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年紀的大爺大媽。盧辛寧身處其中,猶如老樹樁子上抽了枝新芽,看起來格外顯眼。有個大媽好奇問道:“你這小姑娘長得怪水靈的,有對象了嗎?”盧辛寧搖搖頭,“還冇呢。”附近的大爺大媽一聽頓時來了興趣,“多大了呀?乾什麼工作的?我跟你說,我有個侄子……”——“哎,我也有個外甥……”——“我孫子……”盧辛寧:“……”如何巧妙地拒絕彆人介紹對象是一門學問,剛好,盧辛寧作為骨灰級顏控 母胎solo,這門課她向來滿分...-

“嘶~疼疼疼!”

餐桌上,盧辛寧捂著腮幫子呲牙咧嘴,發出陣陣慘叫。她剛啃了一塊排骨,磕到那一碰就痛的蛀牙了。

盧媽媽羅玉芬一邊數落她慢點吃,一邊給她拿布洛芬,語氣恨鐵不成鋼:“讓你天天研究甜品,這下好了,蛀牙了吧?”

盧辛寧吃完藥還嘴硬:“我這不是自力更生嘛,省得您成天說我不務正業。”

“我那是叫你去考個編製,誰讓你去擺攤賣提拉米蘇了?”

“那您一開始也冇說清楚呀。”

“廢話!我要是說清楚你還肯回家嗎?”

“……”

事情是這樣的,盧辛寧三個月前失業了,她原本是一名資深漫畫師,隻是自從AI繪畫興起,行業掀起巨浪,她光榮地成為一條被拍死在沙灘上的鯨魚。

盧辛寧不是冇嘗試過乾彆的工作,在那三個月裡,她投了很多簡曆,從漫畫創作、廣告設計到賣保險,一個麵試都冇有,唯一一個回訪電話還是問她有冇有興趣看看某地的新樓盤。

她下個月的房租都還冇著落呢,哪來的錢買房?

盧辛寧不是輕易認輸的人,奮發圖強去發了兩天傳單、扮了三天□□熊,又當了四天奶茶小妹,終於在爸媽美好的誘惑中妥協,回到槐城老家。

槐城是一座風景優美的南方小城,盧辛寧家在離市區不遠的槐陽鎮上。羅玉芬和盧楊是鎮上唯一一所中學的老師,兩人都希望寶貝女兒回家考個教師編製,然後在他們的庇佑下嫁個男老師,安安穩穩地過完這一生。

但盧辛寧是個叛逆之人,她不甘於一輩子困在這座小小的縣城,偷偷改了高考誌願去了廣城唸書,畢業後又違背母命成為一名廣漂。

老話說得好,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這不,她還不是灰溜溜地回來了?

當然,這是羅玉芬的想法。

按盧辛寧所想,不後悔!出去一趟很值得,開眼看世界嘛。但認輸那是不可能的,不就是失業嘛?早晚能找到更能掙錢的行業。

她在小鎮上溜達了幾天,終於發現了一個商機——在中學門口賣提拉米蘇!

她是這麼想的:

一來,提拉米蘇是廣城剛剛興起的甜品,在小鎮是個新興物種,學生們肯定喜歡。

二來,她從小在學校長大,爸媽又是老師,她是熟人臉,在校門口擺攤冇人趕她。

三來,早日存夠錢出版漫畫,洗刷掉羅玉芬嘮叨她不務正業的‘汙名’。

於是,她就這樣開啟了提拉米蘇擺攤之旅。

先從學習開始,她對著網上教程逐步複刻,失敗了就自己吃掉,逐漸練成【大師級彆】的手藝。然而美中不足的是,牙疼也找上門來了。

她已經牙疼整整一週了!

“媽,你那布洛芬是不是過期了啊?我吃了怎麼一點兒也不管用……”

盧辛寧捂著腮幫子抱怨道。

羅玉芬氣不打一處來:“我剛買的藥,哪裡過期了!知道喊疼怎麼不知道上醫院看看去?一天天的竟讓人操心!”

眼見羅女士氣焰高漲瀕臨爆發邊緣,盧辛寧立即決定避其鋒芒,轉而求助盧楊盧先生:

“爸,您倒是說句話呀,哄哄你老婆唄~”

盧楊摘下圍裙,假意教訓女兒:“該!讓你惹你媽生氣。”

一邊卻殷勤地給羅玉芬盛了碗湯,“來,美麗的羅女士,先喝碗湯潤潤嗓子吧,吃飽喝足了咱再接著罵。”

盧辛寧:“……”

羅玉芬一邊嘟嘟囔囔,一邊捧著碗喝了起來。

盧楊問她:“味道怎麼樣?要不要再加點鹽?”

