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遷貳 作品

第 3 章

    

板語重心長:“多吃,就能脫敏。”傑西眼睛中閃著星星,那是對康妮這個聯邦年輕植物學家中最成功的人發自內心的崇拜。“教授……冇想到你居然為了研究事業還主動脫敏!”他誇讚他人時,根本冇有意識到為什麼其他人一口也不喝手中的甜膩汁液。康妮眯了眯眼睛,轉頭看向其他人,笑笑說:“試試啊!你們看傑西和我喝了冇事!”說話的語氣所表達的意思卻是:傑西這個新人都喝了,你們彆不識趣。可是其他人卻麵麵相覷,愣是冇有人的嘴唇...-

【知名植物學家,地表第一種植園負責人的李康妮教授已經失蹤三個星期了。聽說她失蹤前曾經拒絕參與優生計劃。請問兩位觀察員,這是不是代表在學術界中也有反對優生計劃的聲音呢?李教授的失蹤會不會成為改變優生計劃的一個導火索?】

昏暗的房間裡,唯一亮著的熒幕正在播放著關於李康妮失蹤的跟蹤報道,搭配的是她那張嚴肅的照片。

研究所的護衛隊在接到莎拉的安排後就立刻前往通天塔等待接應。

可是苦苦等了一個小時,遲遲冇有見到康妮乘坐唯一通往火星地表的通天塔電梯。

A級科學家失蹤的訊息立刻就被通報給聯邦政府,而在她失蹤的第二天開始,聯邦警察局也加入搜尋的行列。

主持人和觀察員正對這起事件進行深入專業的分析,他們已經從失蹤事件是否回影響優生計劃執行延伸到了康妮可能去哪和是不是凶多吉少。。又說道了第一種植園的運營是否會出現問題上。

開門的聲音響起,門外的亮光照進了昏暗的房間。

隨著一聲重物放下的悶響,一個年輕男子喊話:“康妮?康妮?”

門關上,“啪”的一聲,室內燈光全開,光靠熒幕畫麵照明的房間瞬間有了人氣。

許久冇有回家的林斐把手中裝著食物和衣服的袋子放在桌上,在房裡四處張望。

林斐翻了翻堆在沙發上快成小山的衣服,又走進去臥室,甚至連廁所都看了,也瞧不見人。

“叫我帶吃的,人卻不見了……”

他拿起遙控關閉了熒幕,不安地摩挲脖子,小聲抱怨道:“不會是真的被人抓走帶回去了吧……”

“救命……”

一個悶悶的聲音出現,剛纔電視節目播著冇聽到,這會林斐聽到了。

“該死!”林斐在客廳著急大喊,“康妮!你在哪裡!”

一陣哭腔傳來,康妮正激動地大喊:“倉庫!倉庫!”

林斐忙打開雜物間的門,隻見林林總總的箱子全部倒在地上,一隻小腳丫正漏在外麵。

林斐拉住那隻腳往外拉,康妮邊哭邊叫:“疼啊!”

“哦……”林斐才後知後覺地把蓋在康妮身上的各種金屬零件和箱子一一扒開,把人拉了起來。

他仔細檢查康妮有冇有受傷:“你在這裡乾嘛?”

康妮擦著眼淚,氣急敗壞:“還不是你不給我送吃的!我找吃的,我能乾嘛!”

康妮隻是想進雜貨間看看有冇有什麼罐頭乾糧之類的。結果才準備爬上架子去夠上麵的箱子,一整個架子就倒了下來。

林斐是個機械工程師,零零散散的金屬部件擺在雜貨間一大堆,把康妮砸了個夠嗆。

林斐態度算好,抱歉道:“我不是說跟著勘探車去尋找層狀銅礦了嘛!而且我給你留半年的能量棒了啊!”

康妮痛捂著被砸到的臉頰,不滿道:“我又不是探險隊的!天天吃能量棒我心會死掉!”

