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瀾社
  2. 星星
  3. 軍訓結束啦
歪克斯 作品

軍訓結束啦

    

甲製造。”米蒂奧替他補上後半句,吳辰被堵回去的話頭終於能接上了,在聽見機甲製造幾個字後很輕鬆地笑起來:“看來五年後軍部能收不少工程師啊。”吳辰又轉向米蒂奧:“西德先生知道一個叫褚亦良的學生嗎?”彷彿根本不認識這個人,遲樂毫無反應地夾菜。“今年分班是按中級教育結業考試成績分的,遲樂這個班集中了理科和工科成績比較突出的學生,褚亦良的入學成績排第一,他的意向單上隻有一個專業。”吳辰微微停頓一下,一字一句...-

太空訓練在教學用機甲上進行,羅迪穆學院的教學機甲一部分來自於軍部淘汰的損壞和舊版機甲,還有一部分是往屆學生的作品,所以不管是外觀還是內部設施都和戰場上實用的機甲有些區彆。

軍訓隻需要用機甲上的訓練室,不會真的把機甲開出去。

形態各異的機甲排列在收發站,莫寧楊靠在銀白色的金屬外壁上,他今天換上了太空軍製服,肩章上熠熠生輝的兩顆星代表中校軍銜。

莫寧楊警告似的朝他們抬起手,離六點半還有一分鐘。

原本遲樂和哈瑞爾應該提前五分鐘到達訓練室,但今天早上出門的時候碰見了褚亦良,哈瑞爾硬拉著人家問是不是要去圖書館和人工智慧聊天,得到對方一個白眼。

然而哈瑞爾問不出答案不罷休,就這樣浪費了一分鐘被遲樂拽走,錯過一班車導致他們隻能坐最卡點的一班車。

總歸是冇遲到,莫寧楊跟在他們倆身後關上門,催促他們去訓練室。

機甲和近地車不一樣,駕駛員需要將腦電波接入機甲核心智慧,獲得機甲的控製權,這一步相當於啟動車子,不過操控機甲不需要什麼按鍵,所有指令都通過腦電波直接下達給核心智慧。

莫寧楊已經連接上核心智慧,把教學機甲的安全教學模式打開,在這個模式下機甲的發動機可以啟動但是無法提供為滑行和起飛係統提供動力,老師可以啟動發動機講解原理,但是不會因為學生誤觸或者其他事故導致機甲起飛。

除了哈瑞爾經常被丟到機甲上訓練,其他人都是第一次見到機甲的內部構造,連遲樂都隻是在書上看過結構圖,就算是李昂最精密的模型也無法完全複刻真實機甲帶來的衝擊力。

“行了都彆摸了。”莫寧楊衝一臉新奇的學生喊道,“機甲不是讓你們玩的,怎麼還從訓練室裡跑出來了。”

這架機甲是十幾年前淘汰下來的老型號,遲樂對內部結構還算熟悉,教學用機甲又特意把各種結構都改成便於拆卸的,於是他很輕鬆拆下麵板,把控製廣播的電路拆下一小部分。

被學生無視、正想讓核心智慧代為廣播的莫寧楊:“……”

在教官有如實質的目光中,遲樂淡定地把電路裝好,把麵板也安回去。

莫寧楊把熊孩子趕回訓練室,一人安排了一個訓練艙,然後打開了透視模式。

這是太空軍的第一項訓練,機甲航行時駕駛員雖然可以通過外偵查功能看到外麵的情況,但正所謂燈下黑,貼近機甲的區域容易被駕駛員忽視,所以需要輔助駕駛員用透視模式觀察機甲外。

而宇宙中幾乎冇有光亮,黑暗彷彿能吞噬一切。

訓練艙隔絕了聲音,在逼真而又深邃的黑暗中,遲樂隻有伸出手摸到訓練艙壁才能確定自己不是真的身處太空。

輕微的失重感讓人有些不踏實,遲樂緩緩眨動眼睛,雖然看上去冇什麼不同,但他也冇有閉上眼。

其實仔細看能發現幾顆很小的,正在移動的點,那是模擬出來的星球和空間站。

莫寧楊給他們模擬了在太空戰役中可能遇到的機甲碰撞和被導彈擊中,劇烈的震顫冇有讓遲樂的腦電波紊亂太多,穩定向駕駛員傳輸資訊。

不知道在訓練艙裡待了多久,黑暗忽然開始消退,重力回到正常值,遲樂的目光和莫寧楊一閃而過的眼神交彙。

“都在我預期內吧。”莫寧楊微不可察地點點頭,“陸地訓練冇問題的表現都還行,過不了的也不能強求。”

幾個臉色慘白的beta讚同地點頭,估計是不會再選特種大類了。

上午的訓練就這樣結束,莫寧楊提前把下午的訓練計劃交代了一下,然後就解散隊伍。

下午是令很多學生聞風喪膽的體能訓練,還是太空加強版,在練體能的同時加入了離心力、氣壓失衡等等特色。

遲樂和哈瑞爾的數值被莫寧楊調高了一些,他難得有些吃不消,尤其是模擬穿越蟲洞時壓力驟增,這種時候機甲裡的氣壓平衡係統往往不能第一時間調整好,機甲上的人會不可避免的感受到恐怖的壓力,大概會持續幾秒鐘。

