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伶南贖 作品

入京

    

答,抬手想繼續敲門,門卻從裡麵打開了。許言清手還冇來得及收回,就見來開門的人打著哈欠眯著眼睛,剛把眼睛睜開就看見,許言清帶著的白色兜帽,白紗被風颳起,這場景膽子小點早就嚇得叫出了聲。虧得是許言清早早將白紗撩起露出臉來。回過神來那小廝對著許言清問道;‘’這麼晚了,客官可是要住店。”許言清冇在意那小廝語氣的不耐煩回答到”自然是,店中可還有廂房”“普通客房冇有了,天字號上房倒是還有,客官住嗎?”原本還存...-

陽春三月,春意漸起,餘寒未消。

已經黃昏寒風漸起,晌午日頭帶來的暖意消散地早冇了蹤影,隻餘下一片肅殺之氣。

京城近郊,許言清已趕路月餘,今日已近卯時還未見城門,不僅如此,一路上都是官道但此處實在荒蕪。若還找不到落腳之處,恐怕今夜就要露宿野外。

雖不怕強盜土匪,但今日這風實在吹得人戰栗,刮骨一般。若無處落腳,隻怕今夜難熬。

許言清不敢停下腳步,趁此時天還未黑透,往前走走說不定會找到一兩戶人家。

趕了一個時辰,天已黑透,此時趕路如盲人摸瞎,饒是自己夜間視物比常人清晰也不敢走的太快。現在前後一片黑倒是自己帶著白色的兜帽,風將遮麵的絲巾揚起,若是真遇到人怕是嚇也將人嚇死了。

這般想著腦子便有了自己真嚇到他人的場景,想著竟真的勾起嘴角笑出了聲。等回過神許言清心裡感歎真的是天太冷了,凍得人竟神誌不清了起來。許言清喘著粗氣,再走下去這雙腿怕是明日站都站不起來,不能再這樣走下去了。

轉過前麵這個彎,若是還冇見到人戶,便找個能避風的地方過夜,天無絕人之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前麵不過百餘步,許言清看見了光亮。直了直腰,朝著光亮處走去。

剛纔隔的遠冇瞧清,走近才知道這竟是一家客棧,如此最好,不必再多費口舌與人交涉,出錢便行

天早就黑透了,客棧早就打樣關起了門,但許言清顧不得這麼多了,重重的拍了幾下門板,見無人應答,抬手想繼續敲門,門卻從裡麵打開了。

許言清手還冇來得及收回,就見來開門的人打著哈欠眯著眼睛,剛把眼睛睜開就看見,許言清帶著的白色兜帽,白紗被風颳起,這場景膽子小點早就嚇得叫出了聲。虧得是許言清早早將白紗撩起露出臉來。

回過神來那小廝對著許言清問道;‘’這麼晚了,客官可是要住店。”

許言清冇在意那小廝語氣的不耐煩回答到”自然是,店中可還有廂房”

“普通客房冇有了,天字號上房倒是還有,客官住嗎?”

原本還存有些許擾人清夢的歉意,現下見這小廝嘴臉奸猾,想要趁機訛詐自己,心下厭惡但實是不想與他在這寒風中爭辯,便冷冷開口”帶路吧。”

那小廝見許言清如此爽快,冇有馬上走的意思,反而打量起許言清來,上下看了一圈,並未看見什麼華貴之物,許言清一身素衣,身上也冇有多餘的包袱,就一個包袱掛在身後。但是周身氣度不凡,這麼冷的天,也不見身體瑟縮,站在那玉樹臨風的身姿,想來也是體麵的人,不會付不起那幾兩銀子的房錢。於是展開笑臉將人迎了進去。”客官您裡麵請”

許言清哪裡會不知道他再想什麼,隻是這天實在是冷若再挑揀,就真要露宿荒野了,什麼都冇說就往裡麵走。

那小廝倒是話多”客官這麼晚了往京城趕可是有什麼要事,此處離京城不過一個時辰的腳程,隻是此時早已經宵禁,如若不是什麼官家差事是進不去城的。”’

他自然知道這是準備狠狠敲自己一筆,提前試試口風,許言清懶得與他言語,見自己不說話,那小廝不依不饒的說著”客官可能不知道這京郊之外就我們一家客棧。”

言語間已經進到客棧前廳,屋子裡燒著炭盆,一進門熱氣撲來,許言清麻木的臉漸漸回暖,摘下兜帽,冷冷開口”既然有客房,便帶路吧。”

那小廝笑盈盈得走到櫃身裡麵,做做樣子的翻翻賬簿,”八兩銀子”

饒是知道這小廝要敲定了自己,許言清還是被他的無恥汗顏,尋常客棧上房也不過四五兩,他居然開口就是兩倍價。看他伸著雙手那諂媚的樣子,許言清冷笑一聲”明日一早你再來我房中取”

那小廝見許言清變了臉,立馬厲聲道”客官還是先把錢結了,纔好安心入睡呀。”

許言清也不慌,氣定神閒的瞥了他一眼”你一個跑堂守夜的小廝也管賬房該管的事。”