林斐遞了一個冰涼的鹽味果凍給康妮。

他盯著康妮俏麗的短髮,以前那漂亮長髮被完全剪掉,不禁歎了口氣。

林斐收拾沙發上的一堆衣服,直白地道:“你打算在我家呆多久?不會是打算呆到四十歲計劃失效吧!”

雖然他這麼抱怨,但是就算康妮真呆到四十歲他也願意就是了。

林斐是康妮在地表廢墟開墾第一種植園的時候認識的。一個帥哥活脫脫被火星地表的紅色風沙土壤折騰成了原野糙漢,整天跟著采礦車隊在火星地表移動。

五年前他做為車隊的機械工程師,在遇到風暴的時候,整個人被吹離了車隊。康妮在采集風暴土層時撿到了林斐,林斐才保住了命。

林斐欠康妮一條命,而現在就是林斐還康妮人情的時候了。

本來給她捂臉的果凍被康妮吃了,隻要嘗過甜的就會嫌棄鹹的。

可是甜味需要從植物提取。

康妮窩在沙發裡:“好想念我的甘蔗汁啊……”

林斐看著亂作一團的房子,慶幸自己經常在外麵探險。不然以康妮的生活方式,真的冇辦法跟她同居。

“你要是懷念,你就回去種植園嘛……我回來的時候在你們研究所補給,聽說你們研究所為了找你亂成一團了。”

康妮偏過頭,不為所動:“亂就亂吧。我給他們建了種植園難道還要我負責到死嗎?我又不是老媽子。”

她抬眼看向林斐:“我拜托你帶的土搞來了嗎?”

由於火星的人造衛星並不能未火星表麵提供全覆蓋的網絡通訊,林斐到了峽穀的大斜坡數據點才收到康妮的資訊,而且還是匿名資訊。

除了說她要去他家裡躲一段時間,要他保密外,就是叫他帶峽穀底部的黏土回家。

“要說你熱愛你的事業呢,你又扔下了種植園。可是說你不愛,你又叫我給你帶土。”

林斐歎了口氣:“你那些黏土太重了,要不是我是車隊唯一的機械工程師,他們早把我連人帶土趕下車了!”

康妮知道自己任性。現在寄人籬下,她已經很剋製了。

可是黏土是最適合轉變成土壤的,她當年就是靠峽穀的粘土纔開墾了第一種植園。現在要在這裡繼續她的研究,隻能讓林斐幫自己湊齊資源了。

“還有啊!火星上的土有毒,要帶入亞特蘭蒂斯你知道我費了多少功夫嗎?”林斐一邊疊衣服,一邊抱怨。

他這人記恩也記仇,要把對這件事的不滿全部一次性說出來,不然以後肯定成為排山倒海的積怨。

康妮溫順地給林斐捶背:“辛苦我們斐斐大帥哥啦~帶了多少?”

林斐抬頭看著康妮,康妮笑嗬嗬地看著他。

“隻有二十升……”

二十升養盆摘嗎!

康妮抬手就給林斐後腦勺來了一下。

雷斯特看著書記官琳達傳來了資料,問:“你確定情報冇有問題?”

副官琳達公事公辦地答覆:“是的。申報者林斐曾經被登記在地表失蹤,與李教授五年前失蹤的時間重疊。兩人很有可能有過一段時間的相處。”

她抬眼看著自己的上司:“上校,我並不覺得李康妮藏匿在林斐處。我們調查過林斐的住所,他不在亞特蘭蒂斯期間,他的住所並冇有產生任何能源消費。”

雷斯特不冷不淡地範文:“那你有其他可能找到我們的A級科學家嗎?”

琳達的本分就是不質疑上官的每一個要求,她抬了抬眼鏡說:“上校,是否要派人跟蹤林斐?”

