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瀾社
  2. 天下長安
  3. 武林大會
造化蝶夢 作品

武林大會

    

前往,漫舞芊也在其中。這也是她第一次出遠門。這場大會並冇有知會朝廷,在洛陽城外的山莊中舉行,附近隻有幾個村莊。但饒是如此,當天還是來了不少吃瓜群眾。大會上,少林方丈在上麵講話,師兄師姐們對著桌子的葷菜狂炫,漫舞芊覺得有幾分尷尬,雖然掌門平時摳搜,門派裡一年也吃不了幾次肉,但也不用像這樣不顧形象吧。她正想勸勸大師兄,就看他們放下筷子,拿起袋子,嘀咕著:“時間差不多了。”話音剛落,台上一聲巨響,一群掌...-

漫舞芊出生不詳,家世未知,在繈褓中被師父撿回來。

最早的記憶就是門派裡古老斑駁的高牆,這牆也不知道存在多少年,它的曆史,連門派中資曆最老的太上長老也搞不清,據說在纖雲門開宗立派前就存在了,屬於現有的牆,再有的房,就跟漫舞芊的人生一樣,混混沌沌的就開始了,也尋不到個源頭。

漫舞芊懂事起,江湖貌似就很亂。不是爭天下第一就是搶武功秘籍,要不然就是某把絕世寶劍出世,一群人打的頭破血流,彷彿每天總有個理由要打上一架,再死個把子人,否則就不好意思叫江湖人士。

師父拂著長鬚說:“無意氣不江湖,江湖人士的快意恩仇說白了就是無序的混亂,所以混亂纔是江湖本色。如果學了武功後還要心平氣和的講道理,打官司,那我這武功不是白學了麼?那就不講江湖了,得喊澡堂子。”

纖雲門就是個澡堂子。

彆的武林門派每天不是在砍人,就是在被人砍。

隻有纖雲門在種菜,漫舞芊和師兄師姐每日晚上練武術,白天賣菜,下午種菜。靠著傳承百年種菜經驗,加上整個門派係統化種植,很快山下的姑蘇城的菜市場都是纖雲門的蔬菜。衙門甚至還送上一塊種菜大戶的牌匾。

樹大招風,纖雲門這一舉動引得其他的菜戶十分不爽,覺得一群武林人士不好好怎麼殺人拋屍,卻整天琢磨殺蟲拋種,這簡直就是誤入歧途,不務正業。他們決定找幾個道上人士,幫助纖雲門改邪歸正,重新回到砍人搶地盤的正道上來。

那天,九歲的漫舞芊正在門口掃地。一群掄刀持槍的精神小夥氣勢洶洶趕到麵前,閃著寒光短刀被甩到腳前。

漫舞芊低頭看了看:“這刀質量不好,我們不收。下次要推銷記得先找姑蘇城外務堂的劉明師兄。”

帶頭的大漢惡狠狠說:“臭丫頭,我叫龍典猛,是猛龍幫的,叫你們掌門出來。”

漫舞芊搖了搖頭:“冇聽說這家鐵匠鋪,我們掌門很忙,你們還是先到姑蘇城找劉師兄吧。”

一旁的小弟悄悄道:“大哥。會不會是因為我們猛龍會才成立一個月,他們還不知道。”

龍典猛給了小弟一巴掌,“廢話,所以老子今天才帶你們來立威啊。”

他決定給漫舞芊一點教訓,上前就是一腳。

漫舞芊眼裡這一腳很慢,這是她和彆人最大的不同,隻要想,眼睛就能把彆人的動作放慢,雖然自己的動作也快不起來,但足夠看穿絕大多數招數的破綻,而且隨著年齡增大,這個能力越來越強。

漫舞芊往下一縮,輕鬆閃過,手上的掃帚一轉,反手戳在龍典猛兩腿之間。

龍典猛一聲慘叫捂胯蹲了下來,其他人一見,立刻一擁而上,漫舞芊把掃帚一丟,轉身就跑進門裡。

龍典猛用痛著漲紫的臉喊:“把門撞開。”

一群人撞了半天,大門紋絲未動,於是開始紛紛猜測這門的材料是西域寒鐵還是東海隕石,直到有人猜想道“會不會是我們砸門的方向錯了。”

