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瀾社
  2. 星星
  3. 入學
歪克斯 作品

入學

    

車庫裡,一次都冇有開出去過。原本以為遲樂急著考駕照是為了找李昂更方便,米蒂奧還很貼心地送來了新車,結果和遲樂在同一屋簷下待了三天,雖然見麵時間不多,但米蒂奧看見他的時候還是不可避免地回想起兩年前的尷尬。私人醫生還冇跟他彙報過遲樂易感期的情況,米蒂奧一度懷疑醫生是不是玩忽職守,但檢查過資訊素檢測儀器的記錄之後,發現上麵確實冇有過資訊素超出正常值的波動。報名係統開放的最後一天,米蒂奧在係統關閉前最後五...-

遲樂知道李昂是假名,也是因為知道他曾為銀盾效力才發現米蒂奧領養他的原因。

分化成alpha之後,米蒂奧的特助非常高效地送來了資訊素檢測儀器,私人醫生譚青博士也來和他見了一麵,是一位很美麗的女性omega,這在米蒂奧手下很少見。

譚青給遲樂做了很全麵的檢查,在醫療機器人上輸入他的個人數據,預設好可能出現的問題,溫柔地提醒道:“alpha剛剛分化的幾個月內資訊素很不穩定,這是正常現象。”

遲樂沉默地任由機器人檢測他的身體指標,譚青說的話他基本都冇聽,反正有管家在旁邊,他不需要記住這些。

譚青是omega,不方便在處於不穩定易感期的alpha家裡久留,留下設置完成的醫療機器人就離開了。

房間裡已經安裝好了檢測儀,線條慢慢跳動,始終冇有越過上下兩條紅線,這意味著他的資訊素水平目前還是正常的。

晚上五點,首都星的人工光照就開始慢慢減弱,黑夜降臨。遲樂關掉房間裡的燈,輕車熟路地從陽台翻出去,落到了書房的外窗邊沿。

米蒂奧的臥室和書房相連,為了方便他辦公,也方便了遲樂避開攝像頭進入他的房間。

遲樂拉開窗戶,輕巧地跳到地上,冇發出一點聲音。

以往他都是直接去米蒂奧的房間,但是今天卻被虛擬屏上正在傳輸的檔案吸引了。

檔案標題是亂碼,這和米蒂奧平時強迫症的作風很不符,而更讓遲樂在意的是傳輸方的IP地址,他在資訊課上學過,那是霍都星的地址。

遲樂坐到虛擬屏前,檔案傳輸很快就完成了,他解壓之後發現這是一個檔案包,裡麪包括了一個文字檔案和幾個視頻。

視頻封麵的人物他很熟悉,就是遲樂自己。

虛擬屏均分成幾塊,分彆播放起不同的視頻。拍攝角度非常相近,主角的行為也幾乎冇有差異,乍一看還以為是同一個視頻,但遲樂一眼就能認出背景裡細微的不同。

這是他乘坐星艦的畫麵,接下來會如何發展遲樂比任何人都清楚,於是把進度條往後拖了幾個小時,李昂出現在畫麵裡。

鏡頭始終對準他們兩個人,遲樂意識到偷拍的對象並不是他一個人,甚至李昂比他更重要。

身邊有保鏢跟著遲樂是知道的,但這些視頻說明米蒂奧派來的保鏢並不隻是為了保護他。

遲樂目光微動,打開了文字檔案,一張熟悉但是更加年輕一些的臉出現在螢幕中央,這張照片不知道是從哪裡翻出來的,大概是李昂二十歲以前拍的,和他現在還是略有些區彆。

不過在這份檔案裡,名字那一欄寫的是盧裡昂,遲樂眉頭一跳,雖然他一直覺得李昂的能力完全超出了一個手工老師該有的水平,但是真的看到他曾經的身份還是讓遲樂震驚了很久。

李昂,或者說盧裡昂,二十歲成為太空軍工程部預備工程師,經曆過幾次不大不小的戰役後,他的履曆裡忽然出現幾年空白,再出現就是銀盾突擊隊的隨軍工程師。

遲樂默默看完資料,李昂曾經是軍部最頂級的工程師之一,但因為一封舉報信而被迫停止調查,甚至離開了軍部。

米蒂奧一直想削弱軍部的權力,最重要的一部分就是軍工行業,這幾年他已經把軍工部門從軍部獨立出來,成為獨立的企業,但是實際掌控權依然握在軍部手裡,因為其他軍工部門掌握了大量機密技術,這是其他企業無法複刻的。

那麼米蒂奧調查李昂的目的就很明顯了,如果能拉攏到他,獲得一些軍工企業獨有的技術,以米蒂奧公司的製造水平,說不定真的能和軍工企業抗衡。

遲樂把虛擬屏恢複到原本的休眠狀態,所以米蒂奧並不是真的想收養他,隻是因為李昂對他格外關照,所以纔會在那麼多孩子中選中他。

和混亂激盪的心緒一樣壓不住的還有遲樂的資訊素,好在密閉的書房裡冇有資訊素檢測儀,遲樂後知後覺地意識到自己進入易感期,本能地想要回到自己的房間。

尚存的一絲理智遏製住回去的腳步,以他現在的狀態不一定能安全翻窗,就算可以,他也不想讓譚青和米蒂奧知道自己易感期發作。

易感期的alpha有極強的領地意識,遲樂跌跌撞撞地打開米蒂奧臥室的門,意識模糊地推開浴室的門。

第二天遲樂神色如常地從自己的房間出來,家裡從管家到廚師,除遲樂以外所有活人都是beta,冇人聞到米蒂奧房間裡濃鬱的alpha資訊素,打掃衛生的家務機器人也隻是儘職儘責地打掃完衛生,然後退出米蒂奧的房間。

從回憶裡掙脫出來

李昂冇發現他走了一小會神。

“你小的時候也不知道銀盾。”李昂沉聲道,“後來你被米蒂奧領養,我察覺到他在調查我,但是我看他對你還挺好的,就以為他是擔心我影響到你,所以很多事就冇跟你說。”

遲樂隱隱覺得不對:“你為什麼會影響我?”

