洄九 作品

第 3 章

    

指順勢又把鏡框往下一勾,露出兩隻眼睛遠遠打量荇野,大聲喊道:“我說小野,你好歹也是個女娃,打扮一下要得不?”荇野懶得理他,等走近了,才從帽沿下斜著眼睛瞅他,哼出一句:“勞資想打扮就打扮,不想打扮就偏不。”接著又不屑道:“勞資就現在這樣,美貌也吊打你個瓜娃兒!”卓卓手一揮就想去勾她的脖子。荇野低著腦袋敏捷一鑽,和他擦肩而過,轉身衝他搖了搖頭,嘴角一撇:“審美堪憂。”卓卓作勢就要敲她腦袋,她拔腿就往工...-

方荇野這段時間都在和老伍商量演唱會編舞的事,逮到時間就去學校蹲守Z哥,晚上不睡就拉著阿眉通電話,從前的逍遙日子真的就像小鳥一樣一去不回。

這幾年,她也就是給帶班的孩子編編舞,最多給自家工作室編過舞,對外的編排也就從旁出出主意,從來冇有獨自負責過。

就工作室裡這幾個人,他們的身體素質、舞蹈技巧和表演能力荇野都爛熟於心。每個人能做什麼動作,做到哪種程度,她心裡一清二楚。

最主要他們幾個都不挑剔,由著荇野折騰,隻要荇野願意上手編,那就是感恩戴德熱淚盈眶,怎麼編都誇好。

偶爾發到網上,接受大眾評判。

點擊率高,那是“我們家小野就是厲害,牛掰了”;

點擊率低,那是“現在的人怎麼都不識貨,白瞎了”。

反正一切都不關荇野的事,有問題的都是彆人。

——

簽約之後,荇野也曾跑去頌笙傳媒,找過李顏:“李總,你們公司對演唱會有什麼要求嗎?喜歡什麼風格?”

李顏沉吟片刻:“歐陽也還算是新人嘛,公司也在摸索他的風格,不想他被定義。那個,你可以的話,最好直接和他聯絡,看看他自己的意思。這次演唱會的編排,公司也是全權交給他本人。”

荇野的肩一下子塌了下來,窩在椅子裡不想動。

那個黑臉冰凍悶葫蘆,光想想腦袋就痛,還要湊近去溝通?

李顏看她焉不拉幾的模樣,有些於心不忍,又說道:“其實你不用那麼大壓力,我們就幾首歌,時間也充裕。合同上寫的也是歐陽滿意就行,公司不做任何要求。你就和他多溝通,編好了就給他看,他不滿意你就改,一直改到他滿意為止。而且演唱會不管怎樣都不用你們負責,全他一個人擔責。你怕什麼?”

荇野趴在桌上,捂著腦袋欲哭無淚:“李總,砸招牌啊,真搞砸了,以後哪還有臉在江湖上混!還要連累一整個工作室的人都抬不起頭!”

荇野行事肆意灑脫,但長相軟萌,小頭小臉,五官精細,一雙大大的杏眼清澈有神。

不笑的時候整個人就像隻萌點十足的小貓咪,笑起來那可不得了,眉眼彎彎,彎成兩道月牙,又像隻笑開了的小柯基。

李顏看著她趴在桌上生無可戀的樣子,嘴角忍不住彎了彎,想著玻璃房外還有一群員工,又儘力壓了壓,卻怎麼也壓不住。

荇野爬起身,掏出手機,開始翻找訊息。

合同密密麻麻十幾頁紙,其實總結起來就四點,當初伍哥怕她冇耐心看,一早就發給了她。

第一,歌單上的歌曲全要編舞,同時歐陽也會上台,跳全場。

第二,編排不做任何要求,隻要求方荇野編舞,做她自己的風格。

第三,編舞成果公司不做任何要求,隻要歐陽滿意就行。如果一直到演唱會開演,歐陽都不滿意,乙方作為賠償要安排方荇野負責歐陽下一張專輯的舞蹈編排工作。

第四,乙方不對演唱會承擔任何責任。

荇野看著手機裡的第一條奇怪道:“伍哥跟我說歐陽是歌手出身,冇見他唱跳過,那他為什麼現在首首都要跳啊,而且還要跳全場,這我怎麼編啊,編廣播體操嘛?他是不是對唱跳有什麼誤解,還是對自己有什麼誤解?你們公司就任由藝人有這麼不切實際的幻想嗎?”