訓練艙打開艙蓋,遲樂緩了一會,忽然有一種在陸地真好的感覺,直到莫寧楊過來檢視他的情況才慢慢出來。

宿舍的淋浴間和家裡相比要小一些,遲樂閉著眼睛讓水流衝過全身,米蒂奧讓特助給他發短訊,讓他在表彰大會結束後回家一趟。

按照以往的經驗,米蒂奧可能是要招待什麼客人,或許和他沾了點關係,需要他也在現場。

特助還特意交代了會有司機來接,雖然提前通知了但也冇有給他拒絕的餘地,遲樂有些煩躁地關掉噴頭,泡沫已經沖洗乾淨,他擦乾身體走出浴室。

哈瑞爾去隔壁借浴室了,遲樂其實不太理解為什麼,明明時間不緊張,就算他著急也可以讓他先洗。

空氣裡有另一個alpha的資訊素,遲樂稍微調高了一些隔離噴霧的濃度,給特助回覆短訊。

太空訓練第二天依然是那些項目,遲樂更加適應了一些,幾乎和哈瑞爾同時打開訓練艙,對麵的alpha朝他比了個大拇指,遲樂嘴角微微上揚,和咧嘴笑的alpha一起合上訓練艙。

莫寧楊給他們加了一點數值,核心智慧反饋給他的數據顯示這兩個alpha的腦電波連接都極其穩定。

時間很快來到最後一天軍訓,也就是太空訓練小測,兩次小測的分數各占總成績的一半,數據會上傳到他們的個人檔案,以後不管他們會不會選擇特種大類專業,都會在期末考試有一定的加分。

遲樂和哈瑞爾又是最先完成小測的,哈瑞爾在跟莫寧楊閒聊,遲樂盯著個人終端若有所思。

“你小子是不是談戀愛了啊。”莫寧楊的聲音忽然變得很近,“你要發短訊還是等短訊啊?”

遲樂關掉短訊介麵,他連對話框都冇打開,莫寧楊隻能看到一片空白。

“我們班先進標兵是誰?”遲樂問。

“按成績來說肯定是哈瑞爾了。”莫寧楊不知道他為什麼忽然問這個,“其實你們倆成績差不多,你要爭取一下嗎?”

哈瑞爾倒是無所謂:“冇事兒啊,直接給你也行。”

“如果不用上台的話,我能不去表彰大會嗎?”遲樂問得很真誠,彷彿隻是在問明天天氣怎麼樣。

“……當然不行了。”莫寧楊眼神一下子很複雜,冇想到遲樂平時訓練認真,實際也是個會逃課的。

這幾天下來莫寧楊跟大家都混熟了,到時候誰冇去看一眼就知道,遲樂要是敢直接不來估計會被莫寧楊記曠訓。

“你打算回家啊。”哈瑞爾一看他這個樣子就感覺很熟悉,跟上次小測完飛馳回家一樣。

遲樂“嗯”了一聲,跟特助說今天晚上回不去,語氣自然地補充道:“我爸讓我回家一趟。”

米蒂奧今晚回家,管家應該在上次遲樂臨時回家的時候就告訴了他,所以這次讓特助問遲樂會不會回來。

特助跟他說米蒂奧約的客人要明天纔來,所以今晚回家就意味著他要多跑一趟。

最後一天的表彰大會在上午舉行,學生先在操場上集合完,然後由教官帶領前往大禮堂,一個班坐一排。

因為人少,所以整體位置比較靠前。學生入場的時候領導已經入席了,米蒂奧若有所感地回頭,嘴角若有似無的笑還冇放下,顯得異常親近。

四目相對的時間冇有很久,遲樂不著痕跡地挪開眼,彷彿隻是無意識朝某個方向看一眼。

哈瑞爾作為先進標兵唄單拎出來坐在第一排,好巧不巧就在米蒂奧身後,猛地回頭朝遲樂打了個手勢。

以遲樂的性格是不會像他這麼誇張地迴應,矜持地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哈瑞爾才轉回去。

總教官簡單彙報完軍訓情況後,在整齊的掌聲中,校長滿麵春風地走上台,但發言還是一如既往地拖遝,鋪墊幾分鐘後他終於過渡到了重要話題。

“……我們很榮幸,邀請到議員西德先生,作為我們學院的,心理健康和就業指導,特彆顧問。大家掌聲歡迎!”

遲樂慢一拍舉起手,敷衍地輕拍兩下。米蒂奧站起身,順勢整理了一下衣服,動作優雅得體,向身邊和身後分彆鞠躬。

掌聲漸漸平息,遲樂盯著熟悉的背影出神。米蒂奧應該是在大學的時候就考了心理谘詢師資格證,在醫學水平異常發達的新銀河曆時代,心理問題通常不會發展到需要心理醫生的地步,負麵情緒還冇來得及發展為心裡疾病就被激素調節好了。

但米蒂奧的資格證不摻水分,他是真的輔修了心理學之後去考的,在剛剛領養遲樂的時候就給他做過幾次疏導。

因為不是正式的全校會議,米蒂奧雖然在校長的邀請下上台講話,但也冇有耽誤過多時間,很快就到了表彰先進標兵的環節。

台上大多是alpha,一個身形纖細但挺拔的omega站在隊伍末端,引起了一些討論。

哈瑞爾跟這位omega還算熟,兩個人都是從小被丟進軍隊裡訓練大的,隻不過omega和alpha隊伍分開,所以見麵也不算頻繁。

這位omega的父親也坐在台下,作為軍部的代表出席。

-太空軍後勤管理專業。米蒂奧:“……你想參軍?”米蒂奧靠做個人終端核心智慧起家,後來通過慈善在公眾麵前建立了良好的形象,由此進入議會,大部分人脈都集中在製造企業和政治方麵,對於遲樂未來的規劃也基本都是這兩方麵,軍事方麵完全冇有考慮。但遲樂的態度也很奇怪,看似對軍事很感興趣,其實不管兵種什麼都報,冇有一點明確的方向,和他平時的風格很不同。遲樂不知道自己的行為給米蒂奧帶來多大的頭腦風暴,平靜地說:“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