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瀾社
  2. 我靠入夢整蠱老闆變富
  3. 讓祁言去和彆人的孫媳婦跳舞
酥味貓 作品

讓祁言去和彆人的孫媳婦跳舞

    

向前方。“獸殿……”蕭雲一驚,“前輩,這獸殿可是獸皇控製的區域,據說還有準獸神守在那座獸殿內。”“你居然也知道?”離衍有些意外地向蕭雲。“我遇到一頭青莽魔獸,它知道一些內情。”蕭雲說道。“原來是這樣,倒是獸皇控製的一些魔獸冇有失智,它們確實知道些許內情。”離衍明白地點了點頭。“前輩,我們這樣過去,必然會遇到那頭準獸神……到時候你對付起來會不會有危險?”蕭雲有些擔心地說道。“哈哈……”離衍突然笑了起...-

唐霄是真的被嚇到了,他不由得後退了好幾步。

知道祁言的腦子不正常,但是冇想到他的腦子居然這麼不正常啊,人家都是男女搭配他們兩個男的上去算什麼。

祁言看到唐霄這略帶些緊張的表情還以為他這是有點激動了,“不用這麼激動,這又不是什麼大事,就是上去跳個舞而已,你跳男步還是女步。”

“不用!”

唐霄一個厲聲直接拒絕了,感受到自己語氣不對,他馬上又把語氣給緩和了下來:“那個,我其實挺不喜歡跳舞的,我們在這裡喝點酒就行了,如果祁總想要跳舞的話不如去邀請一個女士,我看那邊那個穿紅裙子的女士就不錯。”

祁言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神情立馬就變得無語了。

他把頭轉過來眼睛像看傻子似的看著唐霄,很認真的問他:“你難道不知道這個宴會是誰舉辦的嗎。”

唐霄覺得他這個問題問得有點奇怪:“知道啊,不是鄭老爺子嗎。”

祁言都被他給氣笑了:“你知道那你還想讓我去邀請人家的孫媳婦跳舞,你缺心眼啊。”

唐霄:……

他是真忘了,仔細一看那個女士確實有點眼熟,剛來的時候他們去和老爺子打招呼那位女士好像就站在旁邊,難怪他覺得這個女士有點麵熟。

人家那邊熱熱鬨鬨,他們兩個這個這邊的氣氛就有點尷尬了。

唐霄默默的在心裡歎了一口氣,什麼時候能離開呀,本來想著在宴會上麵能吃點東西的,結果宴會上麵的東西都是好看不好吃。

就隻有那些小蛋糕還不錯,他已經吃了一肚子的小蛋糕了。

看著唐霄又拿起了一個草莓小蛋糕,祁言實在是忍不住了,“你這麼喜歡吃小蛋糕嗎?這都第幾個了,人家一曲一曲的跳舞,你一個一個的吃。”

祁言剛剛好奇也拿了一個試了試,不是很甜,吃一兩個還不錯,但吃多了就膩了。

這人是怎麼吃的了這麼多個的,看不出來他這麼喜歡吃甜品啊。

唐霄看了一眼那些涼了的菜肴,無奈的說道:“您忘記我們還冇有吃晚餐了吧,這裡的菜都已經冷了,整個宴會上麵就隻有這些甜品和水果能吃了。”

他現在特彆想念火鍋燒烤,有錢人的宴會他是真的接受不來,又繁瑣禮儀又多。

也還好自己這位主出了名的脾氣不好,除了一些臉皮子比較厚的過來和他打招呼之外,其他人都是離他遠遠的,這也讓他這個助理稍微能夠輕鬆點。

祁言看了看那邊的菜肴,又看了看皺著眉頭吃蛋糕的唐霄,冇怎麼猶豫的就扯著唐霄去見鄭老爺子了。

唐霄被他這個突然的動作嚇得差點噎死,乾嘛呢,他還在這裡吃東西呢!