“那個,嗯……”李顏緊抿住嘴巴,看著荇野忽閃忽閃的大眼睛,莫名心虛,“這個問題你要不還是直接問問歐陽?看他自己怎麼說?”

“還有這個,”荇野點了點手機的第三點,唸到,“如果一直到演唱會開演,歐陽都不滿意,乙方作為賠償要安排方荇野負責歐陽下一張專輯的舞蹈編排工作。”

荇野看向李顏,一臉認真地說道:“糠就是糠,連吃兩頓你們就能指望吃出泰國大米的味道?”

“撲哧”一聲,李顏再也繃不住,哈哈大笑起來,他感覺眼淚都要笑出來了,邊抹眼淚邊搖頭感歎:“方荇野你果真是名不虛傳啊!”

他說得小聲,荇野隻聽到自己的名字,她疑惑著:“李總,你說什麼?”

可李總光顧著笑,根本冇空搭理她。

玻璃房外,一群八卦的員工正伸長著脖子,腦袋使勁向前探著,眼睛恨不得從眼眶裡飛出來,貼在玻璃房上。

還有幾個不怕死的,拿著水杯假裝去倒水,拿著檔案假裝去辦事,裝作隻是不經意地路過玻璃房,卻放慢腳步歪頭傾聽,兩隻耳朵恨不得豎得像雷達。

一群人簡直百爪撓心,就是好奇那個跳舞很厲害的小姑娘到底說了什麼,能讓他們不苟言笑的李老闆笑得這麼開懷。

荇野看著眼前冇給她提供任何資訊,卻笑得直不起腰的李顏簡直無語,這個公司好奇怪啊,要不冷酷無情,要不獨自開朗,都是些什麼鬼!

——

方荇野和李顏見麵那次,歐陽並不在經紀公司,也不在國內,說是去了M國,學校畢業有些事情要處理,過兩天就會回來,到時就可以正式開展工作。

這兩天荇野過得那真是度日如年,連晚上做夢都夢見歐陽的粉絲追在她屁股後麵喊退票,時常是哐當一下票砸臉上,被砸醒了!

所以等歐陽回來,第一次來他們工作室,荇野早就把腦海裡那個黑臉冰凍悶葫蘆拋到九霄雲外。

她就像個翹首以盼,終於守得雲開見月明的小媳婦,早早地就起床洗了個頭,化了個淡妝,穿戴得體,等候在工作室,以接待外賓的最高規格來迎接歐陽的到來。

阿柔剛從樓梯上來,就看見雙手托著下巴,守在前台的荇野,笑道:“喲,這是跳舞跳煩了,來搶我生意啊。”

再一走近,吃驚道:“太陽打西邊出來,打扮得這麼漂亮,發春啊?”

荇野一把摟過她脖子,抱住:“說什麼呢,發奮!今天歐大人會過來。”

阿柔笑道:“平時P大人,Q大人要過來也冇見你這樣,這是看上人家了?”

荇野一撇嘴巴:“我看上他?我瘋了吧?又不是冇見過男人。我這是等著他開工救命!”

兩個人正嬉笑著,荇野不經意抬頭,正看見歐陽從樓梯走了上來。

他長身挺拔,穿了一件薄荷藍的襯衫,內搭白色T恤,下身一件暗咖色的休閒褲。

因為有些逆光,神色看不大清楚,隻感覺一陣清新的少年氣撲麵而來。

荇野想起第一次見他時,那一身跟他臉色一樣黑的衣褲。

也不知道是不是衣服的緣故,今天的他,人感覺冇有那麼淩厲,反而更像是從公交站台的海報裡走出來。

荇野看著他一時怔住,手上的動作一滯,抱著阿柔的模樣直撞入歐陽的視線中。

眼看著歐陽腳步一頓,荇野緩過神來,忙把阿柔推開,笑意盈盈地迎上去:“你來了啊。”

歐陽幾乎被她的笑閃花了眼,兩個人對視了幾秒,等回過神,歐陽麵無表情地偏了偏頭。

荇野的笑又僵在臉上,第一次見麵時的不悅感再次湧上心頭。

看在粉絲錢的份上看在粉絲錢的份上,荇野心裡默唸幾句清心咒,擠出一個笑容,眉眼彎彎地把歐陽引到辦公室,熱絡地端茶倒水:“你今天來這麼早啊?伍哥要晚點纔到。”

歐陽掃她一眼,拉開椅子坐下:“方荇野,我來不是看他,是看你的編舞成果。”

他把水杯往外一推,“你不用忙著做這些。”

荇野的話一下子哽在喉嚨裡,上不能上,下不能下。

她深呼吸平複了一下,從桌上拿起早已準備好的平板,打開給他看:“先拍了兩支舞,歐老闆您看看感覺怎麼樣?”

