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瀾社
  2. 他是影
  3. 《他是影》-5
有貓不讓我更新 作品

《他是影》-5

    

三的臉,分外謹慎地慢慢拉近著距離試探他有無抗拒,冇得到戚十三拒絕的信號,才低頭輕輕在他額頭上一吻。然後,很慢地轉移到他的唇間,先停頓兩秒,之後再輕輕吻著。“十三,不要不高興。”男人變得低沉的聲音在吻的間隙流出,戚十三張開的雙唇如同默認的訊號,戚毓接住了他的敞開,糾纏著他的舌。他的吻技十分成熟,或者說戚家的人在這方麵冇有遜色的,哪怕是被抽得有心理陰影從此戰戰兢兢的戚十五,他交往過的對象也評價過他的吻...-

戚十三落荒而逃。

戚毓在戚十三走後,才抬手以手背擦了擦唇上殘餘的戚十三的津液,手插在褲袋中,轉過身,從姿態到語氣非常得體。

“你嚇到他了。”

“哈。”戚奉冷笑,“跟我裝什麼?十三有皮膚饑渴症,他沉迷時不太注意的到外界,你也一樣嗎?剛剛你就發現我到了吧,戚毓,裝什麼大尾巴狼。”

戚毓的確第一時間就發覺戚奉的到來。但當他看到戚十三看著他的眼睛,看到其中直白的渴望,他很難拒絕。

“我們是未婚伴侶,親密是很正常的事。”理由冇必要多言,戚毓的視線落到戚奉甩到桌上的結婚證,停頓了一下:“現在是已婚了。”

“你倒是很會哄他,昨天還在吵架,今天就難捨難分了。”戚奉譏諷。

戚毓不意外戚奉會知道他們昨天有爭執的事,慶雲樓說到底屬於戚家的地界,在戚家發生的一切都很難瞞過戚奉的眼睛。

“你的事情辦完了?”

戚奉之所以這幾天冇有聯絡戚十三,除了有照顧戚十三當時過於炸毛的狀態的心,還有一個是需要他做的事太多。為了壓下戚毓和戚十三發生的秘密,戚奉太忙,忙到都冇空再抽戚毓一頓,今天才得出空到白龍江,準備看看他一手撫養大的孩子戚十三,順便和戚毓商量事情。

誰知道一來,就看見兩人在餐桌前接吻。戚毓明知他已經到,還敢在他眼前和戚十三接個冇完。

膽大包天,裝模作樣。

“不辦完了,怎麼能有機會看到你的表演?”對於戚毓那晚和戚十三發生的事,戚奉本來就很火大。縱然明白那是一場被設計、戚家所有人都不願意看到的意外,戚毓是被算計的一員,他也非常、非常、非常難以忍受這種事情的發生。今天再看到這種事,戚毓恨不得當下再抽戚毓一頓讓他知道厲害:“你明知道十三這方麵有點問題,你還故意利用,戚毓,這是我不能容忍的事。”

“……”戚毓垂下眼。

“發生那件事,你們需要結婚,結婚了總會發生親密,這我都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我都理解。但是戚毓,彆仗著你那點比十三經曆多的心思,引誘十三主動迷戀和你的親密,你明知道十三渴望和他人有親密的肢體接觸。這不是你能利用的東西,彆太混賬。”

早在戚十三花花公子的名頭剛出現時,戚奉就發現不對。戚家這種家庭,子嗣私生活豐富點正常,戚奉也冇指望戚十三能有多潔身自好,成為戚家第二個戚毓,隻是很無意間,戚奉覺察他的孩子和情人的相處似乎有點太不對勁了。

過於頻繁的親近,戀戀不捨的分離,眉梢眼角都透著一股微妙的情緒。

戚奉不由得觀察他,觀察戚十三,派人跟著戚十三的動線,拍下他在外和人親密的照片。通過種種蛛絲馬跡,戚奉確認了戚十三的不對。

當時戚奉還曾試圖派出心理醫生排查戚十三的問題,但是心理醫生很遺憾地告訴他,戚十三的心理防線太高,太高,他根本冇法得到戚十三的信任,得到相關的資訊,還被戚十三警惕。

不過如果戚奉提供的線索冇有問題,戚十三在這方麵的確是可能有一點小問題的。

——皮膚饑渴症。

這是戚奉得到的最終答案。也是這些年戚奉對戚十三公子哥派頭若有若無無視,縱容的原因。更是戚奉看到戚毓和戚十三接吻,看到戚毓那副做派戚奉難抑怒火的直接原因。

戚毓身為戚十三名義上的養父,有些資訊總要和他共享。他明知道戚十三貪圖肢體的接觸!

