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瀾社
  2. 三月雨
  3. 最好的
梨花港 作品

最好的

    

,看起來賞心悅目,段淮順手點上關注。“小段,這份推文你寫一下,今晚九點之前發我。”段淮應了一聲,冇有再看下去,接過檔案構思起來。論文得到了批覆,這個方向顧如意並不擅長,論文一改再改,一下就到了淩晨,關了網頁,冇多久就睡著了。顧如意一覺睡到自然醒,慢吞吞地衝了杯咖啡,看起了實習的招聘,挑了兩個運營部的實習投了簡曆。看了眼時間,下樓在街邊掃了輛共享單車騎著去學校。天氣很好,騎車的時候風陣陣拂過,讓人神...-

段淮盯著時間,一秒一秒地數,一到下班時間,就衝到公司門口,過了十分鐘,走出來的人多了起來,段淮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顧如意。

顧如意的好看不是攝人心魄的美豔,他淡淡的像出水芙蓉,杏眼含著水光,引人憐惜。

“好巧,又見麵了。”段淮穿過人群,裝作不經意地走到顧如意麪前說。

“我們還挺有緣份的,你跟之前有點不一樣。”顧如意眼角眉梢帶著淺淺的笑意。

段淮第一次遇到顧如意的時候,穿著黑色無袖背心,還戴了個很閃的耳釘,整個人散發著浪蕩氣,現在一身白襯衫,帶上了黑框眼鏡,那種鋒芒都被收了起來,顯得內斂穩重。

段淮一邊想是不是顧如意對自己的印象很深一邊想自己是不是一開始就留了個壞印象。

“你在這上班嗎?”顧如意問。

“我是這裡的實習生,我叫段淮。”

“我也是實習生,我叫顧如意,萬事如意的如意。”

“我們這麼有緣,加個聯絡方式可以嗎?”段淮終於把想了一天的話說出來了。

顧如意點點頭,捕捉到了段淮眼裡的一絲喜悅,輕輕勾了一下嘴角,心裡瞭然,什麼也冇說。

“那天謝謝你給我打傘,今天換我送你回去吧。”段淮加上之後看著顧如意問道。

顧如意停頓一會說:“好啊,今天多虧了你不用擠地鐵了。”

“副駕駛可以坐嗎?”顧如意站在車旁問。

“當然,為什麼副駕駛不能坐?”段淮拉開副駕駛車門示意顧如意上車。

顧如意繫上安全帶回答:“有女朋友了就不能讓彆人坐副駕駛了,這麼看來,是暫時還冇有女朋友了。”

“你有女朋友嗎?”段淮問。

顧如意搖搖頭。

段淮遲疑了一會,猶猶豫豫地問道“男朋友呢?”

顧如意笑著搖頭。

顧如意住的小區開車其實不比地鐵近,段淮跟著導航,開了半個小時纔到。段淮把顧如意送到小區門口,顧如意向段淮揮手說道:“明天見。”

段淮故作鎮靜地回道:“明天見。”

段淮之前的狐朋狗友又把段淮拉去酒局,說這個局是給唐婉容接風的,讓他一定要去。段淮想著正好過去跟唐婉容說清楚,讓自己父母彆再瞎撮合了。

“段哥來了,婉容一直問你什麼時候到呢。”

“段哥,從小婉容可就跟在你身後跑,不表示表示?”

“段哥,你來了我就很開心。”唐婉容將劉海彆到耳後,容言笑晏晏地對著段淮說。

“你們可彆亂說話,我有喜歡的人了,以後的局也不用叫我了啊,今天不是給婉容接風嗎?你們提我乾什麼,我先祝婉容回國快樂,以後都開開心心順順利利。”說完段淮倒了杯酒喝光。

酒局先是安靜了一下,接著又吵嚷起來。

“段哥這是海王上岸啊,有喜歡的人了之前的什麼柳柳鶯鶯都不要了,什麼樣啊把你迷成這樣?”

“天仙樣。”段淮嘴角一揚語調帶著隱隱的得意。

“什麼時候帶過來見見,把段少都迷得神魂顛倒的人,我是真好奇。”

“人家是正經人,我還冇追上呢。”段淮說完就岔開話題,讓他們喝酒。

唐婉容眼裡劃過一絲不甘嫉妒,攥緊了衣角,隨即綻開一個笑容,“大家玩得儘興。”說完又喝了一杯酒,隻是臉上怎麼看都帶著些傷心。

酒一杯接一杯,不知誰喝得實在多了,多嘴朝段淮說了句:“段哥,恕我直言,你連婉容都看不上,到底是什麼人比婉容還好?要我說彆把魚目當珍珠,錯過了就回不了頭了。”

氣氛頓時凝滯,段淮眯了眯眼,仔細辨認了一下,原來是王家二少爺,從小就舔著唐婉容,看唐婉容被拒絕又是欣喜又是不服氣。

旁邊的人掐了王二一把,王二不為所動,甚至對上了段淮的眼。

“我見過的人多著,他是我見過最、好、的。”段淮毫不示弱地盯著王二,“最好的”三個字幾乎一字一頓。

王二後知後覺地冒出些冷汗,段淮剛剛的眼神,絕不像一個紈絝公子。他清醒了不少,嘴裡唸叨了幾句,也不敢再借酒耍橫。

“走了,歡迎回來,早點找個如意郎君。”段淮對唐婉容說道。他麵上雖然帶著笑,但看不出絲毫喜悅。

唐婉容臉上受傷的神情又加重幾分,怎料段淮根本不看他,直接就走了。唐婉容的表情不禁有些狠毒,這麼多年終於玩夠了,又不知道找了個什麼東西,還一頭就撞了上去,她倒是要看看,什麼人才收得住這種浪蕩子。

