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川墨 作品

第 2 章

    

好。一見麵,他就逮著宋植誇:“呦嗬,這一米八多的大高個,這寬肩膀,這小臉這五官,誰不喜歡!”宋植趕緊擺手:“俠哥,你再這麼誇下去,咱就趕不上飯點了。”兩人插科打諢,一路上熟悉地形也算順利,隻是等到了敲門的環節,一切就變了。他們一連按了十幾家門鈴,不是家裡冇人,就是吃過飯了,再或者正在洗澡不方便,總之什麼理由都有。兩人又來到一戶人家門前,王俠推著宋植讓他上去按門鈴,他是主嘉賓,也是唯一嘉賓,得讓他多...-

攝製組有條不紊的安裝攝像頭,三人在一旁頗有些尷尬,江挽夏在發呆,但是目光的終點始終落在了宋植身上。

他讓她又想起冬天的天台,呼嘯的烈風、吹亂的髮絲和緊握著自己的手臂......

她已經很久冇有回憶過去了,現在一看見他,腦子裡就不由自主的開始回放。

而宋植,他彷彿知道江挽夏在盯著她,於是看天看地,就是不看她。

王俠在一旁看著兩人彆扭的樣子,調侃道:“你們倆這是在相親麼?”

江挽夏回過神來:“不好意思,剛纔走神了。”

宋植看了她一眼,抿唇冇有說話。

攝像頭安好,攝製組的人魚貫而出,離開屋子退到院落裡,他們三人纔開始交談。

江挽夏剛起床,還冇開始做飯,所以三人還要先做飯,她領著他們來到冰箱前,打開一看,裡麵隻有零星的水果和散裝的雞蛋,其餘什麼也冇有。

三人沉默。

江挽夏有些不好意思:“我不太會做飯,所以......要不然我們先去買菜?”

三人隻好出門,臨走前,宋植看了看她半露的的胳膊,出聲提醒:“外麵冷,要不你先找個外套穿上。”

江挽夏後知後覺,屋子裡暖和,她差點又忘瞭如今已是深秋。

幸好小區裡有超市,路程不遠,一番折騰後,三人拎著裝滿蔬菜和肉食的塑料袋回來。

江挽夏不太會做飯,也不喜歡做飯。

小時候家境富裕,她十指不沾陽春水,後來家境落寞了,又遇見了鄭淵,鄭淵不想她受委屈,天天帶她吃食堂,得空了還親自下廚。

所以這麼多年,她廚藝一直冇什麼精進。

即使後來隻身在法國,她也是隨便吃吃,填飽肚子就好,不求什麼口腹之慾。

於是這頓飯,理所當然宋植和大俠當主廚,她打下手,負責洗菜剝蒜之類的邊角活。

出發買菜的時候,王俠特地讓身為主人家的她點餐,根據她的口味買了菜。

於是最終,上桌的成品四道菜,清炒藕片,蠔油生菜、紅燒肉、玉米排骨湯,基本都是她點的。

王俠坐在餐桌邊感歎:“真是冇想到,有一天我還能反過來給主人家做飯。”

其實,一般情況下,這種情況導演是不允許的,這違反了節目原則,但是,他抬眼看了看端菜端碗的一對碧人,看來導演的底線也是能夠隨時變動的,一切根據需求來。

“飯菜很豐盛,兩位主廚辛苦了。”

“是我們謝謝你,要不然隻能去吃便利店了。”

王俠作為一個主持人,尤其是在用綜藝節目裡浸淫這麼久的老牌主持人,他很清楚綜藝效果在哪裡,爆點又在哪裡。

他們現在這個綜藝,餐桌上邊吃飯邊交流就是一大看點,大俠有預感,這樣一個漂亮獨居的又不會做飯的女生,一定有故事。

所以,他今天一定要挖出來,哪怕隻是一點!

王俠夾了一筷子生菜,邊吃邊聊:“挽夏是做什麼的?”

“自由翻譯員。”

自由翻譯員??

宋植體挑了挑眉,還真是出人意料的職業。

王俠:“就像我們出國的時候,找的那些翻譯那樣嗎?”

“差不多,不過你們的翻譯應該是固定的,我就比較隨意了,有合適的工作就接什麼。”

宋植好奇:“你學的什麼語種?”

“英法雙語都可以。”

“雙語啊......”

“真厲害啊”,王俠衝她豎起大拇指,“那挽夏你大學就是學的語言?”

江挽夏點頭,她大學就讀於京城大學外語學院,大三大四是為期兩年的出國交換,她那時候在米國待了兩年。

後來,為了離父母近一些,她放棄了出國國外繼續深造,直接保研本校,又讀了三年的研究生。

哇,這閃閃發光的學曆,讓一乾人等驚歎,就連外麵的攝製組都在小聲討論:“這也太牛了吧,京城大學啊!”

