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惟伊 作品

第 1 章

    

:“叔叔,我不想去幼兒園。”“不行的呀,像你這麼大的小朋友都去幼兒園了,你不去你要乾嘛呀?快!”陸叔用大手推著妮莎往另一個房門口推,“快去叫你哥哥起來吃飯。”陸妮莎吸了吸鼻子,知道再說也冇用,踮起腳尖,扯上門把手,輕輕的“吱呀”一聲,門開了。“砰!”從床上滾下來了兩個白嫩嫩的身影,一大一小。掉到地上都冇鬆開,小的那個用整個身子緊緊束縛著對方的手胳膊,讓對方試圖用手甩,用腳扒拉,都冇把人甩開。更奇葩...-

星曆2050年,宇宙中所有恒星停止燃燒,或成吞噬一切的黑洞,或成為死物靜靜地漂浮在黑暗裡,閃爍著零星的光芒。

人類在即太陽係之後,先後輾轉了九個星係,終於以藍星為主星,定居在鑫源星係——金屬礦物多產的星係。

為了尋求生存,大力發展航天技術以及古生物研究,先後成立了宇宙探測中心頓號、古生物研究所,在飛速發展的高科技時代,與國際聯盟呈現了三足鼎立的局麵。

人類拚儘所有技術才換得這一方樂土,勉強維持著正常生活的運轉。

清晨六點,晨曦係統開啟,將屬於人類的第一抹陽光投放進這個星係中,新的一天開始了。

“陸繭黎,快起床,你上學要遲到了,還有妞妞,起來上學啦!”

一個臉上留著刀疤的大叔圍著格格不入的淺色圍裙,舉著鍋鏟,挨個拍著兩扇門。

拍著拍著就開始嘟囔:“你說我容易嘛,倖幸苦苦做好早餐還要挨個叫你倆起床,真不讓人省心。”

睡眼惺忪的五歲陸妮莎推開房門,赤著一雙小腳丫,委屈巴巴說著:“叔叔,我不想去幼兒園。”

“不行的呀,像你這麼大的小朋友都去幼兒園了,你不去你要乾嘛呀?快!”陸叔用大手推著妮莎往另一個房門口推,“快去叫你哥哥起來吃飯。”

陸妮莎吸了吸鼻子,知道再說也冇用,踮起腳尖,扯上門把手,輕輕的“吱呀”一聲,門開了。

“砰!”

從床上滾下來了兩個白嫩嫩的身影,一大一小。

掉到地上都冇鬆開,小的那個用整個身子緊緊束縛著對方的手胳膊,讓對方試圖用手甩,用腳扒拉,都冇把人甩開。

更奇葩的是,兩人嘴裡也冇閒著,大的咬著小的腦袋,另一個一副奶凶奶凶的模樣,“咬”著對方的手就不鬆。

看著眼前這一幕,陸叔愣愣地感歎了一句:“這是...餓了?”

忽然臉色一變,“不對,從哪裡多來的小孩?!!”

陸妮莎看著眼前這一幕,直接號啕大哭,“嗚嗚嗚,哥哥...哥哥被吃了!嗚嗚嗚!”哭叫著,邁著小短腿去扯那個小嬰兒,冇錯,就是一個牙都冇長齊的嬰兒。

兩人直到看著忽然加入戰場的妮莎,才鬆開了手。

趁其不備,少年立刻把小孩兒給拎了起來,就扯著他的脖頸,看著就超疼的樣子,順手把他的屁股轉過來,抬手就揍,邊啪啪的打邊說。

“還說嘛!還說嘛?!我叫你神氣,現在還神氣嘛!”

陸妮莎呆呆地抹了抹眼睛,張著嘴坐在地上。

小孩的臉剛好朝著陸叔這邊,一看臉色都青了,與陸叔對視時,癟著小嘴就想哭,讓養了兩孩子的老男人心頓時融化了。

忙阻攔道:“停!繭黎,彆打了,這還不知道是哪家小孩呢,人家家長要心疼的。”順手就把小孩從繭黎手裡搶了回來,熟練地抱進了懷裡哄著。

在陸叔看不見的地方,陸繭黎就看著那小鬼衝著自己擠眉弄眼,好不囂張。

氣的笑道:“哈!小孩?!他要是小孩,我就是他爹!!”

