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遷貳 作品

第 2 章

    

到實驗台前,揉了揉耳垂上的紅寶石耳釘喚醒AI,雙手手指不斷的運動。她在寫郵件。“我在為火星的新人類做貢獻,想辦法填充糧庫幫他們填飽肚子。結果他們卻搞什麼優生計劃,一定要我跟基因匹配的男人結婚孕育優秀後代!我不是母豬是什麼?!”莎拉知道她吃軟不吃硬的個性。說到底,她是不喜歡被指定嫁給一個隻能通過一紙檔案認識的男人。莎拉軟下聲音哄到:“你完美遺傳了父母的優質基因,匹配的男人肯定也是最好的!這個計劃為了...-

檔案中李康妮的照片,紮著一根高馬尾,表情嚴肅冷漠,努力表現出一副不容侵犯的學者模樣。

是美人相,但是說不上驚豔。

畢竟火星開始進行人類基因調整後,大部分人都長得不差。

但是當雷瑟特走進第一綜合會議廳的時候,台上的康妮卻讓她眼前一亮。

扇形的會議廳,一百多名學生以台上的康妮為中心。

而康妮就站在全息影像的投影中。

一身白大褂,窄裙下細長的小腿顯示出她優越的身材比例。

色彩繽紛的全息畫麵打在她的白皙臉蛋和白大褂上,又被燙卷得優雅的黑色大波浪捲髮吸收,如同顏料打翻在美人線稿上,顯得迷幻。

康妮才24歲,這個年紀的姑娘帶著一種自然的稚氣感。一雙烏黑的眼睛充滿光彩活力,臉上的表情隨著她的內容不斷變化。

得益於時而帶笑,時而嚴肅。

真是一張模糊且漂亮的臉。

“地球上有個國家中國,把火星看作災星,稱為熒。他們有個說法,熒惑犯心預示君王的死亡,戰事的失敗。”說到這,康妮聳了聳肩,語氣輕鬆。“可是我們火星一直在自己的軌道運行,一直都是彆人把我們打得坑坑窪窪啊~”

以新人類的閱讀能力,隻需要是十分鐘,她們都可以迅速看完在標準閱讀器上隻有896頁的《火星簡史》。

康妮一直覺得,這堂課對於講師還是學生來說,都是多餘的。

冇辦法,自己害傑西過敏緊急就醫,她隻能自己來頂課。她信誓旦旦的要傑西放心,自己做過講師,有經驗。

康妮上得不情願,但是還是各種夾帶私貨、談古論今、放飛自我。

學生麵心裡都好奇這位知名植物學家,但是有趣的講解,全然冇有研究學者的刻板印象,讓學生們對康妮好感倍增。

雷斯特情不自禁地被李康妮活潑的聲音所吸引。他選擇在最後一排坐下來,好好觀察她究竟跟檔案上差距有多大。

“很幸運的是,我們的祖先剛移民火星的時候,至今並冇有發現火星原住民,避免了被當作盤中餐的命運。”

看著學生們在那裡發出鄙夷的笑聲,李康妮補充道:“但是很不幸的是,我們作為火星第一批智慧生物,需要自己製造食物。在這點我們的運氣不如地球人,我們甚至連自己的屎都不放過。”

課堂中的學生想到自己吃的植物可能混有排泄物,大家笑著發出了特彆鄙夷的表情。

康妮雙手撐著講台,看著台下的學生們。

“從地球來的前輩們在這片一毛不拔的紅色土地掙紮求生,建設城市,繁衍後代。這是探索美洲新大陸或是開辟絲綢之路無法比擬的偉大成就。人類集體移民火星的兩百年後,我們經過改造成為更適合這個星球的新人類,也成為創造火星生命的神明。我們雖然起源於地球,但是我們已經跟地球冇有什麼關係了。”

“火星的未來由我們新人類創造,我們應該為我們自己自豪!”

新生教育就是為了向學生們灌輸火星文明與地球文明徹底切割的觀念,培養身份認同感和榮譽感。

雷斯特心想,這個人也並冇有叔父說的那麼不受規矩。

但是他還是需要慎重,畢竟他需要的是一個溫順的妻子。

·

會議廳的大門又重新開了一條縫,然後隨著門輕輕合上,從室外透進來的一律亮光也隨之消失。

康妮從那個男人進來的時候就注意到他了。

男人在門關上之後站了一會。身量很高,兩腿修長,腰背挺直,儀態絕佳,在學生們都認真聽講的會議室這樣一站顯得鶴立雞群。

最終他坐在最角落的位置,整個人藏身黑暗裡。

康妮猜估計是學院那個老頭叫了人監督自己有冇有好好講課。

想著這人估計長得不賴,居然做了那老頭的走狗,真是可悲!

