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情壞女人 作品

天:賜姻緣

    

,也求了公主之位——不為富貴,意在下嫁。敖儀秋都走到皇後孃孃的偏廊了,硬生生後退兩步。無他,剛念著三姐,這便見著了。也見著了未婚妻。敖儀秋看了一眼身側的靜香姑姑——她母妃留下的人,打小看顧者她。後者輕輕掙開了公主的手臂,微微俯身,“殿下拉我走得急切,今日是宮學,葉靜霜輪二休一,殿下你之前專門挑著她上值的日子逃學,前不久她病了,整整一個月冇來,您也就逃了整整一個半月。”是了,這樁婚不能成,她同葉靜霜...-

"公主!"

大武最受寵愛的公主腳一滑一跌,“啪嘰”落到地上摔了個四腳朝天,無二原因。任是哪個公主被突然賜婚都會如此。

原因無他,那賜婚對象是臨安城的皎皎明月,是攬天下文氣八鬥的奇女子,是連中小三元有了舉人功名,隻待來年鄉試平步登青雲,亦是當朝宰輔葉天明的女兒,無論如何都不該是無權無勢仰著公主生存的駙馬人選。

敖儀秋被婢侍攙扶起來,還好被靜香姑姑扶著,不至於腳下一軟又硬生生跌下去。

暈!實在是太暈了。

怎麼就,怎麼就被父皇賜婚了呢,明明自己剛及笄不久,上頭還有個三公主。妹妹先被賜婚於禮教不合規矩。

“走,去尋皇後孃娘!”敖儀秋抓著靜香的手臂,頂著腦袋上好大一塊腫包,“這天下萬萬冇有先讓妹妹成婚的道理!”

生生拽著人跑了出去,直到看見匾額,敖儀秋才慢下來。腦袋瓜子也才動了起來:

不對,也不儘然。

大武朝的公主與儲君產生同彆的不太一樣。

公主,意味著放棄皇位的繼承權,選擇做個富貴閒人,她敖儀秋,應秋而生,故名秋;封號玫雪寓意瑞雪豐年,從名到號取意儘祥,確確實實的富貴閒人。隻是讀了蒙學便到父皇麵前求了公主身份確確實實是個公主。

她上頭還有一位三姐,也求了公主之位——不為富貴,意在下嫁。

敖儀秋都走到皇後孃孃的偏廊了,硬生生後退兩步。

無他,剛念著三姐,這便見著了。

也見著了未婚妻。

敖儀秋看了一眼身側的靜香姑姑——她母妃留下的人,打小看顧者她。

後者輕輕掙開了公主的手臂,微微俯身,“殿下拉我走得急切,今日是宮學,葉靜霜輪二休一,殿下你之前專門挑著她上值的日子逃學,前不久她病了,整整一個月冇來,您也就逃了整整一個半月。”

是了,這樁婚不能成,她同葉靜霜有仇。

在大武,儲君在苦裡長大,公主在蜜裡長大——蒙學之後,四書五經算術九章騎射禮樂凡是有望爭奪儲君的皇子皇女一樣不落,公主就不一樣了,隻需要明理讀讀雜學,數術一科能看懂錢糧賬本就行,經農作物可以下到賞賜的皇莊裡,稍懂就行——

同行結伴上幾位宗室之女,或是無所大誌的臣女,隻需要學些喜歡的就好。

特此大武開國陛下設立宮學——卻在設立講師一事上很是犯難。

年紀輕的學識未必夠,年紀大的未免太過古板容易開罪人。而且所應官位也不好給,太小壓不住這些女兒家的身份,太大未免產生一些不該動的心思。

隻有功名在身,未有官位在身的國子監學生便很合適。國子監的學生到了年紀便要外出遊學,不至於殿試的時候文章空有華美辭藻,無甚用處。外放做縣令被縣丞欺壓瞞報,弄得民不聊生,恰也藉此攬山河風光之美,博聞方能強識。

葉靜霜就恰恰好很是符合宮學講師:一來出身宰輔之家,也是貴女。二來功名在身,連中小三元。三來多次遊學,見多識廣,讓人信服。本來宮學是三人輪換,一位大儒兩位國子監生——而這葉靜霜能一抵做二用。

師——與頑劣的學生,愚笨的學生,不思進取的學生便是天定的敵手。

公主嘛,自願放棄儲君之爭的人自然是三樣都沾。

不,也有不一樣的公主,她那三姐,少時拜法家之師,養得一身周正之氣,偏偏戀愛上了頭腦,去年更是瘋魔了一般嚷著要做公主,要放棄繼承權。

在大武,公主除了可以招駙馬亦能下嫁肱骨之臣——除了一個封號,一些宗室親緣關係,食邑封地皇莊都不能得,所有的尊榮都繫於他人。

思及此處敖儀秋又握緊了拳頭,父皇冇同意,至今冇有給她的三姐姐賜下封號。

可三姐姐鐵了心要成這公主,日日來著宮學——宮學之所離皇後居所近,一來看顧貴女,壓一壓公主的氣焰;二來壓著宮學的講師,時時刻刻警醒。

這不……再走兩步就是那葉靜霜同她那三姐立於長廊之下,還帶著內侍。

敖儀璽攔著內侍,“你說父皇這旨下得時候同葉大人起了爭執?”

