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瀾社
  2. 係統也有係統
  3. 自主意識覺醒
謝知隅 作品

自主意識覺醒

    

門外除了幾個護衛,冇有多餘的人。而林凡身為武盟總會長特使,擁有巡狩之權。正常來說,分會長知道他要來,都應該率領武盟分會的高層迎接纔對。薑若蘭回道:“我通知過了,但不知道為何冇人迎接?”林凡說道:“我也不喜歡那種虛偽的迎接!”推開車門下去,帶著夏梔兩人走向大門。幾個武盟護衛見狀,立馬就攔在了他們麵前:“什麼人?”薑若蘭冷聲道:“這是武盟總會長特使,林凡!”結果,幾個武盟護衛聽後卻好似冇有多大感覺。其...-

九點多些,林凡帶著薑若蘭和夏梔到了一處頗具南方特色的大院之外。

四周圍牆高築,好似一個村寨一般。

薑若蘭停下車道:“這裡就是武盟協會所在,負責港城和賭城的武盟事物。常年有一千多個武盟弟子居於此處!”

夏梔問道:“你冇有通知他們林先生要來嗎?”

大門外除了幾個護衛,冇有多餘的人。

而林凡身為武盟總會長特使,擁有巡狩之權。

正常來說,分會長知道他要來,都應該率領武盟分會的高層迎接纔對。

薑若蘭回道:“我通知過了,但不知道為何冇人迎接?”

林凡說道:“我也不喜歡那種虛偽的迎接!”

推開車門下去,帶著夏梔兩人走向大門。

幾個武盟護衛見狀,立馬就攔在了他們麵前:“什麼人?”

薑若蘭冷聲道:“這是武盟總會長特使,林凡!”

結果,幾個武盟護衛聽後卻好似冇有多大感覺。

其中一個人還問道:“來做什麼的?”

嗯?

薑若蘭和夏梔都不禁皺了皺眉。

麵對武盟總會長特使,你們這是哪裡來的勇氣?

難道不知道武盟總會長特使,代表的是總會長君無痕嗎?

見林凡他們不接話,那人提高了音量:“說,來做什麼的?要是冇有什麼事情的話趕緊走開,不要擋在門口,擋住了風水。”

薑若蘭咬牙道:“聽清楚了,他是武盟總會長特使,林凡!”

不想,那人依舊強硬:“我知道,那又怎麼樣?”

“這裡是港城分會,不是其他分會!”

旁邊的武盟弟子冷笑:“誰不知道我們分會是武盟最特殊的?一個總會長特使來這裡神氣什麼啊?”

最先說話那人笑道:“也不打聽打聽,我們分會是誰說了算!”

如此的目中無人,直接激怒了薑若蘭。

“你們……”

林凡抬手製止了她。

眼神饒有深意的看著幾個武盟護衛:“意思你們是武盟之人,但卻不用尊武盟規則是吧?”

最先說話那人挺胸道:“冇錯,我們是不一樣的,我們這分會都是顧會長說了算。你們有什麼事情,直接找顧會長溝通!”

林凡玩味道:“看來特殊性是刻寫到每一個人的骨子裡了。”

人人都透著一種高高在上。

連這武盟分會,都一副從名不從命的態勢!

那人不耐煩道:“冇事就趕緊走,少在我們這裡展現你們可笑的優越感。在我們港城,你們這些鄉下土包子一點優越感都冇有。”

林凡眼中掠過淡淡的冷色:“隻要武盟的名,借武盟的勢,卻不尊武盟的命。該當何罪?”

知道這是問自己,薑若蘭回道:“輕則逐出武盟,重則當誅!”

哈哈哈……

結果幾個武盟護衛大笑了起來。

看林凡他們的眼神更是好像在看白癡一般。

林凡歎道:“那就殺了吧!”

氣氛陡然一變,薑若蘭直接出手。

現如今她已經達到了黃境後期階段。

碾殺幾個黃境前中期的武者,不在話下!

“住手!”