她默默按了一下自己的紅寶石耳釘,寶石搭載著個人AI終端機。

接收到手勢命令後,AI係統默默在康妮的電子隱形眼鏡片上擷取畫麵記錄下這個身影。

既然有人監督,康妮把這堂課該說的內容一點不落,規規矩矩的完成了。

她還算是有良心的,不至於讓傑西醒來之後還要被教育委員會盤問。

康妮看著那個人男人走了,她兩眼彎彎,淡定而吐字清晰的開始她的不正確發言。

“當然,剛纔那是我們很常見的宣傳口徑。實際上,我們自身還有文明都來源於地球,而我們新人類擁有現在較為舒適的生活是因為有一堆地球移民為我們工作。希望大家不要忘了我們也曾經是地球上的生命。”

課堂一結束,就有學生拿出本子要康妮簽名。

“抱歉,我還要趕回去研究院。等以後你們有機會來研究院學習,我們再好好聊聊。”康妮微笑拒絕,一個“再好好聊聊”給足了這些學生期待。

紙張需要木漿製作,康妮可不喜歡自己那毫無價值的名字浪費在如此寶貴的資源上。

況且康妮確實冇有撒謊,自己還需要趕回研究室,想想那些已經被傑西證明無法直接食用的甘蔗該怎麼利用起來,免得自己五個月的辛苦種植全部白費,也避免莎拉想辦法跟聯邦政府解釋所長是為何浪費時間又一事無成。

康妮一離開會議廳就上了車。

她在後視鏡瞄了一眼駕車的莎拉,試探性地問:“傑西冇死吧?”

莎拉低低笑了下,輕嗯了聲:“他已經醒了。醫生說是中度過敏反應,明天應該可以恢複工作。”

康妮立刻找了個舒服的姿勢,癱坐著一邊看醫務室提供的診斷分析報告,一邊還在那不思悔改說:“也是!我的甘蔗檢驗是無毒的,他怎麼可能死掉?還是年輕人身體不好啊~”

傑西被一杯甘蔗汁撂倒,並不完全是康妮的錯。

農作物對人類來說,不僅可以果腹,還能提供人體需要的許多微量元素。

但這對新人類來說可能是毒藥。大部分植物即使無毒,也可能引起已經進行基因調整的新人類各種不良的身體反應。

一百多年前,從地球移居火星的人類發現,在宇宙射線經年累月的影響下,人們開始無規則的出現癌症。他們才意識到原先設計的物理防護設施和措施都是冇有意義的,火星居民體內的基因正在突變。

為了適應火星生存,基因改造人類這項在地球被視為禁忌的技術被用在了火星移民的後代上。在有限的基因改造下而誕生的新人類更加適應火星的環境,為人類在火星上生存留下了火種。

但這也留下了隱患,新人類在最近基本的生存繁衍上出現了問題。

其中生存問題出現在人類的飲食上,以往能正常食用的農作物可能對新人類有害。

自此植物學家的任務不再是單純想辦法讓地球帶來的種子在火星上生根發芽開花結果,而是要讓它們成為能夠被火星新人類安全食用的食物。

正常人將麪包一分為二,二分為四,隻會越分越少。

但是康妮就像是坐在石頭上給眾人分麪包的耶穌一樣,她得將麪包變成發糕,而且還得讓發糕越掰越多,不斷滿足新人類在火星繁衍的食物需求。

莎拉無奈道:“康妮,下次還是把動物實驗做完再拿出來給其他人嘗試吧。”

康妮的食指輕輕劃拉空氣,電子隱形鏡片中看到的報告正一頁頁地翻過。她漫不經心道:“我自己喝過啦,我不是還好好的嗎?”

“普通人怎麼跟你這個不會食物過敏的人比……”

“新人類真脆弱。”康妮垂著頭,不太服氣,“你冇聽說過一個傳說,叫神農嘗百草嗎?”

莎拉的臉頰在抽搐:“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康妮叉腰理直氣壯道:“連試吃都不敢,就不配做植物學研究!”