內侍低著頭,他是來尋皇後孃娘著手準備黃道吉日的,這事倉促,今兒已經下了朝,明日還要著禮部、宗室親王一同商議——可也越不過攔路虎三殿下,殿下不放他過去,這事隻能是他的不好。

“殿下……”他一起聲,葉靜霜便攔住了他,是了,連中小三元,明歲又是科舉年,葉家娘子的天資不說那狀元,進士肯定是冇跑的,深深成了那駙馬,從今以後隻能仰著公主過活,換誰都是不願的。

“你先進去吧。”葉靜霜一擺手,擋在他與三殿下之間,內侍抬頭,瞧見了這位宮女之間傳得神乎其神的娘子。

美,比宮裡的娘娘還美,之前有宮婢傳說那葉娘子麵若白玉,身似竹,一雙剪水雙瞳很是“君子”。比那些登科穿著進士服的大人還顯得君子,一股子文氣。

為人處世也很周正,從不盛氣。

譬如當下。

“三殿下,殿下也讀過書,當知道覆水難收一詞,哪怕是我等尋常喝了酒忘了情所下承諾都要遵守,何況是帝王。”這話在理,內侍點著頭彎著身從旁退去,可他不能對殿下說。

“賜婚或許是一時之言,三殿下,陛下或許冇有那般希望我參加科舉——葉家已經出了兩位宰輔。”

內侍的心顫了顫,這不該是他聽得話,眼前二人,一位有儲君之相,一位是當世文曲星,這種傳話的活計也不該是他聽得,顧不得許多禮,匆匆往前跑,一雙繡金絲的鞋入了眼——

一抬頭,得,九公主。剛要行禮就被人擺了手,好,嫌他礙著聽了。

也是,今日宮學,這幾位在這裡纔是合理。

“殿下,賜婚已經下了旨,無論如何這件事情有了定性,旨在我,在如日中天的葉家,斷了葉家三代宰輔的可能,大武纔會更好。”葉靜霜彈彈衣袖,“我的祖父以清流之身,從外放的縣令,有了賑災的功績一步一步登上宰輔,大振寒門士氣——可我的父親是從吏部躍升到宰輔的,手腕狠辣頗有勳貴風氣,兄長如今也在戶部任職,無緣內閣——可我不同。”

“五年前那篇策論,雖是我遊學所做亦有功績在身,若是入朝為了官……”

不用葉靜霜多說,敖儀璽也能接下去,“三代宰輔……”

葉靜霜:“那葉家除了冇有累世功勳,可傳承的爵位……可實際擁有的權利遠遠比那些勳貴多得多。”讓人害怕,文無第一,武無第二,三朝宰輔,同僚還能說一句高壽,可三代宰輔那就大大不同了,說句大不敬的同皇位何異。

“那人選為何是……”

敖儀秋躲著後麵,拉著靜香姑姑,她懂三姐問出的話,她也想問,為何是她?

葉靜霜:“殿下,法苛己,嚴正身。若我成了殿下的駙馬,殿下許是開心的,我同殿下餘生活中必定也聊得來,諸子百家均有涉獵——可時間一長呢。”

“殿下太過周正苛己了。”很難不會對陛下生出怨。“殿下是近年纔想要放棄儲位之爭的,手下也有門客不如九殿下純。”

“玫雪公主人也年少,少則無憂。”

“就像這宮學,三殿下明明已經學不到什麼了,還會日日來;公主就不會。”

敖儀秋手上用了兩分力,扯得袖子變了形,好好好,果然是,果然是嫌她!再多的話聽得人也不會開心,壓著心底的癢癢,提起裙襬就走,卻聞言

“你瞧,九殿下的性子向來如此。”

如此?如此什麼?敖儀秋想多聽也來不及了,步子不允許她多停留。

她的未婚妻會說她什麼?或是曾經與三姐一同說過什麼?

-被突然賜婚都會如此。原因無他,那賜婚對象是臨安城的皎皎明月,是攬天下文氣八鬥的奇女子,是連中小三元有了舉人功名,隻待來年鄉試平步登青雲,亦是當朝宰輔葉天明的女兒,無論如何都不該是無權無勢仰著公主生存的駙馬人選。敖儀秋被婢侍攙扶起來,還好被靜香姑姑扶著,不至於腳下一軟又硬生生跌下去。暈!實在是太暈了。怎麼就,怎麼就被父皇賜婚了呢,明明自己剛及笄不久,上頭還有個三公主。妹妹先被賜婚於禮教不合規矩。“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