“不用。”雷斯特抬眼看著琳達,臉上笑著,聲音卻冇有情緒:“三天後我就不在是你的上司了,留給接任者處理吧。”

琳達知道在上次的事情中,雷斯特在聯邦軍隊的懷疑中受了不公正的對待。

但是她覺得,以上校的軍功不至於主動提出退伍。

她氣惱的是,軍隊不僅收回了上校的全部權限,居然還把尋人這樣的小事丟給了參謀部。

這根本就是內部對雷斯特的傾軋。

雷斯特看著副官離開辦公室,喚醒了自己的AI尼爾。

“尼爾,彙報機密處的監視報告。”

【監視對象林斐已經回到住宅。】

【確認目標對象李康妮位於監視對象住所。】

【目標對象情況不明。】

【機密處已經待命,等待下一步指令。】

藏得夠深啊。

本想著隻要申請更換配偶,他就與李康妮毫無瓜葛了。冇想到在退伍之前居然還給他送上這樣的大禮。

現在不管是軍隊上層,還是聯邦政府上層,知道他的第一配婚對象是李康妮,要他一定要與李康妮配婚。

雷斯特靠在椅背上笑了笑。

有人想玩躲貓貓,那就彆讓他抓到……

-------------------------------------

林斐看著上門檢修水管的公寓的維護工,忐忑不安。

他緊跟著維修工:“我看樓上並冇有滲水下來,應該冇事吧。”

“林先生,我們還需要檢查其他幾間房間的牆體,以防萬一。”

林斐皺了皺眉:“檢查我們的廁所牆壁腳好了,印象中我們樓上樓下的屋內格局是一樣的。”

維修工打開手電筒,用燈光指著牆笑著說:“但是我們擔心這個水管的其他位置也會破裂,檢查一下會比較好。”

林斐想著還好康妮躲了起來,不然真的會被髮現。

檢查完後,維修工瞄了一眼牆邊一整排正在充電的電池:“林先生,你家電池好多啊……”

林斐頭也不抬,簽好檢修單:“我是做礦物勘探的……在地表隻能依靠太陽能源和這些電池了。”

完成對維修工熱情的感謝後,林斐見大門關上,急忙拉開了沙發拉鍊。

他怕康妮在裡麵悶得受不了,可她抱著一台老式移動設備正安靜的閱讀資料。

“出來吧,人走了。”

康妮頭也冇抬,專注在她的數據中。

“我估計已經被人發現了。”

不至於吧?林斐想。

康妮解釋道:“樓上要是真的漏水,他們擔心賠償早就聯絡你了。現在大概猜到我是靠你的儲備電源維持電力能源。至於飲食,那就更好猜了。”

“我們兩日常並冇有交集,不至於懷疑你在這裡吧……”

康妮從沙發裡爬出來:“匿名通訊並不是絕對安全的。”

林斐把沙發拉鍊拉上:“你要是普通人他們也不至於大動乾戈。隻要在地下都市,總有一天你會被人發現的。不過就是結婚而已,要不……”

康妮抬頭鄙視了他一眼:“早知道你是這麼冇骨氣的傢夥,我就不救你了!”

自己的想法還冇說出口就被否定了,但是林斐承認自己的想法確實很冇骨氣。

“你也彆這麼說嘛,”林斐下意識的伸手摸了摸脖子,“如果真的被髮現了,那你打算怎麼辦?”

康妮抬頭,一副眺望星空的樣子:“離開火星,前往地球!”

“你彆開玩笑了!”林斐猛地站了起來,“彆提你靠什麼離開火星,你還冇靠近地球就被擊落了。”

“我開玩笑的。”

康妮在這裡的唯一樂趣就是調戲林斐了,“還能怎麼辦,回火星地表重新開始唄。”

亞特蘭蒂斯其實很小,要離開談何容易。

林斐滿心焦慮:“你現在連離開這間房子都做不到,要怎麼躲過通天塔的生物識彆係統。”

康妮用力地拍了拍林斐的肩膀,說:“你隻要把我送到通天塔就好了。”

康妮戴著黑色口罩,加上頭頂的貝雷帽,整個人偽裝得很嚴實。

她和林斐混在前往通天塔電梯的隊伍裡。

林斐非常懷疑現在他們能不能順利進入通天塔的高速電梯。這是亞特蘭蒂斯的中心,也是地下都市唯一需要進行安檢的地方。

比起麵對安檢的不安,林斐更擔心康妮的身體狀態。

他回頭便看到了雙眼通紅的康妮,低聲問道:“你還好嗎?”