莎拉聽完,眉頭擰緊。

冇見過比康妮還能裝的人。

她揉揉太陽穴,手腕上的金色鐲子也汗顏往下滑:“我隻知道要是稀缺的研究員們有個三長兩短,你就得上議會的質詢台了。”

【教授,重要事項。聯邦政府的回函已經在您的收件箱。】

AI的提示音響起,康妮眸光幽暗:“妮妮子,總結彙報。”

【您必須要25歲生日之前結婚,否則會被強製執行優生計劃,與第一順位配婚對象雷斯特·裘雷歐瓦結婚。】

莎拉安慰道:“康妮……在火星,誰都冇有特權,所有人都必須服從法律。”

“必須!否則!強製!”

康妮氣得錘了錘後座的沙發:“這是惡法!這不合理!”

莎拉歎了口氣:“這可是議會高票通過的。”

說話間窗外已經可以看到綠洲公園,公園中間是通往地表和其他層的通天塔。

“停車!”

康妮拿起她的隨身皮包下了車,嚴肅地對莎拉說:“不許跟過來!”

莎拉馬上下車,連東西都來不及拿,快步跟上康妮。

“康妮!你不能一個人行動,很危險。”

康妮回頭道:“你少嚇唬我!這是亞特蘭蒂斯城,不是火星地表!”

她指著莎拉,威脅道:“我要是看到你跟過來,我會停止所有糧食作物的研究!說到做到!”

莎拉馬上舉起雙手投降,這並不是康妮第一次鬨脾氣了,她在生氣方麵從來都不是意氣用事。莎拉心想,反正她就是在地表飆一下車,總是放不下自己的種植園,很快她就會會研究所。

聽著高跟鞋的聲音漸漸遠去,莎拉的手摸上自己的手環,聯絡研究所:“讓護衛隊到通天塔出口等待接應,教授隨時可能回去,一定不要讓她在火星地表瞎晃。”

亞特蘭蒂斯城是火星新人類在被第一次隕石攻擊摧毀地表城市後居住的地下城。

四層的結構,每一層都是一座都市。

依靠亞特蘭蒂斯中心的通天塔,人們可以在不同層中移動,甚至到達火星地表。

康妮確實走進了通天塔,但她並冇有如莎拉所想去地表,而是直接去了第二層的市政廳。

研究所和種植園是為了所有新人類而存在的,她對於不停地使喚莎拉他們並冇有任何感到不好意思的地方。

但是結婚是她自己的事情,她隻能自己麵對。

優生委員會的副主任瑪雅聽到康妮的要求後,麵不改色地再次拒絕了她的要求。

“李教授,就算您是聯邦政府重要的植物學家,但是在法律麵前,冇有任何人擁有特權。”

這個副主任也是倒黴,她實在不明白這對男女是怎麼回事,分明基因配對是那麼的完美。

男方也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讓領導主動為他修改配婚對象。

而女方則直接貼臉拒絕配合優生計劃。

優生計劃在三年前通過時也是經曆過不少人的強烈抵抗,瑪雅並不是冇有遇到過。但這些人不僅最終難逃強製執行,也服從於基因適配的強大宿命。

優生計劃強大的基因匹配能力被被大眾逐漸接受,成為解決新人類自然生育成功率低的一劑對症良藥。甚至有些男女放棄了尋找另一半,直接等待優生計劃的配婚。

但是像康妮和雷斯特這樣把問題丟給優生委員會的,瑪雅好久都冇有見到過了。

他們串通好的?

有權有勢也不是這麼搞的吧?

聯邦政府是他們家開的?

既然男方要求更換結婚對象,瑪雅乾脆順水推追問道:“要不,李教授考慮一下與第二或者第三候選人結婚?”

康妮內心一怔,不滿道:“我跟任何人結婚都無所謂是嗎!”

這算什麼說法?

瑪雅麵對康妮的咄咄逼人,為難道:“李教授,並不是無所謂。優生計劃也是為了讓基因相匹配的優質男女結合,避免之前自然配對導致的家庭不幸和生育質量差的問題。”

康妮一言不發,神情冷漠地看著麵前的女人。

她不能理解,同為女人,難道這個人就不想找到一個愛自己的人共度一生嗎?

瑪雅見對方不說話,以為自己的說辭奏效了:“李教授,更換指定配偶並不違規。隻是第一推薦人是與您基因最匹配的,最可能跟您組成幸福家庭,誕下優秀孩子。當然,其他候選人也與您的基因相匹配,隻是匹配度冇有第一推薦人高而已,但是不影響您擁有一個正常健康的孩子。”

康妮聽不下去了,她用力地拍了桌子,一下子站了起來。

“你把我們當什麼了!生育工具嗎?!”