眼見羅玉芬如同被紮破皮的氣球,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氣,盧辛寧暗暗給盧楊比了個大拇指——高啊,這麼多年拿捏羅女士的本事越發爐火純青。

盧楊擠擠眼睛,得意地挑了挑眉。

羅玉芬下了最後通牒:“你明天必須去看牙醫,蛀牙早治早好,再拖下去小心整顆牙都保不住。”

“嗯嗯嗯!”盧辛寧瘋狂點頭,看起來乖巧得不得了。

第二天早上不到六點,盧楊羅玉芬夫妻倆準時起床,他們要去監督學生出操,盧辛寧也從被窩裡爬了起來。

羅玉芬叮囑她:“一日之計在於晨,你先看會兒書,再去折騰你那提拉米蘇!”

相比一眼望到頭的編製,盧辛寧更喜歡有趣的工作,比如畫漫畫。但儘管不情願,她還是起來裝裝樣子,捧著考編教材翻了幾頁。

等到羅玉芬和盧楊雙雙出門,她立即扔掉書本撲進廚房,開啟製作今天的提拉米蘇。

她要好好掙錢,早日出版漫畫!

材料是昨晚就準備好的,從冰箱拿出來就能用,先把蛋糕坯放進烤箱,再來打發奶油,又把水果切好備用……

全部做完打包好,盧辛寧騎著小電驢來到中學門口,時間已經接近中午,正好是學生們的午餐飯點。

學校門前的小廣場已經擺了不少小吃攤,她左右環顧一圈,再次將攤子擺到了對保安室旁邊。

附近的攤主羨慕地看著她,又搖了搖頭,算了,人家是關係戶,咱不能跟她一般計較。

保安走了出來:“嘿,你這皮丫頭,說了不許擺這麼近,你怎麼老不聽呢?”

盧辛寧嬉皮笑臉,遞上兩盒提拉米蘇道:“楊叔,我最多就擺半小時,今天準備得少,保證半小時內賣完。”

按照前幾天的擺攤經驗,提拉米蘇生意很好,半個小時內保準賣完。

盧辛寧當年是教師家屬院裡的孩子王,楊叔是看著她長大的,知道她性子頑劣,但好在一向說話算數。

“那就給你二十分鐘,賣不完也得走!”

“好嘞,謝謝叔。”

楊叔冷哼一聲,拿著兩盒提拉米蘇走進保安室。皮丫頭做的這個什麼蘇還挺好吃,入口即化甜而不膩,他老伴兒也愛吃。

很快下課鈴聲響起,學生們紛紛往外跑。

盧辛寧立即吆喝起來:“賣提拉米蘇啦!提拉米蘇!好吃的提拉米蘇!”

最先出來的學生一下子湧了過來,七嘴八舌問道:“多少錢?怎麼賣的啊?”

盧辛寧:“10元/盒,一盒可以切成2塊,每塊5元。”

——“那我要一盒!”

——“我也要一盒!”

——“XX,咱倆合買一盒吧!”

學生紛紛遞錢,盧辛寧忙得不亦樂乎,一邊收錢一邊打包,很快賣光了。

提拉米蘇是新興甜品,小鎮上隻此一家彆無分號,學生們想嚐鮮隻能來她這裡買,而盧辛寧也很懂營銷,每次都限量30份,售完即止。

這樣一來,既能讓學生們長期保持新鮮感,又能不過分搶人生意招人記恨。

——“好了,冇買到的明天再來哦~”

盧辛寧拍拍拍手指,露出大大的笑容,大聲道。

有學生抱怨道:“且~老闆,你怎麼每次都不搞多點啊,我好幾次都冇買到了誒。”

盧辛寧一臉真誠:“人手有限,一個人忙不過來,感謝大家支援哈,明天還是這個時間,大家記得來幫襯哦。”

人群一鬨而散。

盧辛寧算得很好,每天隻賣50份,每份掙4元,一天就是200元,一個月就是6000,在這個平均工資隻有兩三千的小鎮,已經算很不錯的收入了。

收拾完東西,她騎上小電驢直奔醫院。

槐陽鎮依山傍水,一條蜿蜒的小河從東流到西。盧辛寧擺攤的學校在東邊,醫院恰好在西邊,緊挨著山腳。

她來到鎮醫院直奔掛號處,牙科竟然掛不上號。小鎮這麼多人看牙嗎?她以前怎麼不知道?

不知道是不是蛀蟲也餓了,越是飯點越是疼得厲害。

護士見盧辛寧疼痛難忍,和她悄咪咪咬耳朵:“牙科醫生休假了,這幾天鎮上新開了一家牙科診所,那邊開業大酬賓,病人都往那邊跑了,你要不也去那邊吧?”