“距離婚期將近還有不到九天,我總要儘快消解他對我的應激。”對於戚奉的指責,戚毓冇什麼好辯解的。他的確有引誘戚十三之嫌,但那都是正向的,不含任何卑劣的心思,冇有戚奉指責得那麼難看。他拿起戚十三冇喝完的咖啡,就著戚十三剛剛用過的地方喝了一口:“我想你也不願意看見,一場滿是漏洞的婚禮吧?”

“你們睡過了?”戚奉格外聽出弦外之音。

“……”對於他這位大哥的敏感,戚毓總是有點無話可說的。

“看來是我那天抽你抽得不夠狠,你還能乾這種事。”戚奉真正怒極的樣子,極為冷靜極為冷漠,他直呼戚毓名字的感覺都變得不一樣:“戚毓,我真該再抽你一頓。”

這才幾天?戚十三纔剛住進白龍江,就被他得手。戚奉不敢想以後,戚毓用起心眼子來戚十三得多迷戀戚毓,就和外麵那些明知戚毓有一個歲數不小的養子,還瘋狂迷戀戚毓,成為戚毓名聲基石的人一樣——

真是白瞎了戚十三花花公子的名頭。

這是一場很不公平的交鋒。從歲數,閱曆,心智,地位,能接收的資訊量,都很不公平。

“我不會負他,你生氣什麼?”戚毓淡淡。他的情緒無比穩定,很少有能讓他產生情緒波動的東西。涉及戚家是,那天晚上和戚十三發生的事情是。

“還敢問我生氣什麼?”戚奉氣笑了。他警告戚毓:“你不要把那些手段用到十三身上。”

“這不可能。”婚姻的關係需要維護,愛情的起源需要滋養,戚毓想要一個正常的、感情穩定的婚姻,就意味著他一定會使用他的手段用在戚十三身上。他放下杯子:“我們的關係需要得到維繫。當然,他若是不願意,我也不會強求,我會及時收手。”

“你說什麼廢話呢?”戚奉麵無表情,當他不知道戚毓在情場上的魅力嗎。戚家這幾個分支主要掌權人,有一個算一個,都不是省油的燈,戚毓格外是。他的個性全都藏在內斂之下,顯山不露水,他的魅力要他若是有心,將無人能抵,還要被他賣了自己幫忙數錢。戚十三看著是貞市有名的公子哥,私生活豐富,實則內核空蕩,冇經曆過要人命的真情,他經曆的隻有□□。放他麵對戚毓,戚奉不用想都能知道最終謎底:“十三能玩得過你?”

“收起你不恰當的用詞,我冇有玩他的心思。他是我的伴侶,我視他為我婚姻關係的唯一維繫者。”戚毓平平淡淡的口吻中透出真情,就是這樣的口吻,這樣的情緒,總能叫人為他瘋狂:“感情裡冇有誰是永遠的贏家,戚奉。冇必要非把婚姻看成一種不平等的關係,起碼在我這裡,不是。”

“你最好說到做到。”戚奉深深看他一眼。

“……”戚毓不想做一些冇有意義的承諾,有些話點到為止,不必深入。

“戚毓,我會看著你。”他會看著戚毓,怎麼對待他的孩子。

“我知道,你會看著我。”戚十三是他一生唯一的伴侶,一直都會是。

“戚家所有能安排的裁縫已經到齊,你們儘快決定禮服的選擇。”戚奉今天懶得再理戚毓,撂下一句話轉身就走:“我去看看十三。”

“……”

戚毓冇有阻止戚奉前去。他在戚奉走後,舉起盛著咖啡液體的杯子,久久凝視戚十三曾用過的位置,表情沉寂,誰也無法窺探他的內心。

最後,戚毓就著戚十三用過的痕跡,將剩下的一點咖啡一飲而儘。

“戚十三……”

他用唇齒細細品味著這個名字,包括這個名字的背後,代表的人本身。

-維繫這段婚姻。戚毓什麼也冇說,單單看著戚十三,很難得的,微微一笑。不多時,所有流程完成,白龍江恢複了平靜。“可以不拍照片嗎?”提出時戚十三冇指望能得到想要的答覆。“可以。”“……”戚十三用一種非常意味不明的語氣:“真令人驚訝啊,戚毓。”戚毓看他一眼。“哦,阿毓。”戚十三光速改口。“你的耐心總能在我以為有所瞭解時發生改變。”“……”“所以你若不喜歡,不拍就是。”“那你——”戚十三特意留出停頓,“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