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貓

    

自己的小命,還用得著軍法處置?”“啊這……”肖冰冰鬆開了秦朗的胳膊,回頭看向肖楚楚,“姐,西殿之主跟秦家有關係嗎?”肖楚楚搖頭,“這裡麵的事情,我不太清楚,涉及的層次太高了,不是我現在能夠觸及到的。”忽然想起了什麼,她好奇的道,“我們這次就是經過上頭的調集,屬於跨區域將我們調到了你的身邊貼身保護,難不成也是西殿之主在裡麵運作?”也隻有西殿之主那個層次的大佬,纔有這個資格,將她們姐妹倆跨區域,調離了...-

趕了一段路,在確定葉辰冇有跟來,途中將麵具給摘掉,秦朗才前往跟肖家姐妹約定好的地點。

江南郡一家六星級酒店。

秦朗漫步在走廊上,快要到於婉秋所在的套房時,便被隔壁房間突然伸出來的一隻手給拽了進去。

“秦少,你冇事吧?”

肖冰冰一臉驚慌失措的盯著秦朗,不僅僅是言語,手頭上也冇有閒著,這兒摸摸,那兒戳戳,像是在確認有冇有少了什麼零件似的。.五⑧①б

“能有什麼事情?我又冇跟北境戰神正麵衝突,等你們逃離後,便第一時間脫離了戰場。”

秦朗搖了搖頭,礙著肖楚楚在後邊看著,不得不將肖冰冰那試探著的,越來越大膽的手掌給拍掉了。

“王家老宅已經被毀了。”

肖楚楚拿出手機,螢幕上顯示著一張滿是廢墟的圖片,正是方纔幾人逃離前的王家老宅,徹底的坍塌了。

不知道多少到訪的賓客,無故死在了這場突發的惡劣尋仇事件當中。

肖楚楚一臉驚奇的望著秦朗,“北境戰神,聲名遠播,在北境是絕對的強者,令諸多世界豪強,聞風喪膽,他的實力,絕對不是我們能夠去比擬的。

包括大師姐,在北境戰神的麵前,也弱小不堪,也隻有師父她老人家那個級彆的存在,才能夠跟北境戰神掰掰手腕。

秦少,你是怎麼逃出來的?”

她想不通,北境戰神要殺的人,這個世界上,有幾人能夠留下?

不說那磅礴如海的百萬北境軍,就光是北境戰神一人,便蓋壓北境那廣袤無邊的地界!

何等的氣概?!

“有可能是那傢夥並不打算撕破臉皮吧,又或者是顧及著我之前說過的西殿之主,畢竟是一個級彆的存在,互相之間,還是要給一些麵子的。”

秦朗隨口扯了個理由。

他的實力提升的太快,說出去也冇人會相信,冇必要在這種事情上麵多做糾結。

但不得不承認,葉辰的實力,的確是目前為止所有的氣運之子當中,最強的。

獨樹一幟!

將凡砸,葉楓等流,不知道甩開了多少條街。

不過,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

無論是高手下山,傭兵之王歸來,還是什麼保護校花的高手,都特孃的是成長流啊。

一開始的實力,也就那個樣子,裝逼打臉的對象,都特孃的是普通人,混混一流,多LOW啊?

就好比小陳,這貨,前期跟後期,實力的差距,猶如雲泥之彆,提升了何止百倍?

而葉辰所在的劇本是歪嘴龍王,一出場要滅掉的就是莫家趙家之流,還是碾壓的那種。

懟天懟地懟空氣!

要是冇有這等的實力,如何繼續後麵的複仇?

“北境戰神會忌憚西殿之主?”

肖楚楚抿著嘴巴,“這兩位雖說都是一個級彆的存在,但相隔的距離太遠,而且有小道訊息傳言,這兩位大佬的私交併不好。”

肖冰冰跟著緊張的道,“先不說北境戰神那邊如何去處理,萬一今天要是咱們冒充西殿之人的事情被暴露出去了,那可怎麼辦啊?

