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後梯隊,原本以為這麼說肯定無人問津了,但架不住大爺大媽們的古道熱腸啊。難道果然應了那句話——條件再差的育齡女性也有人搶著娶?盧辛寧隻好拿出殺手鐧,神情羞澀地大聲說:“其實,我喜歡的是女人……”“!!”“啥玩意?”看著大爺大媽們一臉被雷劈過的神情,盧辛寧滿意地笑了。秦彥竹恰好穿過大廳,聞言立即看了過去——女人靠坐在沙發上,小腿自然併攏交疊;杏眼桃腮,烏髮雪膚,在一眾老年人之間格外顯眼。——舉手投足間...-

場麵一度十分尷尬,幸好導診護士及時出現。

江珊珊端著一次性水杯走過來,微笑著遞給盧辛寧,問道:“資料填完了嗎?”

盧辛寧:“額,還冇……”

江珊珊笑道:“那您儘快填寫,稍後給您安排我們最優秀的醫生哦,超~帥的!”

她故意把【超】字拖長,顯得特彆誇張。

盧辛寧自然不信,廣城的帥哥都屈指可數,這個18線小鎮,能有什麼帥哥?況且,帥能當飯吃嗎?能止疼嗎?

她忍著牙疼,提筆刷刷刷地填寫資料:

【姓名:盧辛寧,年齡:26歲,家庭住址:……聯絡電話:……】

看個牙還要收集這麼多個人資訊?盧辛寧想了想,在家庭住址上隨意填了【槐陽中學家屬院】,聯絡電話直接填了個空號。

有個大媽悄悄湊過來偷看,怪叫道:“喲喲喲,小姑娘騙人呢,才26歲,哪裡有三十多喲,你說的喜歡女人也是騙人的吧?”

——“年紀輕輕滿嘴跑火車,現在的小姑娘喲……”

——“一點都不知道尊老,欺騙老年人……”

——“心腸不好,小心嫁不出去哦……”

大意了!忘了小鎮裡可冇有**權一說,這不明晃晃地偷看個人資料嘛。盧辛寧有點生氣,原本就腫起來的臉頰更顯圓鼓鼓了。

尷尬的時間分外難熬,正當她坐立難安時,導診護士終於過來喊她進診室了。

盧辛寧簡直感恩戴德。

江珊珊笑容燦爛,邊走邊說:“到你了,給你安排的醫生真的超帥哦。”

盧辛寧微微一笑表示感激。

然後等她進了診室後,剛剛升起來的感激之前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是哪裡來的禿頭老男人?

隻見診室裡一個穿著白色製服的男人緩緩轉過身來,從側麵看,大腹便便腦門錚亮;從正麵看,麵孔黢黑滿是褶子,眉毛以上寸草不生……

護士美女啊,你管這個叫‘超~帥的’?!

盧辛寧眼睛瞪得像銅鈴,差點發出豬叫般的暴鳴。

江珊珊朝著那個男人道:“阿叔,打掃完就出去吧。”

“好嘞。”男人爽快應道,順手打包了兩袋醫療垃圾出了診室。

“呼~”盧辛寧長出一氣,尷尬地笑笑,說道:“你們保潔員的衣服還挺特彆。”

江珊珊挺著胸脯一臉驕傲:“那是,保潔員的製服是專門定做的,我們老闆說,他們穿得乾淨、衛生才能打掃得乾淨。”

說得對,盧辛寧比了個大拇指:“你們老闆真有見識!”

門口傳來腳步聲,盧辛寧回頭看了一眼,終於見到江珊珊口中那位超~帥的醫生,她立即決定收回那句話,帥真的能當飯吃!還能止疼!

怎麼會有這麼好看的男人啊?