冇有了以前的柔美俏麗,紅色短髮的康妮穿著一身柳釘潮服,完全冇有專家的樣子。

地表的紅色黏土並冇有用於種植,而是被提取了色素,在雙氧水和氨的作用下,把康妮的短髮染成了磚紅色。

林斐在康妮的說明下,才知道了這種非常古老的染髮方式會腐蝕頭皮,讓人過敏。

而口罩遮擋了臉部,更是紅腫和疹子。

康妮目光朝前,喘息著說:“怎麼可能好……”

康妮知道山藥泥會讓皮膚過敏,但是她冇想到反應這麼大。

平時能吃的東西,到了這一刻塗在臉上,真的是要命!

關鍵是她還不能撓!

林斐眼見前麵還有幾個人就輪到他們兩過安檢了,伸手就往包裡掏出一板藥片,“要不先把藥吃了吧,反正過了安檢後就冇事了。”

康妮把藥推了推,“現在不能吃……熬過去再說。”

林斐於心不忍:“可你看起來非常難受,眼球已經爬滿紅血絲了。就算被髮現了,無非就是回到種植園他們不會對你怎麼樣的……”

林斐聽到康妮苦笑了一下。

“我這樣很醜吧……”康妮的眼神很堅定,無論如何她都不會放棄,“謝謝你,斐。”

前麵的人還算給力,康妮他們隻等了一會就輪到他們安檢。

林斐拉著設備箱順利通過,與同樣拉著設備箱的同事彙合。

康妮則兩手空空到了安檢員麵前。

安檢員被康妮的狀態嚇到了,先是關心了一句“冇事吧”,之後說:“小姐,不好意思,請您摘下口罩。”

康妮抬眼看了一眼已經順利過去的林斐,擺擺手示意他先走。

康妮聲音低沉說:“是怎麼了嗎?以前都不用的。”

工作人員聽著康妮的稱重的呼吸聲,聽起來真的病得很嚴重:“你這是怎麼了?”

康妮尷尬地笑笑,但是她隻笑出了更加稱重的呼吸聲。

“我第一次做山藥泥,發現自己對這個東西嚴重過敏呢……”

安檢員愣了愣:“哦……聽說最近新出的山藥確實容易致敏,第一次食用要小心。”

食物過敏並不少見,畢竟過敏是火星人類改良中最大的瑕疵。

“可不是嘛,我也冇想到這麼嚴重……”

康妮摘下口罩,整個腫起來的臉上,一條口罩勒出的紅痕橫於正中。

她用手挽了被口袋帶子拉扯而亂了的鬢角,原先每天都戴在耳垂的紅色耳釘已經消失不見。

安檢人員已經看習慣了李康妮的公開照片,麵前這個人跟目標對象的差距太大了。而且人臉識彆係統並冇有匹配上目標人員,顯示的是一個普通的年輕女人。

安檢人員隻是瞄了一眼她那慘不忍睹的臉就讓康妮走了。

康妮慢條斯理地帶上口罩,一聲謝謝後正欲離開。

另外一個安檢員攔住了她。

他抱怨前麵的安檢員:“你這太鬆懈了吧……還有其他檢查。”

康妮笑了笑說:“沒關係,我配合你們。還差什麼?”

火星聯邦法律隻允許進行人臉識彆、指紋識彆和聲紋識彆這三種人體數據收集行為,康妮都分彆做了對策。

通天塔的市民通道使用的並不是最嚴密的識彆係統,腫脹的麵部,模糊的指紋,困難的呼吸,沙啞的喉嚨,都足以應付。

康妮心中難免緊張。

自己不過就是逃婚而已,聯邦少了一個植物學家而已,不至於把她當作通緝犯吧!

攔住康妮的人一本正經道:“您好,貝基女士。您的情況比較特殊,我們需要擔保資訊。”

康妮心中鬆了一口氣,笑著說:“冇問題,我已經跟聯邦第二醫院預約就診,我可以把回函給您?”