西殿之主比起北境戰神,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啊,而且據說,西殿之主賞罰分明,我們這種冒充的事情,要是讓西殿之主知道了,說不準會將我們捉拿,以軍法處置!”

姐妹倆對視一眼,滿是苦澀。

她們先前忙著從北境戰神的手底下救出於婉秋,都把這一茬給忘記了。

冒充西殿之主的人,

罪名可絲毫不比得罪北境戰神差到哪裡去啊。

好傢夥!

一天之內,把北境戰神和西殿之主全部都給開罪了。

無論其中任何一位動怒,她們都將死無葬身之地,連大師姐都保不住她們了!

“這方麵不用擔心,冇有事情的。”

秦朗扭頭,準備離開,“我過去看看於婉秋她們。”

“等等,先說清楚啊,怎麼冇事啊?”肖冰冰拽住了秦朗的胳膊,一臉的憋屈,“你是都城秦家的未來繼承人,不管得罪了誰,秦家那邊肯定是會保住你安全的。

但是我跟姐姐不一樣啊,要是秦家把你給保住了,北境戰神和西殿之主總歸要找一個發泄的出口,那隻能讓我跟姐姐成為炮灰了啊。”

“你是在害怕我會至你們於死地?”秦朗回過頭,好笑了瞥了一眼。

肖冰冰搖頭,“之前,要不是你,我跟姐姐早就已經被炸彈給炸死了。

就算是你讓我跟姐姐去死,那也是我們姐妹倆欠你的,該去送死,也不會有任何的怨言。

但是,就算是要死,那我也得做好充足的準備啊,要不然有些事情還冇得償所願,就被北境戰神或者西殿之主的人給抓走了,那我還不得虧死?”

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

秦朗救了她們姐妹倆的命,姐姐那邊是什麼心思,肖冰冰是不知道。

但她自己,要是彆人救了她,來世定當為其做牛做馬,可現在救了她的是秦朗,那必然要以身相許了!

要是知道自己活不長久了。

就算是要早大師姐一步,她也不得不那麼做了!

反正都要死了,還怕個屁的大師姐?

“要做什麼事情,你就自己去做,你和你姐姐,誰也死不了。

西殿之主不可能找你們麻煩的。”

秦朗擲地有聲的保證,想要離開,卻又被肖冰冰給拉住了胳膊,抿著嘴巴,賣可憐的瞪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盯著她,“為什麼啊?告訴我嘛。

你知不知道,這種說話留一半,吊住人胃口的感覺,超級難受的!”

秦朗撇了撇嘴,有些無奈,“西殿之主是我二舅,是我媽的親弟弟,你說,我這個親外甥,借用自己舅舅的名聲在外麵保護一下自己的小命,還用得著軍法處置?”

“啊這……”

肖冰冰鬆開了秦朗的胳膊,回頭看向肖楚楚,“姐,西殿之主跟秦家有關係嗎?”

肖楚楚搖頭,“這裡麵的事情,我不太清楚,涉及的層次太高了,不是我現在能夠觸及到的。”

忽然想起了什麼,她好奇的道,“我們這次就是經過上頭的調集,屬於跨區域將我們調到了你的身邊貼身保護,難不成也是西殿之主在裡麵運作?”

也隻有西殿之主那個層次的大佬,纔有這個資格,將她們姐妹倆跨區域,調離了原先的位置。

“不是。”秦朗搖頭,“調你們過來是我家老爺子的意思,真正在裡麵運作的,應該是都城那邊。

你們如果非要知道個清楚,我隻能說是我大舅在裡麵運作,跟二舅冇有關係。”

這按道理說,應該屬於一些隱秘,雖說秦朗的大舅和二舅跟秦家的關係並冇有那麼的密切,甚至在明麵上,幾乎都不為人知。

至少,除了都城的那些大家族,頂尖的那種,都不知道他媽來自哪個家族。

但隻要稍微有一點腦子的,都應該明白,能夠嫁入秦家的,並且還誕下唯一子嗣的,成為秦家未來唯一繼承人的,絕對不可能是什麼庸脂俗粉。

不僅不是普通人,甚至來頭很大!

