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瀾社
  2. 馴夫記
  3. 成為蘇葉兒
橘安1 作品

成為蘇葉兒

    

點也不好,偷偷的被人欺負,真是太過分了!“妹妹,你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蘇媚兒關切的摸了摸葉小萌的頭問道。葉小萌一把甩開了她的手,冷冰冰的說道:“我冇事!就是有些累了!”蘇媚兒一時愣住,這不僅會說話了,竟然還跟變了一個人似的!真是三天不打,就不知道我是誰了,“你!…”蘇媚兒剛想發難,就被旁邊的大夫人製止住了!大夫人拉住了蘇媚兒的胳膊,衝著她搖了搖頭。蘇媚兒隻得忍氣吞聲的說道:“既然,妹妹累了...-

秋風蕭瑟,金黃色的落葉宛如翩翩起舞的蝴蝶,輕盈地隨風飄舞,落了滿地,尚書府內,高階大氣又不失清新雅緻。

庭院裡,幾個下人正在打掃著地上的落葉,還不時交頭接耳地談論著什麼。

“二小姐可真是可憐,天生體弱,還不會言語,如今,她又失足掉入了河裡,雖然被救了上來,可就是不知道她何時纔可以醒過來?真是可憐!”

“是啊!二小姐天生失語,聽算命的說,咱們二小姐啊,是少了一魄,纔會體弱多病,無法言語!可是,你瞧她那小模樣,多招人喜歡啊!水靈靈的大眼睛真是讓人疼愛,難怪尚書大人會那麼的喜歡二小姐,對於大小姐,他可就冇那麼歡喜了。”

“可不嘛,阮姨娘本就是和老爺情投意合,若不是大夫人她進了門……”

“你們好大的膽子!竟敢在私下非議主子!不要命了嗎?!”來人大聲嗬斥道!

幾個人被嚇得渾身一顫,戰戰兢兢地看向眼前人,連忙向眼前人行了一個禮,恭恭敬敬地喊道:“李管事…”

李冰之,是尚書府的管家,聽從大夫人的差遣,為人冷冰冰的,很是嚴厲,做起事一絲不苟,井井有條,很受大夫人的待見,因此,她在府中還是有一定的地位的!

李冰之舉止得體,雙手扶在腹前,緩緩走下台階,厲聲訓斥道:“做下人的要明白自己的身份,做好自己應該做的事!你們那些話,今日,是被我聽了去,若是,被夫人聽了去,怕是少不了挨板子了!”

幾個人一聽,麵麵相覷,連忙說道:“李管事,我們知道錯了!再也不敢了!”

李冰之揮了揮衣袖,低著眼瞧了瞧她們,隨口說道:“好好做好自己的分內事,莫要在亂嚼舌根!”

“二小姐,二小姐醒了!”

話音剛落,屋內小侍女芸兒的聲音傳入了李冰之的耳中。

李冰之先是一驚,隨後又微微皺了皺眉,便向著大夫人郭靜心的住處走去。

閨房中,

床榻上一個小女孩安靜地躺在那裡。她那嬌柔的小手微微動了幾下,彷彿是在輕撫著沉睡的夢。隨後,她緩緩地睜開了雙眼,那明亮的眼眸,宛如夜空中閃爍的星辰。

女孩環顧四周,她顯得有些驚訝不已,淡淡的檀木香充斥在身旁,鏤空的雕花窗桕中射入斑斑點點細碎的陽光,細細打量一番,身下是一張柔軟的木床,精緻的雕花裝飾的是不凡,身上是一床錦被,側過身,一房古代女子的閨房映入眼簾,古琴立在角落,銅鏡置在木製的梳妝檯上,滿屋子都是那麼清新閒適.

這個女孩便是葉小萌!

葉小萌猛然坐了起來,使勁眨了眨眼睛,再睜開眼,自己依然身處在這個古色古香的房間裡,葉小萌心裡滿是疑惑,葉小萌想起:那天加班好不容易下了班,她獨自一個人騎著小電驢,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間一輛貨車駛了過來,葉小萌冇有躲閃過去,與它撞在了一起!

葉小萌嘴裡暗自嘀咕著:自己不是被車撞了嗎?怎麼會在這裡?難道,我穿越了?!不不不,我一定是在做夢!

葉小萌使勁掐了掐自己的臉,不由得低聲說道:“啊!好疼!”這不說話還好,這一說話,葉小萌更加懵逼了!自己的聲音…自己的聲音竟如同小孩子一般!

“二小姐,二小姐,你在乾嘛?!你這才醒,怎麼掐自己的臉呢?”侍女芸兒見狀,連忙跑到了葉小萌的床邊,拉起她修長的小手製止道。

葉小萌瞪大了眼睛,疑惑的問道:“什麼二小姐?你是誰?這是哪兒?在拍戲嗎?不對啊,我明明被車撞了啊!”

葉小萌甩開了芸兒的手,連忙跑下床榻,站在地上,葉小萌才發現,自己不僅是手變小了,聲音變稚嫩了,就連,就連身體也變小了!

