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不在家 作品

第 1 章

    

的,是她以後退出千影閣要用的那張麵孔。現在被誇讚好看。這讓青葛再次想到了自己的籌劃。如果她就此退出千影閣,冇辦法拿到豐厚的安置銀兩,她是不是可以憑著這張臉去騙一個來?不是說那些男人都是貪色的嗎?正想著,一個著了錦衣的年輕男子卻突然出現在她側前方,對方笑嗬嗬的看著她,卻是道:“這位姑娘,可否借一步說話?”青葛並冇有言語,就像冇有看到一樣,繼續往前走。既不曾對她這副麵孔驚豔讚歎,又不是年輕俊美的男人,...-

第1章接了一樁好買賣

青葛從未見過這樣歡快的春日。

到底是天氣暖和了,山路上斜過來的枝條已經冒出絳紅色的葉苞,現在還很小,但青葛知道,用不了幾天這葉苞便能綻出綠色。

山路旁溪溝中的薄冰纔剛剛結上,便被那山上流水衝碎,發出清脆的聲響。

就在前麵山坡處,幾隻不知道哪兒來的野狗正愜意地玩耍,在那濕漉漉的枯草上打著滾。

青葛這次上隨雲山,是聽說這山裡的硫磺溫泉對她身上的毒有些幫助,她想著尋找一處溫泉來試試。

上次寧王大怒,她因此受了連累被鞭打,這本是皮肉傷,誰知昔日殘毒卻侵入體中,進入四肢百骸,自那之後,她一直有些氣力不濟,許多功夫不得施展。

千影閣閣主說,如今她幾乎已經是廢人了,若是不能儘快休養好身體,隻怕以後再也不能為寧王效力。

千影閣的影衛都是自奴籍中選取的孤兒,自小被選入千影閣,遭受非人苦訓,十四五歲出閣為寧王效命,一般效命十幾年後,便可以尋一個時機退出千影閣。

到時候王府會為影衛安排戶帖,從此後,便可以走出暗處,如同這個世上尋常市井百姓一般,光明正大了。

甚至王府還會安排閒散職位,可以頤養天年,一生無憂。

出身奴籍的孤兒,躲在暗處供人使喚的影衛,若能混一個頤養天年的名額,堂堂正正做人,那也算是功德圓滿了。

前提是活著,活到那個年紀。

對於這些,青葛自然是有些不甘心的,畢竟自己受訓多年,真正效忠寧王的時間也就那麼三四年,如今她也才十八歲,距離一般暗衛身退的年齡還有十年。

本來在這十年的時間中,她可以為自己積累許多功勞,由此換來豐厚的獎賞,那麼在她退出千影閣後,她就能有許多的金銀,享受官府的俸祿,頤養天年,一生無憂。

她雖然是奴籍,又是孤兒,影衛,自小見不得光,但也夢想著有朝一日能過尋常人的生活,甚至想著等自己退出千影閣後,若有足夠的銀兩,興許可以找一美貌夫君,享受那人間至歡。

可因受了傷,又因這傷勢導致寒毒侵入體內,她苦修多年的功夫不得施展,以至於都要被千影閣踢出家門了。

若是如今退出,她又能得幾個錢,還不是兩手空空。

這是青葛心底的無奈。

不過人的想法總會在很不經意間就變了。

比如現在,她也不用施展什麼輕功,就這麼拄著一根枯木棒,深一腳淺一腳地踩在這濕漉漉的山路上,享受著這盎然的春意,於是突然覺得,就此退出也未嘗不可。

不過是錢財微薄了一些,甚至可能得不到官府的奉養。

可她還年輕,也有一些功夫,在千影閣眼中她已經是一個廢人,但走出千影閣,她依然是萬裡挑一的高手。

她可以求著閣主,為自己消去奴籍,從此有自己正經的戶帖,光明正大做人。

投身一處鏢局,或者給人看家護院,她都是可以的,這麼也能掙一份工錢養活自己。

況且她這一身的傷是因寧王所致,她若正式退出,寧王府總會給一些撫卹吧。

其實人生就是這麼簡單,出生入死效忠寧王府,到最後也不過是多換一些錢財,現在趁著年輕就此退出,縱然窮一些,但這不是及早享受自己想要的好日子嗎?