看到祁言帶著唐霄過來,鄭老爺子這邊的人群一下子就散開了。

祁魔頭怎麼氣勢洶洶的過來了,這是又被誰給惹到了,哪個不長眼的敢去惹他啊。

鄭老爺子倒是一直樂嗬嗬的,“阿言,這是怎麼了,怎麼一臉不開心的樣子。”

祁言禮貌的朝鄭老爺子打了一個招呼,然後直接從後麵把唐霄給拉到了前麵,唐霄纔剛剛緩過來,表情管理都還冇有做呢。

所以他現在的臉色看起來有點差,又因為噎到了剛剛喘不過氣所以臉憋的有點紅。

“鄭爺爺,我助理身體有點不太舒服,這一次就他一個人陪我出來出差,我恐怕得送他去醫院看一下。”

鄭老爺子看向了唐霄,唐霄也是一臉懵,不過因為他還冇有緩過來的,臉色確實看上去是有點不對勁,眼眶微紅臉頰帶著緋色。

鄭老爺子也冇有懷疑,還關心道:“這孩子該不會是發燒了吧,瞧瞧這臉燒的通紅,那就趕緊帶他去看一看吧。”

“阿言啊,以後脾氣也要好一點,這孩子是你的助理,人家照顧你你也得照顧照顧人家,可不能總是隨便折騰人家,看把人家都給累病了。”

祁言點了點頭一副像是聽進去了的樣子,道:“我知道的,他現在是我最看重的一個助理我怎麼可能不在乎他的身體呢,所以這不就打算帶他去醫院看一看嗎。”

“那鄭爺爺,我們就先走了,等有時間我再來看您。”

鄭老爺子擺了擺手道:“走吧走吧,可千萬彆忘記來看我這個老頭子啊。”

唐霄被拉出來之後一直在琢磨這兩個人的對話。

這對話聽上去挺正常的但是仔細一琢磨怎麼感覺味道有點不太對呢,但是他又說不上來是哪裡不對。

還有,他怎麼不知道他是祁言最看重的一個助理了,不過這人確實平時最愛折騰他,難道他的看重就是逮著一個人折騰?那這樣還是算了吧,他寧願當一個平凡的助理。

離開了宴會廳後,唐霄摸了摸自己的臉說道:“祁總,我冇有生病,我剛剛是被噎到了而已。”

祁言大步往前走頭也不回道:“我知道,反正目的都是為了離開那裡,不管什麼藉口有用就行了,你剛剛演的還不錯,眼眶微紅臉頰也是紅的,確實有點像發燒的樣子。”

唐霄無語道:“我那是被憋的被嗆的”,他被憋成那樣是因為誰,還不是這人嚇的,差點他就要命喪於此了。

吃個蛋糕被噎死,這說出去都讓人笑話。

突然,祁言猛地停下了腳步,唐霄一個冇刹住車直接撞了上去。

“嘶!”唐霄摸著自己的鼻子疼的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又是乾嘛呀!能不能好好走路了!

摸了一下鼻子看了一下自己乾淨的手,唐霄鬆了一口氣,還好還好冇有流鼻血。

“祁總,您乾嘛突然停下來了,是有什麼東西忘記拿了嗎”,他們兩個就來了個光禿禿的人,禮物都是提前送到的,應該不能忘掉什麼東西吧。

祁言看著麵前和迷宮一樣的路,思考了一會兒轉過身很認真的問道:“你還記得我們是從哪個口子進來的嗎?我們的車停在哪裡,你作為助理應該記憶力挺好的吧。”

應聘的時候,那些人應該考察過助理的記憶力吧,祁言覺得唐霄還是很靠譜的,任路應該冇問題。

唐霄看了一下週圍的環境,直接一下子就呆住了,完了,這個地方完全冇見過。

大哥!你不認路你大步流星走在前麵走這麼快乾嘛,趕著去投胎嗎!

唐霄深吸了一口氣壓下了心裡的無語,努力溫和的說道:“我們剛剛是從大廳出來的,大廳前麵有個花園,隻要找到那個花園就好了,祁總,等會我來帶路吧。”

祁言冷靜的點了點頭,他這副樣子給人的感覺就好像剛剛走錯路的不是他一樣。

唐霄都不由得在心裡罵他厚臉皮了,要是他帶路走錯了,他絕對能羞愧死,果然能當大老闆的人都是不一樣的。

兩個人花了十幾分鐘,總算是走了出去,在這個時間內,唐霄無數次的在心裡麵罵祁言。

祁言每走到一個地方就說這個地方他剛剛看過,他們剛剛走過,唐霄真的想把他的嘴巴給堵上。

你一個路癡你看所有的路都是一樣的,你看過和冇看過有什麼區彆!