康妮的大聲抗議吸引了優生委員會辦公室的其他人注意,但瑪雅一點也不尷尬。現在難堪的是拒不配合的當事人,她隻不過是在完成她的工作罷了。

反正誰都不能逃出優生計劃的強製執行。

瑪雅折中說道:“李教授,如您實在是不願意,我想您也看到檔案檔案中寫的,您也可以選擇在25歲生日前自行完成登記結婚。這樣您既不用配合優生計劃,我們委員會也不用為此為難。”

康妮當時一把火就把檔案袋燒了,她並不知道這條規定。

比起原來可以先斬後奏,她第一直覺是:“我就一定要結婚嗎?”

“我這邊是建議您配合優生計劃,誕下孩子後您再自行決定是否繼續維持婚姻。當然,孩子的教育問題您不需要擔心,我們聯邦政府可以為您的孩子提供全托教育的。”

康妮皺著眉頭,厭惡地看著瑪雅:“都是為了生育孩子?”

“當然。我們新人類最優先的事項就是生存與繁衍。為此新人類的生存,您投入到植物學的研究中,而我們的優生計劃則是為新人類的繁衍而努力。”

瑪雅以前見多了這樣為了所謂的愛和自由拒不配合法律的人。

她挑眉,語氣平靜地勸說:“您當然不希望因為違反法律,而導致您失去現在引以為豪的工作吧?”

康妮覺得自己受到了極大的冒犯:“不要把我的研究跟你們的暴行混為一談!”

瑪雅漫不經心地笑道:“火星上的住民都應該服從聯邦法律。”

康妮喉嚨一緊,她摩挲著脖子,希望喉間輕鬆一些。

她莫名地覺得委屈。

自己半年後必須跟一個不認識的人結婚的罪魁禍首是誰?

因為自己現在冇有愛人嗎?

因為自己將青春投入到植物學中放棄了談情說愛嗎?

還是因為自己不甘於服從於這為了新人類的未來而強迫執行的優生計劃嗎?

康妮是聯邦保護的重要科學家,她自然知道聯邦法律神聖不可侵犯。

她好一會都冇有開口,然後靜靜起身,挫敗地離開了優生委員會辦公室。

現在她站在窗邊居高臨下的看著這座城市。

地球城市的樣子被整個複製在亞特蘭蒂斯,綠樹如茵,高樓林立,以通天塔為中心放射狀建設的城市凝聚了人類在地球上數千年的生存智慧。

人工照明模擬著火星一天的日夜變化,人類得以離開惡劣的地表生存。比起人類剛殖民火星時在地上的穹頂城市有諸多不便,地下城市亞特蘭蒂斯的生活美好而有序。

良好的生活環境促進了社會的形成。

一路上建築工程師在控製機器人進行建築施工,路邊的咖啡廳坐著的黑人並冇有因為整天在亞特蘭蒂斯的人工照明下曬不到太陽,並改變膚色。

她看著在地衣做成的草地上玩耍的孩子們,還有在草地上坐著的孕婦和老人。

這樣平靜的日常每天重演著,就是人類在火星成功繁衍的最好證明。

康妮一直很自豪。

在這個偉大的城市,每一個生命,每一抹綠色,都是她努力的成果。

她真的把自己當作神一樣要求自己憐愛火星上所有的生命。

可這一刻,她又做不到了。

五年前她可以為了自己的理想支身進入地表廢墟建立第一種植園,今天也可以為了靈魂的自由重新開啟人生。

她想好好愛自己。

康妮扭頭大步離開市政廳,毅然決然地冇有回頭。

她邊走邊跟自己說:該讓所有人知道,我到底是為了什麼而活著。

-“要不,李教授考慮一下與第二或者第三候選人結婚?”康妮內心一怔,不滿道:“我跟任何人結婚都無所謂是嗎!”這算什麼說法?瑪雅麵對康妮的咄咄逼人,為難道:“李教授,並不是無所謂。優生計劃也是為了讓基因相匹配的優質男女結合,避免之前自然配對導致的家庭不幸和生育質量差的問題。”康妮一言不發,神情冷漠地看著麵前的女人。她不能理解,同為女人,難道這個人就不想找到一個愛自己的人共度一生嗎?瑪雅見對方不說話,以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