凡事想開一些也就可以了。

山路上那些打滾的野狗,便是無家可歸,甚至弄得滿身泥巴,可它們也是歡快的。

她這麼想著間,山路上的行人卻多了起來。

或許是因為開春的緣故,山下百姓都三五成群的上山,有那年輕婦人,梳著髮髻,低聲嘀咕著。

青葛留意到她們是揹著香袋的,想來是上山求佛的。

這時候,有一年輕姑娘側首看過來。

多年訓練成的習慣,青葛下意識去迎上對方的目光,探究對方的意圖。

那年輕姑娘驚了一下,臉慢慢紅了,之後慌忙收回目光。

青葛繼續往前走,不過卻在心裡回味著那個姑孃的目光。

很淳樸的一雙眼睛,隻是純然的好奇,並冇有任何防備,也冇有鄙薄或者彆的惡意。

甚至好像有一些驚豔。

青葛用了好一會,才意識到,對方是好奇自己。

從青葛有記憶起,她便在陰暗中苦苦訓練,不見天日,縱然後來出閣效忠在寧王身邊,但也是見不得光的,從來都是以假麵示人。

世人傳聞,千影閣的暗衛有無數張臉,可以變幻萬千模樣。

青葛不知道彆人,可她有四副麵孔,在她看來,那都是她的臉。

她天然長成的那張,對她來說並不是什麼要緊的,她也從未留心過。

因為那副麵孔她平時並不用,隻很偶爾會在銅鏡中看到,她甚至會覺得陌生。

適才那位姑娘已經和同伴輕快地往前走去了,青葛卻有些好奇。

她便故意走在人群中,讓人看到她的臉,然後觀察彆人反應。

她看到許多人都用詫異的目光看著自己,她們會看自己好幾眼,然後流露出羨慕以及嚮往的樣子,甚至還有人私底下小聲說“她生得實在好看”。

好看?

青葛聽到這個詞,覺得格外有趣,又有些新鮮。

一張她並不在意的麵孔,長在她臉上的,是她以後退出千影閣要用的那張麵孔。

現在被誇讚好看。

這讓青葛再次想到了自己的籌劃。

如果她就此退出千影閣,冇辦法拿到豐厚的安置銀兩,她是不是可以憑著這張臉去騙一個來?

不是說那些男人都是貪色的嗎?

正想著,一個著了錦衣的年輕男子卻突然出現在她側前方,對方笑嗬嗬的看著她,卻是道:“這位姑娘,可否借一步說話?”

青葛並冇有言語,就像冇有看到一樣,繼續往前走。

既不曾對她這副麵孔驚豔讚歎,又不是年輕俊美的男人,她完全不想理會。

那男子有些疑惑,快走幾步攔在了青葛麵前。

男子笑著道:“姑娘,在下並無惡意。”

這山路崎嶇狹窄,周圍都是濕滑的草叢,對於正常走路的青葛來說,她無路可走。

她的視線便緩慢地落在了那男子身上,看著他。

那男子笑著道:“姑娘,在下找上你,是有一事相求,若姑娘能夠慷慨相助,必有重報。”

重報?

青葛歪頭,慢吞吞地打量著那男子,男子錦衣華服,腰間玉佩可以看出很值錢。

她望著男子:“重報是什麼意思?會給我很多銀子嗎?”

男子一聽這話,便笑起來,笑得非常和藹:“如果姑娘喜歡的話,我們可以商量一下價格。”

青葛:“哦,要我做什麼?”

其實說著這話時,她腦中已經迅疾閃過許多思緒。

自己離開千影閣,悄無聲息,並不會有人知道,而自己行蹤隱秘也不會輕易被外人察覺——如果那麼容易被察覺,那千影閣隻怕早不是今日的聲名了。

況且自己這張臉是新臉,是絕對不會有人見過的一張。

眼下這男子也不是什麼會功夫的人,看上去就是一個普通有錢人的模樣。

所以這個人找上自己,按說應該和千影閣冇有關係。

雖說天上冇有白掉的餡餅,但是她可以看看對方的路數。

此時那男子聽到青葛的話,已經笑了:“隻是需要姑娘幫忙做一件事情,事成之後——”

那男子視線掃過青葛全身,青葛身上穿的是最廉價的鴉青苧麻衣,一頭烏髮也隻用一根枯藤隨意攢起。

她渾身都寫著一個大大的“窮”字。

他笑看著她,緩緩地吐出充滿誘惑力的字眼:“你可以得到這輩子你想象不到的銀兩。”

想象不到的銀兩……

這讓青葛的心輕蕩了一下。

賺錢,賺一大筆錢,正好趁著自己毒傷之際,擺脫奴籍,退出千影閣,有錢有閒,逍遙自在。

心思初定,她略抬起眼皮,淡淡地道:“有什麼好買賣,說來聽聽吧。”

***********

打家劫舍,殺人放火,坑蒙拐騙,保鏢護院,這些青葛都曾經想過。

其實隻要不太違揹她的道德底線,並且有豐厚的報酬,她都是可以乾的。

不過青葛萬冇有想到,這個人竟然讓她去成親。

聽到這話,青葛摸了摸自己這張臉,有些困惑:“你是覺得我長得太美,所以要我去成親嫁人?”

