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瀾社
  2. 泅水
  3. 飛泉宮宴(一)
desc 作品

飛泉宮宴(一)

    

。他經常念民間新出的本子給太後聽的,太後很喜歡他。”荔桑眉飛色舞的和汲秋說到。話音剛落,遠處傳來一陣馬蹄聲,薄薄的霧影中顯現出一個騎著馬身形纖薄的年輕人。汲秋直到那人走近纔看清他的模樣,一身嫩綠色竹枝暗紋銀緞鑲邊的箭袖短袍,頭頂著竹編的鬥笠。鬥笠緣邊還滴著清晨的露水,鬥笠下是一雙明亮漆黑的瑞鳳眼。那人下馬,皓齒明眸的行禮開口道:“兩位姑娘扮的不錯呀。”“大公子早呀。林嬤嬤讓我們在這裡等的人估計就是...-

初夏,天氣開始炎熱,金黃的太陽照耀在浮山山體上,將山間那些所剩不多的雲霧都驅散而出。

澄靜的藍天像畫布一般映襯著浮山的綠,山間的各色花朵也逐漸展開了嬌嫩的花枝,準備大肆開放一番。山腳下的隆福寺內的杏花桃花早已開放凋謝了一輪,山頂的三清道觀裡的池塘綠荷卻彷佛才睡醒。

自從汲秋回到了浮山之後,就一直被田嬤嬤四處帶著檢查汲秋作為掌侍的學習成果。

汲秋去了一次解縣,腦袋裡早就渾忘了掌侍,可田嬤嬤在浮山乾了一輩子,對浮山極為清楚,也極為愛惜浮山,每當汲秋報錯幾處,她立馬知曉三令五申對汲秋說太後的事無小事,你今日報錯種了幾棵樹,明日就要丟了你的腦袋。又拿太元多少年多少月,她在宮中聽聞哪個掌侍因為數錯了針腳,讓皇後孃孃的衣服不合體被全家處死的事情每日在汲秋耳邊唸叨,嚇得汲秋每日早起晚上睡不著,小心翼翼跟著田嬤嬤。

導致度宜那日離開浮山回京的時候,汲秋都冇有見到度宜,本來還想托度宜問一問汲府的訊息,也隻能拜托荔桑帶上自己做的蜜餞果子給度宜以作感謝。

隨後汲秋荔桑又被派去參與佈置今年太後的飛泉宮宴。

飛泉宮宴是太後每年在夏天都要舉辦的家宴,夏日碩果累累,浮山的瓜果蔬菜以及茶葉都很是新鮮,於是太後便會邀請孃家人來浮山小聚,偶爾也會邀請老友。宮宴一年隻舉辦一次。飛泉宮宴之後,漸漸入秋,太後也就要回到京中的建章宮中居住。田嬤嬤說這是自己最後一年作為掌侍的飛泉宮宴,以後就要汲秋荔桑她們自己來辦了,辦不了也是要掉腦袋,嚇得汲秋更是睡不著。

飛泉宮宴包括饗宴和賞賜宴。賞賜宴由建章宮中的尚膳局專門負責,饗宴則由浮山太後內廷的掌侍們按照太後擬好的單子準備。上林苑監和光祿寺卿每年在這個時候也會來到浮山,為太後進獻各地上貢的果蔬野貨等。

太後也會命令林嬤嬤和白德運從民間收購一些好的珍味食材。田嬤嬤說因為飛泉宮宴是一年之中浮山最大的事,因此需要源源不斷的食材能夠保證宴會的順利舉行。宴會的座次、請人的名單甚至是表演的節目都是太後擬定好了的,不可以隨意地更換。

汲秋看了看饗宴的單子,便覺不凡。從金陵運來四艘有冰的船,其中有楊梅、鮮筍、枇杷、鰣魚、玫瑰露醃漬的櫻桃等食材。茶葉準備了先春茶、羅浮茶、次春茶還有浮山茶。

膳食單子上則列了蒸豬蹄肚、糊辣醋腰子、蒸鮮魚、五味蒸麪筋、羊肉水晶餃兒、絲鵝粉湯、三鮮湯、胡椒醋鮮蝦等不下百餘種餐食。

汲秋每日被田嬤嬤派去在廚房和采買處跑腿覈對采買的斤兩。今日從采買處抱回藕四十枝,明日就要搬回芋苗二十斤,再後日廚房又說茭白二十斤缺了五斤。

浮山的廚房冇有建章宮中大,廚師和使喚大娘人卻比太後在建章宮的要多得多,因此一旦運作起來,有些粗壯的便占了大半邊身量,互相便爭起口角來,汲秋還覈對斤兩之餘還要在各個人員之間勸架做攔停。

一日,汲秋剛帶著下冰船的師傅們領著四籮筐蝦蟹準備進門廚房便聽見裡麵又爭執了起來。

隻見一個抄著兩根匏瓜的嬤嬤對著另外一個嬤嬤說道:“你個老貨點錯了東西還敢賴皮不是自己拿走的,告訴你這是浮山行宮,不是建章宮裡,太後孃娘人在浮山,就是我們說了算,你們建章宮中來的說的不算數。”那建章宮中來的嬤嬤似乎也不甘示弱地說道:“咱們都是為了太後好,你說什麼我就拿走了,等著我撕爛你的嘴!”說著說著就要動起手來。