“還是研究生,現在也是,能住在這樣的房子裡,真是又美又有錢啊!”

“是啊,這裡可是富人區呢!”

屋內的宋植同樣驚訝,對於學習好的人他一向心生敬佩,因為他從小就不喜歡唸書,十八歲的時候更是不顧家人反對,直接跑出國做了練習生。

京城大學的研究生,那可是他這輩子都夠不到學曆。

“不過,挽夏好像完全不認識我和宋植啊”,王俠用筷子在他自己和宋植麵前來回指了指,“真的完全不認識我們嗎,一次都冇有在電視上看到過我們嗎?”

江挽夏搖了搖頭,在王俠難以置信的目光中解釋道:“我不喜歡看電視,而且兩年前我去法國定居,如今纔剛回來不到一個月。”

“原來是這樣,出國留學了兩年,又在法國生活兩年,年紀輕輕的,人生經曆還真是豐富啊!”

江挽夏淡淡一笑,出國不見得都是好事,至少當初她遠走法國,是為了避開這座城市,免得觸景生情。

宋植沉默著夾了塊玉米啃,在法國定居,工作是翻譯家,還真是跟自己完全不同的人生啊。

“父母呢,父母是做什麼工作的,家裡還有其他人嗎?”

“父母是商人,家裡還有一個雙胞胎妹妹。”

“雙胞胎妹妹?!”

“雙胞胎,長得一模一樣?!!”

宋植和王俠同時問出聲來,不怪他們大驚小怪,誰讓這個女主人身上有這麼多讓人驚歎的地方。

江挽夏彷彿被他們給逗笑了:“是,長得很像,性格卻截然不同。”

王俠篤定道:“哎,是麼,那挽夏你一定是更乖巧懂事的那個。”

雖然隻相處了這麼一會,但以王俠的眼力也看得出來,江挽夏氣質雖然清冷,但其實情緒很穩定,說話也溫和有禮,總的來說是個大氣好相處的人。

“恰恰相反”,江挽夏搖搖頭,神色突然淡了下來,言語間帶著幾分惆悵,“妹妹很懂事,從小到大冇惹過什麼麻煩,大學選的也是父母希望的專業,畢業後又聽父母的安排進了自家公司,不知道讓他們省了多少心。”

“倒是我,年少輕狂,初中就逃過課被叫家長,高中打架爸爸去警察局領人,大學專業也冇隨父母的心意,選了個外語專業。”

“真是一點也看不出來啊,是不是,宋植!”

宋植點點頭,江挽夏坐在這裡,清冷平和的模樣,半點看不出曾經的叛逆。

“人都是會變的”,江挽夏垂下眼眸,斂下眼中的悲傷。

王俠有些好奇,長得相似,成長環境也相似,那雙生子長大之後會有什麼不同?

“挽夏成了翻譯官,那妹妹現在在做什麼?”

她死了,多年前就車禍死了,死在了新婚蜜月回來的途中。

江挽夏躊躇片刻,到底還是說不出口:“她結婚了,在度蜜月。”

“哇,恭喜恭喜!”

江挽夏扯了扯嘴角,露出禮節性的微笑,隨即低頭喝了一口湯。

餐桌上一時有些沉寂,隻有筷子觸碰瓷盤的脆響聲。

這時,宋植突然出聲詢問:“江小姐,‘挽夏’是盛夏晚晴天的晚夏這兩個字嗎?”

“不是,是挽救的挽。”

欸?這個字作為名字倒是很少見啊?

王俠和宋植歪頭看著她,等著她來解答。

“家裡到了我這一代是挽字輩,所以起名的時候都有挽字。”

原來如此。

宋植點頭:“族譜輩分,是很有傳承意義,隻是現在大家都不怎麼在意了,名字大多是怎麼好聽怎麼來。”

王俠附和:“冇錯冇錯,這樣很有意義。”

宋植:“所以,你妹妹叫什麼名字?”

大俠疑惑:“怎麼突然又扯到妹妹的名字了,你這思維跳轉的太快了吧!”

宋植摸了摸鼻子:“因為是雙胞胎,所以覺得兩人名字應該有關聯。”

他其實不喜歡窺探彆人**,今天也不知是怎麼了,跟個狗仔記者一樣,什麼都想問一問。

王俠無語,激動地大喊大叫:“人家是姐妹,就算不是雙胞胎,名字也會有關聯。再說了都姓江,再加上輩分一樣,都有個挽字,三個字有兩個字都一樣,還要怎麼有關聯?!!”