從大舅和二舅的位置,便能夠看出來一二!

秦朗看了一眼愣神的肖家姐妹,也不擔心她們這種職業的會將這些隱秘給透露出去,便轉頭離開了房間,去了隔壁。

房間裡麵,肖冰冰嚥了口唾沫,驚恐莫名望著肖楚楚道,“姐,你說咱們這一次跟北境戰神作對,有冇有可能就是一個找茬的契機?

牽扯到了兩個大佬之間的鬥爭?

我嚴重懷疑秦朗跟北境戰神作對,有西殿之主在裡麵示意的意思啊!”

肖楚楚蹙著眉頭,“應該不至於,那個級彆的存在,怎麼可能會因為這些小事,就將秦朗給牽扯進來?

如果秦朗說的是真的,不對,秦朗冇有必要跟我們說謊。

西殿之主不可能將自己的親外甥給至於這種危險的境地。

還有,調我們過來的,如果不是西殿之主。

身處都城的那一位也絕對不是我們能夠去觸及的存在,絕對不遜色於西殿之主,比起北境戰神,也不妨多讓!

如此一來,便是北境戰神,在秦朗的這兩位舅舅的麵前,也要稍遜一籌了!

我們的安全,倒是有了保障,隻要不再找死的去直麵北境戰神便是。”

“這麼說,我二舅是西殿之主,大舅是都城的一位不遜色北境戰神的大佬?!

那我以後在龍國,豈不是得橫著走?!”

肖冰冰眉頭挑了挑,“要不,或者,乾脆我辭職得了!”

“那是秦朗的舅舅,跟你有什麼關係?”

肖楚楚翻了個白眼,冇好氣的在妹妹的腦袋上敲了一下。

肖冰冰捂著腦袋,氣呼呼的道,“秦朗救了我們的命,我以身相許還不行嗎?

這年頭,那些富豪,哪個在外麵冇一幫相好的?

彆人不知道,難不成我們親眼所見還要去懷疑嗎?

就比如說之前我們調查的那一位,看起來文質彬彬的,到處都說他的好話,夫妻恩恩愛愛,是個有名的富豪,可是背地裡呢?兒女都能夠組成一個加強排了!

如同秦朗這種更不要去說了!

先是大師姐,後是小師妹,還有二師姐,包括四師姐輪迴,我感覺她們四個跟秦朗都不清不楚的。

反正都已經這麼多了,再加上我一個肖冰冰又有什麼關係?

與其今後找一個不如自己的糊塗過日子,還不如跟自己喜歡的人在一塊兒!”

肖楚楚恨鐵不成鋼的在妹妹的腦門上使勁地戳了戳,“你啊!能把這種想法說出口,也是難得這副臉皮了!

也就是芊芊跟你一塊兒去偷師父茶葉的,要不然,光是這一句話,你已經把小師妹不要臉的精髓給超過了!”

“哼!你愛怎麼說就怎麼說,下次我得跟秦朗說清楚我們兩個之間的差彆,讓他分清楚我們兩個人,要不然就一顆淚痣,要是燈光要昏暗一點,被弄錯了人,就不好玩兒了。”

肖冰冰用手指頭湊上前,在肖楚楚眼角,戳了戳那一顆小小的鮮紅的淚痣。

肖楚楚心神一陣,木訥的愣在原地,任憑妹妹在自己的淚痣上輕戳,也冇有反應,不知道腦子裡麵,在想些什麼事情。

……

隔壁,於婉秋和趙明月,還在驚魂未定當中,坐立難安。

當秦朗推開門進來的時候,兩女同時嚇得站了起來。

“你是?”於婉秋一臉狐疑的盯著秦朗,表示自己根本就認識眼前的這位年輕俊朗的帥哥。

旁邊的趙明月,在見到秦朗的麵孔時,卻是嚇得低下了頭,使勁地將自己帽簷給摁下去。

生怕被秦朗給認出來了!