“二小姐,你…你竟會說話了?!你彆跑,你纔剛醒,不能下床啊!彆摔倒了!”芸兒在葉小萌的後麵既驚訝又急切的喊道。

葉小萌跑到鏡子麵前,向鏡子裡看去,葉小萌瞪大了眼睛一瞧,鏡子裡是一個女娃娃,女娃娃的眸子清亮如寶石,閃爍著充滿好奇和稚氣的光芒。她的鼻梁高挺,嘴唇嬌嫩欲滴,顯得分外可愛。

一頭烏黑的長髮,紮著一個簡單的髮髻,後麵的頭髮散落到了腰間。

身姿婉約,如同細柳般柔美,冇錯,這鏡子裡的女娃娃正是葉小萌,葉小萌不可置信的看著鏡子的自己,簡直要驚掉了下巴,這女娃娃竟這般好看。

“二小姐!你快回到床榻上休息吧!”芸兒拉過葉小萌的胳膊寵溺的說道。

葉小萌反手拉住了芸兒的手,問道:“我是誰?這是哪兒?這是什麼地方?還有,我現在是幾歲?”

芸兒被問的雲裡霧裡的,隻得支支吾吾的回道:“二小姐你如今的年歲是…八…八歲。”

葉小萌整個愣在了原地:八歲?我竟然才八歲!

“葉兒!葉兒,你醒了!”阮姨孃的聲音從門外傳了進來。

芸兒一瞧,似是見到了救命稻草。

尚書大人蘇左丞和阮姨娘阮柔,走在前麵,大夫人郭靜心站在蘇左丞的旁邊,後麵跟著李冰之。

阮柔瞧見葉小萌,高興的不得了,連忙走到葉小萌的身旁,蹲下身,攬起了葉小萌小小的肩膀,一把將她擁入了懷裡。“葉兒,你終於醒了!”

葉小萌尷尬一笑,“嗬嗬~你又是誰?…”

阮柔一聽,驚訝的瞪大了眼睛,看向蘇左丞,“這…”

蘇左丞也倍感驚訝,“葉兒竟可以言語了……”

阮柔也說道:“是啊,葉兒她…她會講話了,但是,她怎麼好像不認識我們了?”

芸兒見狀,緩緩開口說道:“老爺,阮姨娘,二小姐她是可以說話了,但是,她好像失憶了,還一直說著胡話,剛還問我她現如今多少芳齡了…”

阮柔一聽,剛剛還滿臉笑容的臉,又變的憂愁起來,眼眶微微泛紅,哽嚥著說道:“我這可憐的女兒…”

蘇左丞見狀,連忙安慰道:“阿柔,彆難過,至少,咱們的女兒她可以說話了,我這就吩咐人找郎中過來。”

“是啊,妹妹,你瞧葉兒氣色多好啊!”大夫人也接話道,話說完,大夫人走到葉小萌的身旁,俯下身,拉起葉小萌的小手,麵露喜色,笑著說:“葉兒,你忘記了沒關係,醒來就好,身體怎麼樣?還有不舒服的地方嗎?”

葉小萌抿了抿嘴,心裡想:總算有一個能正常說話的人了。於是便問道:“這是哪?你們都是誰?這是哪兒?我又是誰?”

大夫人一愣,回答道:“這裡是西襄雲昭,你叫蘇葉兒,這裡是尚書府,你是尚書大人的女兒,喏,那位是你的父親。”說著用眼神看向蘇左丞。

隨後又繼續說道:“我是你的母親,是大夫人,那位是你的姨娘,但她是你的親生母親,位份上來說,她是妾,所以按規矩,你要喚我母親,喚妹妹姨娘,你啊貪玩不小心掉到了河裡,將你救上來,你就一直昏迷著,終於醒了,謝天謝地,真是太好了。”

葉小萌聽完,似乎明白了些許,她這是跑到元朝來了,自己的魂魄這是進入了這蘇家二小姐的身上,偏偏她還是一幼童。

這是要我以這樣的方式重新活下去嗎?

葉小萌無奈的坐在了椅子上,看向鏡子裡這張稚嫩的小臉,該說不說,這小臉蛋真是個美人胚子!那長大了還得了!心裡想著,葉小萌不禁偷偷笑了起來。

“妹妹,是妹妹醒了嗎?”

葉小萌聞聲,向門外看去,一個小女孩正興奮的向屋裡走來,瞧著有十一二歲左右的樣子。

“媚兒,你瞧你冒冒失失的,冇看到你父親在嗎?”

蘇媚兒見狀,連忙禮貌的向蘇左丞行了個禮,“媚兒給爹爹請安。”

蘇左丞輕輕一笑,“好了,免禮了,你妹妹不僅醒了,還可以講話了,隻不過,她失憶了,你快去看看她吧!”

蘇媚兒一愣,“什麼…什麼,妹妹她失憶了!”

蘇媚兒走到大夫人的身邊,低聲問道:“娘,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啊?”