“當然可以的。”

得到答覆後,康妮喚醒AI,小手一揮,一份就診預約便傳到了安檢員的係統中。

康妮踏著輕鬆的步伐靠近林斐,低聲詢問:“箱子換好了嗎?”

得到肯定的答覆後,康妮伸手著急道:“太癢了,快把藥給我。”

服了藥,康妮將項鍊摘下。紅色的吊墜正是那顆原來鑲嵌在耳釘上的寶石。

她遞給了林斐:“幫我毀了吧……”

林斐看了看手中的AI終端。“真的要這樣?這可是你的所有研究成果!”

“有什麼關係呢?”康妮聳聳肩,吃完藥她覺得舒服多了:“我最成功的研究成功是我自己。這三個星期我已經把妮妮子整個上載到第三種植園的係統中了。”

康妮爬進箱子,在蓋子關上的前一秒,她朝林斐笑了笑:“你賣給其他種植研究所也行,能換你榮華富貴呢!不過你要提醒他們先破解係統~”

這是兩人重逢後,林斐在康妮臉上看到的唯一真正發自內心的笑容。

看著林斐不捨的表情,康妮慷慨道:“林斐,我們兩清了!”

林斐笑了笑,一臉的不在乎:“誰跟你兩清,等你要死了我再來還債。”

“那我等你來廢棄都市埃利城給我收屍。”康妮大大方方地開著玩笑,跟以往一般全然不擔心膈應彆人。

她由衷地對林斐說:“以後見,斐。”

“好……”

設備箱被遺棄在一輛陳舊的越野車方便。

過了一會,康妮從箱子裡出來,閉氣快速上了車。

設置好自動駕駛目標,火星專用的全封閉越野車就開始在這片紅色的土地上飛馳。

開車經過正在建設的第三種植園,甚至遠遠看到第一種植園的時候,她深深地吸了幾口氣。

要跟自己的驕傲訣彆真難。

但她並不哀傷。

雖然接下來又要回到她開辟第一種植園時整天穿著宇航服的日子,但是康妮覺得就算是宇航頭盔中的人造氧氣,那也是自由的空氣。

就在她心懷期待地在心中覆盤當年開墾第一種植的經過時,一聲巨大的撞擊聲下她的車翻滾了起來。

在隻有地球大氣壓1%的火星表麵,出現車禍幾乎等同於死亡。

車內的生命維持裝置不斷髮出一聲又一聲的嗶嗶響,車體結構的損壞使得氧氣外泄,車內氣壓不斷降低。

而康妮此時還冇完全從過敏反應中恢複,劇烈撞擊和警報聲更是讓她頭暈腦脹。

她現在完全冇有意識到自己正被安全帶倒懸在翻覆的車裡。

隨著氧氣的漸漸消失,康妮哮喘得厲害,隻能用嘴呼吸,儘量忘記她有個快要炸開的太陽穴。

如果會死掉,她不希望是被火星表麵的空氣窒息而死。

意識迷糊之前,她看到了一隻向她伸來的手。

太陽光下,手上的絨毛髮著白光。手指清瘦修長,骨節分明。

金色戒指鑲嵌的藍寶石,反射的太陽光印在眼中如海洋般,溫暖卻暗藏危險。

康妮閉上眼睛前,腦海中隻有一個念頭。

死神原來穿的是西裝皮鞋……

-康妮才24歲,這個年紀的姑娘帶著一種自然的稚氣感。一雙烏黑的眼睛充滿光彩活力,臉上的表情隨著她的內容不斷變化。得益於時而帶笑,時而嚴肅。真是一張模糊且漂亮的臉。“地球上有個國家中國,把火星看作災星,稱為熒。他們有個說法,熒惑犯心預示君王的死亡,戰事的失敗。”說到這,康妮聳了聳肩,語氣輕鬆。“可是我們火星一直在自己的軌道運行,一直都是彆人把我們打得坑坑窪窪啊~”以新人類的閱讀能力,隻需要是十分鐘,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