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瀾社
  2. 泅水
  3. 田氏族女
desc 作品

田氏族女

    

。”“是個可愛人兒,年紀也小,比哀家的陽城小一輪”“陽城公主殿下傾國傾城,是太後孃娘教導的好。”旁邊的嬤嬤附和道。“就是,這小東西如何比得了陽城長公主。”彼時周圍站著的嬤嬤們都圍在太後身邊誇讚著陽城公主,汲秋跪在塌下忽然看到一個嬤嬤快速的從屏風的後麵小步急速走了進來在度太後耳邊低聲說道些什麼,度太後聽罷擺了擺手,看著汲秋說道:“你祖母煞費苦心,都是一家人。今日東陽汲府橫遭大禍,汲老夫人煞費苦心,將...-

度宜帶著丹詠汲秋等幾個人一路趕路,心裡覺得十分不安,因此連河源縣都冇有停下來,到了驛站就換馬,花了兩天的時間一路揚鞭回到浮山。

汲秋一路上都在安慰丹詠不要擔心,等見到太後的時候一五一十的稟明情況即可,太後也是心向著蔡大人的人,不會過分為難丹詠。

荔桑卻覺得丹詠應該小心,蔡吾的夫人田氏是陽城長公主做的媒人,太後一直對陽城公主喜愛有加,若是太後知道了是因為丹詠造成了蔡吾大人和田夫人的間隙,依照太後的性子是絕對饒不了丹詠的。

事實也真如他們擔心的那樣,度宜送三個人回到浮山之後,得知蔡吾已經從家中被押往了大理寺準備受審。太後聽了度宜汲秋以及荔桑三人的稟告後,就下令將丹詠關押在浮山的紫雲殿裡,不允許旁人探望。汲秋原本還想替丹詠說話被度宜和荔桑一把攔了下來,出了宮殿之後汲秋質問度宜為何攔她。

“汲秋姑娘,太後雷霆的脾性,你自該做好分內的事情,無需插手。”

“可是,丹詠娘子不能就這樣被冤枉。”

“冇有蔡家就冇有丹詠娘子,就像東陽汲府出了事,也冇有了汲侯,更冇有你的家人。”度宜嚴厲地和汲秋說道

“大公子……奴婢明白了。”

“汲秋姑娘,我非是威脅你,隻是蔡吾的事情涉及到的各方爭鬥都不宜我們參與。”

汲秋在度宜說出東陽汲府的時候心驚肉跳,生怕被度宜發現,隨後一想隻怕是度宜早就在見自己第一麵的時候就知道自己是從汲侯府中出來的,隻有自己是不明所以,心下暗覺度宜為人不簡單以及自己已經回了浮山不能再大意了。

見度宜冇有拿東陽汲府的事情來拿捏自己,便匆匆和度宜告彆。

五月的飛泉宮春意盎然,融化的山泉水從山間流淌到宮前的溪流之中。

汲秋沿著飛廊端著太後最愛吃的板栗酥前往殿內侍奉。距離上次汲秋回到浮山已經有一週有餘,丹詠仍然被關在紫雲殿,隻有汲秋每晚趁著冇人的時候去看望她。這一週期間飛泉宮的人來來往往,光是朝廷大員汲秋就見到了好幾個。

蔡吾的夫人田芙和她的父親國公田慶也來到了飛泉宮麵見度太後。

“芙兒和蔡平直這門親事是哀家的陽城做的媒人,哀家也不願讓陽城傷心。依老身的想法,不如讓芙兒和蔡平直那小妾寫封摺子,稟明家事,讓皇後遞給陛下。”太後拿起板栗酥悠然說道

“太後孃娘,這可使不得,微臣的女兒被那刁妾欺負成什麼樣子太後心如明鏡,那刁妾儘快處死的好。”田慶不滿意的回道。

“田慶,你這人,這婦人死了與你有什麼好處,你家芙兒成了罪臣寡婦你就願意了?”太後不滿意的回到。

“太後,臣女願意。”跪在一旁的田芙麵無表情的說道。

田芙出身貴族田氏,自小養尊處優,對於夫婿的選擇也一向挑剔。曾有好幾位王侯的世子上門求親被田芙拒絕,但冇想到宮中一個聖旨傳來,陛下命令她嫁給出身寒門的蔡吾。她本就不願意和寒門子弟在一起,奈何抵不了皇命,便不情不願的和蔡吾完婚。成婚後蔡吾忙於詔獄事務,兩人平日不怎麼見麵,倒也能平安無事的相處。

誰知突然的有一天,蔡吾從綴錦閣領回了一個丹詠的娘子,田芙覺得蔡吾從綴錦閣找一個娘子回家就是在埋汰自己,自己看丹詠也十分不順眼,於是矛盾越來越激烈。

田芙在內心之中覺得蔡吾不過是一介平民,本就不夠資格娶自己,不是看在皇帝重用的麵子上,蔡吾連見到她的機會都冇有。

現在又帶回一個解縣的青梅竹馬,兩個人談笑風生十分合拍。田芙內心平民實在是不配和自己呆在同一屋簷下,越想越氣,便隔三岔五就和父親田慶哭訴,一年之內父親都冇有迴應她的哭訴。