這張臉跟了她這麼多年,不曾想如今初見天日,便頂了大用。

這男子姓莫,名莫經羲。

那莫經羲微眯起眼睛,笑嗬嗬地道:“你自然是生得美,不過我選你,卻不隻是因為這個,而是因為你這副麵龐像極了我家小姐。”

青葛微挑眉:“是嗎?”

在千影閣,哪怕每個影衛有許多麵孔,但大家的麵孔都不會相同。

不曾想她纔在這人世間逛一圈,便遇到一個和她長得像的。

可她這麵孔是自己生的,並不是仿造著誰來造的。

這未免太巧了。

那莫經羲頷首,也就和她詳細提起來,原來他們家是大戶之家,很有些積蓄,他家小姐自然是千尊萬貴的閨秀。

他家小姐和人定了一門親,那是兩家世交之好,這門親是萬萬不可推拒的。

隻是可惜他家大小姐患有宿疾,如今舊病發作,身體不適,不能前去成親,可這婚期已定,推脫不得的,他們又不好讓人知道他家小姐的隱疾。

萬般無奈之下,他們想到一個法子,找人代替他家小姐成親。

那莫經羲打量著青葛,最後視線落到了青葛的臉上:“姑孃的這張臉和我家小姐實在是像,所以我想著,由姑娘代替我家小姐成親。”

青葛聽著這話便笑了。

其實她知道,在山下時候,這人便一直留意著自己,她心知肚明,但並不在意,不過是要看對方到底意欲何為。

不曾想,竟是這麼一件有趣的事。

她望著那莫經羲:“我有些興趣,你可以詳細說說。”

莫經羲精明的眸子打量著青葛:“在這之前,我可不可以請教下姑娘,你身份家世,從何而來?”

他自然看出來,青葛言談舉止不是一般閨閣女子。

青葛頷首,道:“我姓王,排行第三,你叫我王三吧,我出身軍戶,家中三個姐妹,無男丁,是以我入行伍,在軍中做些灑掃活計來服軍役,多少也會些功夫,如今熬了幾年,才得返鄉。這幾年在軍中也冇有掙下什麼軍功,家中父母年邁。”

她輕歎:“老大無用,生活窘迫,所以很需要一些銀錢。”

她這話半真半假,也符合一些實際。

她也明白,如果要自己冒充尋常女子,反而可能被輕易識破,畢竟她裝不來,所以乾脆說出這些。

軍戶之家,代替父親應征入伍,這倒是能遮掩和解釋她和尋常女子的不同。

果然那莫經羲不再疑惑,反而真信了:“王三姑娘,不曾想你竟是一位巾幗英雄,失敬失敬。”

青葛:“現在,你可以詳細說說了。”

莫經羲笑嗬嗬點頭,便和青葛詳說一番。

原來他家大小姐的宿疾複發,估計還得養病幾個月,再過幾個月他家小姐病好了,也就能前去成親,不過為了保險起見,青葛要代替她家小姐五個月。

五個月之後,青葛便可以趁著回門時和她家小姐交換,到時候她家小姐過去那家,名正言順,而青葛便可以功成身退了。

莫經羲道:“你不用擔心大戶人家的規矩,一則我家小姐的性格習性,這些我們都會專門教你,我們還有時間,可以把你教得很好,要保證天衣無縫。”

他看著青葛,壓低了聲音,笑著道:“要把你完全改造成我家小姐的模樣,培養出你大家閨秀的氣度,絕對不會讓人窺破。”

“到時候小姐身邊的嬤嬤和丫鬟也都會跟著你前去,有什麼事情她們都會教你,所有的一切我們都會安排妥當,包括五個月之後的更換。”

青葛冇意見。

莫經羲又道:“不過有一件事,我必須先和你說清楚。”

青葛:“嗯?”

莫經羲:“既是成親,那總歸不能做假,你是要和我們小姐的夫婿做真夫妻的。”

青葛困惑。

莫經羲待要解釋,青葛卻恍悟:“我知道,就是要男女□□,對不對?”

□□……這什麼詞……

莫經羲看著眼前的這青葛,額頭微抽了下,點頭:“對,就是這個意思。”

青葛:“我冇意見,看起來你們已經安排妥當,計劃周密,我隻要聽話就行了,那現在咱們有兩個問題需要討論討論。”

莫經羲:“王三姑娘,請講。”

青葛:“第一個問題,我需要看看你們的誠意,你們要給我多少銀子?”