小廝見被拆穿自己想昧下房錢,進自己的口袋,頓時不再言語。

他實在不想浪費時間再這種事上,便開口道”帶我去房間明日我自會將錢給你。帶路”

許言清特意將這個你說得重。小廝立刻會意,笑臉盈盈將人往樓上帶。

許言清也在這時候纔看清這個客棧,這客棧竟真的有天字號房間,陳設也比一般的客棧好,處處透露著清幽安靜的氣息,名滿天下的京城,多少人窮儘一生,也要在這座城留下點什麼,自然處處比彆處顯赫。

到了房間後許言清又問小廝要了兩桶熱水,趕了幾天的路實在是想沐浴。開始那小廝還支支吾吾說夜深早已冇了熱水,許言清使了些小錢,現在正笑盈盈的給許言清熱倒水。嘴上還說著”這是灶上燒著最後一點水了,都給客官打來了,客官真是講究人,這麼晚了還要沐浴。”

本就不喜吵鬨,這小廝實在聒噪吵地人頭疼,小廝見許言清不語還繼續喊著”客官,可還要吃食我還--”

許言清直接打斷他”不用,倒完了嗎,好了就出去”

小廝訕訕地摸摸鼻子”那客官早些休息,明日我再給客官送早膳”

退了出去。

待那小廝退出房門下了樓,屋內才安靜下來,許言清打量著房間,房間比尋常的要寬敞些,還在側邊擱了個屏風隔出淨室來,那小廝將水倒在屏風後的浴桶裡,熱氣順著屏風往上冒,許言清將房內多餘的燭火熄了,隻在屏風後留了一盞,許言清卸下包袱,揉了揉肩膀脫了衣服,將身體冇入熱水。

裡幾番折騰已是深夜,整個客棧靜謐得可拍,隻有許言清自己撩起的水聲,熱水隨著動作慢慢漫過身體,暖意浸透全身,蘇蘇麻麻的感覺瀰漫上早已凍僵的四肢。許言清舒服的閉上眼,頭往後靠在浴桶上,幾日的疲憊在此刻得到緩解。

正閉著眼假寐。泡了有一刻鐘了,水也漸涼,許言清伸手去夠放在邊上的帕子,正準備起身從浴桶中出來,門外發出一絲聲響,許言清頓時停下了動作,門外的聲音愈發明顯,有人在門外。

許言清此時不敢有所動作,原先靜謐的客棧此時細微的響動從四麵響起,門外有人還不止一個,放緩了呼吸聲,此時他還泡在水裡,稍有動作都會發出聲音,不知對方來意,還是不要打草驚蛇靜觀其變的好,正想著就聞見絲絲清苦的味道,他藥材堆裡長大,自然聞得出是迷煙且藥性極強。

現下整個人都繃緊起來,對方來意不知,若此時被迷暈,豈不是任人揉搓,性命都拿捏在他人手裡,局麵失控可就冇得玩了。

自己房間還亮著一盞燈,外麵的黑影攢動看得一清二楚,外麵最起碼有四五個人,且腳步沉穩有力,可都是會武之人,這群人可不像是打家劫舍的流匪,流匪可用不起這麼好的迷香,許言清直覺這群人的目的比不會這麼簡單,得小心應對。

許言清將剛纔夠到的帕子沾濕捂在口鼻上,這樣能減少迷香進入,但最多隻能撐住一炷香的時間,門外的動靜愈發明顯,許言清此時異常冷靜,他現下隻是一文弱書生,無錢也無權,對方不可能是衝著自己來的,此時隻能靜觀其變。

自己的房間還有光亮,既用了迷香自是希望今夜之事神不知鬼不覺,許言清清楚自己的房間免不過被查探,若是裝暈躲不過,就要小心應對了。

正想著就聽見自己的房門被推開了,有人進來了,許言清閉上眼,身體傾斜,一副被迷暈的樣子,聲音離自己越來越近已經到了屏風後麵,身後有一個隨時會取自己性命的人,自己還近乎裸身。眼下的處境讓他不經寒毛倒立,身上也陣陣冷汗。

所幸那人隻是靜靜的看了一會兒便離開了,聽著那人退出房門還將門給闔上,許言清鬆了口氣,但也不敢放鬆,輕微轉身將掛在外袍上的荷包取下,翻找出藥丸給自己服下,還取出三根銀針捏在手裡,保證自己有自保之力後,仍不敢有太大動作。畢竟人還未走遠,萬一那人反應過來要殺人滅口,自己可冇有以少勝多的本事,還是待人走遠再說。

-血濺當場。見浴桶裡坐著的人還是不動,也不開口求饒,男人似乎失去了耐心,微微抬起劍刃朝著脖頸更逼近一分,似在催促他開口,劍刃已經微微劃破脖頸,血沁了出來。此刻他知道再不開口隻有死路一條,坐直了身子偏離劍刃,脖頸遠離了劍刃,便開口道:“我不會回頭,閣下從也未出聲,我不會知道你的身份,實在不必殺我滅口。”見身後之人冇有做出反應,性命拿捏在彆人手裡,可由不得自己願不願意,他得活著,許言清放緩語氣繼續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