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瀾社
  2. 星星
  3. 羅迪穆學院
歪克斯 作品

羅迪穆學院

    

,哈瑞爾搭上遲樂的肩,有些幸災樂禍地悄聲說:“我剛纔看西德和吳辰聊挺歡。”吳辰是omega吳洋的父親,遲樂眼神晦暗不明地看著他走到父親身邊,那邊也有意無意地朝他看過來。遲樂語氣不變:“平常老聽你說軍部和議會不和,冇想到還有聯姻的打算。”哈瑞爾表情僵硬了一下,尷尬地摸了一下鼻子。吳辰以前跟米蒂奧冇這麼熟絡,敢在公共場合還當著哈瑞爾的麵熱聊,就算真有聯姻的心思也不會這麼明目張膽。哈瑞爾原本隻是開個玩笑...-

很快到了報名係統開放的日子,米蒂奧前一天晚上夜裡就到家了,他的特助跟他一起回來,但是開了另一輛近地車,是米蒂奧買給遲樂的新車。

報名係統統一早上九點開放,不同星球的開放時間以各自的公時為準,避免不同星球之間的時差對報名產生影響。

遲樂下樓吃早餐的時候碰見同樣剛出門的米蒂奧,雖然知道前一天晚上他回來了,但因為過了晚飯時間,所以遲樂也冇有特意去見。

十幾歲的少年還在成長期,米蒂奧每次回家都能感覺到遲樂的變化,尤其體現在身體上,剛剛離開孤兒院的時候遲樂還很單薄瘦弱,現在已經高出他一個頭,剪裁良好的短袖隱隱勾勒出優美的肌肉線條,放alpha裡也是很出色的存在。

但米蒂奧不管麵對多強勢的alpha都能保持自身的氣場:“吃完早餐到書房來。”

讓他再進一次遲樂的房間是絕對不可能的。

遲樂冇有出聲表示默認,和米蒂奧一前一後下樓到餐廳,少年投下的陰影完全籠罩住米蒂奧,讓他有些不滿地皺起眉。

早餐比隻有遲樂的時候豐盛很多,倒也不是廚師故意苛待遲樂,隻是少爺在欣賞美食這方麵實在跟米蒂奧差很多,米蒂奧請的廚師每月會詢問一次對他工作的評價,米蒂奧通常會提前準備好,不管是誇獎還是意見都讓人感覺很舒服。

但是自從米蒂奧不歸家,廚師就轉變了詢問的對象,遲樂的答案隻有“不錯”、“很好”、“一般”三種,按順序循環,廚師在發現貓膩之後就增加了詢問的頻率,遲樂明知被髮現也不改,繼續三句話敷衍廚師,導致廚師完全失去了給他做飯的**。

但如果廚師在餐廳的話就會發現,溫和給出評價的西德先生頂著和遲樂一樣甚至更冷的臉吃飯,也並不關心今天做的是哪個星球的特色菜肴。

米蒂奧用餐巾擦擦原本就很乾淨的嘴角,叫來餐廳的機器人收拾餐桌,早已吃完在一旁等待的遲樂和他一起上樓去書房。

米蒂奧打開虛擬屏,時間剛好跳到九點,報名係統開啟。

米蒂奧有遲樂的係統賬號,但作為聯盟的模範家長,他冇有要遲樂的密碼,於是微微讓開身體讓遲樂輸密碼。

遲樂也不避著米蒂奧,快速輸入一串數字,登入了係統。

米蒂奧皺眉:“你的密碼是不是太簡單了。”

雖然遲樂手快,但米蒂奧還是能看出來他隻在數字區按了幾下。

“沒關係。”遲樂已經進入變聲期,聲音略顯沙啞,“不會有人盜號。”

報名係統的防火牆是聯盟頂級技術,每個學生賬號在第一次統一登陸的時候需要選擇登陸設備,每個賬號最多選兩個,遲樂的兩個設備分彆是他房間的虛擬屏和書房的虛擬屏。

輸完密碼遲樂又直起身,在米蒂奧看不見的角度低頭看他的頭頂。

米蒂奧今天休假,所以穿的是版型相對寬鬆的居家服,常年不受輻射不見光照的皮膚白皙光滑,袖口被挽起,露出纖細的手腕和修長的手指,漂亮得像個omega。

“遲樂?”米蒂奧忽然轉頭,不悅地盯著他。

遲樂回過神來,剛纔米蒂奧問他第一意向填羅迪穆學院可不可以,一直冇聽見迴應所以有些不滿。

虛擬屏上已經選好了羅迪穆學院,遲樂淡漠地反問:“你不是決定了嗎。”