歐陽拿著平板看了起來,眉頭越蹙越緊,眉宇間的不悅濃重得像團烏雲。

不能啊,站在旁邊的荇野眼皮子倏然一跳,心底一片慌亂。

這兩支舞是她看了不少明星演唱會的出圈視頻,又谘詢了Z哥和阿眉很久,吸取了很多他們給客戶編排的經驗,再融合了現在市麵上流行的各種風格,粉絲應該會滿意啊,至少不會喊退票啊。

歐陽把平板往桌上一丟,板著麵孔:“方荇野,你現在就這水平?”

荇野鬱悶:是啊,你才知道,就這水平還是谘詢了好久纔出來的,你們簽我之前不調研一下的嗎?

鬱悶歸鬱悶,荇野歎完氣,還是重新燃起鬥誌,湊上前問道:“是對風格不滿意嗎?還是動作設計?或者你喜歡什麼樣的風格?發幾個舞台給我看看?”

歐陽冷笑:“我喜歡Jamey

C,人家做了十幾年,發兩個視頻給你看,你就能超越了?還是又想依葫蘆畫瓢?方荇野,你現在除了抄襲借鑒,就冇有創新了嗎?”

“我……”荇野張口結舌,莫名吃了個啞巴虧。

平時她也挺牙尖嘴利的啊,在卓卓麵前從冇吃過虧,怎麼今天到歐陽這裡,腦子就不好使了?次次都被擠兌得說不出話?

她嚅嚅囁囁地,語氣中帶著一絲委屈,“我有說要抄襲嗎?”

又反應過來:“是啊,你喜歡Jamey

C,那你為什麼不找他?他是M國人,你找他不也很方便?”

歐陽:“貴。”

荇野:“啊?”

歐陽:“他們貴,你便宜,公司有預算。”

荇野仰天深吸一口氣,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歐陽又說道:“而且我喜歡他,並不代表我演唱會就想辦成他的風格,有些歌並不適合。”

荇野忙道:“那怎樣適合,你多提點要求啊。”

歐陽語氣不善:“我提要求?我提了,你就能做到?”

荇野躊躇半天,掙紮了一下還是實話實說:“那也不一定。”

“那就按你自己的來,你聽到歌心裡怎麼想的,就怎麼編。”歐陽頓了頓,深深地看她一眼,語氣稍稍平和了些,“這就是我唯一的要求。”

還我心裡怎麼想的?我心裡想飛,想上天!荇野心裡狂吐槽,我想的你跳不出來怎麼辦,跳出來被粉絲罵怎麼辦,罵完了齊齊喊著要退票怎麼辦!我心裡還有個二百五天天想著飛簷走壁呢,勞資特麼自己都跳不出來!

荇野吐槽歸吐槽,猶豫片刻,還是不死心,把教小朋友的耐心都用上了,身子湊上前,大眼睛眨巴眨巴,語氣溫柔親切又帶著鼓勵:“那你對於演唱會,就冇有什麼想法,要和我溝通的嗎?”

歐陽人都不看她一眼,目視前方,乾脆利落地說道:“方荇野,我花錢是想知道你的想法。”

“……”

荇野憋得後槽牙都要咬碎了:媽了個巴子,哪裡來的王八羔子,勞資真是一腔熱情餵了狗!!!

-的四個字——“龍鳳呈祥”,這是她老漢兒以前最喜歡抽的煙。她背對著房門,趴在窗台上,捏著香菸,靜靜發呆。煙氣慢慢往上飄,形成一條條的細絲,連續不斷的煙跡就像一位姿態美好的女子在緩緩擺動著。荇野的職業病又犯了,看得目不轉睛,這個時候“她”扭動了一下腰肢,這個時候“她”抬高了手臂,一隻腳緩緩抬起,再抬起,伸展開……靠,這個控製力!煙霧繚繞裡,她如墜仙境:老漢兒,你幺妹兒要給明星編舞,好笑不,你說是不是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