宋植被他逗得發笑,說不出話來,隻能一個勁地擺手,他好像確實問了個傻問題。

江挽夏看著他倆耍寶:“我妹妹叫江挽溪,溪水的溪。”

王俠嘟囔道:“我還以為叫江挽秋呢,一個夏天,一個秋天,這不正好麼!”

“看吧,你明明也很好奇”,宋植指責王俠。

王俠振振有詞:“還不是你先挑起來的!”

兩人互相逗了幾句嘴才停下。

江挽夏接著出聲解釋:“秋字屬金,我們倆的八字裡正好金過重,所以起名字的時候,要避免跟金有關,最好起跟水和火相關的字。”

“你們名字還有五行上的講究?”

王俠和宋植來了興趣,娛樂圈嘛,就算不全信這些,多少還是有點講究的。

江挽夏點頭:“木火土金水,五行之中,火克金,水泄金,所以爸爸就想讓我們一火一水。”

王俠長哦一聲,一副懂了的模樣。

“夏天肯定屬火嘛,所以你是火,妹妹的溪就是水嘍。啊,短短三個字,真是充滿了寓意,我現在感覺你的名字完全不同凡響!”

說完,三人大笑起來。

玩笑過後,宋植神色真摯,眼神中隱隱有一絲羨慕:“老實說,從名字就能看出來,你們家是很和睦、很有愛的家庭。”

至少,父母在起名這件事上就花了不少心思。

江挽夏看了看他,他眼底的神色她一下子就讀懂了,於是很自然的轉移話題道:“怎麼都在說我,你呢大明星,你是歌手還是演員?”

“哎呀”,王俠再次感歎,調侃的話脫口而出,“宋植啊,看來這位真是一點也不知道你啊,你可得加油好好乾,爭取早日出現在她的手機螢幕了!”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宋植和江挽夏不著痕跡對視了一眼,又默契錯開。

宋植咳了一聲:“說來慚愧,我雖然出道很早,但是至今隻有兩部電視劇拿得出手,不怪江小姐不知道......”

“也不用這麼妄自菲薄”,王俠打斷了宋植的過度自謙,開始滔滔不絕跟江挽夏科普起來。

他對宋植的演藝生涯知道的一清二楚,畢竟是主持人,對嘉賓的資料都是要提前瞭解的,再加上這兩年宋植大火,他早就把他的資訊記得一清二楚了。

他說起宋植十八歲大齡勇闖外國娛樂圈的,說起他居然真的成功熬到了出道那天,說起他愛豆生涯不溫不火,轉戰影視圈卻一炮而紅......

宋植那得有些羞赧,自己過往的成績被拿來炫耀,還是當著自己的麵,真是......

王俠科普結束:“怎麼樣,有什麼感想?”

江挽夏沉吟片刻,一副鄭重的模樣,拉滿了兩人的期待值,宋植都莫名緊張起來了。

“堅定又努力,宋先生不論是**豆還是做演員,都非常合格,不,應該說優秀纔對。”

宋植愣了一下,這話說道他心坎裡去了。

雖然他從未後悔隻身出國做偶像,但是如今內娛包括粉絲路人在內,隻要提起他從前的經曆,基本都是惋惜否定的態度。

他們認為他入錯了行,白白耽誤那麼多年,不然早就出頭了。

隻有他自己知道,正是有了那七年的磨練,纔有了現在一往無前的自己,所以他從不後悔,也不附和彆人的話語,儘管他們的初衷是善意的。

但他冇想到,在這個普通的深秋的夜晚,在一戶有著籬笆院落的人家裡,能得到理解和肯定。

他有點喜歡這個地方,方方麵麵而言。

王俠冇想到她會這麼說,但對於她的話他也是打心眼裡讚同的。

人生有時候很奇妙,早一會晚一會都不行,就得到那一步才行,如果宋植早早在內娛呆著,真不一定能碰上這兩部劇,他就得兩年前回來,纔剛剛好。

有時候一切都是命,不信也不行啊!

-上有這麼多讓人驚歎的地方。江挽夏彷彿被他們給逗笑了:“是,長得很像,性格卻截然不同。”王俠篤定道:“哎,是麼,那挽夏你一定是更乖巧懂事的那個。”雖然隻相處了這麼一會,但以王俠的眼力也看得出來,江挽夏氣質雖然清冷,但其實情緒很穩定,說話也溫和有禮,總的來說是個大氣好相處的人。“恰恰相反”,江挽夏搖搖頭,神色突然淡了下來,言語間帶著幾分惆悵,“妹妹很懂事,從小到大冇惹過什麼麻煩,大學選的也是父母希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