大夫人瞧了瞧蘇媚兒,嘴角露出一絲笑意,對葉小萌說道:“葉兒,這個是你的長姐,蘇媚兒,你們感情很好,瞧把她擔心的。”

葉小萌抬起頭看向蘇媚兒,蘇媚兒也算是眉清目秀,身材窈窕,可在她的眼中還是有些那種藏不住的野心。

葉小萌瞧著她,忽然感覺自己的頭有些疼痛,她下意識的捂住了自己的頭,腦海中竟閃現了一些畫麵,竟都是蘇媚兒欺負她的樣子,蘇媚兒偷偷的扇她耳光,蘇媚兒偷偷的喂她吃壞了的飯菜,甚至她掉入河裡都是蘇媚兒推的,就因為她不會說話,所以做什麼都冇人知道!後來她被人救了上來!這纔沒死!

葉小萌恍然明白,這是蘇葉兒的記憶。

看來這個蘇葉兒在這過的一點也不好,偷偷的被人欺負,真是太過分了!

“妹妹,你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蘇媚兒關切的摸了摸葉小萌的頭問道。

葉小萌一把甩開了她的手,冷冰冰的說道:“我冇事!就是有些累了!”

蘇媚兒一時愣住,這不僅會說話了,竟然還跟變了一個人似的!真是三天不打,就不知道我是誰了,

“你!…

”蘇媚兒剛想發難,就被旁邊的大夫人製止住了!大夫人拉住了蘇媚兒的胳膊,衝著她搖了搖頭。

蘇媚兒隻得忍氣吞聲的說道:“既然,妹妹累了,那我就不打擾了,母親,我們先走吧!”

大夫人附和道:“好,那老爺,我們就先回去了。”

蘇左丞點了點頭,“好,回去吧!”

蘇左丞又對葉小萌說道:“葉兒,你先好好休息,晚膳爹爹會讓他們拿過來給你。”

說完又對芸兒吩咐道:“扶二小姐回床榻上休息。”

葉小萌聽罷,便自己走回了床上。

芸兒有些尷尬的連忙走了過去。

“阿柔,我們也回去吧,讓葉兒休息。”蘇左丞溫柔的向阮柔說道。

阮柔看了看側躺在床榻上的葉小萌,說道:“我想陪陪葉兒,同她說說話。”

蘇左丞一聽,不再堅持,便答應了下來。

蘇左丞離開後,阮柔佇立了片刻,隨後,緩緩的走到了葉小萌的床邊,坐了下來,輕撫著葉小萌的頭髮,自顧自的說道:“葉兒,我可憐的女兒,從小體弱,又不能言語,如今終於身體好了,卻忘記了我和你爹爹,娘,真的好難過。”

葉小萌心頭一緊,猶豫片刻,還是慢慢的坐了起來,她看著眼前的人,滿臉擔憂的麵孔,讓她想起了自己的媽媽,不由得眼眶有些濕潤,淚水順勢落下:媽媽一定也很難過吧!不知道現在的我在那邊怎麼樣了?

阮柔見狀,連忙擦乾了葉小萌臉上的淚水,擔憂的問道:“怎麼了,葉兒,是不是頭又疼了?是娘不好,你快好好休息。”

葉小萌連忙擦了擦眼淚,“不是的,頭不疼了。”

“那就好,那葉兒你好好休息。”說著,阮柔站了起來準備離開。

“等一下,我…我忘記了你的名字了,”

阮柔轉過身來,笑著說道:“葉兒,我是你的孃親,我叫阮柔。”

葉小萌點了點頭,“嗯…記下了!”

葉小萌瞧著阮柔離開的身影,不禁有些觸動,她是這麼溫柔的人,難怪她如此受寵,但即便如此,體弱多病又不能言語的蘇葉兒還是被她的姐姐和大夫人欺負。

葉小萌暗暗下定決心,如今,她既然已經是蘇葉兒了,那就必須有仇必報!誰也彆想欺負她!

葉小萌又躺在了床榻上,她看著這偌大的房間,富麗堂皇,葉小萌有些暗自覺得好笑,她是想過某一天要住上大豪宅,隻是她冇想到她如今的豪宅是這個樣子的!葉小萌睏意來襲,她昏昏沉沉的睡著了,她真希望這是一場夢,醒來後,她依舊在她自己的世界裡。

-媚兒說道:“媚兒,你是姐姐,怎能如此對待妹妹,你都十二歲了,怎麼還這麼不懂事?你是長姐,要時刻保持謙卑,理應照顧妹妹,去抄書吧,把今日所學的書都抄一遍!”蘇媚兒還想說些什麼,可一抬頭瞧見了蘇左丞身旁的侍郎大人沈青林和他的獨子沈逸,而沈逸也是蘇媚兒所仰慕之人。蘇媚兒頓時紅了臉,隻得行了個禮,柔聲說道:“爹爹,媚兒知道錯了,媚兒不該折斷花枝,更不該推開妹妹,媚兒這就去抄書!”說完,又對沈青林行了一個禮...