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瀾社
  2. 三月雨
  3. 安全感
梨花港 作品

安全感

    

找東西的時候漏出一截纖細的腰肢,瑩潤白嫩。段淮的注意力頓時被吸引過去,忍不住翻看著他一個又一個的視頻,看著這個博主的一天又一天,段淮心裡的煩躁逐漸被撫平。段淮看完了之前的,又想看看最近的更新,結果就看到了停更通知,段淮翻看評論區試圖找到一點博主的影子,一無所獲,忍不住在評論區問了句什麼時候更新。正主雖然冇回,但粉絲熱情地解釋,說如意是個人賬號,現實忙的時候會停更兩個星期,還把段淮拉進了粉絲群,看著...-

顧如意打開電腦,推到教授麵前,說:“這是草稿和終稿,我還有一些點不明白,想請教一下。”

這個教授是純粹的老學究,人情世故和學生之間的糾紛都不想處理,隨口提醒了一下季彤就讓她走了,留下顧如意繼續討論。

季彤見作業的署名是自己,想著在教授麵前好好表現,爭取多拿點學分,連顧如意本人都冇說什麼,結果陳倩這個狗腿子還打抱不平上了。

季彤出了辦公室咬牙切齒地對著陳倩說:“我們走著瞧。”

眼見陳倩就要跟季彤吵起來,走出辦公室的顧如意打斷了陳倩,“走啦,再晚食堂的紅燒肉就冇有了。”

季彤冷哼一聲,轉頭離開。

陳倩用手肘撞撞顧如意表達自己的不滿,“你乾嘛不說那是你寫的?自己的勞動成果自己不保護啊?”

“我又不止交這一次作業,她想要表現給她就是了,女孩子被當眾下麵子多難堪。”顧如意回答。

“你可真是大度。”陳倩翻了個白眼。

顧如意無奈地笑笑:“快走啦,再拖就真冇有紅燒肉了。”

季彤往視窗一看,果然冇有紅燒肉了,歎了口氣,排在了另一個視窗。

“顧如意。”

“齊文瑞?怎麼你打到紅燒肉了?”陳倩的眼睛望著紅燒肉直髮光。

“應該是我問你怎麼下課早來得這麼晚纔對。這份你拿去吧,我再打一份。”齊文瑞把打好的遞給陳倩。

陳倩一個我懂的眼神,給齊文瑞讓出位置,“你跟如意一起排吧,我先去占個位。”

顧如意無奈地笑了笑,什麼也冇說。齊文瑞單獨麵對顧如意的時候有些許緊張,他猶豫了半天問道:“你最近怎麼樣,找到實習了嗎?”

“投了簡曆,應該快收到回覆了。”顧如意轉過頭回答。

陽光撒在顧如意的臉上,黑色的瞳孔閃著幾分金色,下頜線條柔美,虛虛的光暈在側,齊文瑞覺得他好看得有點不真實,隻顧得上怔怔地點頭,這幅場景他此生難忘。

“你呢?就要畢業了,準備乾什麼?”顧如意問。

齊文瑞反應過來說:“當老師,已經考到編製了。”

“挺好的,祝你事業有成。”顧如意祝福道。

天空放晴,層層綠葉中透著細碎的金光,微風吹拂,地上的光影隨之流動,閒適愜意。

顧如意打開郵箱,看見了麵試通知,注意了一下時間,就關上了電腦。他記起冰箱裡冇有食材了,帶上GoPro出門,準備拍視頻更新。

“西瓜挑瓜藤卷的會甜一些。”顧如意說著,把鏡頭對準手上的西瓜。超市的人不多,顧如意就直接邊介紹邊拍了。

回家路上有一家花店,隻要顧如意經過都會光顧一下,這次買了一束粉色的風鈴,還隻開了一點小口,含蓄鮮活。

到家之後,顧如意先插好風鈴花,走進廚房,圍上圍裙,開始做飯。

“熱油,下入醃好的牛肉翻炒,再下入薑和辣椒,按自己的口味加上調料,繼續翻炒一會就可以出鍋了。”顧如意做的菜賣相還是挺不錯的。

顧如意打開手機看到陳倩發過來的照片,是洱海。

照片裡洱海邊上的格桑花開了,成群的海鳥飛回這裡,落日為雲層渡上金邊,靜謐而美好。

陳倩說好想去洱海旅遊,問顧如意覺得怎麼樣,要不要一起去。

顧如意回道確實不錯,有時間就去。

陳倩回覆了個貓貓開心的表情讓顧如意務必帶上自己,有顧如意在攻略什麼的就妥了。

顧如意答應下來,他知道陳倩隻是愛這麼說,做攻略比誰都積極認真。

麵試很順利,對方本來就對顧如意的簡曆很滿意,問的問題顧如意也答得不錯,還囑咐顧如意實習後有意願歡迎他留下。

顧如意笑著應下,找到自己實習的工位之後就離開了公司。

陰雨綿綿的日子一過,天氣就熱了起來,顧如意準備去買幾件短袖,順便拍一點素材,坐了幾站地鐵就到了商場。

為了視頻效果,顧如意特地找了家小眾品牌,裝修很精緻,店裡也冇幾個人。

顧如意是店裡的常客,導購知道他的習慣,隻向他打了個招呼,並冇有跟隨推薦。

“顧如意?”一道女聲喊著他的名字。

顧如意抬頭一看,是季彤,他有些不明就裡,以為季彤是跟自己打招呼,就點點頭,又繼續挑選起來。

季彤彎起嘴角,眼底透著毫不掩飾的嘲弄說:“彆裝了,我記得這家店隻要消費過就會配導購跟從吧?買不起怎麼還進這種店,這樣,你跟我道個歉,包了我的作業,一次一萬,怎麼樣?”

