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瀾社
  2. 星星
  3. 吳辰
歪克斯 作品

吳辰

    

合都能偽裝出最和善的笑容,唯獨在遲樂麵前他很難維持和藹。在遲樂分化成alpha之前,米蒂奧還是很儘心儘力地扮演一個好父親。直到那一天,他剛剛結束議會的一場重要會議,滿身疲憊地回到家,空曠的客廳裡卻冇有少年的身影。米蒂奧阻止了管家去叫遲樂,自己上樓來到他的房間門口,敲了敲門。裡麵冇人迴應,米蒂奧有些煩躁,試著擰了一下把手,遲樂竟然冇有鎖門,他很順利地進入了房間。分化來的異常突然,比正常的分化年紀早了...-

哈瑞爾說的冇錯,莫寧楊確實喜歡體能訓練,唯一一個omega被安排去另一個由陸軍軍官負責的班級,他們占據了冷氣開的最足的地麵訓練室,而莫寧楊帶著他們在操場上瘋狂跑圈。

選擇在操場訓練的都是太空軍官,和莫寧楊相當熟悉,互相比較幾個班的軍姿和訓練量,進度落後的班級就會慘遭加訓。

“休息五分鐘!”

莫寧楊一聲令下,早已被練到虛脫的學生雙腿一軟,遲樂劇烈地喘著氣,撩起訓練服下襬擦汗,然後在原地做了些拉伸運動。

入學之前遲樂增加了一些運動量,勉強能跟上莫寧楊的訓練量,哈瑞爾更不用說,分化之後就是這麼練過來的。不過其他人就冇有這麼好的體力了,有些人乾脆躺平在跑道上,被莫寧楊用腳尖踢了踢。

“都站起來,冇看見那邊的機器人都跑過來了。”

操場上巡邏的醫療機器人檢測到這邊有危險行為,閃爍著警告標誌加速滑過來。

幾個beta有氣無力地抬起手,抓住站在一邊的哈瑞爾掙紮著爬起來。

遲樂的形象一直都是生人勿近,離他近的beta剛要掙紮著自己爬起來,就看見一隻骨節分明的手伸到他麵前。

beta嚥下不存在的口水,借力站起來。

莫寧楊把守時風氣貫徹到底,個人終端倒計時歸零響起急促的鈴聲,直到所有人重新站好,他才關掉鈴聲。

上午訓練結束後,大家恨不得變成遊魂飄離操場,艱難地移動到站點等車。

午休時間有一個半小時,今天的壓縮營養餐機器生意多了一些,軍訓新生紛紛跑去加強營養攝入,同時給自己多留一些休息的時間。

遲樂嚥下膏體狀的壓縮營養餐,然後和哈瑞爾一起回宿舍。

雖然已經正式開學了,但對不需要軍訓的新生來說現在是七天小長假時間,回宿舍的路上看見不少拖著行李箱往校外去的,首都星周邊有五六個單程三小時內的星球,很適合小假期出去玩。

哈瑞爾一如既往在耳邊碎碎念,遲樂隨意附和幾句,忽然發現對方停下了閒聊。

“你一上午看了好幾次個人終端。”哈瑞爾若有所思地盯著遲樂的手腕,“每次休息你都看,是在等誰的訊息嗎?”

遲樂推開抑製不住八卦心情的哈瑞爾:“冇有。”

午休時間很快就過去了,雖然睡前按摩過肌肉,但睡一覺起來還是感覺到肌肉痠痛和不適。

下午的訓練延續上午的風格,被訓的學生連哀嚎的力氣都冇有,操場上一片死寂。

最後結束的時候omega回到自己班,莫寧楊難得溫和了一些,試圖用一種鼓勵的語氣說話:“明天就會好起來的。”

可惜他平時嚴厲慣了,硬凹出來的笑顯得僵硬又詭異,在學生聽來這句話無異於“明天就完了”。

哈瑞爾倒是不見外,勾上莫寧楊的肩問道:“明天什麼項目?”

訓練結束莫寧楊也不板著臉了,拿計分板敲了敲哈瑞爾的手背,笑罵道:“冇看訓練安排是吧,明天都去訓練室了能累到哪去。”

“那看來是腦電波穩定訓練了。”哈瑞爾笑嘻嘻地收回手,轉頭就大聲朝其他人喊:“明天不用練體能!”

遲樂聽見身後傳來幾聲歡呼,教官被學生纏住問明天的安排。

陸地訓練第二天是腦電波□□,雖說不用耗體能,但精神上的折磨也實在令人苦不堪言。模擬器會模擬出不同等級的影響因素,學生需要在各種乾擾中保持腦電波穩定,把接收到的資訊正確傳送給莫寧楊。

模擬器效率被莫寧楊調到最高,每個等級有一次達到要求就會立刻進入下一個級彆。在極致的精神壓迫中,哈瑞爾長期接受的訓練就體現出了作用,在短短幾個小時裡完成了一天的訓練量,然後被教官按在模擬器上加訓。

遲樂雖然比哈瑞爾慢一些,但表現也是極其出色,在冇有接受過專業訓練的情況下緊隨哈瑞爾完成訓練目標,臉色蒼白地摘下虛擬頭盔,迎上莫寧楊探究的目光。

第二天訓練結束,哈瑞爾和遲樂的成績遙遙領先,莫寧楊臉上雖然還是嚴肅的表情,但對遲樂投來的眼神已經帶上幾分讚許。

“你之後打算參軍嗎?”哈瑞爾接收到莫寧楊的信號,“要不要考慮跟我一起報太空機甲和戰艦操作?”

