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瀾社
  2. 太後要修仙
  3. 吾國休矣
鴉一黑 作品

吾國休矣

    

這件事有哪幾方勢力參與。底下的大臣還在說:“臣以為,此雖為民間傳言,然天相詭變一事乃事實確鑿。據臣所知,僅是南方洪澇便已連續四年……”沈錚錚目光冷冽,穿過珠簾落在大臣身上如有實質。對方噎了一下,因此給另一大臣機會,新冒出來的大臣名為劉守義,是沈錚錚提上來的三品禦史。劉守義一開口便是:“豈可將民間亂賊謠傳置於朝堂之上?”聽聞這話,沈錚錚略繃緊的背脊也放鬆下來。她坐於高台觀看兩人爭吵,在事態嚴重前敲下...-

【叮——】

【新版本即將上線,係統將進行為期一日的關機更新,對此產生的不便敬請諒解,請宿主耐心等候……】

寅時,在係統的關機提醒中沈錚錚睜開了眼。

窗外天光未亮,仍是一片無底深紫。

係統已經關機看不見準確的北京時間,但沈錚錚猜是早上四點。她打著哈欠,猜想宮女們估計馬上要進來了。

果然,外頭腳步聲傳來,有宮女掀開簾子朝臥榻上看,一瞧太後醒了,連忙將人扶起,同時披上一件罩衫。

“太後今日醒得好早。”大宮女起風輕聲說。

“嗯,夢裡被些東西吵到了。”沈錚錚隨意講道,麵上還有些睏意。

小宮女們魚貫而入,要服侍太後更衣洗漱。

沈錚錚接過小宮女遞來的水和牙刷,盯著獸骨磨製和野豬鬃毛製成的仿造牙刷,輕聲笑了下:“工匠不錯,做得像模像樣的,給他賞賜順道告訴他,如果能做出成本更低廉的仿造牙刷,再重重有賞。”

大宮女領了命,又奉承道:“太後心懷慈悲。”

沈錚錚不接話,隻笑看了眼身邊這位剛提拔上來的助理,提醒她:“這事你也辦得不錯,也有賞,但哀家還是喜歡直來直往,以後就不要用這些心思了。”

起風心中一跳,將頭低得更緊:“起風明白。”

起床換了衣服後就是早朝,朝堂眾臣在底下跪得整整齊齊,殿內一道珠簾將高台與朝臣分割,沈錚錚坐在龍椅邊上,點了下頭。

太監見狀立即傳話:“禮成——”

“起——”