汲秋本想叫人來把蝦蟹卸下,見狀不妙趕緊攔住二位嬤嬤,給各自順氣說道:“大夏天的,各位嬤嬤們都該做完活兒歇歇纔是,何必動那麼大的火氣。

這事情辦不好,大家一起被太後訓,又有什麼意思。”汲秋一邊說著一邊示意力氣大的夥伕們趕緊把四蘿筐的東西拿進來。“姑娘不管你的事,我與這老貨的恩怨,姑娘請旁邊纔是。”其中一個嬤嬤並不買汲秋的賬,下了汲秋的臉麵說道。

“嬤嬤這話可不對。”倏的,汲秋聽聲音轉身,原來是度宜來了。

度宜穿著一身湖藍色的圓領金線繡邊長袍,一手拿著一盒蒜酪一手提著一個不知裝了什麼的食盒進門笑道“嬤嬤,你既在建章宮中,自然也知道田嬤嬤馬上不做了,這下來就是秋姑娘,你說秋姑娘請旁邊,那不是讓秋姑娘傷心,讓太後覺得你們對太後的旨意有意見麼。我看嬤嬤還是話收回去的好。話說多了,都閃了舌頭了。”

眾人看度宜進來,都行禮道大公子好。那位建章宮中的嬤嬤見度宜來了,便知道要吃癟,覺得冇趣出了門子。汲秋見度宜來了廚房,又驚又喜。詢問大公子怎麼來了浮山,度宜將手中的蒜酪交給廚子,笑回到:“度家請吃飯自然不能少了我。”兩人笑著出門,來到了浮山的鏡湖邊。

“上次大公子走,我都冇來得及送一送大公子。”汲秋笑著看著度宜。

“姑娘事忙,不打緊的。這次咱不是又見著了,喏,這盒好東西我可是特意留給的姑娘。”度宜把手中另外一個不知道裝了什麼的食盒遞給汲秋。汲秋不明所以,度宜示意她打開看看,汲秋打開來看,原來是一碟鮮荸薺。浮山地處北方,不產江夏的荸薺,每年隻有冰船運來才能吃到。汲秋驚喜的不得了,趕忙問度宜是如何弄來的。

“這你就彆管了,快吃快吃,剩兩個過會兒我拿去給荔桑那丫頭,不然她就要全吃完了。”

汲秋拿起一塊白如冷玉的荸薺,一口咬下去鮮甜的汁水充斥著口腔,邊吃邊問道:“還冇問大公子,丹詠回到蔡府後如何了?”

度宜也拿起了一塊說道:“丹詠娘子好的很,隻是蔡夫人不太好。此前太後不是讓她們寫一封信稟明是家事,兩位夫人也寫了,趙嗣傑遞上去之後,陛下就準備一笑了之就放了蔡吾大人回家,不過還要罰俸半年。不過蔡夫人說是突然發了瘋,在鬨出家呢。”

“出家?唔,這可真甜,為什麼要出家?”汲秋問道。

“我也不知道,田慶大人來我阿爺府上求我阿爺下令各地的寺廟不準收田夫人,現在田夫人覺得冇了指望,說是又去了京郊縣的一個道觀做了姑子。”

“蔡大人冇阻攔嗎?這做姑子怎麼行。”荔桑更為不解道。

“他去了,但我阿奶說蔡夫人根本不見他,還說作為田氏女不幸,讓蔡大人就繼續當陛下的狗。

“哈哈哈哈”兩人不約而同都笑了起來。

“哦對了,你家薛榮回來了冇有,我之前還正擔心他。”汲秋不知道已經是第幾個荸薺了,眼見食盒就要空了。

度宜笑笑搖搖頭說道:“他嘛,早就回京了,還殺了一個土匪呢,把那知縣嚇得半死。”汲秋聽薛榮回來了,便讓度宜趕緊把薛榮派過來替她搬重物,說一堆食材田嬤嬤不派人來,自己四處借人。

“我回去和他說說,看他願不願意。”度宜撚完最後一塊荸薺說道。“糟了,我倆都吃完了,這下不能給荔桑了。”

說曹操曹操到,遠遠的汲秋就看見荔桑喊著“大公子,我的荸薺呢”跑了過來。度宜趕忙收拾好,將食盒遞給汲秋以作罪證。三人又是一頓吵鬨,又被太後和田嬤嬤攆去了山腳下,準備迎客。

-邊不遠,因此聖上可能還會到飛泉宮中來與太後相見。另外太後不久也會回到帝京之中的建章宮居住”汲秋聽見聖上來飛泉宮中,不明所以的點點頭。度宜緊跟著說道:“姑娘在蔡吾大人那件事中對在下幫助頗多,雖說都是受著太後的命令,但在下感激不已,可以說在下能夠封的國子監主簿離不開你和荔桑姑孃的幫助。我隻是擔心太後回宮後,建章宮中人多口雜,難免會有不順心。”汲秋也甚是擔心的說道:“大公子真是說到了奴婢的心裡,這幾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