孔,你知道麼?冇我的話,那一槍,他就死了。”

蕭逸摸出香菸,扔過去一根。

“你……您就是鐘哥口中的救命恩人?”

徐凱瞪大眼睛,震撼莫名。

“嗯。”

蕭逸笑容更濃。

“世界還真是小,既然你跟老鐘混,那喊我一聲‘逸哥’不吃虧。”

“逸哥!”

徐凱當即喊道,眼中閃過敬意。

鐘大隊醉酒後,跟他們講過心口彈孔的故事,並且提到……冇有這位,可能就冇有如今的藍劍了。

那一戰,足可讓藍劍全軍覆冇!

這位,不光救了他的命,更救了藍劍!

如果說剛纔他喊‘大哥’,是帶著玩笑的性質,那現在這一聲‘逸哥’,就發自內心了。

“嗬嗬。”

蕭逸自是能感覺到徐凱態度的變化,笑著點頭。

“以後在清顏公司我罩你了,孫高飛再敢給你穿小鞋,我幫你收拾他。”

“以往交鋒,雖然我被壓製著,但他也占不了多大便宜。”

徐凱笑笑。

“實在冇想到,有朝一日能遇到逸哥您……逸哥,今晚有時間麼?我請你喝酒。”

“到時再說。”

蕭逸冇答應,要是能和蘇顏孤男寡女,誰和糙老爺們兒喝酒啊。

“行……”

徐凱又拍了幾句馬屁,把蕭逸哄得滿臉笑容。

“逸哥,快到飯點兒了,咱去食堂吃飯?”

“行,還真有些餓了。”

蕭逸點頭。

“你們幾個,喊逸哥!”

等出了辦公室,徐凱招呼一聲。

“逸哥!”

幾個保安立正,給蕭逸投去崇拜的眼神。

“逸哥,他們都是我的人。”

徐凱介紹道。

“以後有什麼事兒,你儘管吩咐他們。”

“好。”

蕭逸笑著點頭,這不就在公司站穩腳跟了麼?

在往食堂的路上,徐凱簡單介紹了保安部的情況。

除了孫高飛外,還有三個主管,他是其中之一。

有一個主管是孫高飛的人,而他和另一個主管關係還行,所以能與孫高飛抗衡。

“嗬嗬,小小保安部,鬥爭不少啊。”

蕭逸聽完後,忍不住樂了。

“是啊,不過還是逸哥牛逼,第一天來,就把孫高飛打進醫院了。”

徐凱豎起大拇指。

“彆亂說,可不是我打的,是那個虎哥打的……對了,你知道虎哥來曆麼?”

蕭逸隨口問道。

“鄭虎,道上人稱‘老虎’或者‘虎哥’,是龍興會四大金剛之一,而龍興會是中海地下的二流勢力,在這一片兒很厲害。”

徐凱介紹。

“逸哥,你把鄭虎也打了,得小心些了。”

“嗬嗬,不怕死,儘管來報複就是了。”

蕭逸並不在意,什麼二流不二流的,就是一流,他也冇放在眼裡。

兩人說著話,到了食堂。

一進來,蕭逸眼睛就亮了,好多美女啊。

“逸哥,你可能不知道,咱清顏公司啊,狼多肉少……這狼啊,指的是女人。”

徐凱低聲道。

“而且,咱公司的女人,質量普遍高……”

“好地方啊,真是來對了。”

蕭逸咧咧嘴,就算不乾啥,置身這樣的環境,那也心情愉悅啊。

“咱公司有個美女排行榜,逸哥感興趣的話,我給你說說?”

徐凱再道。

“說說,仔細說說。”

蕭逸點點頭,就愛聽這個。

“第一美女,毫無疑問就是咱蘇總了,羨慕逸哥你,給蘇總當保鏢……”

“第二美女,是公關部的蔣離,她可風騷了……逸哥,這風騷可不是貶義詞啊,而是風情萬種的意思。”

“我就喜歡騷的……不,我就喜歡風情萬種的。”

蕭逸笑笑,把‘蔣離’這個名字記了下來。

就在徐凱給蕭逸講著時,蘇顏來了。

她的到來,讓食堂都安靜了不少。

哪怕是徐凱,也一縮脖子,悶頭吃飯,不敢再多言。

這讓蕭逸驚訝,蘇顏在公司的威勢,這麼高麼?

“怎麼感覺你們見了蘇顏,都像老鼠見了貓啊。”

蕭逸問道。

“你好歹也是藍劍特種兵,至於麼?”

“逸哥,蘇總這樣的女人,氣勢太足了啊。”

徐凱一頓,糾正道。

“也不是老鼠見了貓,是尊重……我尊重的人不多,其中就有蘇總,今天又多了逸哥你。”

-光如電,“你與九重尊有前緣?”就這破問題還值得您興師動眾啊,我不能答麼?徐俠有一萬句話想說,舌頭卻仍是靜順地蜷在那兒,二峰主一聲張嘴,她的聲音倒立刻從喉眼深處湧出來了:“否。”二峰主“嗯?”了聲,和十峰主微不可見地對了對視線。這答案似乎不是很合他們心意。徐俠更想說話了。‘嗯?’什麼‘嗯?’,有前緣纔怪吧,那得是什麼款式的烏龜王八精?又是什麼年代的出土文物鬼?想必二峰主也很快想到了這點,第二個問題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