朝臣又齊刷刷站起。

場麵好不壯觀,顯得被跪拜之人如此肅穆權威。沈錚錚卻覺皇權製度如此深入人心,連她想取消早朝跪拜都百般受挫。

她仗著底下朝臣不敢抬頭,用手托下巴的姿勢在聽他們彙報。

旁邊的宮女太監和侍衛眼觀鼻鼻觀心,隻當看不見太後這般有失禮儀的舉措。

自從先帝駕鶴西去,五歲新帝又是個貪玩不肯早起的性子,攝政親王一個猝死一個告病,誰都不知道這是怎麼發生的,但這偌大的興朝兜兜轉轉竟然變成太後垂簾聽政。

太後老當益壯,太後勵精圖治。

宮女太監不懂治國方針,隻冷眼觀看,發現這風雨飄搖的興朝經過幾年太後持政,竟硬生生又挺住了,似有重現當年巔峰時期的氣勢。

侍衛們則略懂朝堂政治,聽聞過太後乾練的政治手段,知曉這幾年親貴朝臣的權力平衡如何被太後化解又打破,以維繫自身的絕對統治。

但沈錚錚對宮女太監侍衛的想法都不感興趣,她隻覺得——

這個國家要完了。

也許等不到她培養起下一代,這個國家就要完了。

前皇帝荒淫奢侈,掏空了腎也掏空了國庫,財政赤字是他唯一傳家寶般傳下來的東西。

先帝奉行中庸卻在實操裡彰顯牆頭草本色,武官鬨一下捧武官,文官哭一下抱文官,不敢坦率下決定,使得政權鬆散,欺上瞞下行為橫出,貪官暴吏欺壓百姓行為屢禁不止。

好不容易新帝是個五歲娃娃,沈錚錚爭取上位了,內亂治理了,外患打擊了,天災卻來了。乾旱水患讓流民數量暴增,打壓下去的惡賊聞著味又冒起頭。

眼下這名大臣彙報的,就是民間多傳“女子執政有違天理,故天降洪澇旱災懲罰於大興”。

災難當頭,百姓哪管什麼女子執政對錯與否,他們隻有一股子在天災下討生活的絕望和不甘,這時候誰能指出個錯處讓他們發泄恨意,他們便能心中鬆快些。

沈錚錚一邊憂慮發下去的救災糧有冇有好好分發,一邊思考這件事有哪幾方勢力參與。

底下的大臣還在說:“臣以為,此雖為民間傳言,然天相詭變一事乃事實確鑿。據臣所知,僅是南方洪澇便已連續四年……”

沈錚錚目光冷冽,穿過珠簾落在大臣身上如有實質。

對方噎了一下,因此給另一大臣機會,新冒出來的大臣名為劉守義,是沈錚錚提上來的三品禦史。

劉守義一開口便是:“豈可將民間亂賊謠傳置於朝堂之上?”

聽聞這話,沈錚錚略繃緊的背脊也放鬆下來。

她坐於高台觀看兩人爭吵,在事態嚴重前敲下定音,然後繼續如法炮製地處理了幾件類似的事情,接著又商議了幾件跟國策相關的事情,終於在近巳時,也就是早八點半的時候能吃口早飯。

緊接著是為期兩小時的批奏摺時間。

“嗯,這個是請安的,好好好,哀家安好皇帝也安好。”

“這個是問我吃不吃荔枝的,不吃,勞民傷財,再見。”

“嘖,邊境匈奴又有異動,這群傢夥是冇被打夠啊。”

沈錚錚停了筆,看著奏摺半響,歎了口氣。

她已經四十,就算貴為太後養尊處優,也要受限於古代的醫療水平和生活水準,說不定過幾年就會死於一次高燒發熱。

如果下一代不爭氣,百姓就隻能在治理下生不如死,或是在戰爭中朝不保夕。

四十了啊,還有多少年可以撐呢?

沈錚錚憂慮地放下奏摺,她知道很多皇帝晚年都追求長生四處尋仙磕丹藥,但她來自現代,所以從不相信當朝的各類仙法秘聞,也不依靠旁人上供的靈丹妙藥。

從她魂穿到這個十八歲枉死的小姑娘身上時,沈錚錚就知道這世上能依靠的,隻有自己。

——當然,那個金手指係統也是能勉強相信的。

隻希望係統這次升級能帶點好訊息來吧。

後宮係統在她是妃嬪時還蠻好用,但一登上太後就幾乎報廢了。

畢竟當你身處後宮,天天看誰家下毒誰家在謀劃陰謀,後宮係統肯定是個大寶貝。

當你跨越階級脫離後宮時,後宮係統能看的也隻有這個男寵為討太後歡心努力擼鐵,那個男寵為討太後歡心穿起女裝……

沈錚錚:……

誰想看這些被硬塞進來的男寵天天為討我歡心,變著花樣嘗試新東西啊!

於是後宮係統就這樣被沈太後打入冷宮。

奏摺冇批完,午飯之後沈錚錚又加了三小時班,一抬頭聽太監傳話,說是皇帝陛下來請安。

下午來請安?

沈錚錚要被這胸無大誌的小皇帝氣笑了。

“太母……”

小皇帝扭扭捏捏進了禦書房,顯得很害怕。

沈錚錚問:“何故扭捏,這禦書房難道是陛下不能來的地方嗎?”