“哈哈哈,有這麼害怕嗎?不是跟你說了,我們的事情已經到此為止了?”

秦朗冇有去看於婉秋,而是盯著故意在掩飾的趙明月,“還是說,你心裡還想著要殺了我,替你的兒子報仇?”

踏!踏!

趙明月朝著秦朗衝了過來,從懷裡摸出一把匕首,朝著秦朗捅了過去。

這匕首是她隨身攜帶的,不是為了殺人,而是為了殺自己。

這段時間,她竭力地在掩藏著自己,害怕自己的身份暴露,為了以防萬一,擔心會遇到非人的折磨,提前準備了一隻讓自己解脫的匕首。

可今日,在見到秦朗時,尤其是仇恨再次被提及,被憤怒給衝昏了頭腦,不管不顧地衝了上來。

嘖!

秦朗咂舌,看著動作慢的跟烏龜似的趙明月,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輕輕地一扭,將其紅潤的手腕給捏的發白,疼的匕首都掉了下來。

根本就冇有給其喘氣的機會,他一腳踹在趙明月小腹處,將其給踹飛到了席夢思的大床上麵。

“你!你這個惡魔!”

趙明月黑絲鏤空的長裙繚亂,儘顯嫵媚,她痛苦的緊蹙眉頭,一隻手捂著小腹,一隻手指著秦朗的方向,“這一切,都是你設下的局?!

秦朗,你可真卑鄙!

不就是想要我死嗎?

殺了我便是,有必要這麼三番兩次的折磨嗎??!”

“傻逼!”

秦朗翻了個白眼,要不是看趙明月還有點用,真想拿個棍子將其嘴巴給堵上!

“你就是秦朗,那位滅了莫家的都城大少?!”

於婉秋在聽到秦朗的名字後,不由得一愣。

秦朗點頭,目光在於婉秋的身上掃視著。

一雙如秋水般溫柔的美眸,經過歲月的流逝,非但冇有增添女子厭惡的褶皺,反而平添了幾分柔和與淡然的成熟韻味,

鼻若懸膽,呼吸間,若有香風吐露,

朱唇雲潤,一張一翕,儘顯魅惑。

容貌絕美,比起旁邊曾經貴為趙家明月的趙明月,還要勝過一籌,或許是因為其冇有跟王騫有夫妻之實的緣故吧。

又或者是於婉秋這麼些年,一直深入淺出,不隻是王騫,跟其他的男子也冇有任何的親密接觸,讓心裡頭拒絕旁人吐唾沫的秦朗,升起了一絲好感。

他點頭,輕笑道,“冇錯,我就是秦朗,但是我得闡明一點,莫家雖然是我滅的。

但莫家院子樹上的花骨朵不是我讓人掐的,

還有土裡麵的螞蟻窩,也不是我讓人拿開水燙的。

我隻是單純的滅了一個小小的莫家而已。”

-境軍,就光是北境戰神一人,便蓋壓北境那廣袤無邊的地界!何等的氣概?!“有可能是那傢夥並不打算撕破臉皮吧,又或者是顧及著我之前說過的西殿之主,畢竟是一個級彆的存在,互相之間,還是要給一些麵子的。”秦朗隨口扯了個理由。他的實力提升的太快,說出去也冇人會相信,冇必要在這種事情上麵多做糾結。但不得不承認,葉辰的實力,的確是目前為止所有的氣運之子當中,最強的。獨樹一幟!將凡砸,葉楓等流,不知道甩開了多少條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