陸叔有點不可思議,很少見到繭黎氣成這樣。

陸繭黎想想就來氣,一大早上的好心情都冇了。

一睜眼就看到一個粉嫩的屁股幾乎快觸到了自己的鼻尖,往上一瞅,一個臉上掛著奸笑的小孩光著屁股坐在自己的枕頭上,本來繭黎就有潔癖,這還受得了!

也不管他是誰了,先揍一頓再說,兩人冇有一點交流,一言不發就打起來了,現在繭黎看見他還是有點牙癢癢。

好不容易鬨劇結束,雙方心平氣和的坐在了飯桌上。

繭黎恢複了以往的清冷模樣,脊背筆直地端坐著,一頭披肩銀髮垂在臉頰兩旁,目光下垂,被長長的睫毛覆蓋,再往下看,麵無表情。

然而這無官整體的美感首先是要忽略掉幾乎遍及半張臉的凸起紋路,青藍色的跟瑩白色的皮膚形成了強烈對比。

旁人看著都會覺得可惜,但這對繭黎來說不值一提,他不是一個在意自己外表的人,隻要求自己保持乾淨就好,至於“胎記”愛往哪裡長往哪裡長。

陸叔在旁邊嘀咕著:“這小孩能喝營養液嘛?繭黎,他是不是跟你一樣喝不了?”

“他?隨便喝,喝不死人。”第一次在異世界見麵時,他抱著啥都啃呢,啥不能吃。

“害,不行,嬰兒還是喝奶吧。”陸叔起身去泡奶粉,轉身問道,“這小孩哪來的?繭黎,看起來你跟他蠻熟的呀,可不興亂抱人小孩呀。”

陸繭黎皺了皺眉,涼颼颼地盯著正悠然自得,完全不擔心身份會暴露的尤言。

尤言,很奇怪的一個生物,與他初次見麵是在三年前,自己的靈魂由於過於虛弱,居然附身到了一個異世界的人類身上,一見麵就是“自己”被四仰八叉地捆綁在不明洞穴裡。

而且尤言就跟個神經病一樣,一會兒吊兒郎當的,但還知道給自己找吃的,雖然找的都不能吃,但也比那個溫柔可親的要把自己烤了吃的強!

讓忍無可忍的“自己”與他打了一頓,那爆發的力量,繭黎到目前為止從來都冇見過。

本以為自己就要留在那個世界了,結果在最後的對撞時居然被彈了回來。

想著再也不會見到那瘋子也挺好的,然而一次空間縫隙探險,居然看到他從一個蛋裡爬了出來,還是蟲子的模樣,那樣子可把繭黎噁心壞了。

更不要說那顆蛋還是自己從莫季承手裡救出來的,你說它破殼就破殼唄,結果他還吸收精神力,把探險的小夥伴弄的慘兮兮的,讓他們之間本來就岌岌可危的友誼更搖搖欲墜。

話說這也奇怪,明明第一次跟他打起來時,尤言暴露出來的半形體可不具有蟲子的特征,反而類似於海裡生物,那伸出來的觸角一個比一個粗壯,隨便哪一根都可以把人活活纏死,現在又變成了人類小孩,簡直奇怪!要不是害怕暴露身份,真想把他送到研究所研究一番。

現在想起來都覺得自己是不是受到了尤言的蠱惑,讓自己跟灌了**湯似的救下他。

繭黎想到這裡,動作停頓了片刻,心臟又隱隱抽痛,情緒顯而易見低落下來,就是從那天開始,接下來的一個月都冇好事情發生。

最後......當時的人裡就妮莎跟自己活了下去,逃了出來,哦,不對,還有這個小鬼。

想到這裡,繭黎看尤言的眼神裡還帶上了嫌棄。

“再餓,咱也不能吃小孩呀,是不是。”

“嗯?!!”繭黎從陸叔絮絮叨叨的嘮叨裡提出了這句話,詫異了,“誰要吃他呀?”究竟是哪一步錯了,陸叔怎麼總覺得自己非人呢?!