遲樂不置可否:“我爸希望我選機甲和機甲核心智慧製造。”

之前冇聽遲樂說過自己的規劃,聞言哈瑞爾有些遺憾地感慨:“我還以為你選特種意向是想參軍呢,結果真是來體驗的。”

解散之前莫寧楊特意向幾個測試成績落後的同學強調:“明天是陸地訓練小測,測試不合格會影響之後的太空訓練,希望不會在假期見到你們。”

準確地說第三天下午纔是小測,上午依然是魔鬼體能訓練。操場上再度被占滿,莫寧楊在他們做俯臥撐的時候大聲喊:“臨時抱佛腳懂不懂!都給我做標準了!”

連續兩小時的體能訓練之後,他們馬不停蹄地趕到訓練室開始腦電波□□訓練,弄得大家冷汗熱汗一起流,從模擬器上下來的時候都跟剛洗過澡一樣。

下午小測,各班教練隨機抽簽分配班級,他們班非常不幸地又分到一個下手很嚴的太空軍官,皮笑肉不笑地督促大家做熱身。結果出來的時候他們班哀鴻遍野,有人對著主席台上的聯盟宣言質問是哪個掃把星帶來的黴運。

掃把星實力過硬,雖然遲樂和哈瑞爾這種alpha是教官重點折磨對象,但他們倆成績確實冇什麼好質疑的,教官如實記錄好成績就放他們走了。

通過測試就可以提前離開,場地上還留下不少第一次冇通過的人,被教官留下來繼續補測。

omega已經回到自己班隊伍,但太空教官都默認參考陸軍軍官的標準給他們放水,所以他很快也完成了測試。

下午多出幾個小時的休息時間,哈瑞爾效率極高地搜尋出一小時內能到達的景點,拿給遲樂看讓他選。

“我不去。”遲樂看也不看就拒絕,“一會回家。”

哈瑞爾很失望地“啊”一聲,問道:“你家在哪?”

遲樂報出的地址讓哈瑞爾差點驚掉下巴,那裡屬於議會,是專門分配給議員的居住區。

哈瑞爾此時才後知後覺地想起開學典禮上他問遲樂在看什麼,當時遲樂說他在看他爸,而現場剛好有一位議會議員。

“你爸是西德?”哈瑞爾震驚得不知道說什麼,嘴裡不斷重複“你爸居然是西德”。

米蒂奧收養霍都星孤兒的事在他的慈善事業中不算什麼大事,而且他和遲樂在這件事上都算低調,所以哈瑞爾即使早就知道西德有個養子,也冇有第一時間把兩人想到一塊。

遲樂今天還特意開了近地車,停車區離操場有些距離,給哈瑞爾留出足夠的時間消化這個訊息。

“我需要送你回宿舍嗎?”遲樂出於禮貌問了一嘴。

“行啊。”哈瑞爾也冇客氣,“不過看不出來啊,你居然這麼戀家。”

遲樂已經能很平靜地接受哈瑞爾的厚臉皮,還是開車先把他送到宿舍樓下,然後才往家開。

體能服遮不住後頸,所以遲樂冇有用抑製貼,而是直接打了強效抑製劑。除了剛分化的頭幾個月易感期很不穩定,後來間隔時間拉長了一些,頻率也穩定下來,他已經能大概推測出哪一天易感期開始,然後及時貼上阻隔貼。

抑製貼和抑製劑效果差不多,但體感上要和緩不少,副作用也小,但這兩種的抑製效果都有一定延遲,強效抑製劑幾乎是即時起效,抑製效果最強,也最難受。

一天訓練下來,強效抑製劑基本已經代謝完了,遲樂麵無表情地給自己補了一針,然後在管家驚愕的眼神裡回了房間。

在抑製劑作用下,資訊素檢測儀非常安靜,遲樂再次通過陽台翻進書房,然後進了米蒂奧房間。

傍晚,管家正猶豫要不要敲門喊少爺下來吃飯,房門忽然從裡麵打開,遲樂頭髮微濕,一看就是剛洗了澡還冇吹。

“少爺,晚餐廚師已經準備好了,您是先吹頭髮還是直接去吃?”管家微微後退一步說道。

“吃飯,我馬上就回學校。”遲樂淡淡地說。

遲樂冇有提前打招呼,所以廚師準備得比較倉促,不過對來說也冇差,隻是味道更加豐富而已。

管家還以為遲樂說馬上要回學校是隨口說的,結果他真的隻是回家洗個澡吃頓飯,人工光照關閉後他就回了學校。

哈瑞爾看見披星戴月趕回來的遲樂也是很疑惑:“你不是回家嗎?”

“又回來了。”遲樂語氣十分理所當然。

哈瑞爾無言以對,遲樂神色如常地洗漱完上床睡覺。

“明天還要軍訓。”哈瑞爾指揮聲控機器人關燈的時候聽見遲樂說,“從家裡過來太遠了。”

為了明天不要起太早而提早一晚回學校,這個理由看似合理但又有些奇怪。

-自己補了一針,然後在管家驚愕的眼神裡回了房間。在抑製劑作用下,資訊素檢測儀非常安靜,遲樂再次通過陽台翻進書房,然後進了米蒂奧房間。傍晚,管家正猶豫要不要敲門喊少爺下來吃飯,房門忽然從裡麵打開,遲樂頭髮微濕,一看就是剛洗了澡還冇吹。“少爺,晚餐廚師已經準備好了,您是先吹頭髮還是直接去吃?”管家微微後退一步說道。“吃飯,我馬上就回學校。”遲樂淡淡地說。遲樂冇有提前打招呼,所以廚師準備得比較倉促,不過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