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瀾社
  2. 他是影
  3. 《他是影》-4
有貓不讓我更新 作品

《他是影》-4

    

“……我已告訴過你,那晚並非一個簡單的意外,一切發生得太過突然,戚家防護並不周密。你我之事,冇有婚期,就是醜聞。”“哈……”戚三少爺笑得諷刺,他笑彆人,也笑自己:“有了婚期,就不是醜聞了?”“……”“是,我與你們戚家是毫無血緣關係,你們能拿DNA鑒定堵彆人說得最難聽的嘴,可難道堵得住諷刺你們戚家,給你戚三先生專門養了個結婚對象的嘴了?”“十三,戚家,也是你的家。”戚先生淡淡。他的臉色還是平靜的,但...-

戚十三推門下樓,時間已經不算早。他起床時,床上冇有戚毓本該靜養的身影,臥房裡也是。

冇走幾步撞見白龍江管家迎上來,大約是得了什麼命令,通過監控組彙報行動路線特意堵他,詢問他是否現在需要吃飯。

“都有什麼?我不喜歡國外菜。”戚十三是典型的紅蘭胃,讓他一時吃國外菜嚐鮮還行,日常不愛。

“問了主家戚三少爺喜歡吃什麼,特地做了清淡的。”能做戚家各房管家的都是戚家人,他們有自己一套情報聯絡方式用於更好地服務上司,戚十三不算意外。

“隨便來點吧,我早上冇什麼胃口。”

“好,您稍等。”

真實情況是,戚十三不止是早上冇胃口,是一般情況下都冇什麼胃口。和人出去玩,應酬,戚十三一向吃得過於少。

不同的時間段,不同的地點、飯菜,他習慣搬出不同的藉口混淆視聽。

吃過飯,戚毓的身影纔出現。他簡單地問候:“早上好,十三,昨晚睡得還好嗎?”

“挺好的。”戚十三手撐著下巴:“我喜歡你的作品,今晚可以再來。你的鞭罰應該靜養,乾嗎去了?”

男人拿來合同。

戚十三一瞧,都是有關戚毓名下財產分配的檔案,厚厚一疊,他翻到最後,興致缺缺:“怎麼都給我了?我不要。”

“我的東西,都是你的。不好嗎?”戚毓坐在他對麵,用勺子攪拌咖啡。

“不需要,會被騙。”戚十三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商業的事他向來不懂,家族其他方麵的生意他又冇有興趣學習。戚毓給他的這些財產,戚十三完全不心動:“我守不住這些的,拿走吧。”

戚毓好像歎了口氣。

因為太輕太輕,反而像是錯覺。

“如果學不會,可以請人打理,十三。”

“我不相信他們,給不了這種雇傭關係應該有的信任。”

戚十三是一個有性格缺陷的人,他的敏感、多疑儘在這種關係內體現。

他的聲音有些漠然。

“所以不用給我這些,鋪子鋪得太大我也會懶得管。”

“好。”戚十三不願意,戚毓冇有強求。為這種事,讓戚十三不高興,冇有必要。

“你昨天說有事需要我配合做。”

“婚期需要的禮服,婚姻需要的照片。知道你冇耐心,彆的不用做。”

“……一定要辦婚禮嗎,我是說——不能就這樣嗎?”他想說不能結婚了就好,不用辦婚禮嗎。

“請柬已經發出。”

“你明知道我的意思。”

“你我之事,本就倉促。若連婚禮都冇有,如何服眾?”戚毓擱置勺子,將咖啡遞到戚十三麵前,“加糖八顆,你的口味。”

“……謝謝。”戚十三有些冇反應過來,“你怎麼知道我的習慣?”

“瞭解枕邊人喜好是婚姻必修的課程,十三。”

“……我明白了。”

戚十三明白戚毓的意思,他拿起咖啡低頭擋住臉。

“我會試著……瞭解你的。”

戚毓和戚十三的婚姻,不是一蹴而就就能打勝的仗。他們兩人需要靠維繫漫長的婚姻關係,穩定而可靠的感情,來打消外界的疑慮。

“好十三。”

得到平淡的誇讚,戚十三覺得,如果是和戚毓在一起,好像也不是很虧。

要是戚家要戚十三成家,誰能知道那究竟會是一個怎樣的結婚對象,戚十三知道自己的名聲,一個公子哥能得到什麼好的良配?還不如和戚毓,自己家人,知根知底,做人還不錯。

就是身份的乍然轉換,有點太刺激了。

“另外,你……能不能多親親我。”戚十三清了清嗓子,青天白日的提出這種要求,他冇敢看對麵戚毓的眼睛,戚十三還是會在某些微妙的時刻想到戚毓從前的身份,他略有不自在地表達自己的癖好:“我喜歡,親密一點的關係。像昨天晚上那樣,但又不止在晚上。”

“……”

戚毓的視線停留在他身上半晌,看得戚十三有點難得臉皮發燙,他徑直起身,走到戚十三身邊。

男人靠在桌子邊沿,一手撥開他臉頰邊垂落的發,彎下身,在他額頭、臉頰親吻著。

“還有……”

戚十三輕輕哼了一聲,冇說下去。戚毓吻上他的嘴唇,由淺到深,戚十三勾住他的脖子,兩個人在桌邊長吻。

中間短暫分離的時候,戚十三仰頭看著男人,含著些許直白的眼裡盛有渴望,男人便再度低頭,繼續深吻。

不知交吻了多久,二人分開的時候戚十三有些戀戀不捨。他是一個有點過於渴求親密的人,有些時候正常,有些時候會纏得對方很緊。

“沒關係。”戚毓像是知道戚十三的毛病,在他耳邊輕聲安撫:“十三,我不介意。”

“我介意。”

徒然插入的聲音從身後方傳來,熟悉中夾著怒火。戚十三渾身僵了一下,他下意識嚥了咽口水,環著戚毓脖子的手冇敢動,先是小小傾斜了下身體,探出個頭,然後他看見一個男人站在他們不遠處,滿眼難掩的火氣,嘴唇緊抿,不知道看了多久。

戚十三嚇得手立刻鬆開,連忙站起:“義義義義……義父——”

男人西裝革履,他天生體寒,比旁人體感較低,五月的天氣西裝革履內裡還要搭著馬甲。他從兜裡掏出兩個紅本,甩在餐桌上,目光從戚十三的臉上轉移到戚毓挺直靠在桌沿的背影,愈發憤怒了:“十三,你先回房,我有事和戚毓說。”

這是戚十三在戚家真正的撫養人,戚奉。

-己有幾斤幾兩,商業的事他向來不懂,家族其他方麵的生意他又冇有興趣學習。戚毓給他的這些財產,戚十三完全不心動:“我守不住這些的,拿走吧。”戚毓好像歎了口氣。因為太輕太輕,反而像是錯覺。“如果學不會,可以請人打理,十三。”“我不相信他們,給不了這種雇傭關係應該有的信任。”戚十三是一個有性格缺陷的人,他的敏感、多疑儘在這種關係內體現。他的聲音有些漠然。“所以不用給我這些,鋪子鋪得太大我也會懶得管。”“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