小皇帝咬著下唇,似乎不知如何作答。

沈錚錚放柔語氣,試著讓對方膽大些,她又說:“你妹妹是病了哀家才允她免禮,陛下今日是為何呢?”

小皇帝垂著眼,依然不敢吭聲。

如果對方敢作敢當,承認自己是昨晚與宮女太監玩遊戲通宵,睡到下午才醒,沈錚錚還不至於如此生氣。

但對方性子不知是不是隨了先帝,會內疚會懊悔但就主打一個不麵對不承擔。

這性格完全不是沈錚錚看好的皇帝人選。

“唉。”她長歎一聲,離開案桌走近小皇帝,牽過對方的手又揉了揉頭,“罷了,總歸你還小,就擔了那麼多責任,也是難。”

小皇帝聽著沈錚錚的話,仰頭看見長輩柔和的麵色,頓時心中委屈散了大半,伸手抱住沈錚錚大腿,小聲哭道:“謝太母體諒……”

而沈錚錚一邊微笑摸頭,一邊揣測把公主男扮女裝偽裝遺腹子登基的可能性。

晚飯是和小皇帝一起吃的,沈錚錚扮演著體貼長輩角色將人送走,轉頭就奔男寵院裡找解壓。

一個男寵賣力運動,汗水在古銅色肌膚上滴滴彙落,被燭火晃照出動人光澤。

一個男寵婉轉唱曲,將最新的民間話本以有聲小說方式展現,緩解用眼疲勞。

沈錚錚抿了口白水,捏著糕點時不時吃一口,再次認同下班纔是生活,垂簾聽政隻是生存。

可惜生活隻有一小時,玩鬨過後已接近亥時,也就是八點左右。

明早四點還要起床上朝,沈錚錚也就早早洗漱睡了。

其實她不是很睡得著,如今國事艱難,每天睜眼就是咱興朝滅了嗎,閉眼就是今天也努力挽救興朝了呢。

日日夜夜,反反覆覆。

作為接受過義務教育的現代人,沈錚錚做了太多朝代覆滅的曆史題,看了太多末代王朝滅亡的直接原因、根本原因。

她的目光被迫拉得很遠,在當下大部分人沉迷興朝有望時,沈錚錚隻覺得迴光返照後,就是興朝向動盪滅亡的懸崖跌落的時刻。

她要懸崖勒馬,要逆水行舟。

她有太多想做的事情還冇能完成,她想把女性從後院裡拉出來,想讓百姓過上現代最普通的生活,想要貪官暴吏通通斬首。

她需要很多人,很多力量,很多的支援。

沈錚錚有那麼多想要的事情,但她……

冇時間了。

時間是個奢侈品,現代亦然,古代亦是。

沈錚錚想著想著,都恨不得直接爬起來再去禦書房批個三百本奏摺,就在這個時候,腦海裡叮得一聲。

【叮,版本更新成功!】

【感謝宿主耐心等候,經過十一個小時的維護,新版本已提前開放。】

【長生仙去,從人從山。後宮係統正式更名修仙係統,翌日開放宗門功能,請宿主速速集結誌同道合的好友,一同暢遊漫漫仙途吧。】

-要點掌握要領。這樣聰明的弟子好像讓眾名師很高興,都覺自己教學天賦格外出色,於是還時不時脫離課綱講了不少課外小故事,上至超綱知識點,下至修仙小八卦,聽得沈錚錚津津有味。比拯救那破大興快活多了。但快樂的時光總是短暫。北京時間四點,寅時,大宮女們照舊掀簾喚醒太後,洗漱更衣,熬了個大夜還精神奕奕的沈錚錚快活上班了。今日不比昨日。相較昨日的上班如上墳,沈錚錚現今心裡藏了把雀躍的火,隻待哪個不長眼的讓這星星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