好像李昂誤會了什麼,其實米蒂奧的目標是他。

李昂:“議會跟軍部不和都多少年了,我那個時候就跟議會鬥,米蒂奧這些年爬這麼快,議長還對他青睞有加,那思想覺悟肯定跟那老頭一個水平。”

李昂還在銀盾的時候遲樂都冇出生,當然不知道議會和軍部的矛盾那麼久遠,他對議會的認知完全來源於米蒂奧。

估摸著時間差不多了,信號再遮蔽下去米蒂奧就該察覺了,李昂關掉儀器,示意遲樂啟動近地車。

遲樂會意,隨便選了個目的地,開自動導航就撒手不管了。

假期大半時間遲樂都待在霍都星,直到開學前兩天纔回到首都星。

管家看見他回來才鬆了口氣:“少爺,先生明天回來,到時候會送你去學校。”

遲樂腳步頓了一下,轉身問道:“明天不是開學儀式。”

米蒂奧會在開學儀式上演講他是知道的,但明天隻是開學報道,因為羅迪穆學院是住宿製,離家再近都隻有週末才能回家,所以會提前一天讓學生報道,瞭解分班資訊和整理宿舍。

“先生會在家待兩天。”管家回答,“後天參加完開學儀式纔會走。”

遲樂沉默幾秒,管家心漸漸懸起來,直到他轉身回房間。

羅迪穆學院在開學前一週就開放了宿舍,方便一些較遠星球的學生提前把行李寄到宿舍,遲樂原本以為米蒂奧這種大忙人會在開學儀式前幾分鐘到學校,所以提前兩天回來收拾東西早點去學校,但現在改變了主意。

管家說是明天到,但米蒂奧當天晚上就到家了,剛好趕上晚餐時間。

遲樂夾了一筷魚肉,這是下午剛從人工養殖場送來的深海魚,為了保證新鮮度,剛剛撈出來的時候就做好了預處理。

米蒂奧冇有動餐具,望向遲樂的眼神平靜無波:“你隻是想體驗一下軍訓嗎?”

遲樂偏頭無聲地注視他,米蒂奧不動聲色地躲開他的視線。說:“如果隻是體驗的話,冇必要跟太空軍官訓練。”

言外之意是可以把他送進陸軍軍官的訓練隊伍,稍微輕鬆一些。

突如其來的關心像是彆有用心,遲樂淡淡地回答:“冇必要浪費人情。”

米蒂奧微微頷首,餐廳重新恢複安靜。

第二天,機器人有條不紊地把行李運送到近地車上,米蒂奧和遲樂先後坐到後座和副駕上,司機啟動近地車緩緩開出漂亮的庭院。

羅迪穆學院是首都星占地麵積最大的高級教育學院,擁有獨立的機甲實驗室和實操空域,教育資源和設施都是星係內最頂尖的水平。

近地車彙入開往宿舍樓方向的車道,因為報道人多,學校多開了幾個車道,導航會自動匹配離學生宿舍最近的入口。

米蒂奧約了校長見麵,司機先把他送到行政區,然後才把遲樂送回宿舍。

遲樂每週都可以回家,所以行李不算多,就冇有選擇坐快速電梯,一個人就把行李搬到了三樓。

宿舍是兩人間,舍友已經到了,看見遲樂進來立馬放下了架在桌上的雙腿,熱情地撲上來攬住他的肩,介紹道:“我叫哈瑞爾,你就是遲樂吧。”

宿舍門口有多功能屏,可以查到兩個人的基本資訊,遲樂進來前也看見了這位舍友的大名。

不過遲樂在入學之前就知道哈瑞爾,他爺爺和現任軍部司令是同期的太空軍,是非常有名的中鋒指揮官,前些年老將軍去世,米蒂奧還帶遲樂去參加過葬禮。

遲樂轉了一點角度正對哈瑞爾,手裡的箱子跟著滑過來插到他們倆中間,不動聲色地和他拉開距離。哈瑞爾心大,鬆開搭在遲樂肩上的手說:“你先收拾吧,到點了去教室聽班導師講話。”

整理宿舍其實花不了多少時間,學校給每間宿舍都配了機器人,把整理要求告訴機器人,然後行李丟在宿舍裡,出去逛一圈再回來就好了。

遲樂花五秒鐘把提前寫好的整理要求導進係統裡,然後和哈瑞爾一起出門吃飯。

-訓練場地集合。”莫寧楊停頓一下,最後強調道:“在我這裡,遲到等於曠訓,曠訓兩次軍訓成績不合格,這學期結束後,假期要留下來補訓。聽明白冇有!”哈瑞爾聲音洪亮:“明白了!”其他人的聲音淹冇在哈瑞爾的回答中,莫寧楊眉毛擰在一起:“明天開始陸地訓練,聲音不夠響沒關係,你們最好能保證在極端情況下還能穩定傳輸腦電波資訊,戰場上可不會給你們留時間。”莫寧楊算是放的最晚的,經過其他教室的時候幾乎都已經走光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