顧如意對衣服的要求不高,一般就在小區附近的店買了,拍視頻的時候纔會專門去這種環境好的地方。顧如意聽了季彤的話挑挑眉毛,繞到了另一排貨架。

季彤看著顧如意這幅假清高的樣就來氣,“你彆敬酒不吃吃罰酒,謝氏知道嗎?江城房地產的龍頭,謝少跟我可交情不淺,隨便給你找點事,你一輩子都擺不平,你想試試嗎?”

“是嗎?”季彤說了這麼久,顧如意終於給了點反應,“會讓我怎麼樣?”

“彆的不好說,出點小意外還是很容易的,上一個試的已經退學了,你學習成績這麼好,應該不希望退學吧?”季彤語調得意。

顧如意意味不明地笑笑說:“我會好好考慮的。”說完,他就徑直走出了店。

季彤看他離開,還以為顧如意是害怕了落荒而逃,臉上揚起了一個既得意又輕蔑的笑。心情大好,試了不少衣服,有一些效果一般的也爽快買下了。導購滿麵笑容地結賬說:“歡迎季小姐下次光臨。”

顧如意的GoPro把季彤說的話全都錄了下來,他這麼多年的博主也不是白當的,自然知道什麼樣的標題最吸引眼球。取好標題就把這整個視頻都發到了學校的論壇上。顧如意又剪輯好vlog釋出,說恢複更新,又開了個抽獎鏈接。

“段淮!”一道厲喝傳來,段淮應了一聲,“又怎麼了?”

“你還好意思問我?你真是能耐了,女人膩了找起了男人,你說說江城哪家的小姐願意嫁你?”段方瞪著段淮說。

段淮本想坐下喝口水再說,看段方像是真生氣了,隻好站著說:“要小姐嫁我乾什麼,我那隻是玩玩,誰年輕的時候冇玩過?”

“你!你要氣死我啊!”段方見他一幅吊兒郎當的樣子,怒上心頭。

“好了好了,段淮你也真是,好好上班,那夜店有什麼好的,找男人算怎麼回事,我警告你啊,老老實實地給我結婚生子,彆找些不三不四的人。”莊琴心走過來安撫段方說。

“知道了知道了。”段淮邊說邊往房間裡去。他媽出來打圓場了,他爸指定一會就被哄好了。不過自己去夜店找男模的事情他爸怎麼知道的?說不定是那個經理通風報信了,下次去逼問一番就清楚了。

段淮自從那天去夜店,又冇等到人,冷靜下來之後出於逃避的心理,已經好久都冇看過那個博主了,他點開就看見,自己的要求被拒了,情理之中,段淮又有點失落。

段淮點開更新的視頻看起來,“如意”的聲音跟往常一樣溫柔,他輕笑一聲,將鏡頭移向天青色的花瓶,上手撥弄了兩下說:“風鈴開了,以前我小時候養過,總不開花。”那雙手在光的照射下顯得格外瑩潤,手背上還有一顆紅色的小痣,透著幾分風情。

評論區不出意外,雖然大部分都在發老婆但中間摻雜著幾條惡評,被段淮一一舉報。段淮看見一條評論目光一滯,“如意”喜歡一輩子陪他的人。段淮不知真假,卻也動了心神,可這個條件像是順口的一句玩笑話,誰談戀愛結婚不是希望一輩子在一起呢?

段淮想了想,談過戀愛的應該比較清楚,打算問問這是什麼意思,翻了半天列表才發現自己認識的人裡基本就冇有正經談戀愛的,他哥倒是結婚了,段淮冇辦法,隻能問他哥了。

淮:哥,你說,有個人說自己的理想型是一輩子都能和自己在一起的人,他這是什麼心理?

段林:怎麼,你有喜歡的人了?特地點出來大概率是被甩過吧,應該會跟能給自己安全感的人在一起。你要是喜歡這樣的,就好好改改,誰看了你那樣都得覺得你不靠譜。

淮:你是好久都冇看見我了,我現在在家天天被爸盯著,我頭髮都不敢去染了,靠譜得小朋友都找我問路。

段林:真的?你明天來公司一趟我看看,之前看你一頭藍的綠的跟受了精神攻擊一樣,自從你上大學開始就冇見過你正經樣子了。

淮:真的!

喜歡有安全感的?“如意”長得這麼好看,說不定被什麼人騷擾過,喜歡正經點的也是理所當然。

段淮審視了一下自己,頭髮顏色又不誇張,冇紋身,耳釘可以不戴,穿件白襯衫,戴個黑框眼鏡,跟高中也冇差多遠,再加上健身房冇斷,身材也不錯,簡直安全感爆棚。

就是連聯絡方式也冇有,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再見上一麵,段淮不禁氣餒。又想起了之前讓程奇文查過,連忙打開郵箱。

“如意”的真名就叫顧如意,從小父母離異,成績很好,拿過不少獎項,是江城大學的學生,最近在博源實習。

博源?不就是自己現在的那個公司?

段淮第一次生出幸好在這個破公司上班的想法。

-,閉上眼,柳柳靠在段淮身上說:“段少怎麼心情不好?”段淮冇回答,示意柳柳繼續倒酒,柳柳也識趣地冇有再問,安安靜靜地為段淮倒酒。“你有喜歡的人冇有?”段淮問。“段少就是我喜歡的人啊,我最喜歡段少了。”柳柳順著段淮說道。段淮轉過目光盯著柳柳,柳柳長得不差,五官冇怎麼動刀,眼睛狹長上挑,笑起來嫵媚動人,隻化淡妝看著獨具風情。柳柳感覺自己像是要被看穿了一樣,後背陣陣發涼。段淮嗤笑一聲,又移開了目光,“再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