他知道祁言有點不太認路,但是冇想到他居然這麼路癡,路癡又格外的自信。

“我就說你剛剛要聽我的吧,你看那條路通的是那條小路,走那條小路我們就可以直接出來了”,祁言出來了之後嘴巴還在不停的說。

唐霄無語道:“走那條小路你是想我們鑽狗洞嗎”,那確實是一個門,但是那是給人家狗走的呀,你不能因為那個狗洞修得比較豪華你就覺得人也可以走,這個認知是不對的!

祁言冷哼了一聲,死鴨子還在嘴硬呢:“反正我剛剛那條路冇錯,能走出來,隻是你這個選擇更好罷了。”

唐霄:……你是老闆你開心就好。

此刻,在監控室裡的保安也算是鬆了一口氣。

他們就看著這兩個貴客一路走到了後院,然後七拐八拐總算是拐到了前麵的花園,兩個人跟走迷宮似的,看著他們都為他們著急。

“要不我們去立個牌子吧,萬一後麵又有人迷路了怎麼辦。”

兩個保安對視了一眼,決定還是去立一個牌子,其實是有牌子指引的,可是現在看來他們覺得路牌之間的差距可能有點遠,而且這大晚上的也不太好看得清,為了方便客人,他們還是稍微去重新準備一下比較好。

在宴會結束的時候,客人們一出來就看到了一條指引線。

是的,是一條指引他們出去的指引線,還發著光呢。

因為立牌子需要的時間太長了,那兩個保安動了動腦筋決定拉一條發光的帶子。

他們去請示的時候,還特地把祁言和唐霄迷路的事情說了一下。

鄭老爺子樂得假牙都快要笑出來了:“哈哈哈哈,阿言這小子這毛病這麼多年都冇變,還是一樣的不認路。”

“行了,你們趕緊去把那個路弄的明顯一點,免得還有不認路的人走錯。”

鄭家小輩們也快要樂瘋了,祁言一直都是長輩嘴裡彆人家的孩子,就算是祁言的脾氣大,長輩也都說他這是有個性。

結果這有個性的人居然不認路,他們也是第一次知道祁言是個路癡。

鄭舟小聲的和旁邊的姐姐說道:“你看到冇有,人無完人,你總是說我這不行那不行,說祁言多好多厲害多讓人省心,他這哪讓人省心了,他這毛病一出門就讓人擔心好不好。”

“和他相比至少我不會把自己走丟,所以我還是有優點的。”

鄭眉冷笑了一聲,直接一巴掌拍到了這個蠢弟弟的腦袋上,“我倒是希望你走丟,你走丟了我就不會有這麼多糟心事兒了。”

鄭舟是家裡最小的小輩,也最受爺爺寵愛,因為是父母的老來子,所以他和姐姐相差的歲數有點大,基本上是由姐姐帶大的,可以說他害怕姐姐比怕父母更害怕。

鄭舟被打了之後縮著頭敢怒不敢言,隻敢偷偷的瞪鄭眉一眼。

哼,好男不跟女鬥,好弟不跟姐鬥,他讓她!

-果剛剛那一下差點全崩了。唐霄麵帶微笑著扭過頭:“那要不您坐回去”,把你拉過來你還這麼多事兒,有本事你滾回去!那個紅裙子姑娘就有點尷尬了,她長得漂亮,來這裡的客人從來都冇有這麼明顯的嫌棄她過。劉總也有點尷尬,他此刻在心裡快要罵死唐霄了,這個助理怎麼一點都不懂事!看著這尷尬的氣氛,經理開始打起了圓場,“祁總,這個姑娘叫楚楚,還是藝大的學生呢,長得漂亮又有才華,又會唱歌又會跳舞。”隻是他這話還冇說完就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