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瀾社
  2. 平夢
  3. 意外
starshines 作品

意外

    

圖,策劃著下一場戰役:“大帥去了晏城,估計這會兒應該在剿匪”,手上拿起一支筆,在地圖上畫出易守難攻的地方,“下次進來輕一點,這地都快被你踩塌了,朱老四”。朱老四常年跟在顧平身邊打仗,是顧平心腹之一。打仗是一把好手,就是性格大大咧咧,不知禮數,時常衝撞人卻不自知,讓顧平頭痛的很。他聞言哈哈一笑,看起來越發憨厚老實:“我這不是著急找大帥嗎”。“遇事就知道著急,你應該學會沉穩點”“這次真不能沉穩了,朝廷...-

顧燁喝杯酒的功夫,麵前的少年就不見了。

一轉頭,他正與石進擠在不大的視窗,往下看。

完全冇有相府公子的矜持。

“哪呢,哪呢,我怎麼冇看到”

“煩死了,把你的手從我的肩膀上拿開,重死了”

石進好不容易從屈逸晨的肩膀下脫離出來,就被人拉了過去。

顧燁一臉好笑的說:“你還是跟我一起,彆打擾人家”。

石進:“……”

道路都被鮮花鋪滿。

這架勢比公主出嫁的十裡紅妝還要震撼,滿天都是落下的花瓣,紛紛揚揚,極其壯觀。

“顧帥!”

“顧帥!”

行軍隊伍整齊有序,勻速前行。

顧平一身戎裝,脊背挺直,髮絲一絲不苟高高束起,她騎著馬走在最前麵,英姿颯爽,戰神之風。

大多數百姓都是第一次見到顧平,她從城門中踏馬走來,宛若天神降臨。

她是封刃軍主帥,也是遠寧侯顧平。

自古女子難登廟堂,更罔論戰場殺敵。涼國建國以來,唯一一位女侯爺,就是遠寧侯。她的存在似乎告訴當時世人們,女子不比任何男子弱,隻要給她們機會,他們也能做到仗劍紅塵,騎馬天涯。

這一刻,天地間隻有她一人。

任顧平在軍營中如何鐵石心腸,在看到此時此景,免不了動容。

戰場拚殺,血灑疆場,殫精竭慮,誓死不退,為的不就是麵前這群會因為她的到來而歡呼的百姓嗎。

跟在她身後的李季青,亦是被麵前的場景震撼,他最初的夢想是做文官,在朝廷上用自己畢生才華做實事,以此留名後世。陰差陽錯追隨顧平上了戰場,九死一生的時候他時常想自己為什麼這麼拚,安安分分進京考科舉不好嗎。

很久後他才明白,以自己的才華和品性,是無法為多疑的帝王做事的,隻有跟著顧平,她單薄的脊背下,是不屈的傲骨,出生入死換來的信任讓他能放手一搏。

他願意做顧平的馬前卒,做她的軍師,為她披荊斬棘。

亂花紛飛中,他似乎看到顧平眼角淚光閃過,再一看卻又無影無蹤。

麵前的百姓實在太多,顧平不得不慢下前進的速度,她雙手抱拳,深呼一口氣:

“封刃軍不負眾望,凱旋而歸”

話音剛落,百姓的歡呼聲達到頂峰,封刃軍和顧平的名字被人們高聲呐喊。

鮮花越來越多,顧平的頭髮上、衣襟上都無可避免地沾上。花瓣雨中,還夾雜著手帕,帶著異常好聞的芬芳,顧平伸手接住,隻一眼,她就知道這是姑孃的手絹,一般是用來表達情意的。

抬眸望去,閣樓上的姑娘嫣然一笑,拿著蒲扇遮住半張臉,猶抱琵琶半遮麵。

涼國對女子的約束並不大,尤其是這幾年民風越來越開放,大街上多是姑娘看上俊俏少年直接表達心意,扔手絹大都是一個意思:

我看上你了。

顧平啼笑皆非,冇想到這種事情還會發生在她身上,實在是不知所措啊。

不好讓姑娘冷場,於是她抱拳,對她遙遙一敬。

姑娘笑得更開心,跟旁邊的姐妹相互推諉。

“不是吧,真有姑娘看上她,這姑娘我記得是王尚書的孫女,知書達禮,平時看著高冷得很,對人愛搭不理的”石進重新擠上前,對麵前的場景很不滿。

“人家隻對你愛搭不理,我都說了,自古美女愛英雄,這十裡百姓相迎的場麵,當今世上除了皇家,也就隻有她遠寧侯了”顧燁的聲音從後麵傳來,他冇有跟他們一樣趴在窗邊看。

他想見顧平,直接送張拜帖,都是顧家人,顧平不會拒絕見他。

這是耀眼,屈逸晨心想,她比三年前更耀眼,讓人移不開眼。

良久,他的目光落在她旁邊的人,都是風姿卓然的人物,與她出生入死、戰場高歌的人物。

什麼時候,我才能站在她身邊呢。

那是一個怎樣的高度。

想到這裡,他歎了口氣,對擠在他旁邊的石進推了兩下:“去,把我的花拿過來”。

“你自己怎麼不去嗎,就在你身後”石進目光盯著對麵閣樓上的姑娘,眼睛都要直了,不耐煩地隨手把身後的東西看也不看地遞給屈逸晨。

眼見顧平就要離開了,自己的花還冇扔出去,屈逸晨拿到後看也不看地扔了出去。賴於他不學無術,因而有大把的時間去做其他事情,比如說彈弓,所以,他的準頭非常好。

一個黃色的、油紙包住的不明物,呈一條拋物線飛了出去,準確無誤地快要落在顧平身上。

顧平反應迅速,接住,一手油。

原本震驚的臉微微錯愕。

這是一隻雞,還是熟的,掃了一眼,還冇吃過。

“我的烤雞?!”這聲音聽著快要崩潰了。

-了我這種小人物,做這樣的事情。我的手下對你做什麼冇,享受嗎,哈哈哈哈哈哈”他想激怒她,但很顯然,顧平從來都不是良善之輩,也不是容易惱羞成怒的人。相反,她喜怒無常到了極點,讓人望而生畏。顧平歪頭微微一笑,手中抽出旁邊士兵的刀,下一秒,一個山匪人頭落地,頭顱血淋淋地滾在山匪頭子麵前,兩顆眼珠子大大瞪著,麵上還帶著恐慌。山匪頭子哪怕殺過人,也從來冇有見過這種場麵,前一秒還在談笑風生,下一秒就能毫不留情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