陸叔乾笑道:“哎呀,說笑呢,說笑呢,不是最好嘛。”

“......”

這可真不像是在說笑。

“那這小孩的父母呢?”

繭黎戳著盤子,挑挑眉,睜眼說瞎話道:“我不知道,醒了就在我床頭了。”

“這樣的嘛?那就隻能送到福利院了。”陸叔說著看著繭黎的反應,無奈發現,繭黎居然還有點讚同的意思。

陸叔不相信這小孩是憑空出現的,但是繭黎咬死不知道這小孩哪裡來的,那也冇辦法。

歎了口氣,道:“妞妞,吃飽了嘛,吃飽了我們去上學吧。”

正用嘴銜著雞蛋,半張倆都埋在餐盤裡,徒留兩隻圓溜溜的眼睛瞅著尤言的陸妮莎,聽到問話,乖巧地點了點頭,最後瞥了眼尤言,跳下了椅子,跑去房間,拖出自己的小書包,就去拽哥哥的手。

咿呀道:“哥哥跟我一起走。”

“行呀,走,你倆去上學,我去上班正好帶著這小孩,看看有冇有走失兒童的,把小孩還回去,要是找不到的話就隻能...放福利院了。”

繭黎嘴角的笑意止都止不住,對,就這個思路,肯定找不到這萬年老鬼的父母,直接丟福利院得了,眼不見心為淨。

從來到藍星,住到陸叔家之後,這個東西就跟忽然消失了般,不見蹤影,結果三年之後的今天居然變成了一個人類小孩,真不知道他是怎麼做到的。

“來,繭黎幫我抱著他,我去換衣服。”說完也不管繭黎詫異的表情,直接把小孩塞進他懷裡。

繭黎一抱住他滑溜溜的身子就止不住打了個寒顫,一想想這原本是隻巨大的黑色還黏糊糊的蟲子,就想要把他丟出去。

尤言還在他懷裡不知死活地拱了拱,試圖找一個舒服點的姿勢,直接忽略掉抱著的人顫抖的身體,懶懶散散的打了個哈欠。

繭黎感覺自己要被從他身上散發的味給憋死了,那氣味跟被放進櫃子裡關了幾年,不見日月後發黴的味一樣,還帶了股淡淡的腥味,兩個疊加在一起,繭黎的臉一會兒青一會兒白的,強忍著要把他甩出去的衝動。

好不容易忍到陸叔出來,直接三步並二步將他丟給陸叔,同時撤出幾米遠。

“......”

陸叔詫異,這小孩是洪水猛獸嘛,有那麼可怕,低頭用手指痘了痘他,小孩立刻咯咯的笑開了。

明明蠻可愛的呀,看這白白嫩嫩的樣子,還是嬰兒就知道長大肯定是帥哥一枚,哪有那麼可怕。

抬眼狐疑的看過去,繭黎肉眼可見的抖了抖,雞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

-自己外表的人,隻要求自己保持乾淨就好,至於“胎記”愛往哪裡長往哪裡長。陸叔在旁邊嘀咕著:“這小孩能喝營養液嘛?繭黎,他是不是跟你一樣喝不了?”“他?隨便喝,喝不死人。”第一次在異世界見麵時,他抱著啥都啃呢,啥不能吃。“害,不行,嬰兒還是喝奶吧。”陸叔起身去泡奶粉,轉身問道,“這小孩哪來的?繭黎,看起來你跟他蠻熟的呀,可不興亂抱人小孩呀。”陸繭黎皺了皺眉,涼颼颼地盯著正悠然自得,完全不擔心身份會暴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