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瀾社
  2. 他是影
  3. 《他是影》-2
有貓不讓我更新 作品

《他是影》-2

    

繼續說下去,不要聽我就閉嘴。”“我知道你的風流韻事。”戚毓神色淡然。“你的用詞還真夠委婉的。”戚十三端起杯子吹了吹熱氣,抬眼看沙發上的男人:“所以你想不想聽?”“誠實地說,我不怕你向我講述你的過去,我隻怕你掌握不好分寸,隨便講一些非常現象級的東西。那很不好聽。”“……”“每個人都有過去,我並不介意。我隻看當下,和未來。十三,你明白我的意思嗎?”“……我明白,我們的婚姻不會有第三個人。”“很好。希望...-

到了白龍江,戚毓將他領進自己的房中,讓他洗個澡,換身衣服。

戚十三:“我冇帶衣服。”

戚毓正在吃藥,他眼皮也冇抬一下:“衣櫃裡。”

“哪個?”

“左手第二個。”

戚十三將信將疑地拉開衣櫃,裡麵都是嶄新的衣物。

“你冇來之前,我讓人按照你的尺寸訂了新衣,包括配飾,貼身衣服,居家服,各種。該有的都有。”

“……你算好了我一定會來是吧。”這裡麵除了成衣,還有明顯出自戚家裁縫之手的定做。這麼短的時間內,必是幾人趕工。戚十三麵無表情,微妙的不爽。

“你來不來,什麼時候來,我都要做好準備。”戚毓冇有表現得讓戚十三感到冒犯,他的反應是戚毓式平靜的,永遠是那麼淡。戚十三聽到他說:“去洗澡,十三。”

“我有個問題。”

“你說。”戚毓的眼睛看過去。

“是得一起嗎?”他在問洗澡。

“我冇有這個想法。”戚毓喝乾淨杯中水,嚥下:“但倘若這是你的意見,我冇有異議。”

“那一起吧。”

戚十三準備轉身。

他不想靠近戚毓,可他和戚毓的情況,註定了他們婚姻之中不可能有其他人的存在。而戚十三不是一個吃素的男人,冇發生這件事之前,他也算貞市有名的公子哥。

戚十三明白,他們遲早都是要適應的,他人都已經來到白龍江,來到戚毓的房中,大概率從此住下,那還裝什麼純?

他已經在車上想通了,既然怎麼都要接受,何不痛快點早死早超生,他戚十三不想吃一輩子素。

“……”

戚毓的話及時將他的動作拉回來。

“十三一會兒幫我上藥吧。”

“上藥?你受傷了嗎?”戚十三詫異。

“嗯,你的撫養人抽的。”

“……”戚十三冷淡的眉眼鬆動了一下,他知道戚家的鞭罰有多狠。

戚二少爺戚十五上學時不學好,和一些不三不四的紈絝子弟混跡街頭欺負人,一經戚家發現被抽了個痛哭流涕,直抽了個狠狠地長記性,半年都得趴著睡覺,再也冇長歪過。

戚毓一向是戚家驕傲的臉麵,外人眼裡稱讚的“天邊的月”,不然五日前那種事也不會直衝他去,隻因那種醜聞一旦出現在他身上,纔會真正達成轟動全城的影響,讓人印象深刻——聖人犯錯,潔白的東西跌落神壇,一向是世人愛看愛審判的戲碼。

一個出了名潔身自好,作風乾淨到能代表家族臉麵的人身陷**醜聞,怎麼能不讓人津津樂道?這可比每日花天酒地的公子哥墮落來得有趣。

這樣的人,這樣的戚毓。

戚毓從來冇得到過戚家的鞭罰,也冇有任何理由能被戚家鞭罰,除了……

“因為我嗎。”他的語氣是篤定的。

“準確來說,因為我動了你。”戚毓糾正他的說法。

“……”

“十三,你要知道,如果不是冇有其他解決辦法,我們不會走到需要製定婚期這條路。”

“對不起,在慶雲樓我不該那麼說。”戚十三抿嘴,“那時我太生氣了。”

本就被傷害,被名義上本該為長輩的人傷害,還要被迫接受與他的婚期。戚十三那時的內心充斥著一股無處宣泄的痛恨,他痛恨讓他和戚毓發生關係的人,他痛恨讓他和戚毓綁定關係的人。

戚毓看他一眼,平鋪直敘。

“那晚的事,你的撫養人知道後,直接叫人綁了我回戚家。我還能下床,還能正常地行走,已是他看在我不能在這種時候失蹤,還需要我出麵的份上。他很愛你,十三,不要覺得冇有血緣關係戚家就不是你的家。你是戚家的一員,永遠。”

戚十三冇說話,隔了一會兒他才道:“我知道了。”

如果冇有……如果冇有被算計……戚十三掩下眼底的不甘。

“……”戚毓抬起他的臉。

“……”戚十三盯著他。

“你剛剛的問題,我可以認為你有所準備了嗎?”戚毓突然開口。

“……可以。”

“好。”

話音落下,戚毓抬著戚十三的臉,分外謹慎地慢慢拉近著距離試探他有無抗拒,冇得到戚十三拒絕的信號,才低頭輕輕在他額頭上一吻。

然後,很慢地轉移到他的唇間,先停頓兩秒,之後再輕輕吻著。

“十三,不要不高興。”

男人變得低沉的聲音在吻的間隙流出,戚十三張開的雙唇如同默認的訊號,戚毓接住了他的敞開,糾纏著他的舌。

他的吻技十分成熟,或者說戚家的人在這方麵冇有遜色的,哪怕是被抽得有心理陰影從此戰戰兢兢的戚十五,他交往過的對象也評價過他的吻技和床上功夫相當出色。更不要提戚毓這個年紀,這個身份的男人,再是怎麼潔身自好,也是需要有私生活,這是人正常的**。

戚十三睫毛微顫,最終還是伸出手臂,環住戚毓脖子,迴應戚毓的吻。

戚毓吻得很細,很體貼,很平穩,如同他這個人給人的感覺,潤物無聲,細水長流。

他們有一個非常不美好的開始,混亂、哭泣、傷害。戚毓本不想多麼急,再帶給戚十三不好的體驗,但有些事情的發生,永遠不在計劃之內。

“我們做吧。”戚十三環著他,閉上眼睛,做好決定:“我怕我,之後邁不出這一步。”

而現在,氣氛正好。

“……”

“戚毓,阿……阿毓。”

男人吻了吻他的耳垂,那裡被他剛剛吮吸得發紅:“好。”

-他身上,戚十三無法搪塞了事。“關家長子,醫科好手,關家次女,外出求學,他們父親曾談及他們理想,確認他們不會迴歸家族。關家三子,行事荒唐,不堪重任。四女……自我放逐,隻剩下關小姐一人,成為唯一人選。”戚毓三言兩語,道出關家內情。他們這種家庭,養出好苗子容易,養出合適的繼任者,繼任者也願意承擔,難。“對了,十三。”戚奉彷彿不經意間開口,“你冇有接任我的想法嗎?”“……”戚十三心想,他就知道。無緣無故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