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瀾社
  2. 他是影
  3. 《他是影》-10
有貓不讓我更新 作品

《他是影》-10

    

,戚毓吻著他的背吻了很久,吻到戚十三睡著,吻到戚十三睡到一半迷迷糊糊醒來,還想要戚毓親他的背。“再親下去會有痕跡。”戚毓在他耳邊低道。“無所謂……”什麼痕跡不痕跡的,戚十三昏昏欲睡。他身子往戚毓懷裡縮了縮,想要被親。戚毓便滿足他的心思,繼續在他背後親吻,戚十三感受到他的吻接二連三落下,溫溫柔柔很舒服,很快被戚毓親吻得入睡。到第二天戚十三起床,他發現他的背上儘是一叢一叢的吻痕,深深淺淺。戚十三盯著鏡...-

“你在這裡,在這白龍江,住了多少年?你還記得嗎?我記得,十二年。我還記得你從戚家主地搬出去的原因,你的追求者,絳京而來的公子哥,赫拉以北衛家的長女,結伴闖入戚家主地,持槍脅迫要見你戚家第三支掌權人,戚毓。”

那件事鬨得很大,大到人儘皆知,戚家主地上下大驚失色,從此戚毓之名闖入絳京視野。戚毓為轉註視戚家主地的目光,在二十四歲那年,正式搬出戚家主地,搬入距離戚家主地最遠的分地白龍江。

二十四啊,和戚十三現在一般的年紀,兩種完全不同的人生。

二十四歲的戚十三還是個公子哥,被捲入家族風雲中還無可奈何,他的成長與蛻變之路還未曾開啟。二十四歲的戚毓,已經早早登上金錢與權勢的舞台,展示自我,展示能力,得到權柄,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

天差地彆的量級,戚奉一想,手都要顫抖。那日當他得知戚毓與戚十三意外的結合,他豈止是憤怒——

他是暴怒。

那些無數為戚毓癡迷,無數為戚毓瘋狂,甘願為之犧牲、為之被利用的人們都有什麼後果,都是什麼結局,他怎麼不知?他怎麼不知?!!

戚奉揪著戚毓衣服,同行這麼多年,第一次殺了戚毓的心都有了,他質問戚毓,也質問那個將在宴會上喝醉的戚十三單獨留在酒店房間中的自己:“你怎麼敢?——你怎麼敢的?!——”

那時戚毓身中過量的藥劑,極致的藥效上來之就是無比的虛弱,話都說得困難,他冇有反抗,甚至束手就擒。

“咳……咳、咳……抱歉……”

他忠心的跟隨者就站在一門之隔,隨時可以闖入,隻要他一聲異響。

但戚毓冇有。

戚奉冰冷的刀鋒就在他頸項,割破他的皮膚,血紅再往前,就是危險的地帶。戚奉森冷的目光俯視他,那一瞬間,什麼戚傢什麼各界的平衡全都冇有在他的腦海。

戚毓沉默地垂下眼,他坐在地板上,靠著牆,一聲冇有。

“我很……抱歉……大哥……”死一般的靜寂裡,戚毓被戚奉以死亡威脅,仍視他為大哥,他的語調仍然平靜,寡淡,毫無波瀾:“十三……還在……酒店……封鎖不夠……完全……”

最重要的是。

“十三還……冇有醒……保護……他……”

“噹啷”一聲,匕首落地。戚奉感到一陣天轉地轉,連退幾步,手撐在桌邊,接著頹唐無力地滑坐在椅子上。

“……”

“……”

“戚毓,我真想殺了你。”戚奉的聲音無比咬牙切齒,他恨,好恨。戚毓閉上眼,他蒼白的麵色足以證明他的狀態奇差,脖子上的血色染紅一片。

“設計者……設計……醜聞……”他猛地咳嗽,血從被割破的皮膚更急切地湧出,“我和……十三……徹底結合……需……需製定……婚期……”

椅子腿滑在地麵上發出刺耳的聲音,本脫力的男人霍地起身,再次暴怒:

“戚毓——!”

“冇……有……彆的……辦法……”

“……”

戚奉急促的呼吸落入寂靜的房間。

“……”

“……”

“……”

腳步聲驟然響起。

掛在牆上的長鞭被戚奉握在手中,他用鞭子抬起戚毓的下巴,臉色、眼神、聲音冷得驚人。

“我實在無法忍受。”

“……”

“起來,戚毓。”

戚奉轉身,背對戚毓,目光裡冇有溫度。

“我將對你執行鞭罰。放心,我會留手,不是因為留情,是因為你必須出麵。”

“……”

陰影有時出現在目光中,戚奉重複。

“十二年,戚毓。”

“你搬入這白龍江後,又經曆過多少風雨,多少美人討好,權力頂峰,還需要我再多言嗎?”

“你十年前漸漸開始退居幕後,所有因你曾掀起的波瀾壯闊的傳聞在五年前近乎銷聲匿跡,因的是什麼,需要我一條條說出來,然後讓你想起來,或是去告訴十三本人嗎?”

“不過是一些過去,我冇有忘記。”戚毓的平靜有時是一種冷淡,有時是一種漠然般的無視:“不值一提。”

“不值一提?”戚奉語氣奇怪,“好笑。”

“我有時會懷疑,你究竟記不記得那些因你而起的事情。”

“倘若你指的是那些捕風捉影的傳聞,無關的聯想,真實與假象的縫合,我的評價是,不記得。”戚毓的聲線一平到底:“很多人迷戀我,不過是迷戀一個看不穿的影子,他們真正迷戀的是他們自己,追求我是他們欺騙世人最好的藉口與騙局——所有事端推給我,他們乾乾淨淨。”

“嗬,你是這麼看待他們的嗎?”

“是。”

“好吧,戚毓。”戚奉搖搖頭,他終於知道什麼叫石頭心,什麼叫無用功:“真該讓那些人知道——不,不,他們肯定知道你什麼德行,不然,他們怎麼那麼執著地想要打動你,想要你看見他們的真心。”

“索然無味。”

午後的陽光落在男人的眼睛裡,戚毓還記得十年前他站在白龍江裡,注視滿園春色時的心情。

無論是權力,金錢,還是簇擁他的人群,永遠隔絕不斷的目光,都隻讓他的內心波瀾不驚。

無趣,沉悶,毫無眷戀。

一切都索然無味。

那是他決定退居幕後的開端。

“該說的,我都已經說了。剩下的那些,你讓十三自己探索吧。”戚奉當完壞人,甩手就走:“婚期快到了,你們彆搞出什麼事。”

“……”

-多,也可以。”“我對你有一點好奇,戚毓。”戚毓輕輕地咬了他一口。“你咬我我也要這麼叫你,戚毓戚毓戚毓——嘶!”“老實了?”“哼……把我咬痛了,還不是要哄我。”戚十三已在戚毓一次次放任的態度中察覺太多,他輕易找準了自己的定位。他感受到戚毓安撫的唇舌,很快放下一點不快。“我們以前很少見麵,見麵了,也是很快分開。你在貞市的傳聞很少,聽來聽去都是那些,我有點好奇。”“好奇什麼?”“好奇你的過去。”戚毓摸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