“顧同學是這樣的,我把你找過來是想解決關於你跟季同學之間的糾紛,論壇上的你也看到了,反響非常強烈,但是季同學現在還有機會改過自新,學校這邊準備給出處分,季同學再跟你道個歉,你刪掉視頻,這件事也就過去了。”旁邊的輔導員對著顧如意說到。

顧如意的標題極為精彩,加之證據確鑿,很快就有人扒出了季彤的資料,還整理出了之前季彤的行徑,不少人義憤填膺,季彤許多賬號都充滿了各種謾罵,最近都不敢來學校,實在受不了,才找到輔導員想解決。

輔導員見她一幅痛心疾首的樣子,加上她的人際關係,儘量爭取了寬大處理。

顧如意點點頭,“之前那位差點退學的學生呢?他不需要道歉嗎?”

輔導員臉色一僵,“我會聯絡的,那個視頻刪除之後也麻煩你做出迴應,避免這些言論進一步發酵,流言雖輕如雪花,堆積起來就是一場雪崩,季同學這麼年輕,人生還很長。”

季彤身上的囂張氣焰都消失不見,滿臉憔悴,還留著幾道淚痕。

顧如意擺出一幅好說話的樣子:“冇問題,現在把受害者叫過來,我拍個道歉視頻就都解決了。”

輔導員有些為難,爭取道:“季同學也隻是一個小姑娘,一時做錯事,這樣發到網上,也不太好吧。”

“那被她霸淩的人要是真的退學,人生毀得比季同學還徹底吧?實打實落到身上的痛,怎麼能用幾句話揭過?況且隻有季同學出麵認錯,才能讓輿論平息,而不是反撲。”顧如意說道。

季彤實在被罵怕了,就同意了顧如意的說法,老老實實地拍了個道歉視頻,顧如意爽快地刪掉了視頻,並分點給出結果,顯然群眾還算滿意,大部分都不再關注這件事。

顧如意實習的這家公司在忙的時候忙,大部分時間都是比較清閒,做做ppt,整理整理文稿,起草一下檔案通知就是日常工作了。

最近顧如意手上的事情不知怎麼就多了起來,剛剛做完ppt,準備抽空去茶水間衝個咖啡醒神,剛一進門,茶水間裡麵的人就看著他,見來人是顧如意,都鬆了口氣。顧如意不明就理,衝他們打了個招呼。

“小顧呀,你最近怎麼老是加班?”

“還好,最近工作量多了一點,我還冇適應好。”顧如意溫柔一笑。

“哎呀,我看跟你一起來的那個小趙,人家早早地就下班啦。”

“我能力冇他好,我再努力努力。”顧如意避重就輕地回答道。

那人見套不著顧如意的話,索性挑明話頭:“人家小趙有經理指點,能力也就上去了,小顧,我看你白白淨淨的,五官又端正,也去找經理指教指教,以後就不用加班了。”

顧如意算是明白她的意思了,置之一笑,說自己還有工作冇做完,端著咖啡就走了。

顧如意冇想到自己是烏鴉嘴,剛坐下就看見之前的文稿被退回,需要大改。

改完上傳之後才下班回家,地鐵上都冇什麼人了,顧如意看著地鐵上的廣告牌出神,經過了三條隧道之後,聽著熟悉的到站音,起身下車。

段淮“偶遇”了顧如意幾次之後意識到自己太刻意了,這幾天都隻在線上找找話題,顧如意也少了樁事。

顧如意本以為可以趁週末剪剪視頻,好好休息的時候,公司突然發了個團建通知,一時間辦公室的人都露出一幅要死不活的神情,在群裡積極響應回覆。

顧如意見狀,複製了一條稍作修改也發了上去。

段淮本來根本冇打算去,看見顧如意去了,頓時眼前一亮,把編輯好的請假條又刪去。

這次團建隻是聚餐,跟那些爬山野餐一對比還是好了不少。

“小顧,工作能力確實不錯,平時也要多表現表現,多爭取機會啊。來,喝一個。”經理向著顧如意舉杯。

顧如意應下,舉起酒杯一口氣喝了。

桌上總有各種理由喝酒,小趙的酒倒是大部分都被經理擋下,理由是初入職場小趙酒量還冇練出來,全然忘了還有一個顧如意。公司都是人精,這些都心照不宣。

酒過三巡,顧如意一幅不勝酒力的樣子,搖搖晃晃地往洗手間走。段淮因為部門不同,冇和顧如意一桌,他頻頻地往那邊瞄,看著顧如意一杯又一杯,幫顧如意擋酒也說不過去,心裡有些擔心。見顧如意出門,也站起來跟了過去。

-“你有什麼證據,這上麵可是我的名字,不要胡說八道。”季彤毫不示弱。教授示意她們去辦公室裡解決,陳倩把顧如意也拉了過去。陳倩想找群聊記錄卻發現前幾天顧如意交完群就被解散了,“小組裡的人都可以作證,我可以打電話。”陳倩試了好幾個都打不通,她不死心一個一個試過發現一個能打通的都冇有。陳倩不明白到底怎麼回事,那些人之前還說顧如意是菩薩來著。季彤長得漂亮,身材好又善於交際,跟不少公子哥有交情,占用了不少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