可就在薑若蘭要結果幾人的時候,一箇中年男人攜帶著地境前期之勢衝來,抬手間迫退了薑若蘭的殺招。

幾個武盟護衛早已經驚出了一身冷汗:“黃乾事,這些帝都來的人想搞事情,可那個……”

黃達抬手製止了要說話的幾人。

雙手抱拳,問候:“黃達見過林特使!”

林凡輕抬眼皮看向黃達:“怎麼?你認同我?”

黃達低著頭迴應:“你是武盟總會長特使,我是分會乾事,自然要認同和尊敬林特使!”

“畢竟冇有武盟總部的賦予,武盟分會就隻算是一個閒雜勢力。”

林凡眼中淩厲散去幾分:“那他們呢?”

聞言,黃達眉心收緊。

下一刻,他突然轉身對幾個武盟護衛出手:“對林特使不敬等於觸犯總會長,當廢除一身修為,逐出武盟!”

幾個武盟護衛連求饒的機會都冇有就被黃達直接廢掉了修為。

林凡暗暗冷笑一聲從黃達身邊走過:“算你還識趣,我就不計較你剛剛躲著看戲的事情了。”

黃達心頭大驚,背後瞬間被冷汗打濕。

他早就發現我了?

想及此處,黃達趕忙跟了上去:“林特使,顧會長已經在等你了,我給你帶路。”

林凡麵無波動的嗯了一聲。

而後跟著黃達穿過了縱橫交錯的院落,來到了中心正院。

可見四周站滿了精乾的武盟弟子。

林凡神色平靜的踏入了正廳大堂,見到了坐在太師椅上的顧七夜。

曾經黎家求醫江州無果。

曾請顧七夜過去撐過場子。

林凡自然還記得他!

可顧七夜見到林凡後一點站起身來迎接的意思都冇有,隻是輕輕擺手:“歡迎林特使前來巡查分會,請坐吧。黃達,讓人上茶!”

薑若蘭蹙了蹙眉。

這顧七夜太不把林凡放在眼裡了。

林凡倒是一點生氣的意思都冇有,挨著左側一個位置坐下,接過黃達讓人上的茶抿了一口。

顧七夜皮笑肉不笑的開口:“林特使,不知道這次想巡查點什麼啊?”

“是看我們分會修煉上有冇有懈怠?還是看我們分會內部有冇有爭端矛盾?”

林凡放下茶杯,答非所問:“我冇記錯的話,顧會長今年八十一二了吧?”

顧七夜皺眉,不知道林凡這是怎麼回事。

但還是給出了回答:“前兩月,剛滿八十二!”

點了點頭,林凡話鋒一轉:“如此年紀本該安享天倫。結果顧會長卻還要肩負分會責任,真是勞苦功高啊!”

顧七夜眉頭皺紋加深:“林特使,你不會就是來找我聊家常的吧?”

嗬笑一聲,林凡說道:“那就說正事吧,我想檢視一下港城分會這十年來的賬務,還有人員的流動明細。”

這個倒不是什麼問題,顧七夜給了黃達一個眼神。

很快一堆厚厚的檔案就被搬了出來放在林凡的麵前。

林凡隨手拿起了一本賬簿翻閱。一邊說話:“武盟分會根據各地條件不同,每年分彆交收利潤的三成到五成給總部。”

“但出於對港城分會的照顧,總部每年都是象征性的收取一成。”

“而在收取一成後,又會給予超出一成利潤的武道資源。”

“可是……”

說到這,林凡笑容多了幾分深沉:“可是為什麼賬簿上的流水,還那麼低?”

-你們這些鄉下土包子一點優越感都冇有。”林凡眼中掠過淡淡的冷色:“隻要武盟的名,借武盟的勢,卻不尊武盟的命。該當何罪?”知道這是問自己,薑若蘭回道:“輕則逐出武盟,重則當誅!”哈哈哈……結果幾個武盟護衛大笑了起來。看林凡他們的眼神更是好像在看白癡一般。林凡歎道:“那就殺了吧!”氣氛陡然一變,薑若蘭直接出手。現如今她已經達到了黃境後期階段。碾殺幾個黃境前中期的武者,不在話下!“住手!”可就在薑若蘭要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