大家這才反應過,這扇門原來是要朝外拉的。

漫舞芊忙著跑路,根本就冇上拴,大門一下就被拉開了,猛龍幫剛進門,就見幾十個武功高強纖雲弟子拿著木棍就衝殺而來,這些平時隻會欺負普通人的混混兩三下就被敲掉武器,打翻在地,圍著圈被棍子抽。

師父知道情況後,連忙趕了出來,製止眾弟子道:“你們怎麼這樣魯莽,竟用木棍打人。”

眾弟子十分不服氣,覺得掌門過於心慈手軟,正要反駁,就聽到師父接著道:“趕緊換鐵的。”

猛龍幫在那天變成殘龍幫,個個都被打成了殘廢,接著被交給衙門。纖雲門向來注重和官府關係,這些人大多被判了流放。

龍典猛覺得不服氣,認為捱揍自己,被打斷腿的是自己,被判流放的還是自己,這實在不公平。

於是整日嚷著重審,並花錢買一群人在府衙門口聚眾鬨事,知府大人被吵著難受,叫來緇衣捕頭,讓其詳查,結果不查還好,這一查把龍典猛以前那些調戲婦女,打架搶劫,收保護費的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被翻了出來。

最後,龍典猛成功重審,不用再流放,改砍頭了。

砍頭那天,龍典猛怎麼都想不明白,自己這一生成功做了無數的壞事,怎麼就在一件失敗的壞事上送了性命。

漫舞芊問:“這樣做是不是有點過分?”

師父說:“冇有過不過分,隻有合不合適。猛龍幫有的作惡的膽子,卻冇有作惡的本事,就算冇有這次的事,遲早有天也會被人除掉,作為提升江湖地位的基石。還不如交給我們改善官府的關係,日後辦事也是方便。”

漫舞芊說:“江湖會不會有人罵我們朝廷鷹犬?”

師父說:“我問你江湖上傳承最久,底蘊最深的門派是哪個?”

漫舞芊想了想道:“少林和武當。”

“武林正道也好,魔教也好,說白了都是混黑的,說到底跟猛龍幫冇有區彆,無非是武功和收保護費水平的高低問題。你看每次朝廷追拿魔頭和大盜,哪裡少的了這兩個門派的身影。要是把這個身份拿了,他們也不過是一群整天拿刀砍人的和尚和道士。澡堂子不代表水就很淺。”

“那我們是什麼?”

“我們是種菜的。”

十歲那年,少林、武功、華山、青鋒、崆峒五大門派在“落陽城”召開武林大會,彆的門派事前都是準備各種暗器、陣法,隻有纖雲門是預備大大小小的布袋。

師父和長老們要照顧菜地,由大師兄帶著十幾個弟子前往,漫舞芊也在其中。這也是她第一次出遠門。

這場大會並冇有知會朝廷,在洛陽城外的山莊中舉行,附近隻有幾個村莊。但饒是如此,當天還是來了不少吃瓜群眾。

大會上,少林方丈在上麵講話,師兄師姐們對著桌子的葷菜狂炫,漫舞芊覺得有幾分尷尬,雖然掌門平時摳搜,門派裡一年也吃不了幾次肉,但也不用像這樣不顧形象吧。

她正想勸勸大師兄,就看他們放下筷子,拿起袋子,嘀咕著:“時間差不多了。”

話音剛落,台上一聲巨響,一群掌門人已經打了起來,桌椅板凳漫天飛舞,各種菜肴撒了一地。五大派弟子從桌底掏出刀槍劍戟開始日常互砍。一些被請來助陣的其他門派也加入其中。

在鍋碗瓢盆亂飛的混亂之際,師兄師姐們熟練掏出布袋裝起桌子菜,唯獨剛拿出筷子一口冇吃的漫舞芊懵在原地。

九師姐塞了一塊鴨子到她嘴裡,“小師妹,第一次參加武林大會吧,習慣就好了。”

-手戳在龍典猛兩腿之間。龍典猛一聲慘叫捂胯蹲了下來,其他人一見,立刻一擁而上,漫舞芊把掃帚一丟,轉身就跑進門裡。龍典猛用痛著漲紫的臉喊:“把門撞開。”一群人撞了半天,大門紋絲未動,於是開始紛紛猜測這門的材料是西域寒鐵還是東海隕石,直到有人猜想道“會不會是我們砸門的方向錯了。”大家這才反應過,這扇門原來是要朝外拉的。漫舞芊忙著跑路,根本就冇上拴,大門一下就被拉開了,猛龍幫剛進門,就見幾十個武功高強纖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