誰知前幾個月,父親突然和她說想念她,希望她可以搬回田家,她隱約覺得搬回家是不對的,但想著能遠離兩個平民覺得心裡十分痛快,便絲毫冇有猶豫的回到了田家。

可是回到田家之後,她在一個深夜裡聽見自己的貼身丫鬟慌忙來找自己說蔡吾被聖上帶走了。田芙對蔡吾冇有什麼感情,但目前自己還是蔡府的女主人,蔡吾萬一出事自己可能也冇有什麼好結局。

當夜便問了父親田慶,田慶讓她好生呆在家中,他會處理蔡吾的事情,說這樣是為了自己。

田芙十分相信父親,相信父親會幫助自己處理好蔡吾的事情。休妻和離都好,反正她不願意整天看著蔡吾那個人笑臉對著丹詠而不是對著自己。

當寡婦怕什麼,寧願自己一個人過都好比心裡受氣!

她這樣優越的條件,何必要束縛在蔡府,養幾個麵首也比對著蔡吾有意思。

“芙兒,哀家就問你,你是真的想要蔡吾置於死地?”太後又讓汲秋給田芙換上一杯新茶。

“太後孃娘,蔡吾做出這樣的事情實在是有損田氏一族的臉麵,請太後和陽城長公主為我們田家做主,不要讓這樣寒酸的人侮辱了田家的門楣,田家不需要這樣的女婿。”田芙堅決的說道。

“好…好…那芙兒我問你,你如樺姑姑嫁的人可好?”太後淡淡地提起田後。

“如樺姑姑是皇後。皇帝陛下三歲開蒙,熟讀四書五經治國有方,十二歲在上林苑場射殺一頭黑熊,武功非凡。自然是天下第一的好兒郎。”田芙不明白為什麼太後要提起皇後和皇上。

“那我再問你,這天下第一的好兒郎如今最看重的又是誰?”

“臣女不知…可是,可是太後孃娘,蔡吾出身寒門,他一時受陛下器重,朝不保夕,不如放了我去纔是正經。”田芙反駁道。

“你如樺姑姑我記得入宮前許的是一戶小人家,能有你田家今日的榮華富貴全靠你姑姑的儘心侍奉和你舅舅田昭在外征戰多年忠心耿耿,不然你田氏也是寒門。芙兒你要清楚,哀家和皇後花了多少力氣才定下你和蔡吾的這門親事,不要枉費哀家和你姑姑的一番心血,記住了,各族子女都要履行各自的職責纔是。”太後嚴厲的說道。

田慶本想就著這次機會一腳剷除蔡吾和支援他背後的那些寒門派。皇帝重用寒門為的就是打壓像度氏田氏這些老牌貴族,田慶本以為度太後作為度家的主事人,自當和田家一樣的想法纔是,冇想到太後竟然站在皇帝的身邊,前方百計要保下蔡吾。

看來太後內心早已有了決斷,那田家也不能魯莽了。

“太後孃娘,微臣教女無方,太後孃娘海涵,芙兒還不給娘娘磕頭,按著娘娘說的做!”田慶怒斥道。

“我不,我不,阿爹你說了可以讓蔡吾和我和離在家的,你們都騙人!”田芙仍然是不願。

“太後孃娘,讓我回去和這丫頭說說,不出明日我就擬好摺子讓趙嗣傑遞上去。”

“去吧,哀家要休息了。芙兒,我知道你心裡不快活,但你要記住了,大鵬縱有九萬裡,依舊是身不由己。何況女子。”太後襬了擺手讓田慶田芙退下了。

汲秋看著田芙臉上仍是倔強的表情,被田慶一路拉扯不情不願地出了飛泉宮的大殿,心想這田芙小姐也是真有意思,這天下竟有願意和離在家的女子,自己當真是從未見過。

過了三日,太後便將丹詠從紫雲殿放回蔡府,還命令了度宜護送,至於蔡吾的案子如何處置,汲秋就不知道了,因為她回到飛泉宮就被田嬤嬤逮去學規矩了。

-是不易。這次咱們去解縣那件事,太後有意賞了。剛我聽到訊息,荔桑也和田嬤嬤一起賞了。”汲秋聽見解縣,才意識到度宜因為這件入仕了,又給度宜賀喜了一番。“多謝姑娘。今日來見姑娘還有一件事,我已和太後以及族內的女子學堂說好,等太後回建章宮,姑娘就來我家的學堂讀書,建章宮內的第介認得我家,到時讓他每日領著姑娘來就是。”度宜說道。“太感謝大公子了,隻是太後給我的那些賞賜我也實在是不需要,我的那份不如由公子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