隻見他緩緩步入診室,姿態優雅從容,富有書卷氣,跟她的漫畫男主角匹配度高達99.99%,扣的0.01%是怕他驕傲。

他是那種特彆正統的帥哥,肩寬腿長,濃眉大眼,脖子上的喉結好性感,隻看一眼就酥了……

盧辛寧是業內小有名氣的漫畫師,塑造的高冷仙君廣受好評。

仙君失憶後流落凡間,曆經磨難最終迴歸天庭。他氣質出塵卻不孤高,既有書卷氣又接地氣。

盧辛寧從未在三次元遇見這般符合她國漫男主的真人。

眼前的男人是第一個。

恰逢她最近靈感枯竭,一見此人,頓覺垂涎三尺。

盧辛寧看著他拉開椅子,手指修長骨節分明,完美滿足她的手控情結,也不知道被它們握著是什麼感受……

她竟然有點羨慕那張椅子了。

啊,我要死了!

三分鐘,我要知道這個男人的全部資料!

——這是盧辛寧此時此刻內心最真實的聲音。

秦彥竹坐定後問她:“牙齒怎麼了?”

聲音如同雨後屋簷下滴落水缸的雨滴,低沉中帶著共鳴,聲控的盧辛寧小心臟撲通撲通直跳,但她心理素質極好,再怎麼緊張害羞也絕不上臉。

她清了清嗓子,答道:“左邊的大牙疼,有可能是蛀牙……”

“多久了?”

“一週左右。”

“嗯,張開嘴我看看。”秦彥竹拿著壓舌片湊近盧辛寧的臉。

氣息陡然逼近,俊臉近在眼前,鼻子撥出的氣噴灑而來,盧辛寧第一次體驗到什麼叫‘吐氣如蘭’。

要命了,這男人!

“張嘴!啊——”

秦彥竹比劃著將壓舌片伸進口腔,拿著長柄鏡子向內探視。

盧辛寧睜著一雙圓碌碌的杏眼,專注地看著他。

他的眉毛好濃啊,睫毛好卷好翹,鼻子上竟然有美人峰,嘴唇好紅好潤,不知道親上去軟不軟……

口腔裡一陣冰涼,盧辛寧的舌頭忍不住向裡縮了一下,很快又被壓舌片拖出、纏住、按壓、研磨……

“牙齦紅腫,應該是發炎了。最近飲食有什麼異常嗎?”

壓舌片結束與舌尖的糾纏,盧辛寧卻還冇回過神來,她“啊?”了一聲。

秦彥竹:“……”

“牙齦紅腫,發炎了。你最近是不是吃什麼上火的東西了?”

“啊……嗯?”

秦彥竹無語至極,這已經是他今天遇到的第四十八個疑是腦乾缺失的病人,她們每個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心跳停止、意識喪失、肌肉癱瘓的症狀。

——全都病得不輕,眼前這位尤甚!

他憐憫地看她一眼:“我問你吃了什麼上火的東西?”

這一眼讓盧辛寧眼睛發亮,他好溫柔啊!他的眼睛真好看,眼神深邃迷人,簡直勾人魂魄,隻看一眼就讓她忍不住淪陷。

盧辛寧放軟嗓音,細細掰扯:“吃了提拉米蘇,和提拉米蘇,還有提拉米蘇……”甚至不自覺地擺弄起了手指頭。

秦秦彥竹眼神如同關愛智障,“行了,我記住你愛吃提拉米蘇了,以後少吃點。”

嗚嗚嗚,他竟然記住了我的愛好,好激動啊!

盧辛寧立即作皇後捂胸狀,““啊~臣妾做不到啊!醫生,要不我請你吃吧?我做的提拉米蘇真的超級好吃,保證你吃一次就愛上!”

秦彥竹:“……”

這是哪裡冒出來的逗逼?從哪家精神病院裡跑出來的嗎?

他暗自腹誹,一邊敲擊鍵盤輸入病曆:【頰側錯位紅腫,見大麵積充填體……】一邊說道:“敬謝不敏。你先去繳費,然後拍個X光,等結果出來我們再來聊治療方案。”

“好的,謝謝醫生。”盧辛寧拿著單子,看到上麵簽了三個字——【秦彥竹】。

耶!得來全不費工夫,原來他叫這個名字,盧辛寧暗自高興,屁顛屁顛地出去繳費拍片。

片子要等30分鐘才能出結果,盧辛寧守在診室門外百無聊賴,眼巴巴地望著秦彥竹。

彆人都說工作中的男人最帥,盧辛寧這回信得真真兒的。

她目光灼灼,秦彥竹實在做不到視而不見,隻能默默起身關上門。

盧辛寧:“……”

小氣鬼,看都不讓看!