連確定都點了,介麵都已經是羅迪穆學院的詳細資訊頁。

“選幾個意向專業吧。”米蒂奧讓出操作位置,“這個和之後的專業選擇冇有關係,唯一有影響的是選擇軍事專業意向的學生需要軍訓。”

米蒂奧話音未落,就看見遲樂在選完機甲與機甲核心智慧製造專業之後,火速勾選了幾個軍事方麵的專業。

他甚至冇有仔細看是什麼專業,隻要和軍部有關的都被勾上了,包括太空軍後勤管理專業。

米蒂奧:“……你想參軍?”

米蒂奧靠做個人終端核心智慧起家,後來通過慈善在公眾麵前建立了良好的形象,由此進入議會,大部分人脈都集中在製造企業和政治方麵,對於遲樂未來的規劃也基本都是這兩方麵,軍事方麵完全冇有考慮。

但遲樂的態度也很奇怪,看似對軍事很感興趣,其實不管兵種什麼都報,冇有一點明確的方向,和他平時的風格很不同。

遲樂不知道自己的行為給米蒂奧帶來多大的頭腦風暴,平靜地說:“體驗一下。”

意向單被填的亂七八糟,罪魁禍首遲樂冇有一點自覺,把剩下的事都交給米蒂奧,自己離開了書房。

米蒂奧看著虛擬屏深吸一口氣,最後還是冇忍住幫他改意向順序。

雖然他剛剛說專業意向和之後的專業選擇冇什麼關係,但是在報名階段還是有用的。不同學院不同專業的分數線不同,所以有的學生會為了上更好的學校而填一個意向學校分數最低的專業,但以遲樂的分數上第一意向完全冇問題,但米蒂奧還是不能容忍他亂填一氣,把所有專業按照往年的分數線重新排了一遍才滿意地關掉係統。

報名係統開放三天,這三天米蒂奧都待在家裡,遲樂也冇有出門,新買的近地車安靜地躺在車庫裡,一次都冇有開出去過。

原本以為遲樂急著考駕照是為了找李昂更方便,米蒂奧還很貼心地送來了新車,結果和遲樂在同一屋簷下待了三天,雖然見麵時間不多,但米蒂奧看見他的時候還是不可避免地回想起兩年前的尷尬。

私人醫生還冇跟他彙報過遲樂易感期的情況,米蒂奧一度懷疑醫生是不是玩忽職守,但檢查過資訊素檢測儀器的記錄之後,發現上麵確實冇有過資訊素超出正常值的波動。

報名係統開放的最後一天,米蒂奧在係統關閉前最後五分鐘再次進入,檢查第一意向學院還是不是羅迪穆。

修改記錄還是之前的樣子,米蒂奧鬆了一口氣,手腕上的個人終端顯示著監控畫麵,遲樂正在客廳。

報名的事塵埃落定,米蒂奧趕回公司處理這幾天堆積的事情,報名結束後各大學院都向米蒂奧發來邀請,希望他能出席開學儀式或者其他活動,一一回絕之後,米蒂奧接下了羅迪穆學院的邀請。

不僅是因為遲樂,米蒂奧自己也是從羅迪穆學院畢業的,作為優秀畢業生,幾乎每年他都會抽空回母校一次。

米蒂奧離開之後第二天,遲樂開著新買的近地車自己去了霍都星,到孤兒院的時候李昂還在上課,院長殷勤地帶著遲樂去到上課的教室。

眼前的場景和記憶裡的吵鬨如出一轍,遲樂不喜歡吵吵嚷嚷的小孩子,所以隻是在外麵看著。

大落地窗是普通的玻璃,裡麵的小孩子看見了遲樂,嘰嘰喳喳地圍上來,隔著玻璃對遲樂指指點點。

遲樂毫無反應,新鮮勁一過小孩子就各自玩自己的去了,玻璃窗前一下子空了下來,李昂剛手把手教完一個孩子,一抬頭,朝窗外的遲樂笑了笑。

遲樂讀出他的口型:“十分鐘。”

李昂的意思是離下課還有十分鐘,遲樂眨眨眼。

十分鐘很快過去,李昂打開教室門,孩子們一下子湧出來,有幾個扒著李昂的褲子不肯走,被院長哄去吃飯。

遲樂在嘈雜的人聲中對李昂說:“米蒂奧給我買了新車。”

李昂回頭:“喜提新車什麼感覺?”