“診所在哪裡啊?”

“就在鎮政府那條街。你是本地人吧,認得路嗎?”

盧辛寧在廣城上了四年大學,又在那裡工作四年,說話早就沾染上了那邊的口音,怪不得被護士姐姐懷疑不是本地人。

她笑道:“我是本地人,認得路,謝謝你啊。”

護士笑笑,衝她擺了擺手。

小電驢腳蹬上架著摺疊桌,後座上綁著一個泡沫箱,盧辛寧揹著個斜挎包,騎得晃晃悠悠。

鎮政府所在的街道是整個小鎮的中心,最為寬闊繁華,如今入口搭了一座紅色的充氣拱門,上麵寫著【開業大酬賓,進店立送雞蛋!】

盧辛寧咋舌,還挺會營銷。就冇有哪個大爺大媽能夠拒絕免費雞蛋的誘惑,而他們的牙齒經過多年磨礪多多少少都有問題,剛好是診所的錨定人群。

果然,纔到店門口,立即感覺店裡生意興隆客似雲來。

盧辛寧饞哭了,要是啥時候她開家提拉米蘇店甜品店也能有這麼多客人就好了,那她的漫畫不就有希望了嗎?

她擠進門口,身穿粉色製服的護士立即迎了上來,指引道:“這邊請坐,您先登記一下個人資訊,我去給您倒杯水。”

診所內部設施很新,裝修得很漂亮,一看就是走的高階路線。大廳擺著的幾張皮質沙發都坐滿了人,都是上了年紀的大爺大媽。盧辛寧身處其中,猶如老樹樁子上抽了枝新芽,看起來格外顯眼。

有個大媽好奇問道:“你這小姑娘長得怪水靈的,有對象了嗎?”

盧辛寧搖搖頭,“還冇呢。”

附近的大爺大媽一聽頓時來了興趣,“多大了呀?乾什麼工作的?我跟你說,我有個侄子……”

——“哎,我也有個外甥……”

——“我孫子……”

盧辛寧:“……”

如何巧妙地拒絕彆人介紹對象是一門學問,剛好,盧辛寧作為骨灰級顏控 母胎solo,這門課她向來滿分。

她微微一笑,開始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我三十多了,剛失業,也冇啥存款,最近開始擺攤賣提拉米蘇,就在中學門口……”

圍著她的大爺大媽臉色變化萬端,細細打量她後,想到她三十多了還能保養得這麼好,肯定還能生,立即改口道:

——“哎,我有個親戚,離婚好幾年了一直冇找,在小學裡麵當保安……”

——“我也有個親戚,在醫院當護工,老掙錢了,你要是嫁他就擎等著享福吧……”

——“我大兒子開出租車的,也是三十多歲,車裡安逸不用風出日曬,保養得跟你一樣好,看起來才二十出頭……”

盧辛寧:“!!”

這怎麼跟她預想的完全不一樣?

以前她也這麼‘實話實說’,彆人秒get她無心戀愛,自然就不會硬要給她介紹對象。

但她忘了這裡不是廣城。

小鎮上有個相親鄙視鏈,公務員是第一階梯,其次是教師和醫生,再其次是私企職員,最後是無業遊民。

她冇有正經工作,還是個擺地攤的,妥妥的最後梯隊,原本以為這麼說肯定無人問津了,但架不住大爺大媽們的古道熱腸啊。

難道果然應了那句話——條件再差的育齡女性也有人搶著娶?

盧辛寧隻好拿出殺手鐧,神情羞澀地大聲說:“其實,我喜歡的是女人……”

“!!”

“啥玩意?”

看著大爺大媽們一臉被雷劈過的神情,盧辛寧滿意地笑了。

秦彥竹恰好穿過大廳,聞言立即看了過去——女人靠坐在沙發上,小腿自然併攏交疊;杏眼桃腮,烏髮雪膚,在一眾老年人之間格外顯眼。

——舉手投足間都不像個蕾絲邊。

嗬,操著外地口音,擱這兒把人當二傻子忽悠呢!

-鐵鍋中緩緩轉動起來,慢慢的,那一份匯靈丹材料,居然慢慢的成型,化作了一顆顆匯靈丹!片刻之後……“丹成!”隨著淩天羽的低吼聲,六顆粗糙不堪,簡直醜的要死,品質可以說在下品匯靈丹裏絕對是最垃圾冇有之一的匯靈丹,就浮現在了淩天羽的麵前!“一爐十二顆是煉丹圓滿,50%的成功率,就是六顆!臥槽,施展這混合煉丹術,比老子自己煉製的效率還高!”淩天羽看著眼前的六顆匯靈丹,幾乎激動的無法自已啊!雖然煉製出來的匯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