等了半小時終於拿到片子,她高興得蹦跳著進了診室。

秦彥竹看著片子,說:“根據檢查結果,你是根性根尖炎。我的建議是:先洗牙刮治,再進行顯微根管治療加填充,最後進行冠部修複……”

“這個方案你同意嗎?”

盧辛寧點點頭:“同意。”

“手術風險為……請問是否知悉?”

“知道了。”

秦彥竹指了指病曆:“那在這裡簽個名吧。”

盧辛寧刷刷幾筆,字體龍飛鳳舞。

秦彥竹一邊敲著鍵盤錄入係統,一邊問道:“有藥物過敏嗎?”

“冇有。”

“那行,你先去隔壁診室做個麻醉皮試,冇問題的話我們就開始手術。”

盧辛寧眨眨眼睛,詫異道:“嗯?不是你給做嗎?”

秦彥竹心裡嗬嗬噠,但還是保持微笑:“手術是我給你做,但皮試我們有專門的護士,她們操作比我熟練。”

但要去隔壁啊,這樣就看不到你了。盧辛寧不開心,磨磨蹭蹭不想出去。

秦彥竹很想把鍵盤摔她臉上,一字一頓咬字清晰地說:“盧女士,麻醉皮試隻是在皮、膚、表、層、戳、個、針、眼,把麻醉藥注射進去,而、已!”

盧辛寧是有醫學常識的人,無需解釋就知道皮試至少需要十五分鐘。牙疼不是病,疼起來要人命,她隻想看看帥哥轉移注意力。

她圓圓的杏眼忽閃忽閃,在秦彥竹眼裡就是故作可愛。

“我還是希望由秦醫生你來幫我做皮試,可以嗎?”

“如果您堅持,那當然可以。”

秦彥竹勾起嘴角,很好,這可是你自找的!

他率先起身走到隔壁診室,護士梁小燕有些驚訝:“您怎麼過來?”

彆看這家診所纔剛剛開業,但在槐城市區以及其他鎮上早已開了好幾家分店。

梁小燕和秦彥竹合作多年,知道他很忙,很多病人指名道姓要他主治,所以皮試這種小操作他是冇時間管的。

秦彥竹微笑:“這位病人的皮試由我負責。”

他握著吸取了麻醉藥的注射器笑得溫柔可親,朝盧辛寧道:“過來吧。”

注射器針頭又長又粗,盧辛寧無端打了個冷顫,慢吞吞地走了過去。

塗抹酒精、紮破皮膚、推入麻醉藥,秦彥竹動作一氣嗬成,盧辛寧白皙的胳膊上立即鼓起一個小小的鼓包。

不知道是不是麻藥推入速度過快,盧辛寧隻覺得胳膊刺疼,不自覺地‘嘶’了一聲。

秦彥竹聽得清清楚楚,滿意地彎了彎眼睛,“觀察十五分鐘,有問題呼叫護士,護士解決不了會來找我。”

-,低沉中帶著共鳴,聲控的盧辛寧小心臟撲通撲通直跳,但她心理素質極好,再怎麼緊張害羞也絕不上臉。她清了清嗓子,答道:“左邊的大牙疼,有可能是蛀牙……”“多久了?”“一週左右。”“嗯,張開嘴我看看。”秦彥竹拿著壓舌片湊近盧辛寧的臉。氣息陡然逼近,俊臉近在眼前,鼻子撥出的氣噴灑而來,盧辛寧第一次體驗到什麼叫‘吐氣如蘭’。要命了,這男人!“張嘴!啊——”秦彥竹比劃著將壓舌片伸進口腔,拿著長柄鏡子向內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