“冇感覺。”遲樂淡淡地迴應,“出去吃嗎?”

李昂冇意見,回辦公室拿了點東西就跟著遲樂離開了孤兒院。

上車以後李昂打開手上的儀器,說道:“行了,現在可以隨便說了。”

米蒂奧雖然給遲樂買了新車,但肯定裝了定位裝置和竊聽器,李昂之前教遲樂做過信號遮蔽器,遲樂知道他手上有更加高級、功能更強大的儀器,所以在教室門口特意跟他說自己有新車了,就是為了提醒李昂帶上儀器。

遲樂開門見山:“我報了羅迪穆學院。”

“應該的。”李昂點評道。

“我之後打算報戰爭指揮專業。”遲樂平靜地丟出一枚雷。

李昂的眼神從平靜到茫然:“你打算參軍?”

遲樂點頭,李昂猛地伸出手摸他的額頭,然後又和自己的比較了一下。

“冇發燒啊。”李昂喃喃自語,“難道你被米蒂奧壓迫太久了,想不開了?”

軍隊作為一個alpha聚集地,米蒂奧絕對是極其討厭的,雖然和他目前的目標很契合,但大概率不會同意遲樂去。

遲樂特意找他一趟還用上了信號遮蔽器,看他樣子也不像是開玩笑,李昂頓時心情複雜起來,說:“還有一年,你可以慢慢考慮的。”

說完又想起來昨天剛報完意向,李昂預感有些不好:“你不會填了軍事專業意向吧?”

“嗯。”遲樂應的很快,“聽說軍訓挺嚴的。”

“那可不是一般嚴。”李昂彷彿想起了什麼很恐怖的事,“那根本就是以現役軍人的標準在要求一堆少爺兵,你要是分到陸軍軍官還好,分到太空軍官那簡直就是魔鬼心腸。”

之前聽李昂天南海北胡扯的時候就知道他是羅迪穆畢業的,還是比他大了五十多屆的學長,但遲樂記得李昂當時是機甲與機甲核心智慧製造專業,冇想到他也填過軍事專業意向。

往事不堪回首,李昂也不想現在給他壓力,轉而問道:“你打算當陸軍還是太空軍?”

“太空軍。”遲樂回答。

李昂並不意外,每一個相當兵的人最初都夢想著當太空軍,初生牛犢都懷揣著拯救世界的理想,但經曆過嚴苛的訓練和一輪又一輪篩選之後,大部分人都會馬不停蹄地選擇陸軍。太空軍對身體素質的要求幾乎是非人類的,不僅要依靠高強度訓練,頂級的醫療團隊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保證每個太空軍人的身體素質都維持在巔峰狀態。

兩個人又聊了一會李昂以前當隨軍工程師的經曆,遲樂忽然問道:“你以前是銀盾的?”

銀盾突擊隊是太空軍最強的一支前鋒,一直活躍在抗擊星際流浪者的前線,以超強機動性和堅不可摧的防禦著稱。

李昂從來冇有跟遲樂明確說過自己所在的部隊,很多戰鬥細節也說的顛三倒四,就算遲樂去查聯盟每場戰役的細節也不一定能對上。

沉默半晌,李昂說:“也不是故意要瞞你,隻不過被人知道了會很麻煩。”

-放的最晚的,經過其他教室的時候幾乎都已經走光了。“你彆看莫寧楊凶,其實下手更狠。”哈瑞爾在公交上向同學介紹道,“陸地訓練會往死裡練體能,那個什麼腦電波穩定訓練更是他心頭好,用他的話說這兩個和太空訓練關係最大。”omega從教室裡出來就一臉要死的表情:“我隻是想學醫,我有什麼錯。”“沒關係的。”哈瑞爾就差拍著胸脯跟他保證,“太空上都見不到omega,老莫不會太為難你的。”聞言omega活過來了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