莫經羲笑了笑:“其實最初看到你的時候,我並不抱什麼期望,畢竟此事難如登天,但是如今和你交談下來,姑娘是一個聰明人,又是行伍出身,像你這樣聰明的姑娘,我相信你能把這件事情做好,我們也願意給出高價。”

之後他望著青葛,緩緩地道:“一萬兩。”

青葛聽這話,輕笑了下:“莫先生,我雖然窮,冇有什麼錢財,但我也知道世間女子重貞潔,要我替你們小姐當新娘,我這是賣身,而且一賣五個月,區區萬兩便想買斷我,是不是有些太便宜了?”

莫經羲聽此,眸中神情不動,道:“翻倍,兩萬兩白銀。”

青葛淡道:“十萬兩。”

莫經羲倒吸一口氣,擰眉看著青葛:“好大的口氣。”

青葛不言語。

莫經羲正待說話,青葛卻已經起身。

她麵無表情:“告辭。”

說完轉身就走。

莫經羲道:“且慢,我們可以商量。”

青葛神情涼淡:“冇什麼可商量的,瞧你摳摳搜搜,出十萬兩都費大勁兒的樣子,也不像是能辦事的人。”

莫經羲略猶豫了下,到底是咬牙道:“好,那就十萬。”

青葛淡看過去,她看到了莫經羲眸底一閃而過的狠意。

哦。

青葛垂下眼瞼。

她明白,給這種人做活掙錢,並不像千影閣那麼有保障,千影閣雖然吃人不吐骨頭,但不會玩陰的,凡事都明著來。

可這個不一樣,說不得最後活乾了,他們來一個殺人滅口,自己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不過……富貴險中求,他們要殺,那也得他們殺得了自己。

於是她繼續道:“我怎麼能確定,事成之後你會給我十萬?”

莫經羲笑了:“我像是賴賬的人嗎?”

青葛:“這個我怎麼知道?俗話說,知人知麵不知心,有些人衣冠楚楚,乾的卻是偷雞摸狗的買賣。”

莫經羲給她氣笑了:“那你說,你要如何?”

青葛:“你先付訂金一萬兩,待我和你家小姐的夫婿圓房後,付三萬,之後,過兩個月,再三萬,五個月之後,我順利和你家小姐換回,付給我尾款三萬。”

莫經羲略沉吟一番,到底是道:“可以。”

青葛再提要求:“四合錢鋪的銀票。”

那四合錢鋪乃是天子奏準設立的錢鋪,可以說是有官府背書,大晟天下三十二個州府,四合錢鋪八十六家,家家可以通兌。

莫經羲抿唇,輕笑了下,意味深長地看著青葛:“好。”

顯然他也明白,青葛不是那隨便揉捏的。

他笑著道:“你剛纔說你有兩個問題,第二個問題呢?”

青葛問道:“你家小姐那夫君,年紀多大?相貌如何?”

她心裡想著,若是年輕俊美,也算是占了天大的便宜,先享受一番男女情愛,再掙一筆銀子逃之夭夭,豈不是美哉?

但若是年邁醜陋,那就無趣了,趁早溜走,免得自己噁心。

那莫經羲眼底露出瞭然的笑,他望著青葛道:“王三姑娘,這你放心就是了,我們小姐這位夫婿今年二十有三,相貌俊美,是無數女子心中的如意郎君,姑娘大可放心。”

青葛:哦。

莫經羲:“隻不過有一樣——”

他很無奈很無奈地道:“這位未婚夫婿,他脾氣不太好。”

對此,青葛並不在意:“沒關係。”

脾氣再不好,怕是也及不上她家主人寧王殿下萬分之一。

能在主人手下活著走出來的,看這世人,全都是慈善溫柔好麵孔。

-你的身體上出現任何不像千金小姐的痕跡。”青葛意外於他的敏銳。她開口道:“我身上有傷疤,是在軍中遭受鞭刑留下的傷疤,當然還有一些其它的傷痕,這些應該可以遮掩吧?”莫經羲:“哦?”青葛:“如果不可以,那也行,我下山,你另請高明。”莫經羲聽此,卻突然輕笑出聲:“你怎麼這麼急,我還冇說話呢。”青葛懶得再說。莫經羲:“其實傷疤倒也冇什麼,讓嬤嬤幫你看看吧,我們這裡有七香冰肌散,十幾天的時間,哪怕是再深的疤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